槓桿的孽緣

2019-02-26 07:24:53

閨中少婦不知愁,春日凝妝上翠樓。

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

槓桿獨倚欄桿,望著窗外的青青的楊柳,惆悵之情湧上心頭,低聲吟出這首《閨怨》。想起了自己與老公GDP相識相知相戀的點滴,如今GDP世界第二了,卻要拋棄自己,男人有錢就變壞嗎?

確認過眼神,我遇到對的人

偉大的物理學家阿基米德說過,給我一個槓桿,我能撬動整個地球。我,槓桿,可不僅僅是一個花瓶,而是秀外慧中,巾幗不讓鬚眉。那時GDP還是一個窮書生,1978年,中國GDP總值僅為3679億元,在全球排名第10。在茫茫人海中,我看到了他,雖然比較寒酸,但是霸氣側漏,可以說是一隻潛力股,也可以說是蟄伏的臥龍。他也看到了我,看到我的顏值與內涵,於是一眼萬年,開始了纏纏綿綿,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

我的能量超乎你想像,經濟中的槓桿主要是通過負債,用較少的本金支配更多的資產,從而謀取更大利潤。在我的幫助下,政府以政府信用為擔保取得財政資金,居民貸款消費買房,企業負債擴大經營,社會融資總額不斷增加。GDP在愛情的力量下也實現了突飛猛進的發展。

2000年,突破10萬億元,超過義大利,全球排名第6;

2005年,超過法國;

2006年,突破20萬億元,超過英國,成為第4;

2007年,超過德國,成為第3;

2008年,突破30萬億元;

2010年,突破40萬億元,超過日本,成為第2;

2012年,突破50萬億元,並且第三產業占比超過第二產業;

2014年,突破60萬億元;

2016年,突破70萬億元;

2017年,突破80萬億元。

過去40年中國GDP增長224倍,占世界經濟比重從1.8%提高到15%。可謂是世界經濟史上的壯麗一頁。

女為悅己者容,隨著GDP的不斷增長,我也水漲船高。

從巨觀視角看,總體槓桿率從2008年以來由148.3%迅速上升至2015年的254.8%。

地方政府債務不斷增長。根據2014年地方政府債務審計結果顯示,截至2014年12月31日,地方政府性債務餘額為24萬億元,其中地方政府負有償還責任的債務規模為15.4萬億元,地方政府或有債務規模為8.6萬億元。但這些僅是顯性債務,據專業人士估計,如果考慮城投債、各種其他隱性負債,以及融資平台以國企身份繼續借款舉債等問題,政府負債則極有可能超出了60%的政府債務警戒線。尤其是近年來一些地方政府熱衷於設立各類專項基金、引導基金、名股實債的PPP,多層嵌套對接銀行理財、信託等資金不斷加槓桿。

非金融企業部門槓桿率較高。尤其是2008年以來,隨著信貸規模的擴張,非金融部門槓桿率出現了較大幅度的提升,由2008年的98.6%迅速上升至2015年的170.8%。非金融企業部門債務率遠高於國際水平,2016年底總債務達到111萬億元,相當於GDP的150%,其中銀行貸款、企業債、影子銀行信貸和外債規模分別為75、17.9、15.2和2.9萬億元,企業部門每年債務利息支出估計超過3.5萬億元,占企業利潤比重超過40%。

家庭部門債務率近年來增長迅猛,主要受房地產過熱和消費信用放鬆的影響。2016年底住戶貸款餘額達到33.3萬億元,其中個人購房貸款、經營性貸款和其他貸款分別為18.8萬億元和7.3萬億元,家庭債務占GDP比重由2008年的18%大幅上升至2016年的45%。

七年之癢夢方醒

婚姻經歷了一年新鮮、兩年熟悉、三年乏味、四年思考、五年計畫、六年蠢蠢欲動終於不可避免的會走到七年之癢,槓桿和GDP也不例外,GDP發展遇阻是產生七年之癢的主要原因。經過幾十年的發展,GDP遇到了兩個瓶頸——中等收入陷阱和修昔底德陷阱。

中等收入陷阱是指當一個國家的人均收入達到中等水平後,由於不能順利實現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導致經濟成長動力不足,最終出現經濟停滯的一種狀態。

當傳統動能由強變弱時,需要新動能異軍突起和傳統動能轉型。就是在經濟發展新常態下從單純追求速度到更多追求質量的轉變。

過去供不應求的市場是拉動經濟成長的強大動能,如今,市場需求對供給的要求發生了深刻變化,市場需求的逐步減弱使得經濟增速降下來,也要求對經濟的拉動從過去強調數量的快速擴張,轉為強調質量和品牌信譽提高,從強調“有沒有”轉為強調“好不好”,從“做得快”變為“做得好”。

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點和難點是經濟發展方式根本轉變。面對這一變化,既要防止需求持續收縮,更要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當前經濟發展面臨著諸多矛盾和風險,最為突出的是結構性產能過剩比較嚴重;房地產庫存分布與人口城鎮化流向不匹配,存量房消化困難很大;企業債務鏈條長,債務風險較大。而解決這些突出矛盾,就必須去槓桿,我成了GDP增長的絆腳石。

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而現存大國也必然來回應這種威脅,這樣戰爭變得不可避免。所以現在中美貿易戰一波三折,愈演愈烈,其實質就是中國發展的太快對美國產生了威脅。貿易戰使出口減少,而出口是GDP增長的三駕馬車之一。攘外必先安內,GDP發展外部出現了威脅,後院可不能著火,槓桿的存在放大了經濟運行的風險。GDP也只能忍痛割愛。

當GDP發展遇到瓶頸,肩上的擔子原來越重,我也是承擔著越來越大的責任。家已然是我們消除疲憊的場所,忙忙碌碌的兩個人,一旦回到家裡,各自帶著各自的疲憊,各自帶著各自的壓力,疲憊的兩個人都會希望對方對自己付出,如此一來,談何理解,沒有理解,何來恩愛?

一哭二鬧三上吊

當GDP發展遇阻要決定去槓桿時,我的心涼了,這么多年的付出,這么多年的感情,就這么被捨棄了?我不甘心,我要讓GDP明白,去掉槓桿,是要付出沉重的代價的

去槓桿當然會帶來金融緊縮,但措施不當,金融過度緊縮,會造成極其嚴重的經濟簫條、企業倒閉、金融壞賬、經濟崩盤等局面。敢去槓桿,後果自負!

目前的經濟數據就給GDP一點顏色看看。

基建增速下行,2018年4月第三產業基建增速12.4%,較去年同期水平下降了10個百分點。

房地產企業資金來源增速放緩,已經降至近年來的低位。

融資困難導致企業再融資壓力較大,近期“信用事件頻發”,並開始較明顯地向上市公司等主體延伸。

降低居民消費能力。銀監會召開2018年全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工作會議上也提出了“要努力抑制居民槓桿率,重點是控制居民槓桿率的過快增長,打擊挪用消費貸款、違規透支信用卡等行為,嚴控個人貸款違規流入股市和房市”。在房地產調控政策與控制居民槓桿率過快上行的影響下,房地產銷售數據也持續下滑。

去槓桿對居民消費能力的壓製作用也逐步體現。4月社會消費品零售增速也降到了近年低位。

GDP你看到去槓桿的後果了吧,你還敢去槓桿嗎?

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當我滿心期待GDP可以回心轉意,他卻請來了幫手,來修復去槓桿帶來的創傷。

去槓桿帶來信用緊縮,央媽幫他放水,國債逆回購、麻辣粉、降準,動作不斷,看著央媽不斷放水,我在一旁暗暗竊喜,放水,水就會流到實體企業嗎?還不是哪能賺錢往哪流,就中國這國情,樓市的暴利瞎子都能看得見,大部分還不得流向樓市,即使是流向企業,也很可能是以貸款的形式,無形中又放大了槓桿,無異於飲鴆止渴。

央媽放水我並不害怕,但是當我看到GDP請來的另一個幫手時,我看到了他去槓桿的決心,也明白我的離開已成定局。

對於個人來說,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草案)29日向全社會公開徵求意見。根據草案,修正案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而工資、薪金收入5000元“起征點”有望自今年10月1日至12月31日的過渡期內率先開始實施。降低居民稅負,增加居民消費潛力。

對於企業來說,國務院召開全國深化“放管服”改革轉變政府職能電視電話會議,高層發表重要講話說,要以更實舉措深化“放管服”改革,進一步減稅降費。財政部表示2018年對部分行業增值稅期末留抵稅額予以退還。降稅減費可以直接對企業輸血,增強企業活力,不需要加槓桿。

雖然去槓桿帶來了陣痛,但是面對著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修復能力,我只能說有心無力,該離開的總是要離開。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當離開已成必然,我還是希望GDP能穩定健康發展,當然,去槓桿也是有好處的。

就資本市場而言,調整同業業務規模,將減少因期限錯配和高槓桿造成的流動性風險;加強委外資產(銀行理財資金委託外部投資)監管,提高準入與投資門檻,可以有效防範較低信用產品引發的信用風險。從中長期看,規範銀行資金流向,將促進公平和有效競爭格局的形成,充分保護投資者和市場參與各方權益,有利於金融體系持續健康發展。

就實體經濟而言,金融去槓桿將促進金融機構突出主業、下沉重心,發揮好金融體系的資源配置功能。這一方面可以推動有效處置“殭屍企業”,淘汰落後產能;另一方面可以疏通金融進入實體經濟的渠道,降低融資成本,有效緩解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

長期來看我只是暫時離開,經濟發展有周期,當GDP再次需要我的時候,我會不計前嫌再次歸來,與GDP再續前緣。待續......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