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馬 德

2019-03-17 09:04:19

馬 德

人在青春的年齡段上,生命就像一件精美的瓷器,在一大把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然而,就在你恣意揮霍這青春的光澤,渾渾噩噩快昏了頭的時候,時光一抬手,“咣當”一聲,一地的碎瓷,一下子把你推到紛亂如麻的中年。

人在青春的年齡段上,生命就像一件精美的瓷器,在一大把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然而,就在你恣意揮霍這青春的光澤,渾渾噩噩快昏了頭的時候,時光一抬手,“咣當”一聲,一地的碎瓷,一下子把你推到紛亂如麻的中年。

人在青春的年齡段上,生命就像一件精美的瓷器,在一大把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然而,就在你恣意揮霍這青春的光澤,渾渾噩噩快昏了頭的時候,時光一抬手,“咣當”一聲,一地的碎瓷,一下子把你推到紛亂如麻的中年。

以前雪落大地,籠了村莊,籠了山川,放眼望去,是滿眼的白,是滿眼的美。現在,還是雪落大地,還會有白,還會有美,只是更清楚,雪花之後,美消散之後,大地上會污水橫流,汽車上,器物上,會留下道道污痕。套用池莉《熬至滴水成珠》中的話說,人生到這個年齡段上,一下子甦醒了,或者說,叫“知春”了。

二十多歲的時候,鋒芒畢露,只顧猛打猛衝,人到中年,開始懂得瞻前顧後,藏愚守拙;二十多歲的時候,覺得無所牽掛,什麼都可以放得下,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又突然覺得什麼都撇不開;二十多歲的時候,把愛想得轟轟烈烈,覺得愛情就是浪漫,就是童話,人到中年,懂得了婚姻就是鍋碗瓢盆,就是平平淡淡過日子;二十多歲的時候,總是想著要乾點什麼,人到中年,開始思考自己都幹了點什麼;二十多歲的時候,為一句話,可以打得頭破血流,人到中年,懂得了忍辱負重……

這時候,年齡仿佛是個無法接受的壞名聲,心裡一邊抗拒,一邊卻又招架不住。實際上,歲月,又是誰能輕易招架得住的呢!人到中年,就像一杯隔夜茶,茶似乎還是這個茶,但,味卻永遠不會是原來的那個味了。

這時候,關注生,更敬畏死。有人去世了,去一回殯儀館,就對生死看得更清楚一點,更深入一點。開始認識到生命的脆弱與渺小,開始感受到命運的無常與不測。死實在是比生更容易,更簡單。於是,對生的艱難,就會看得更達觀,對多舛的命途,就會接受得更平靜。

賈平凹說,佛不在西天,也不藏在經卷,佛不在深山古廟裡,佛在熙攘的人群里。到了這個年齡,誰都會對世事人生有些感悟,雖說還談不上看破世事,弄懂人生,但或深或淺,或多或少,有了自己的認識。

中年,是渴望瘋狂,卻只能在心底瘋狂的年齡;中年,是不再追求完美,卻希望完善的年齡;中年,是拋開永恆,尋求平衡的年齡;中年,是少了思念,多了懷念的年齡;中年,是有負擔,要負責的年齡。

一隻蝴蝶飛遠了,又一隻蝴蝶飛遠了。中年,是一棵站在盛夏的樹,企盼著秋天紅艷的果實,卻又害怕落葉飄零的淒冷。

文/馬德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