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棄疾《破陣子》:忠臣志士的悲歌

2019-04-15 07:42:32

丁啟陣

丁啟陣書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點秋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得生前身後名,可憐白髮生!

1

這首詞的寫作時間,沒有明確記載。根據詞意,姑且推測其作於辛棄疾閒居帶湖時期(1182-1192)。又,有一種版本詞題作《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辛棄疾跟陳亮(字同甫,甫字也可寫作父)有一陣子以詞唱和(《賀新郎》),可進一步推測作於唱和後不久。陳、辛相見是淳熙十五年(1188)冬,陳亮從婺州永康(今浙江永康)出發,專程到江西去拜訪閒居帶湖的辛棄疾,史稱第二次“鵝湖之會”。詞當於此時或稍後。

2

關於辛棄疾與陳亮的帶湖相見,《歷代詩餘》所引《古今詞話》和《詞林紀事》所引《說海》有驚心動魄的記載。其中《說海》較為委曲細緻:

辛棄疾流寓江西上饒時,陳亮前去拜訪。辛棄疾莊園(稼軒)附近有座小橋,陳亮三次讓胯下馬跳躍,馬三次退卻。陳亮一怒之下,拔劍斬了馬首,然後徒步前行。

這些情況正好被站在樓上的辛棄疾看到,兩人一見成友。接下來的數十年(事實上最多不過十幾年),辛棄疾成了封疆大吏,而陳亮歷盡坎坷,仍不得志——陳亮青年時代兩次落第,兩次入獄,直到五十一歲時才考中狀元,不幸的是次年就病逝了——陳亮去找辛棄疾,談論天下大事。酒酣耳熱之際,辛棄疾“因指南北利害,雲南之可以並天下者如此,北之可以並南者如此,錢塘非帝王居,斷牛頭山,天下無援兵,決西湖水,滿城皆魚鱉”,總之說了好多大膽的話。被安排就寢後,陳亮覺得辛棄疾是寡言持重之人,酒後說了那么多平時不說的話,醒悟過來可能會後悔,殺人滅口。於是趁著夜色,偷了辛棄疾家馬廄里的駿馬逃回永康。這首《破陣子》就作於這次辛陳相見的酒後。大概兼有讚賞、寬慰陳亮的用意。

這種情節,應該是小說家言,並不可信。

理由之一是,陳亮、辛棄疾二人志趣、性情相似,都是豪邁慷慨之人,當時必是一見如故,肝膽相照。

理由之二是,陳亮雖然不是武將,但膽略過人。宋史·陳亮傳》說他“生而有光芒,為人才氣超邁,喜談兵,議論風生,下筆數千言立就。”

淳熙五年(1178年)連續三次上書,慷慨激昂地批判了自秦檜以來朝廷苟安東南一隅的國策和儒生、學士拱手端坐空言性命的不良風氣。紹熙四年(1193年),陳亮五十一歲時,參加禮部的進士考試,中了狀元。他在給宋光宗的謝恩詩中說:“復仇自是平生志,勿謂儒臣鬢髮蒼。”又在《告祖考文》中說:“親不能報,報君勿替。七十年間,大責有歸,非畢大事,心實恥之。”

理由之三,陳亮死後,辛棄疾作《祭陳同父文》。文中稱讚陳亮的才華:“同父之才,落筆千言。俊麗雄偉,珠明玉堅”,“使之早遇,豈愧衡伊”;為陳亮鳴不平,“世無楊意,孰主相如?”“人皆欲殺,我獨憐才”;回憶二人相識之歡,暌違之苦,“閩浙相望,信問未絕,子胡一病,遽與我決”,“而今而後,欲與同父憩鵝湖之清陰,酌瓢泉而共飲,長歌相答,極論世事,可復得耶!”

3

挑燈看劍,杜甫《夜宴左氏莊》:“檢書燒短燭,看劍引杯長。”劉斧《青瑣高議》卷三載高言詩:“男兒慷慨平生事,時復挑燈把劍看。”

夢回,有人注釋為“夢醒”。這是不對的,應該是“夢裡回到從前”的意思,用今天的話說,就是穿越回去。詞用的是倒敘手法,首句“醉里挑燈看劍”是眼前情景。“吹角連營”以下至“弓如霹靂弦驚”,都是夢回情形。夢回,其實是借醉遐想。

八百里,指牛。這裡是用典,一個打賭殺牛的故事。《世說新語·汰侈》:“王君夫(愷)有牛,名八百里駮,常瑩其蹄角。王武子(濟)語君夫:‘我射不如卿,今指賭卿牛,以千萬對之。’君夫既恃手快,且謂駮物無有殺理,便相然可,令武子先射。武子一起便破的,卻據胡床,叱左右曰:‘速探牛心來!’須臾炙至,一臠便去。”這個血腥豪放的故事,為後代詩人所樂道。例如蘇軾有詩句雲“要當啖公八百里,豪氣一洗儒生酸”。辛棄疾借用這個典故,符合壯語風格的需要。

的盧,古代烈性名馬。《相馬經》云:“馬額白入口齒者,名曰榆雁,一名的盧。”《三國志·蜀書》記載劉備一次在被敵軍追趕時,坐騎的盧陷於襄陽城西檀溪中,情急之際,一躍三丈,脫離險境。

五十弦,瑟通常是二十五弦。古代傳說,瑟本五十弦。李商隱《錦瑟》:“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天下事,指收復中原。

身後名,《世說新語·任誕》張翰語:“使我有身後名,不如即時一杯酒。”

4

詞的大意如下:

酒醉後,挑亮燭光,拔劍端詳。恍惚間回到了吹著號角聲、軍帳連綿的軍營。殺了牛,把烤肉分給部下將士享用,鼓起包括有五十根弦的瑟在內的各種軍樂器,演奏出激昂悲壯的邊塞曲子,在肅殺的秋天戰場上點兵布陣,隨時準備戰鬥。戰馬像古代名馬的盧那樣,飛快奔跑;弓箭射出,弓弦發出霹靂一樣的聲音。身為男兒,理應替君王消除憂愁,完成收復中原的大業,建功立業,獲得生前死後的好名聲。遺憾的是,功業未成,頭上卻已經長出白髮——歲月蹉跎,年華老去!

這首詞寫法上有個明顯特點:上下闕不加分工,都以表現軍營生活為主要內容。

5

詞題中的“壯語”,不是雄壯,而是悲壯。看劍不是在清醒時分,在戰場,而是在醉里,在燈下;回到軍營,不是真事,而是夢境;滿懷建功立業的理想,但實現的希望卻很渺茫。字裡行間,都是忠臣志士遭閒置、報國無門的痛苦。梁令嫻《藝蘅館詞選》附梁啓超評語:無限感慨,哀同甫亦自哀也。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