一場黃花碎雨,亂盡平生相思;半生流離,一世哀傷

2019-03-15 21:28:15

前世今生,那些清淡無痕的心動,依舊笑春風,在彼此的頻頻回眸里,幽雅嫣然...那些溫柔,經年的枝頭漂泊,風塵僕僕。些許執著,能否,重返靈魂的原鄉?心動,一定會有情意,那些窺視靈魂的生動纏繞著歲月。或許,靈犀蠱惑了心智,曾經滄海終是難為水。一種感情,始終徘徊在巫山的雲海。

歌窈窕之章,低吟淺唱清風詞賦,伴隨青燈照古佛,彈著箜篌盡離殤。斜逸絲雨,愀然空靈。鳳鸞已去,獨留鳴生。桃花千醉,陌上殘殤。流觴曲水,慘澹獨白,一場黃花碎雨,亂盡平生相思;半生流離,一世哀傷。不覺千帆已過,春去秋來,殘葉落盡,花殤。

總有那么一個人,觸摸著心底的萬千風情,卻也讓你覆手寂寞,忽爾,落寞了一個世界。不經意,吹皺了一池春水,卻止步於阡陌縱橫。仿佛庭前的落瓣,無法安放夢的飛羽。多想這一刻,與你緊緊相擁,卻遙不可及,灑落一地柔情似水。

或許,只能把愛深藏,讓那些深情,在歲月里悠揚,溫暖,便會一直傾城。擎一把心傘,便擁有了清寧,那些莫須有的失落,飄散在你每天的驚鴻一瞥里。一生中所有的走過,或許,最暖的是你心的懷抱。那些記憶,總是觸摸著心底的雲雨。

秋色三分,一分落花,二分紅塵。細回味,不過鏡花水月一場浮夢。孤燈孑影,冷月如霜,夢回幾轉淚輕淌,如水秋波,微唇輕啟,一曲清歌醉人腸。春已去,秋將盡,執手風雨何淒淒,雁南歸,人未回,落花深處雨紛飛。回眸淡看來時路,夜雨闌珊,輕將低喚,原不過夢裡夢外幾絲縹緲,幾多清愁。

風花雪夜,暗香縈袖,琵琶輕彈,獨奏一曲。相逢一醉是前緣,風雨散、飄然何處。何必多情,何必痴情。花若多情,早已凋零。情意濃,愛意濃,怎知紅絲錯千重,路同歸不同。歡亦憂,樂亦憂,踏雪尋梅方始休,回首天盡頭。

雲端飄落多少悲喜?塵埃里多少花開花謝?一種真情,無論高傲,還是卑微,始終灼灼其華。一抹心情,在無人的夜裡搖曳,一縷瘦念,很近,又很遠,心靈始終在靠近。有多少心動,或許,就有多少失落?

你的走過,剛剛好,飽滿了我每天的歡喜,於是,生命的留白里,每每飄蕩著冬日戀歌。傘下的心情,承載著繁華寂寥,物是人依然,不去追尋傘外的世界,悠然綰起丁香結。雨巷佇立,記憶的黑白,穿越著世界,心靈漸漸返璞歸真。

生命的遠山,撥弄著錦瑟五十弦,寧靜了滄海桑田的思緒。一些悸動,不張揚,不浮躁,心底,總有一個承諾,那是用生命起誓的矢志不渝。有些愛,無關凡塵,或許愛著已足夠。靈魂的神秘莫測,成全了愛的純粹,曼妙了煙雨迷離。

或許,我們注定屬於彼此,那些心跡,時光里糾纏著,守望著,那些溫暖與坦誠,每一刻,都在觸摸著不離不棄,觸摸著生命的流光溢彩……追夢,流年,總有一些心情,純粹屬於自己。一指暗香,盈袖年華。一滴琥珀,天涯守望。

窗欞隱約百靈的身影,又見一簾幽夢,若紅塵有愛,何懼庭院深深?一朵舊愛,竟然讓它寂寞了這么久?情願為你,覆了天下,即便不能朝夕相守,還可以永無止境的心底相擁......或許,命中注定,便總能擦肩不過。

後來的後來,早已走過幾許燈火闌珊,那些曾經,依然會心動著歲月。那一地落紅隱約曾經的情意,溫婉了容顏。那些記憶深處一朵朵清淺的小花兒,不經意,總會綻放一地絕美風華,瞬間安暖了身心。窗前,明月依舊,影影綽綽故人來,微卷珠簾。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