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聯考成績被調包鬧劇:一個偏執父親的噩夢

2019-02-23 16:30:20

鬧得輿論譁然的河南聯考成績被調包事件的調查採訪到深入,事情漸漸水落石出。當省教育考試院公布調查結果並調出試卷後,四個提出指控答題卷被調包的考生及家長,三個已經偃旗息鼓,其中一個考生已經承認答題卷就是自己的,只有女生蘇琪堅稱答題卷不是自己的,啟動筆跡鑑定。最終,事情隨著紀委公布最終的調查結果,確認了聯考成績被調包事件系“烏龍”,答題卡分別是四名提出指控的學生所填答,並無篡改和調包的現象。

女生蘇琪的父親是周口市檢察院的一名科級檢察官,從媒體不斷發掘披露出來的資訊,蘇先生為他的女兒簡直操碎了心。

通常情況下,女生蘇琪應該就讀周口的高中,其中周口三中就是一所重點高中。但是,蘇先生想方設法把女兒送到兩百多公里外省城,河南最好的高中鄭州一中就讀。

綜合來看,蘇琪並不是憑藉成績出眾被鄭州一中錄取的,她的學力評估只有一門功課是A,其餘大部分都是B或C,這樣的成績在鄭一中連差強人意恐怕都算不上。就讀期間,她父親又曾將她轉到另一所聯考口碑很好的鄲城一高,不多久又重新回到鄭州一中。

作為一名基層地方基層科級公務員,要為女兒運作這一切可謂殫精竭慮,估計能動用的社會資源都動用了起來。

不僅如此,有媒體查悉,蘇琪參加北師大自主招生考試提交的兩篇發表論文,基本上是抄襲。相信這是蘇先生幫女兒操作的。

作為一個被父親寄予厚望,並付出那么多艱辛努力來爭取儘可能有利的聯考資源的女兒,她感受到最深切的是什麼?父愛?不不不,太熾烈的父愛會像山一樣壓著她。沒錯,是壓力,是難以承擔又無法擺脫的沉重負荷。

父親如此厚重深切的期望,女生蘇琪如何能夠辜負?目前尚不知道她聯考前曾經有一次模考考上600分是怎么一回事,但她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取悅父親。

聯考成績被調包事件曝光沒多久,網路上就有自稱蘇琪同學的網友爆料,稱她考完第一科就發現自己達不到期望的分數,已經決定放棄準備明年再考。雖然網路爆料真偽難辨,但從動機和行為來看,這種說法符合邏輯,也能完美地解釋後面發生的一系列事情。

問題是,怎么給父親交代?要怎樣不讓對自己寄予厚望的父親不失望?也許在她看來,承受不住“失敗”的不是參加考試的女生蘇琪,而是她的父親蘇先生。

符合邏輯和最大可能性的故事版本是蘇琪在考完第一科後就開始盤算並策劃如何給父親交差,她所做的一切,她精心編織的故事,目的只有一個,取悅父親,不要讓父親失望。

女生蘇琪可能低估了父親的決心。蘇先生聽女兒辯稱的成績被調包,又想方設法找關係把女兒的考試試卷拍了出來,有塗改痕跡,沒錯;作文不一樣,那是有人模仿女兒筆跡。蘇先生完全相信女兒的說法,因為女兒所說的才是他願意相信的。

他寫舉報信,女兒所說的情形太令人吃驚了,他為了女兒的前程孤注一擲。要知道,地方醬缸一樣的公務系統,高調舉報是要冒極大的仕途風險的。對蘇先生來說,他年近半百,還只是一名科級,對自己可能已經不抱希望,希望都寄托在女兒身上。好了,回過頭來分析蘇先生。他女兒編故事的原因應該是取悅父親,不是因為熊孩子。換言之,他給女兒施加了太大的壓力,也為女兒的聯考付出了太多心血,他不能接受“失敗”,也不能接受“真相”,他鑽在牛角尖裡頭。從媒體披露出來的一系列行為來看,蘇先生應該是個認真、執著、認死理的一個人,如果用一個詞來描述,“偏執”。

在我看來,蘇先生高機率具有偏執型人格,甚至偏執型人格障礙。這么多年,他沉浸在自己以為的的觀念里,絲毫也沒有察覺到女兒的異樣。當女兒考完發布成績後辯稱試卷被調包,他也目睹了試卷中的作文與女兒筆跡和文筆高度相似,但也孤注一擲地舉報。這多少反映了他心理行為方面的非理性色彩。

事已至此,筆跡鑑定的結果以及紀委發布的調查結論沒有意外,女生蘇琪為取悅父親編織的故事終被事實戳破。我為女生蘇琪捏一把汗。當孩子有一個偏執型人格障礙的父母時,同時也意味著孩子有一個伴隨成長的噩夢。

最後再多說一句,這個故事可以改編拍攝成電影,人性之幽微膠著,實在令人唏噓慨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