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要改變我的子孫後代的命運”

2018-09-30 20:25:16

哪怕翅膀被折斷了,心也要飛翔!

——耶子給每屆畢業生的留言

作者 耶子
經常聽到有人憤憤然,“有錢人都把孩子送到國外去了,沒錢人的孩子就在中國當窩囊廢吧”,“有錢人的小孩都去國外享福了,沒錢人家的小孩就在國內當癟三吧”……

昨天又在一博主的博文後的評論中看到一條“精英可以移民,p民只有偷渡了”的憤憤然……

每次聽到或看到這樣的憤憤然,我就百感交集。一方面這樣的憤憤然所指向的現象的確是事實,另一方面我總會不由自主地想起十幾年前遇到的那個農村窮人家的孩子。

記得那一年正是我對農村孩子所持原有觀念破滅的時期,以往我一直認為農村的孩子比較窮,所以純樸,老實,節儉、樸素、肯吃苦,但我剛被應聘去的這個學院的農村孩子,還有家庭經濟不好的窮學生,他們的表現著實給了我一巴掌,在生活上他們表現出的奢侈一點不亞於城市的學生,食堂餐桌上比比皆是他們啃兩口就扔了的雞腿,夾幾口就扔了的鯽魚,還有滿碗的大米飯向垃圾桶倒去。這些學生穿著上也是互相攀比名牌等等。我的心痛不僅僅是學生的奢侈墮落,更是教師的不以為然。然而就是在我痛心疾首,不得安寧的時候,那個農村窮人家的孩子在我失望苦痛的心靈中留下了珍貴的痕跡,成了觸動我不得不思考的永生難忘。

那是我第二次去中介公司為兒子的出國一事辦手續付費。負責歐洲部的小李不在,我等了一會,有點不耐煩了,就問了坐在一邊正專心填表的小伙子。那小伙子一愣,抬頭看著我,好像沒有聽明白我的問話,我又說了一遍。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是“小李剛被人叫走了,她說好像要半小時才能回來”,說完又低下頭專心填他的表,我無意間瞟了一眼他正在填的表,情不自禁問道:“你也去荷蘭?”

他大概感覺到了我口氣中的欣喜,抬起頭,點了點。但眼神中顯出疑惑,我立刻說:“我兒子也去荷蘭。”

“喔。”

“你為什麼選擇荷蘭?”

“那你們為什麼選擇荷蘭?”

“因為去荷蘭的費用最少,學費最便宜呀。”

“我選擇荷蘭的原因也是這樣。”

“你家庭經濟條件也有限?”

他有些靦腆地搖搖頭,稍後說:“我去荷蘭的費用都是自己掙的。”他大概看我有些不明白,於是接著說:

“我家在農村,我爸媽是農民,都是種地的,他們還要供養我的一個妹妹、一個弟弟讀書,哪裡有錢再給我。”

“ 你做生意掙的錢?”

“ 哪裡。你不會還以為我是中了彩票大獎吧。”他首先自己“哈哈”笑了起來。笑聲那么純樸,我也被感染笑了起來。於是我開始東拉西扯地問,他也非常坦誠地,甚至頗有些自豪地東拉西扯地回答我。

終於,我理出了頭緒:他在縣高中讀書時成績是班裡的佼佼者,但聯考不理想,沒有去成清華,只好去了第二志願的一般本科。大學期間以優異的成績每學期都獲得獎學金,加上課外做家教,基本沒有向家裡要過錢。讓他放棄在國內讀研究生的原因是,本來屬於他的已錄取的名額被別人掉包拿走了。受這一刺激,他決心出國去讀研究生。

大學一畢業,他就找了一家私人外貿企業,從最下層每月一千多元的活乾起(被招聘時他答應接受任何崗位的安排),一直乾到每月近五千元的專職翻譯,在這個單位一乾五年,攢下了不到15萬,五年期間爸媽給他的最大幫助,就是不要他一分錢,支持他攢錢出國;五年間他拒絕交女朋友,拒絕任何社交活動,拒絕外出旅遊,拒絕在外套衣著上更新,因為這些都要花錢,他早餐一包豆漿,一個雞蛋餅,中餐是單位免費的,晚上速食麵,常常中餐有同事不吃,就是他的晚餐了。

下班後他在單位的電腦上學習有關研究生考試的課程,一般要待到晚上八、九點才回宿舍睡覺。他說大學期間一個父母有背景的同學是他的好朋友,那個同學很單純,沒有任何心機,就是不肯好好讀書,作業每次都是抄他的,喜歡追求時尚,經常把嫌過時了的衣物扔給他,畢業時幾乎把自己所有的東西都扔給了他。他說,節假日他也到這個城市獨自走走轉轉,從不坐車,已徒步快把這個城市走遍了。他被單位一些人奚落過寒酸,因為他總是在領導招待的飯局後把吃剩的打包拿回去吃,他被取笑像個小老頭沒有朝氣,不懂得享受春天的大好時光去旅遊,他被抱怨和女性接觸就像個王子那樣傲慢瞧不起人……反正誰都和他客客氣氣,但誰都又在他背後指指點點說他怪怪的。他從來也不占別人任何絲毫好處或便宜,他說不是自己有多么高尚,僅僅是為了怕反饋而破費,因為他要攢錢去國外讀研究生是他生活工作的唯一目的。只要自己在任何一個小問題上鬆懈一下,被強制的意志就會瓦解。為出國目標的實現而付出的所有努力就可能前功盡棄。……不過他又說單位的同事其實非常好,去荷蘭要15萬多,還差四千多元,他的頭知道他的情況後,帶頭捐了2千,其他人這時才知道他平時怪怪的真實原因,於是也紛紛捐了錢。他說這些他人捐的錢他記著,以後一定要加倍償還,因為這是在他最需要的時候幫他解決了困難。

“我從參加工作到現在還沒有回過家。”

“五年?”我驚訝地問,又替他回答了,“因為怕花錢,是不是?”

他笑了,沒有說什麼。這時小李來了。他又開始填他的表格,我忙著在小李那補辦剩下的手續。

當我完事後要離開中介時,我和這個小伙子打招呼告別,他非常有禮貌地隨我出來。我喜歡上這個孩子了,鼓勵他說:“好好奮鬥,改變自己的命運。”

他又笑了起來,說:“不僅僅……”

我自作聰明地接過他的話說:“是啊,以後還可以把父母大人接到國外去。”

“哪裡,哪裡,不是的。我說的是不僅僅要改變自己 的命運,我還要改變我的子孫後代的命運。”

頓時,我被意外而強烈地震動了,愣在那,一時竟然啞語了。他看出了我的尷尬,於是伸出手,仍然笑著說:“阿姨,再見了。”

“你真了不起!”我脫口而出,再也說不出其他話了,我上去緊緊握住他的手搖了一下。

……

十幾年年過去了,這個窮人家的孩子那句震動我心靈的話依然好像是他剛剛昨天和我說過似的。那攢錢的五年,他摒棄了本應屬於他那個年齡該享有的許多快樂,他忍受住了來自他人不能理解不明真相而對他發出的種種嘲笑、奚落,還有拒絕了女性投來的愛慕之情,這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說,需要怎樣的決心和意志才能做到啊……在他身上有一種為了信念斷然蔑視欲望誘惑的修士精神素質;在他身上,我更看到了當年我年輕時所敬佩的偶像“牛虻”身上的一些品格,那就是超人的自制力,不可摧毀的意志力!還有,非小男小女才可能具備的前瞻的思想精神深度。

他和我交談時,自始至終是在敘述,沒有抱怨,哪怕說到自己的研究生名額被掉包了時,也只是靜靜地敘述,沒有憤憤然。按他的心智高度,他的認知能力,我知道他不是沒有憤憤然,而是看到太多這樣讓人憤憤然的現象了,他明白了僅僅憤憤然的無用。他一定懂得,當一個人沒有能力改變周圍而使自己獲得自己應該有的生活命運時,那就要在夾縫環境中改變自己去獲得一個自己應該有的生活命運。而不是一味地抱怨,憤憤然或茫茫然;還有更不可取的是憤憤然後,要么酒醉飯飽及時行樂,要么窮苦潦倒而破罐子破摔。

他為什麼要說“不僅僅改變自己的命運,我還要改變子孫後代的命運”?事後我反覆問自己。後來我忽然想起了譚嗣同在赴刑場前與快要臨產的妻子訣別時說的話,“孩子出生後,無非就是多了一個奴才”。我的聯想也許不可比,或不妥。但譚嗣同的痛苦和痛心後來人沒有不感受到的,就像這個窮人家的孩子這句話中所傳達給我的痛苦和痛心是如此真切和刻骨銘心一樣。

當然,有時當我和年輕人說起這個窮人家的孩子如何出國的事情時,也有一些年輕人不以為然,甚至報以鄙視。我不想反駁這些不以為然和出於不可思議目的的鄙視,只想說,當那個窮人家的孩子在憲政民主自由的異國他鄉參與人生公平競爭、真正獲得並享受著有尊嚴的生活時,有些中國人恐怕還只停留在這樣一種可憐荒蠻的認知水平上吧:以為有輛車開開,有個靚妹懷裡樓樓,有台IP玩玩遊戲,有套百平屋檐遮遮雨,有件名牌套套身,有口魚翅解解饞,或有碗拉麵填填肚,有場黑哨主宰的球賽飽飽眼,有幾位帥哥美女選選秀,有幾部拳腳影片過過癮……就是活得非常滋潤在過有尊嚴的生活了!?

不管別人怎樣非議,這個農村窮人家的孩子從他說出自己攢錢出國“是不僅僅要改變自己的命運,我還要改變我的子孫後代的命運”的那一刻起,他就是我心中最“牛”的一個中國窮人家的孩子。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