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寫的服!上天給他了一副“爛牌”,沒人會想到他卻打出了人生的“王炸”

2019-03-03 11:47:41

有人生在高樓,有人卻只能生在深溝。

甚至,還有可能有的人生下來就沒有健全的身體。

陳茲方就是這樣的人。

他生下來就沒有雙臂,但他卻沒有自怨自艾,不僅生活自如,而且通過自主創業,在淘寶上開店賣特產,帶動貧困戶自力更生、脫貧致富。

在陳茲方店鋪有句話: 雖然先天無情,但腳下有路,我是陳茲方。

可,不為人知的是,他這份樂觀並不是與生俱來的。

01

29年前,陳茲方出生於水布埡鎮許家灣村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倘若只是貧窮,只要肯努力早晚也會脫貧致富的。

然而,剛出生的小茲方卻要接受一個擁有無法擺脫的噩夢,他沒有雙臂。

更糟糕的是,父親在他九個月大時,卻因為突發心肌梗塞去世。

從此這個風雨飄搖的家,只剩下陳茲方、母親魯冬月和12歲的哥哥相依為命。

誰也不知道,生活的考驗其實才剛剛開始。

如果說生活的苦熬一熬就過去了,那么流言蜚語才是最錐心的。

“無臂少年”“殘疾”這些聽起來十分刺耳的話,卻是他長大過程的日常。

而面對這些,小茲方無力反抗,只能默默接受,甚至寄希望於某一天早上醒來,自己的胳膊突然生了出來。

可,第二天醒來,依舊只是十分殘酷的現實。

那時的生活於他而言,黑夜給了他黑色的眼睛,他卻不知道如何尋找光明。

5歲那年,家裡來了兩個人,說要給他辦殘疾證,把他騙出了家門。

他們利用他的殘疾換取金錢。無論冬夏他都要被迫坦露上身,露出殘缺的肢體,並要用腳夾著一個盤子,跪在大街上乞討。

那兩年,他每天要接受各種同情的目光,還有被各種猜測他殘疾的原因:“是不是被人砍傷的”“是不是因為生病殘疾的”。

一個孩子的自尊心就這樣被反覆的蹂躪,他自卑極了。

幸好,他的媽媽並沒有放棄尋找他。多方打聽,終於確定他的去處。

那年過年前夕,來到了拐騙他的人家門口,六天六夜沒有喝水吃東西,最終拐騙他的家人害怕出人命,把他送了回來。

木心說:所謂無底深淵,下去,也是前程萬里。

重新回歸正常生活的陳茲方,想著既然活了下去,就要好好的活著下去。

02

由於從小沒有雙臂,所以陳茲方的平衡感並不好。

當別的小孩都會跑的時候,他卻還不能站立走路,每天吃飯也只能依靠母親來餵他。

在《百合花開》寫過:我要開花,是為了完成作為一株花的莊嚴生命,不管你們怎么看我,我都要開花!

陳茲方和那株想要開花的百合一樣,為了能站起來,他一遍又一遍的練習,每天都在地上爬,往椅子蹭,接著摔倒,如此循環往復。

終於在四歲多的時候,他靠著椅子站了起來。那一刻他激動萬分的喊來了母親,“媽,你看我站起來了”。看著站的還不算穩的兒子,魯冬月激動萬分,淚流滿面。

她知道站起來這一小步,將是兒子人生的一大步。

由於是剛剛學會走路,陳茲方走的並不穩,可他卻依舊努力和其他孩子跑的一樣快,甚至沖在前面,哪怕摔跤額頭留疤也不怕。

因為他覺得,別人能做到的,自己也可以做到,甚至不會差。

憑藉著這種精神,陳茲方開始學著用腳生活。

但對於別人用手可以輕輕鬆鬆辦到的事情,陳茲方做起來卻難如登天。

他為了能學用腳趾夾筷子吃飯,每次吃飯都宛如打仗。碗摔了不知道多少個,筷子也不知道掉地多少次,別人一頓飯吃下來只需要十多分鐘,他卻要用一個小時,往往一頓飯下來都是筋疲力盡。

但,人生仿若琴弦,拉緊才能彈好。

雖然過程艱辛些,陳茲方還是學會了自己吃飯。不僅如此,他通過練習,腳越來越靈活,能幹的事情也越來越多,穿衣服、縫衣服、做飯、寫字、開門……

普通人能做到的事情,他用腳一樣也做到了,甚至做得更好。

而為了更方便的生活,從此無論嚴寒還是酷暑,陳茲方永遠只穿拖鞋,再也沒有穿過襪子。

03

隨著陳茲方年齡的增長,也開始渴望和別的孩子一樣,進入學校讀書。

因為他知道,知識或許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

但學校覺得他日常生活和學習可能都會面臨很大的困難,遲遲不肯接收他。

而為了能夠上學,陳茲方和母親一遍遍來到學校懇求老師接收,前後一共去了八次。

最後一次,他當著老師們的面,熟練的用腳穿衣脫衣、喝水、寫字,最終感動了老師,同意其入學。

學校距離他家有4公里的山路,遇上下雨天,普通人走起來都十分艱難,而無法用手扶著走的陳茲方,只能認摔。說不清到底摔了多少跤,他卻沒有一天退卻,最終以優異的成績從國小畢業。

中學距離他家路程往返要有四十公里遠,以前他每天上下學都要花費七八個小時在路上,每天繼續走讀,顯然是不可能的了。

然而當時的陳茲方生活上還不能完全自理,為了不麻煩同學,初二時,他不得不輟學回家。

以前他把上學當做唯一的希望,可是現在希望破滅了,小小年紀的陳茲方再一次看不到前進的路,為此他頹廢了好久。

史鐵生說過:就命運而言,休論公道。

不能與生活爭論,就只能繼續活下去。在母親的鼓勵下,陳茲方重新振作了起來,他不能讓殘缺的身體成為自己人生的阻礙。

他開始尋找其他的方式來改變家裡的狀況,嘗試著自己養活自己。

看見鄉親們上山挖藥掙錢,他也跟著去挖。別人用手很快挖好,而陳茲方用腳卻需要好幾個小時才能挖好。

最開始因為不熟練,他的衣服經常被荊條刮破,渾身是傷,挖到的藥材換的錢,還不夠補償自己壞掉的衣服。

可是陳茲方乾什麼事情都很專一,專注。

很快他就積累了一定的經驗,常常能夠挖到別人專門尋找卻得不到的藥材。收入也日漸豐厚。

那一年,陳茲方才15歲。都說成年人的世界沒什麼容易的,其實很多人從小就要比別人多邁出很多門檻。

04

誰能想到勉強能養活了自己的陳茲方,居然開始了養羊之路。

別人送給他一隻小母羊,想著是讓他改善一下生活,年底殺肉吃。

可是陳茲方卻對這隻羊上了心,決心用四年時間養出一些成績。

理想是豐滿的,現實總是殘酷的。實際做起來,陳茲方遭遇了重重困難。

他沒有養羊的經驗,也缺少資本,而且面臨著可能四年後血本無歸。

有信心就會有勇氣,有夢想就會有衝動。

懷揣希望的陳茲方義無反顧的幹了起來。

他向老鄉學習如何養羊,慢慢就積累出了經驗,別人可能第二年才產崽,他的羊當年就生了兩隻小羊羔。

而為了餵好羊,陳茲方上山繼續挖草藥,將錢全部搭載了羊羔上。

每天只要有時間他就和羊在一起,有的時候他還會睡在羊圈,生怕羊出什麼問題。

就這樣,短短四年的時間,陳茲方居然把一隻母羊養到了有35隻羊的羊群。

更幸運的是,羊肉的價格也在那兩年直線上升,曾經三四元一斤的羊肉居然賣到了20元一斤。

陳茲方通過賣羊肉,賺了上萬元。

還記得幾年前,有人曾勸他:“你這樣困難,就睡在村委會大門門口,要政府給你搞救濟。”那時,別人都覺得他這樣的人,被人施捨是應該的。

誰也想不到,這個無臂青年居然可以自力更生,並且比一般人做的還好。

他們看陳茲方的眼光也不再是同情,反而多了尊重和欽佩。

從此沒有人再把陳茲方當做殘疾人看,他徹底融入到了普通人的生活中。

上天給他了一副“爛牌”,沒人會想到他卻打出了人生的“王炸”。

05

大多數自己生活過好了,都只會安於一隅,很少有人能做到達則兼濟天下。

但,生活變好了陳茲方卻想的卻是要帶領自己家鄉的鄉親們脫貧致富。

2016年,縣裡要舉辦掃網盲課吸引了陳茲方的注意力,他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可以通過開網店的方式,讓由於巴東複雜地形無法運輸出去的家鄉土特產,銷售出去,增加鄉親們的收入。

然而,第一年陳茲方沒有幫助大家脫貧,反而把自己賺的兩三萬都賠了進去。

或許是習慣了失敗,陳茲方對於這種挫折變得十分坦然。

他沒有氣餒,反而卯足了勁去找到不足進行改進。

自己不會上網,那么就一根根腳趾學著敲打鍵盤,把十根腳趾練習到抽筋也不停止,直到熟練打字,拍照,處理圖像、視頻為止;

賣出的土特產運輸過程中容易破損,那么就反覆實驗改良包裝,哪怕增加成本,也把東西完好的運送到;

為了能夠給顧客全方位解答,不會喝酒的他和鄉親們各種交流,讓自己會品懂酒。

等到2017年,陳茲方的網店實現近120萬元的銷售額,純利潤約6萬元,順利帶動了周圍20多戶貧困戶脫貧增收。

有人曾對陳茲方說:你活著就已經是一個奇蹟了。

我覺得這話說早了,他創造的奇蹟別人想像的多得多。

羅曼羅蘭說: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那就是認清了生活,還依舊熱愛生活的人。

在陳茲方成長道路上,其實別人所給予他的幫助並不多。

可是他從不抱怨,也不曾怨恨,反而能夠感同身受別人的苦,積極的傳遞善良。

生而為人,他經歷了更多的黑暗和寂寞,卻始終保持內心平和陽光。

做到如此,世界不取悅這樣的人,又該寵愛誰呢?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