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孝之道

2019-05-02 13:56:50

xjjk雅儒

行孝之道

類別:百家雜談作者:小溪芝畔[個人雜文集]日期:2012-7-1 21:24:11

編者按:本文立意甚佳,弘揚孝道,通過《論語》中四則關於孝道的論述,較好地佐證了自己的觀點,論述條理較清晰。

“孝”是儒家思想的核心,也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之精髓,孝在現實生活中有多重境界,在不同的境界中需要採取不同的行孝之道,通常有以下四種情況:
一、愛護好自己,不讓父母擔憂,這是最一般的情況。
二、愛護父母,給父母物質上的供養,讓父母衣食無憂,這是最通行的情況。
三、熱愛父母,給父母以精神上的慰藉,讓父母身心快樂,生活幸福,這是較高級的情況。
四、愛護所有的老人,老吾老及人之老,讓世上的老人都老有所養,老有所樂,這是最高級的情況,也是全社會要推行的行孝之道。
對行孝的幾種不同情況,孔子在《論語.為政》篇中有過精闢的論述,現在我們來學習四則論述。
1、孟懿子問孝,子曰:無違。樊遲御,子告之曰:孟孫問孝於我,我對曰:無違。樊遲曰“何謂也?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
孟懿子是魯國的大夫。大夫不是指現代的醫生,而是一個相當高的官位。像孟懿子這樣一位大人物,來問孔子什麼是孝,孔子只能告訴他“不要違背”了。至於什麼是“不要違背”,孔子又對其學生樊遲進行了解說。
樊遲是孔子的學生,名叫樊須,字子遲,他在為孔子駕車。孔子在車中跟樊遲談起了這件事,他說:“孟孫問孝於我,我對曰:無違。”樊遲不懂孔子的意思,所以又提出了疑問“何謂也。”於是孔子就進行了解說:“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
對於這段話的理解關鍵在於“禮”這個字,孔子說,當父母活著的時候,我們要以“禮”孝敬他。父母死了後我們要以“禮”埋葬並祭祀他。這個“禮”是中國文化中非常重要的一個基本概念,在此絕不能作狹義的“禮貌”來解釋,因為這個“禮”中包含了更深厚的內容,它蘊含了本文開始時我們所談的行孝這各個境界的情況,不僅是在父母生前“事之以禮”,在父母去世以後更要“葬之以禮”、“祭之以禮”,自始至終都以“禮”相待,並且要將這個“禮”久遠地傳承下去,這就是祭祀的目的所在。孝之以禮,這是行孝的基本要求。
2、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
孟武伯就是剛才所講的孟懿子的兒子,他是“世家公子”。據《左傳》記載,孟武伯這個人性情乖張,行為不端。當他問孝時,孔子就很直接地告訴他:你關心父母的身體健康,這就是孝。父母有病,兒子關心是孝;兒子讓父母省心,不得病,間接地關心父母的身體健康,也是孝。在《孝經》中有這樣的一段話:“子曰:‘孝子之事親也,居則致其敬,養則致其樂,病則致其憂。’”其中的“病則致其憂”和本文的意思應是一樣的!
對“父母唯其疾之憂”的解釋南懷瑾先生是這樣說的:當兒子孟武伯也來問孝,孔子的答覆,和答覆他父親的是兩樣的。孔子說:“父母唯其疾之憂。”這句話就是說父母看到孩子生病了,那種憂愁、擔心,多么深刻,你要去體會這種心境。孔子這個答覆有多妙!這句話,我們要這樣說,這個問題只有自己做了父母的人才真能體會出來。這種情形是,自己要上班,家裡錢又不夠,小孩病了,坐在辦公室里,又著急,又出汗,又不敢走開,可是心裡記掛著。這種心境就是“父母唯其疾之憂”。孔子對孟武伯就是說,對父母能付出當自己孩子生病的時候,那種程度的關心,才是孝道。
對於“世家公子”的孟武伯來說,父母什麼也不缺,他的孝道能做到關心父母的健康就很不錯了,而且對於能做到愛護自己的身體健康不讓父母擔憂這種說法也是能夠講得通的,這也正是行孝的最一般情況。
3、子游問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
子游是孔子的弟子,姓言,名偃,子游是字。他來問孝,孔子講解就很明白了。他說現在有些人不懂孝,以為只要能夠養活父母,有飯給父母吃,每個月把生活費往父母手裡一塞,就是孝了。豈不知“至於犬馬,皆能有養”,飼養一隻狗、一匹馬也都要給它吃飽,更別提有的人養寵物還要買最好的食品給它吃了。所以光是“養”而沒有“愛”和“敬”的真感情,就不是真孝。我們必須明白,在物質贍養的同時,精神贍養也是非常重要的,而且是不可缺少的。孝不是形式,絕不能等同於養狗養馬。在這裡孔子從物質行孝談到精神行孝,說明了物質贍養和精神敬愛這兩種情況,這是行孝之道的較高境界。
4、子夏問孝。子曰:“色難。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饌。曾是以為孝乎?”
對於這段話的解釋,南懷瑾先生在《論語別裁》有細緻的論述,在此摘錄一下其中的看法。子夏也是孔子的學生,他來問孝,孔子說色難。什麼叫色難呢?說白了就是一個態度問題。上面講了不敬何以為孝,就是難在態度上。“有事,弟子服其勞。”“有事”的時候,比如說做兒女的,看見父母長輩掃地,就要接過掃把來自己做。“有酒食,先生饌。”有好吃的,就先拿給父母長輩吃。“曾是以為孝乎?”你以為這樣就是孝嗎?替長輩做了事,請長輩吃了好的,不一定就是孝了,為什麼呢?因為態度更為重要!比如父母吩咐給他倒杯茶喝,做兒女的茶是倒了,但端過去時,沉著臉,把茶杯往桌子上重重一擱,說:“喝吧!”我們想想,兒女這樣的態度,做父母的心裡能好受嗎?所以孝道第一個是要敬,這是屬於內心的;第二個則是態度的問題。對父母只知道奉養,不知道從內心尊敬父母,待之以禮,使之得到精神上的安慰,那只能算是盡了犬馬之養,絕不是真正的“孝”。孔子的話非常淺顯,為人子女者,是否應當警省呢?
針對文中的“有酒食,先生饌”我們再展開一下,這裡的“先生”可以泛指所有的長輩,這樣也就有了“老吾老及人之老”的境界,人人都做到能以和藹的態度關愛天下的老人,這就是行孝的最高境界,也是我們需要大力弘揚的行孝之道。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