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浦,中國最美的灘涂

2019-02-19 08:47:55


霞浦被譽為中國最美的灘涂,地處福建東北部,頻臨東海,與寶島台灣隔海相望。海岸線長達404公 里,灘涂面積全國最大。春去秋來,寒來暑往,每一個季節,大自然賜予它千變萬化的景致,隨著潮漲潮落、風吹浪打的洗禮,泥沙衝擊的海灘變化成歲月的漣漪; 晴天麗日,平整的海灘映襯著藍天白雲,雲水間譜寫一曲動人的歌謠;東升的朝陽西沉的落日,又將灘涂描繪成夢幻的色彩,成為攝影人為之傾倒的攝影的聖地.

去霞浦,源於看海的願望;那一首《大海啊,故鄉》,讓我對浩瀚的大海充滿嚮往。

迎著海風,漫步沙灘,留下一串串的腳印,那是一種愜意;或是倚坐在岸上,看,一抹晚霞的紅暈,流連在天邊徜徉;聽,耳畔傳來海浪有韻律的拍打聲,迸射雪白的浪花。那是一種享受;這是自然與人生的和諧。

在霞浦,我享受不到這種愜意與浪漫,每天的起早貪黑,披星戴月,只為把她最美的瞬間留存在記憶中……

到了霞浦,才知曉。霞浦所有的景致都在大海里,觀賞者只能站在高于海灘的岸上或懸崖峭壁上看海,不能與大海零距離的親密接觸。這是霞浦的海灘,與煙臺的大海不一樣的地方。

第一天到達霞浦,已經是下午。霞浦,地名的寓意是“霞光映照下的海灘”。所以,到霞浦第一站看日落,是最能看到霞浦的光彩之美的。

站在程塢的海灘邊,等到夕陽來臨。當陽光透過雲層投射下來,閃爍著迷離的光芒,晚霞映照海灘,流光溢彩,紅霞染紅大海,夕陽逐漸隱沒在日落後的山巒。

第二天,到北岐看日出。天還沒亮,踏著黎明的熹微就出發了。穿街過村走上北岐的海岸。面前是微微泛著藍色的大海,似乎還沒有醒來。站在海岸上,海風陣陣襲來,有些涼意。沿岸已經站滿了看日出的人,黎明已被人們喚醒,熹微的曙色中忽然傳來嘩啦嘩啦的水聲,不是海浪,是人影的晃動。一葉小舟劃破海的寧靜,長長的竹蒿輕輕一點串起陣陣漣漪,漁民拖著魚簍,拿著漁網的出海作業。那一排排的水道,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是線條組成的一幅絕美的風景畫。

下午,到小皓看日落。夕陽來臨的時候,灰暗的沙灘突然間變成金色,加上扛著漁網趕海人的出現,晚霞映照下的灘涂絢爛起來,在光影曼妙的變換間,潮漲潮落之後的灘涂像油畫一樣充滿明暗的色調,讓人浮想聯翩。

第二天,去拍沙江S灣:沙江漲潮時灘涂和大海渾然一體,有著水天一色的遼闊,有著驚濤拍岸的壯美;退潮時灘涂裸露出經年的風霜。沙江這片美麗的地方隨潮水的漲退,變幻著無窮的組合,吸引著無數攝影人的目光。也成為霞浦的一道風景線。

那天下午到達東壁的小皓:沒有日落,在陰雨連綿中聽潮漲潮落,在懸崖峭壁上看漁民在海上勞作。那沙灘上的曲線是海浪不斷地衝擊還是漁民辛苦勞作的積累。那時起時落的白鷺成為迎接漁民海歸的帆影。

第三天去看海上人家,又趕上陰雨天。我們的家在樓上,漁民的家在海上。漁民的房子建在海面上,隨著海水的波濤起伏,他們枕著濤聲入夢。海上漁排,連著海上人家,遠看是一個個幾何圖形組成的畫面,氣勢磅礴,錯落有致,近看是是一個個海上人家的奇特風情畫卷。

第三天到達寧德的七都,這裡沒有漲潮時,只是一片沙灘,海水來臨時,就像施展了魔法,該凸的凸,該凹的凹,呈現出無數曼妙的曲線,變換成海上的甲骨文,又像大海來過輕輕印在沙灘上的指紋。

霞浦採風溫馨提示:

1. 霞浦灘涂與潮漲潮落有密切關係,一定要提前打聽好在漲潮的時節前往,才可能拍到理想的片子。當然,還要關注天氣的變化,一定躲開颱風季節。一般是春秋季節較好,冬季十一月是拍紫菜的最好季節。

2. 因去霞浦主要是拍攝灘涂漁作、紫菜養殖、曬漁網、海上日出日落等人文景觀、自然風光,一般要攜帶一個能達到400焦段的長焦,70—200要帶接圈,100—400焦段正好,還要攜帶一副支撐穩定的三角架。

3. 霞浦的地理環境頻臨海邊,拍攝的地點距離駐地較遠,一般要起早貪黑,所以要帶上衝鋒衣、手電;因沿海天氣多變,時常颳風下雨,雨具和保暖衣服一定要帶足。

4. 借用網友的一句話:一次完美的出行,應該是合適的人,在合適的時間,去了合適的地方。如此,我們就會少許多遺憾,更不會大失所望,造成乘興而去,敗興而歸的窘境。所以請個有經驗的當地導遊,攝影指導最好也是能夠出片的條件之一。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