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虎耕田”與“浪子回頭”

2019-08-22 23:27:12

“馴虎耕田”與“浪子回頭”

最近看電視,介紹有一個退休教師專門辦了一個教那些被社會拋棄或者不重視的、或者有過問題的青年“成才”的學校,我覺得這件工作很有意義。

由此,我想到一個“馴虎耕田”的故事。老虎能耕田?簡直是天方夜譚!可這畢竟是我們先人們白紙黑字寫在古書上的記載。

據《清裨類鈔》一書記載,貴州古人設陷阱捕到老虎後,縛其腳,關押於粗木籠中,每日按時給予食物,久了它便習慣於籠中生活,隨後放它出去,它走後不到三天便會回來。

農民見虎歸來,便給虎起個名字,也不關它,只呼其名,並用於指示放置食物方向。久了,虎與人相處成了習慣,並能解人意,教以簡單語言,虎狀若傾聽,再而領會,前後左右各知其方,待指名呼其前來,虎即趨而進,說後退,虎便退,左右都不錯,之後架它以梨,教其耕田,起初虎需人牽著走,以後只要坐而吆使,沒有不服從的。

虎力大而勤奮,不象牛雖脾氣好但無人驅而不行,故農民變畏虎而喜虎。到了傍晚,牛並回家,耕虎雜其中,怡怡偕行,牛羊與虎,均無相猜,結伴而歸,真是奇事。

大家都知道,老虎生性兇猛,是獸中之王,農民卻能把獸中之王馴服得服服帖帖,讓它架犁耕田,兇猛的虎性變成了溫順而好使的“田力”,這其間至少給人三點啟迪:

一是要改變觀念,不要“談虎色變”。如果農民畏虎如敵,那么,它們絕不敢把老虎從籠中放出,並產生馴虎耕田的奢望。

二是要方法得當。你看,從設陷阱,到定時餵食,指示放食物方向等,無不有板有眼,如果方法不當,虎還會傷人。

三是要使用準確。虎力大而勤奮,教其耕田,可謂“英雄有了用武之地”,如果叫其看管幼童,或看管飄香的肉食,恐怕條件的誘惑會使虎經不住誘惑而“舊性”復發。

由此又聯想到一些被人稱為劣跡較多的“浪子”,這些“浪子”究其本性來說,恐怕比虎的本性還要善良些。當他們養成惡習後,我們也應該像貴州人馴虎那樣,首先不要怕,相信這些“浪子”多數能改,在觀念上不要一錘子定音;其次教育方法要得當,要對症下藥,恰大好處;再次社會還要允許“浪子”有個改正錯誤的機會,給悔過的“浪子”以一定的比較合適的再生舞台。我想,如果這樣做,回頭的“浪子”就會更多一些。

[李兵 1988年5月初稿於蘭州 2009年10月20日修改於北京]

修改手記:我的同事卜延軍看了我的這篇文章之後,提出了一點異議,他說,讓老虎耕田沒有做到 “虎”盡其才,這個安排不好。從理論上說,延軍的意見很對,不過,這篇短文主要的用意不是講“人才”的使用問題,而是講“人”的轉化問題。

還有幾個朋友聽到“老虎耕田”的故事都不相信,其實,我也是半信半疑,無奈,古書就這么記載,要知真相,只能問古人了。不過,這只是借這件事說事:看,兇猛的老虎都能轉化成耕田好手,那么,還有什麼人不能被改造好呢?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