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老危機正在逼近:俄羅斯延遲退休了,中國還有多遠?

2019-02-25 21:42:07

不管怎樣,為了應對未來國人的養老危機與養老金虧空難題,延期退休幾乎是大勢所趨。只不過就我國目前的狀況來看,要想全面鋪開延期退休方案,還需要重點考慮以下幾點:不能搞“一刀切”,要完善相應的激勵機制,應進一步統籌考慮延遲退休的各種影響

來源:蘇寧財富資訊(ID:SuningWealthInsights)

作者:付一夫

原標題:《養老危機逼近,你我終將逃不過延遲退休》

前不久,俄羅斯推出了延遲退休計畫:從2019年起,逐步將男性退休年齡由60歲提高至65歲,女性退休年齡由55歲提高至63歲。原因很簡單,俄羅斯正面臨著養老金虧空的危機,正如普京在最近的電視講話中所說,如果不改革,養老金體系“將出現裂縫,並最終崩潰”。

事實上,養老金不足堪稱世界性難題,不僅俄羅斯,日本、德國以及中國都處在困境之中,而根源就出在日益嚴重的老齡化態勢。

01

養老危機正在逼近

按照聯合國的標準,如果一個地區65歲以上的老年人占比超過7%,就可以認為該地區進入老齡化社會。

《中國統計年鑑》的數據顯示,早在本世紀初,我國總人口中,65歲以上的老年人的占比就已突破7%的基準線;而後的日子裡,這一比重在持續攀升,到2017年達到創新高的11.4%(參見圖1)。通俗點說,每100箇中國人里就有至少11個65歲以上的老年人;而2017年,我國已經有約1.6億人的年齡在65歲以上。

需要注意的是,我國的老齡化速度正在加速,比不少已開發國家都要快。如果將“65歲以上老年人占比從7%上升至14%所用年限”作為衡量老齡化速度快慢的標準,那么結合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數據來看,英國65歲以上老年人占比從7%上升至14%用了45年時間,日本用了25年。反觀我國,僅僅17年的時間,65歲以上老人占比就從7%攀升至11.4%,如果按照當前的態勢發展下去,到2026年前後,我國65歲以上老年人占總人口的比重將會突破14%大關,前後加起來也在25年左右,同日本老齡化的速度大體相當。

值得一提的是,此時此刻的日本,舉國上下正被老齡化困境所累,其15歲到64歲的勞動年齡人口在20年間整整減少了1000萬;目前日本的建築、運輸以及護理等行業所需人員與求職人數之比已經達到了3:1。勞動人口告急,再加上不健康的人口結構,令日本人口紅利幾乎喪失殆盡,一群“老弱病殘”難以扭轉其經濟頹勢,綜合國力、社會結構、經濟發展和人才培養等諸多方面都被人口老齡化嚴重製約。

相比日本,我國的人口前景似乎也沒樂觀到哪裡去。生活成本的加劇與國人生育意願的減弱,使得生育率遲遲不見提高。聯合國人口署2017年發布的《世界人口展望》報告大膽預測:預計至本世紀末,中國人口數將出現“倒V型”反轉,屆時最低人口預測值為6.13億,其中可能有超過一半的老人(參見圖2)。

日益加劇的老齡化態勢,勢必會帶來一系列負面效應,其中就包括我們現在與將來都要持續面對的難題——養老危機。

02

我國養老金儲備告急

當前,我國實行的是統賬結合的養老金制度,即社會統籌與個人賬戶相結合,一部分用於現在的養老,一部分積累起來用於以後的養老。具體來說,社會統籌部分的養老金為現收現付,由現在的年輕人交錢支付給現在的老年人養老;個人賬戶部分的養老金不斷繳納積累,用於年輕人退休以後的養老所需。

雖然這一養老制度既兼顧了社會公平又照顧了繳費群體的利益,但是現實告訴人們:現收現付的養老金越來越不夠用了。

根據人社部2017年底發布的《中國社會保險年度發展報告2016》,全國已經有13個省份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餘的可支付月數不足1年,其中,黑龍江的養老金赤字已經超過200億元。與此同時,從年度社保基金數據上看,2012年-2016年,我國五項社保基金已連續五年支出增幅超過收入增幅。

如此一來,唯有動用個人積累的部分來填補資金缺口,可是即便如此,養老金儲備的緊張狀況仍然難以緩解。

究其原因,不論是家庭養老、社會養老,還是以房養老、投資養老,本質上都是用工作人口創造的物品和服務來支撐退休老年人的日常生活,老年人口比例越高,社會整體養老壓力越大。然而,按照目前國人的生育狀況,在可預見的未來:

一方面,現在的年輕人退休了,卻沒有攢下多少養老金,屆時勢必需要依靠下一代年輕人所繳納的養老金來贍養;

另一方面,年輕人越來越少,而老年人越來越多,在職勞動者與退休勞動者的比例將會嚴重失衡,繳納養老金的勞動者逐步減少,而領取養老金的勞動者大量增加,那么前者是否能承擔得起後者退休後生活所需的龐大開支呢?

正因為如此,有關部門採取了一系列舉措來未雨綢繆,除了在“開源”和“節流”上做文章外,當然也考慮到了延遲退休計畫。

03

延遲退休的是與非

早在2008年11月,有關部門就表示正醞釀在條件成熟時延長退休年齡。此後,延遲退休便成了老百姓熱議的話題之一。而近兩年,人社部部長尹蔚民不止一次表示,在2020年前後會推出延長退休年齡的具體方案,並提出要秉承“小步慢走,漸進到位”的原則,以求讓公眾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備。

從國家層面看,延遲退休有其必要性與合理性,具體來說有三點:

第一,減輕養老金支付的巨大壓力。推行延遲退休,可以增加勞動者養老基金的繳費年限,推遲養老金的領取時間。通過這種增收減支的方法,可以使養老金在一定程度上形成積累,從而減輕國家對養老金支付的壓力和減小養老基金的缺口。

第二,緩解勞動力短缺。隨著我國人口紅利的逐步衰減,適齡勞動力逐漸減少,這就勢必需要工作經驗更豐富、專業技術更過硬的高質量勞動力來補充,而對於退休的延緩,剛好可以讓更具資歷與經驗的人們繼續在工作崗位上發光發熱。

第三,可以提高退休後的養老金收入。按照現行的養老保險制度規定,企業退休人員領取的養老金數目與職工退休前一年統籌地區在職職工的平均工資掛鈎,於是延遲退休可以增加基礎養老金的領取數額。此外,對於事業單位的職工來說,退休之後領取的養老金往往與工齡有關,延遲退休相當於延長工齡,相應的養老金也會隨之增加。

不過,就像一枚硬幣有其兩面一樣,延遲退休也不可避免地有著其消極作用:

第一,增加年輕人的就業壓力。延遲退休年齡,難免會助長“晚退霸崗”現象的滋生。大批老齡人群擠占在原本該退下來的工作崗位上,不僅會制約思維更活躍、更具創造性的年輕人的晉升,甚至還將進一步減少勞動力市場上的需求,這之於我國越來越大的就業壓力,不是利好訊息。

第二,損害相當一部分老年人的利益。老年人無論是體力還是精力都有所衰減,而五六十歲也正值疾病的高發期,工作強度不減會讓相當一部分老年人感覺力不從心。對於本該按時或是早些退休,以便領取養老金享清福的他們來說,延遲退休可能會加重他們的身體負擔。

第三,不利於人口生育。按照常理,老年人按時退休後,可以有足夠的時間幫助子女照顧小孩。然而,一旦延遲退休,很多家庭可能會面臨小孩無人看管的狀態,年輕人的工作狀態多少會受一些影響。屆時,工作和生活都無法周全,人們的生育意願難保不會繼續走低。

04

如何有效推行延遲退休?

不管怎樣,為了應對未來國人的養老危機與養老金虧空難題,延期退休幾乎是大勢所趨。只不過就我國目前的狀況來看,要想全面鋪開延期退休方案,還需要重點考慮以下幾點:

第一,不能搞“一刀切”。

從外部看,應該充分考慮到行業性質的差別與國人工作的穩定性,在此基礎上實施彈性的退休年齡區間。舉例說明,從事科教文衛工作的勞動者、高級管理人員以及工程技術人員,他們具備豐富的工作經驗和專業的技術知識,且工作穩定,可以延遲退休幾年,做到人盡其才,避免人力資源的浪費;而從事建築行業和礦產行業的體力勞動者,考慮到身體狀況的大不如前,不妨早些退休,安度晚年。

從內部看,在推行延遲退休方案時,還應充分尊重個人的意願而非強制,勞動者可以根據自身的身體狀況和家庭生活情況自行安排自己的退休時間。

第二,要完善相應的激勵機制。

在延遲退休政策的研討過程中,可以針對不同職業、不同年齡段的退休,設立相應的優惠及激勵政策。這點可以參考瑞典的做法,建立起長效的工資和養老金關在線上制,既對有能力支付且可以長期支付養老金的群體給予激勵,又可以利用該部分資金對收入較低人群進行保障。

第三,應進一步統籌考慮延遲退休的各種影響。

須知,提高退休年齡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在具體推進中,有關部門還需要加強養老基金的收繳及管理、擴大養老保險的覆蓋範圍、重視基礎設施建設等方面的投入力度,以避免延遲退休政策推行後相關制度銜接出現不必要的脫節和阻礙。同時,還應著力加強年輕勞動者的專業技能培訓,並創造更多的就業崗位,以此來解決延遲退休與就業壓力之間的矛盾。

有朝一日,你我都將年華老去。願我們腿腳蹣跚之時,都能從容沐浴夕陽。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