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厥逆病症的診療分析和取穴規則

2019-06-13 11:34:00

十、厥逆病症的診療分析和取穴規則

診療十二經脈的“取逆”病證,必須深明陰、陽經別的正負運行開閣道理,才能按照陰陽經脈升降不平機理而給與施治。

典型厥逆病例:患者黃××,男,69歲,武當人。於1996年元月20日早上發病,昏厥休克、手緊、牙緊,小便自遺失禁。急救復甦,經用西藥、輸液治療一星期無效後轉送我處診治。

患者現有症狀:前額兩傍頭痛頭昏,心煩上氣、面目浮腫、小便頻數、膝以下寒冷至足,小腿悸動酸軟無力、飲食極少,每日下午不能進食並痰誕上冒發生嘔吐。

脈候:兩寸口脈沉,關、尺部有脈而寸部無脈。負運時兩尺部的脈波顯然;正運時兩關部的脈波、衰於兩尺部脈波。診得兩人迎脈浮,現三倍寬度的盛大脈象,特別在兩人迎寸部顯盛大搏指和上寬下窄脈象。脈、症綜合診斷為:“足陽明胃經厥逆證”。

關於“厥逆證”的病機病理比較複雜,主要由表里、陰、陽升降失調而形成。厥逆病辯證,定要聯繫“十二經脈”的正、負運動規律,才能辨清陰陽機能失調的內因。《素問·厥論篇》曰:“陽氣盛於上,則下氣重上而邪氣逆,逆則陽氣亂,陽氣亂,則不知人也”。該患者,足陽明胃經產生厥逆上盛的因由,主要是足陽明胃經的“反運動機能過盛,也是足太陰脾經的反運機能勝過正運機能所致,即是相表里的陰、陽經氣升降失調,與陰、陽兩方面之“機能並湊”所形成的厥逆病機。

因為當足太陰脾經反運行時,其脾經的經氣由“公孫別穴”而輸出入於手胃經超量,又因足陽明的經氣反運太強,故足太陰的經氣合併著足陽明的經氣“上逆而厥”。

《素問·厥論篇》云:“陽氣盛於上,則下氣重上……”何謂“陽氣盛於上,則下氣重上”呢?此有二義:一,“陽氣盛於上”即是指足陽明經既成厥逆,其上氣必盛;二,“則下氣重上”即是指上面所說的,由於足太陰脾經的負運之“反衝經氣”,又合併著足陽明的“負運經氣”,即合成兩經之氣相併而上行,故曰:“陽氣盛於上,則下氣重上”。由於“陽氣盛於上”,故患者才產生頭痛、昏厥、吐逆、面腫、煩心等上盛症狀。

根據患者兩脈口的反運脈波勝於正運脈波,就證明足太陰脾經在正運動時缺少能量。脾土正運不足、則升清之功用不及,即統攝失職並形成反潰機能,故導致患者的小便頻數,這是牌經正運不足的不良反應。但足太陰脾經在反運動時能量有餘,因而可間接的測知其足太陰經之足部的“公孫別穴”。是常開放著而未關閉,故使足太陰的經氣從“公孫別穴”,外輸過量而占領了足陽明經之“膝以下”的經脈路線,所以才導致該患者的“下肢寒冷”。

《素問·厥論篇》云:“故陰氣勝,則從五趾至膝上寒,其寒也不從外,皆從內也”。這說明“厥逆病證”如陰氣太勝,則引起從足部五趾至膝上寒冷,並又進一步說明,這從足至膝之寒冷感的來由,並不是由外界侵入的寒涼之氣,卻是從相表、里的陰經之內所轉運出來的“陰寒之氣”。此即是患者“下肢寒冷”的原因。

由於患者的足陽明經既形成厥逆,故在反運行中易於充盛上部,但在正運行中,即不能夠向下運行至足,而只能向下方運到膝關節部而還回,(是因足太陰脾經反運外出過盛的“陰寒之氣所占領”)所以患者的膝以下寒是由陰陽兩方促成的。

以上說明足陽明的經氣不能夠下運至足而至膝以還,故涉及到足陽明經的“豐隆別穴”,是常關閉著而未開放,所以足陽明經在正運之時,其經氣不能由“豐隆”之別穴而輸入於足太陰經;由於足陽明胃經的溫熱不能夠向下轉入於足太陰經以行陽氣,即導致足大陰脾經、全屬一股“陰寒之氣”。故經云:“其寒也不從外,皆從內也。”由此說明其“厥逆病證”,不但只是與相表里的陰、陽、升、降有關,而且與陰、陽經脈的“別穴之處”也是非常有關的,故患者的下肢寒冷是多種原因形成的。諸如以上是各種原因所造成厥逆病證的“病機病理”。

《靈樞·終始篇》曾云:'刺寒厥者,二陽一陰”。說明應取足陽明經二穴;取足太陰經一穴。針刺足陽明經以豐隆、沖陽、陷谷、內庭四穴輪換,每次選取二穴;足太陰經以地機、陰陵泉血海三穴輪換,每次選取一穴。約五分鐘行針一次。留針時間以針感得氣有明顯感應時出針。針療後靜息10分鐘複查患者的兩寸口動脈其脈波有增,但兩人迎之寸部的動脈還較旺盛,故再次用針刺法取左右人迎穴瀉之。如以上針刺法治療五次,患者的嘔吐止,飲食增加,其他各症均減一半。經五次針療調治後,由於診察患者兩寸口的“寸部”已出現脈搏;診察兩人迎“寸部”的旺盛脈力已減,故第六次用針治療,只取足陽明經二穴,取足太陰經一穴。其取穴留針方法同上。共用針刺治療九次而諸症全愈,複診察患者兩脈口與兩人迎的動脈顯象,其左、右、陰、陽脈波的升、降、往來已達平衡。

體會:筆者未明“十二經脈”道理之前,對於各經的厥逆病證因症狀各異,又不明脈診寸口與人迎的陰陽動脈差別,故對厥逆病證的診,療難以判斷和準確治療。後理解了十二經“別穴”處之陰陽經氣相互交換的機能道理,又結合內經對厥逆病的診、療規則作指導、始能對厥逆病證取得療效。

此類病證甚多,如果治療取穴與陰陽機理相反,就容易產生醫療事故。特將貧道的實踐經驗公諸於世。

足三陽厥逆、多為寒厥;足三陰厥逆,多為熱厥。熱厥的脈象,兩脈口寸部浮盛而尺部虛;寒厥的脈象,兩人迎寸部浮盛而尺部虛。還有因人的病證各異,可出現左、右、陰、陽脈象不同差別。關於治療厥逆病證的理論指導,應如以上對足陽明經厥逆病的取穴原則:當選擇足陽明經之“豐隆別穴”以下穴位,不可超越“豐隆穴”以上取穴,最適宜的取穴位置,應以“內庭陷谷”為好。因為內庭與陷谷二穴低於足大陰經之“公孫”別穴的水平線,所以能導引足陽明經氣下降以封閉足太陰經的“公孫別穴”,而能阻止足大陰經氣過量的從“公孫別穴”輸出入於足陽明經,並可促成陽明經氣由“豐隆”的別穴而輸入足太陰經。可是,選取足大陰經的一穴,必須要高於“豐隆別穴”的水平線,故才能夠導引足陽明經氣由“豐隆別穴”輸入以補充足太陰經的正運上達的機能。經曰:“刺寒厥者,留針反為熱。”因遵從古聖的治療原則,所以此患者膝以下寒冷的足陽明厥逆病證,經九次留針調治由寒轉溫而愈。

如果屬於寒厥太甚的病證還需要採取火灸調治。久病厥逆頭痛會形成上盛血瘀,還應放出瘀血後,再給予調平陰陽。凡屬厥逆病機,必現上盛上虛。如陰經厥逆於上,其陽經必沉墜於下;若陽經厥逆於上,其陰經必沉墜於下。無論陽厥陰厥、全屬陰陽兩性偏盛偏衰的升降不平運動所形成。經日:“陽在外、陰之使也,陰在內、陽之守也。”厥逆病因卻是外陽內陰的“使、守”失調,所以必須將表、里、陰陽的運動機能調歸正道,其厥逆的病症才能得到全愈。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