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才有梅花便不同

2019-05-27 08:17:05

有人說,沒有了象徵和隱喻,文學會黯然失色。就像國風裡沒有了桑葉關雎,屈賦里沒有了香草美人,孔廟裡沒有了先師手植檜,我們的民族精神里失去了“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那松柏的依託一樣。

似乎正是基於這樣的思想,徐飛老師開發了《物象的選擇與運用》這一節精彩的課例。物象的有意選擇與恰當運用,也必將給接受過這一訓練的學生的寫作以很大的幫助。

一、不是隨便講講

進入正題之前,徐飛老師帶著學生看看君子蘭、垂柳,並讓學生隨便講講自己了解的某種植物的外形和特性。於是,有的說梧桐,有的說桂花,有的說梅花……

要求隨便講講,卻不是隨意設計,這一活動至少達成了如下目的:一,在輕鬆的交流緩解學生緊張的情緒。二,拉近了師生的距離,給學生留下親和、親切的第一印象。三,設定了懸念,激發了興趣——老師為什麼要讓我們說這些,他想帶我們學習什麼?四,調動了積累,激活了記憶,為寫作教學的推進作了必要的鋪墊和準備——這些物象就是學生可能選擇與運用的物象,雖然他們並不知道。

前路不可知的風景,總是讓人期待。隨便講講,實在是精心設計。

二、喜歡,才有學好的可能

在第二板塊,徐飛老師向同學呈示了一篇作文《愛,一直都在》。文章寫一位老人的生活和她對親人的愛,作者在寫人記事中添加了桂花的物象。在文章中,濃濃的桂花香與人物對親人深深的愛交融著。徐飛老師引領學生品味桂花香,體會選擇與運用這一物象的感染力,讓學生明白,恰當選擇與運用物象,能使所寫的人和事更加精彩,能使文章有更豐富的意味和韻味。

真正明白一種做法的好處,人們才會選擇這一做法;意識到物象的選擇與運用的妙處,才會萌生用的衝動:喜歡,才有學好的可能。

三、在選擇中學會選擇

我們的學生作文,我們接觸到的一些文章,也會有以桂花香濃隱喻親情鄉情,如琦君的《桂花鹵桂花茶》;以櫻桃的玲瓏剔透隱喻父母那容易為兒女忽略的細膩美好的情感,如徐方芳的《櫻桃故事》。即使是大作家,因為無意識,可能只是偶爾為之。

徐飛老師在本節課的主機板塊中設計了這樣的主問題:如果讓你寫《愛,一直都在》,你會選擇什麼物象?你將怎樣運用這個物象?

在學生給出丁香、梅花、蘭花、茉莉、松樹等物象之後,徐老師作了如下的追問:你為什麼要選擇這個物象?它適合嗎?有沒有不適合的,如果要排除,你會排除哪一個?如果要添加,想添加在什麼地方?

在探討與交流中,在辨析與碰撞中,學生獲得了選擇與運用物象應注意的規則:符合人物特點、符合文章題意,添在恰當的位置等等。

從偶一為之到有意為之,可能做得更好;在選擇中,才能學會如何選擇。

四、在運用中學會運用

人們常說,要在審美實踐中練就鑑賞美的眼睛,寫作能力,也只有在寫作實踐中才可能真正提高。

徐飛老師的第四個板塊是寫寫看,要求是:任選一種物象,作適當描寫,添加在文中的某個地方,用時3-4分鐘,寫好好小組交流,推舉出比較好的在班上交流。

這一環節,在很多公開教學中,常常淪為必要但沒有實際意義的形式,即例行公事,做給聽課的教師看,只表示我有了這個環節,對於學生,隨著公開課鈴聲終止而終止。而徐老師卻給學生以一定的時間與空間,尤其值得關注的細節是:寫好後,先討論推選,再在全班交流。這一細節的意義在於,一節課的時間有限,雖然所有的片段都有交流的必要,執教者卻有義務在有限的時間裡讓學生接受更規範優美的語言圖式,獲得更豐富的語言滋養。

我的想法是,如果學生寫的時間再充裕一些,效果會更好。因為,寫作能力必須在寫作實踐中求得提高,作文課,當然該給學生多一點寫作的時間。

宋代杜耒的《寒夜》一詩寫道:“寒夜客來茶當酒,竹爐湯沸火初紅。尋常一樣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有幸欣賞徐飛老師《物象的選擇與運用》這一課例的同時,希望這一課例為更多教師的寫作教學帶來幫助;才有梅花便不同,更希望因為物象的有意選擇與恰當運用,我們的學生能寫出更多精美的作文。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