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字塔之謎或有新解(原創首發)

2019-02-19 06:49:10

2018年11月16日,老夫懷著對古埃及文明的崇拜與敬仰,參加南湖國旅埃及十日游。

我們雖然是一個多達41人的大型團隊,但有幸碰上一個美女領隊曹丹妮和一個美女地陪Dina Gamal,她們兩個是好朋友,“自由配對”,關鍵這位埃及美女Dina是一位金牌導遊,不僅博學多才,專業敬業,漢語流利,而且接待過不少中國領導人的到訪,所以讓我們享受到不一樣的服務,真是不虛此行,廣州話叫“好抵(dái)”!

我們第一站就是參觀埃及乃至世界最著名景點——吉薩金字塔。老夫以為,只要在金字塔照幾張相就基本完成了埃及之游的任務了,因為它是埃及的標誌。

老夫一直以為整個金字塔都是世界七大奇蹟之一,其實不然,Dina告訴我們,只有胡夫金字塔才是世界七大奇蹟之一

埃及金字塔是古埃及帝王(法老)的陵墓,因為其外形像漢字的“金”字,因此稱之為“金字塔”。古埃及人認為國王死後要成為神,他的靈魂要升天,《金字塔銘文》說:“為他(法老)建造起上天的天梯,以便他可由此上到天上。”金字塔就是這樣的“天梯”。同時,角錐體金字塔形式又表示對太陽神的崇拜,因為古代埃及太陽神“拉”的標誌是太陽光芒,金字塔象徵的就是刺向青天的太陽光芒。

已經發現的金字塔大大小小有近百座,應該說所有金字塔都是奇蹟,但最大最著名的是位於開羅西南面的吉薩沙漠裡的祖孫三代金字塔。它們是胡夫金字塔、哈夫拉金字塔和門卡烏拉金字塔,其中又數胡夫金字塔最大,所以又叫大金字塔。大金字塔建於埃及第四王朝第二個國王胡夫統治時期(約公元前2670年),原高146.5米,因頂端剝落,現高136.5米,底面呈正方形,每邊長約230米,占地面積約80畝。塔身由230萬塊巨石組成,它們大小不一,分別重達1.5噸至160噸。據考證,為建成大金字塔,一共動用了10萬人花了20年時間。

Dina告訴我們,金字塔實在太神秘了,給世人留下了太多的不解之謎。

第一個不解之謎是它的工程之巨大。據估計,支持整個金字塔建築工程需要5000萬人口的國力,而一般認為,公元前3000年左右全世界的總人口也不超過2000萬人,一個小小的埃及能有多少人?從已經發現的金字塔看,即使像希羅多德在《歷史》中所說的,每30年完成一座,至少需要2400年,埃及能承受得了這樣浩繁長久的消耗嗎?

讓考古學家最頭疼的是運輸之謎,即使有足夠的人力,又是如何將這么重一塊的石料開採出來、搬運過去、壘砌起來的?要知道,考證認為所需花崗岩石料取之於500英里外的亞斯文。用車載?用馬拉?不行!那時的埃及還沒有馬,也沒有車,車和馬是公元前16世紀,也就是建築胡夫大金字塔以後1000年,才從國外引進的。有人認為是用撬板圓木滾運法,但是這種方法需要消耗大量的木材,而當時埃及的主要樹木是棕櫚,無論是數量,生長速度,還是木質硬度,都遠遠不能滿足運輸的需要,而進口木材幾乎是不可能的。有人認為是水運法,可是沒有滑輪,沒有絞車,沒有足夠先進的起重設備,讓這樣笨重的巨型石塊下坡、上船、起岸,還要一塊塊壘起來,堆上100多米高,簡直是天方夜譚。還有人說是運用填沙法、填鹽法……但經過論證都是“不可能”。

第二個不解之謎是它的設計之精妙。他們在沒有水平儀、動力設備、現代化測量手段的情況下,是如何平整出大金字塔52900平方米的塔基的呢?令人驚訝的是,它的四條底邊相差不到20厘米,誤差率不到千分之一;它的東南角和西北角的高度,相差僅l.27厘米,誤差率不到萬分之一;它的東西軸和南北鈾的力位誤差,也不超過5弧秒……為了確保金字塔萬古長存,設計者不用一根木料,不用一顆鐵釘,石塊與石塊之間沒有任何粘接物,然而拼合得天衣無縫,甚至連最薄的刀片也插不進去。

金字塔墓室有兩條通氣孔通到塔外,據說死者的“靈魂”可以從通氣孔自由出入。奇怪的是,這兩條通氣孔,一條對準天龍座(永生),一條對準獵戶座(復活),大概是靈魂飛升的處所。這樣的墓室已經發現3個,而考古學家認為,至少還有4個未被發現,這樣精妙的設計和構思,4000多年前的古埃及人能完成嗎?

還有,延長在底面中央的縱平分線,就是地球的子午線,這條線正好把地球的大陸和海洋平分成相等的兩半;金字塔的塔基中心正位於地球各大陸引力中心。最令人感到奇怪的是,無論哪座陵墓,都沒有用火把之類的東西來照明的痕跡。考古學家動用現代化的儀器,分析了積存4600年之久的灰塵,沒有找到炱(tái),也沒有找到刮掉煙炱的蛛絲馬跡,而他們雕飾浮雕、清掃墓室、搬入屍體,決不可能在黑暗中進行,他們到底使用了什麼照明手段呢?

第三個不解之謎是它的數據之巧合。大金字塔的數據之謎,使考古學家、建築學家、地理學家、物理學家都迷惑不解,幾組數據形成了精確的等式:

等式一:金字塔自重x(10的15次方)=地球的重量;

等式二:金字塔塔高x10億=地球到太陽的距離(約1.5億公里);

等式三:金字塔塔高平方=塔面三角形面積;

等式四:金字塔底周長塔高=圓圍半徑;

等式五:金字塔底周長x2=赤道的時分度;

等式六:金字塔底周長÷(塔高x2)=圓周率(π=3.14159)。

誰能相信,這一系列數據,僅僅是偶然的巧合?

還有,大金字塔的尺寸與地球北半球的大小,在比例上極其相似。因此,有人推斷古埃及人在4000年前就已經計算出了地球的扁率。地球兩極的軸心位置每天都有變化,但是,經過25827年的周期,它又會回到原來的位置,而金字塔的對角線之和,正好是25826.6這個奇怪的數字,人們知道在金字塔建成1000年以後,才出現畢達哥斯拉定律;3000年後,祖沖之才把圓周率算到如此精確的程度,而西方直到16世紀,才有比較精確的計算;在金字塔建成4000年後,哥倫布才發現“美洲”,人們對世界的海陸分布才有初步的了解;在金字塔建成將近5000年後的今天,我們才能測算出地球的重量,地球和太陽的距離……4500年前的古埃及人怎能有如此精確的計算呢?

除此之外,金字塔還有很多不可思議的情況,比如科學家們研究發現,金字塔的形狀,使它貯存著一種奇異的“能”,能使屍體迅速脫水,加速“木乃伊化”,等待有朝一日的“復活”,等等。

聽了Dina很專業的講解,老夫似乎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金字塔這一切的不解之謎或許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神來之物”——出自“上帝之手”,或者是外星人所為。

後來在旅遊大巴上,Dina為我們播放了一個紀錄片,介紹了古埃及循環理論。埃及人認為世界呈周期性存在,宇宙秩序周而復始,不死鳥的第一聲鳴叫產生了時間,周期性循環是埃及人的智慧源頭。尼羅河每年夏至洪水泛濫一次,每年一次灌溉大地,埃及每年一次“重生”。尼羅河水的漲落規律與天上的星星運行有關,天上的星星與地上的建築有對應關係,天堂是地面的倒影,古埃及人參照天象設計建築。荷魯斯(Horus)是古埃及法老的守護神,王權的象徵,宇宙秩序的支配者,根據宇宙與日月星辰的變化,創立循環理論,創立太陽曆法。太陽曆法一周期為365x4=1460年,也是不死鳥的周期……

看完這部片子,老夫突然腦洞大開,根據古埃及循環理論,世界呈周期性變化,老夫推斷:人類文明應當呈現從原始向發達進化的周而復始的循環過程。金字塔年代應為上一個大周期的鼎盛時期,其科學技術水平達到巔峰,金字塔類建築成為上一周期的最高成就。之後,突然“嘎嘣”一聲“斷裂”,人類回到原始狀態,開啟新一個歷史周期。因此,金字塔文明只是上一大周期“獨立遺存”的建築實物,其他與之同周期配套的政治、經濟、文化等文明在“斷裂”中一夜消失,就像一個突然嚴重中風的人,軀體還在,生命系統可能已經徹底毀壞。這就是說,金字塔可能並非我們一貫認為的已知古埃及人的成就,而是未知的古埃及先人的成就。

目前的人類,應當處於從原始到發達的循環周期的過程中。因此,現有科技水平無法實現也無法解釋金字塔之謎。金字塔類建築的設計與建築,應是我們當今尚未達到和不能理解的形式和手段。

當然,這只是“老夫猜想”而已,不過似乎也蠻有“理論根據”的呢!老夫甚至認為,當初人們發掘金字塔古墓或許就是一個“重大錯誤”,因為根據古埃及人的“復活說”,說不準哪一天法老會從墓地里走出來,繼續“統治世界”,要知道他知道的東西可能比我們現代人多得多!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