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自是有情痴

2019-02-13 14:37:27

人世間,有一種至愛,因為有緣無份,所以將它埋得很深很深;人世間,有一種至情,因為深入骨髓,所以看似“無情”。就像姜夔寫他與戀人之間的離別:“人間別久不成悲”,“兩處沉吟各自知”。一對愛得死去活來的戀人,分別的時間太久,好像已不是那么悲傷,但那思念其實早已刻骨銘心,如影隨形。

那一日,姜夔在赤闌橋附近的一處朱門庭院聽到有人唱他的《揚州慢》,美妙的琵琶與女子清憂的唱和深深吸引著他。秀氣文弱的美男子忍不住手持羽扇,向著門內走近,帘子後面的女子,抬起盈盈如水的秋眸,四目相對,一段情緣在剎那間定格。女子愛穿紅裙,長相秀美,腰肢如柳,聲音嬌美,如出水芙蓉,天然去雕飾。姜夔與女子一見鍾情,愛的種子在心裡生根發芽,他們一個精於吟詞作曲,一個能歌善舞,真是一對讓人羨慕嫉妒的情侶。

只是,只是女子是勾欄中人,因戰亂流落風塵,而姜夔也只是個窮書生,連為女子贖身的錢都沒有。這世間,最浪漫的事,並不是陪你慢慢變老,而是躺在那個最懂你的人臂彎里,看夕陽;這世間,最痛苦的事,不是你愛他,他不愛你,而是有情人難成眷屬,明明相愛,卻不能名正言順在一起。

姜夔終於還是走了,他發下誓言:等我金榜題名,來娶你!只為這句,女子多么的心傷,多么的痴情,看著情郎的船要開了,她顧不上難為情,“擬將裙帶系郎船”,淚眼迷離,叮囑情郎一定要早早回來。可是科考不走運,生活還是那么潦倒,拿什麼給心愛的人幸福生活?姜夔終究是敗給了生活,娶了一直支助他生活的老詩人蕭德藻之侄女。結婚之後的姜夔並不快樂,他無時無刻不在思念著遠方的情人,受不了相思的折磨,他也曾多次去找心中的至愛女子,只是,只是總要分別,因為距離,因為思念兩個人過得都不快樂。他不能給女子一個歸宿,而最後,女子不知去向,空留姜夔“淚灑單衣,今夕何夕情未了”。

相愛的兩個人,一旦散落天涯,融入人海,便再也找尋不見!唯剩一腔痴情,在紅塵里心心念念,牽腸掛肚。“肥水東流無盡期,當初不合種相思”,這思念綿長浩淼如東流不盡的淝水;這思念刻骨銘心如影隨形!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