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東坡:餘生做個渣男

2019-02-10 01:31:51

國館編輯部:

大家好,我是國館編輯部澍初

按照北宋理學的思想框架,蘇軾算是一個徹頭徹尾地“渣男”。

蘇軾為人,不拘禮法,天性豪放灑脫,任由心裡天理人慾淌出,指導自己的行為。

世人多不理解,到了後世朱熹,在早期時,更是直接罵蘇軾:“全不從心體上打點,氣象上理會,要不至悍然無忌,其大地段尙自好耳。”

在那樣一個時時刻刻需要提醒自己“格物致知”的時代,蘇軾的很多行為,被認為怪誕,是那個時代的“渣男”。

尤其是他對自己堂妹的情感,放到今天,也算是渣男。但你不會去罵他,我也不會。

他太全面,詩詞歌賦,書法繪畫,工程建築,統統不在話下,學問更是唐宋八大家第一人;除此之外,他還會做菜,會釀酒,佛道禪宗,養生醫藥,樣樣都涉獵。

明明是個天才,卻像孩子一樣天真有趣,會發牢騷,會吃醋,也認慫。

今天送你一個有血有肉蘇東坡。

01

/倒計時100天·海南/

一生愛捉弄人的蘇軾,晚年被惡趣味的仇家開了一個大玩笑,他被貶到了海南儋州。據說蘇子“瞻”和“儋”州更配喔。

儋州市市長看他可憐,悄悄違抗老闆的命令,給了他一間漏水屋住。但還是被上面知道,趕了出來。

沒有房子,就自己蓋。

於是他白手起家,在山上修了一棟草屋,取名叫“檳榔庵”。

兩父子經常熱的面面相覷,像兩個苦行憎。

東坡呼氣吐氣呼氣,練著瑜伽,宛如一個柔軟的胖子:“心靜自然飽。”

兒子:“爸,你的肚子在叫。”

東坡:“去把剩下的蒼耳和青菜煮了。”

然後他張開嘴巴朝著陽光的方向,說能解餓。

沒有事做,就找事做。

他一有空就給朋友們寫信,最後結尾通常是兩個字——“呵呵”。據統計“呵呵”出現了40多次。

他給人上課,培養出了海南歷史上第一位舉人——姜唐佐,第一位進士——符確。

哪怕跟莊稼漢,他也能侃侃而談。農民連連擺手:“你們知識分子文化太高了,我們不在一個頻道上。”

東坡就說:“那就隨便擺下龍門陣,一人講一個鬼故事也行嘛。”

有70多歲的老太婆路過屋外,對他喊道:“翰林大人,你過去當大官,現在想來,是不是春夢一場?”

東坡下次見到她遠遠的就喊:“春夢婆,穿那么漂亮,又去趕場啊?”

蘇東坡完全變成了佛系老年。兒子說:“老爸要是哪天不跟人聊天,就好像哪裡不舒服一樣。”

除了聊天外,蘇東坡因為窮,買不起墨水,看不起病,索性在家掛了一個牌匾“東坡生活方式研究院”。

有一天屋子偏院著火了,蘇過急匆匆地跑過去一看,老蘇熏得滿臉黑。

兒子:“老爸,受傷沒得?你看你做了些啥子喔!”

東坡從松脂黑菸灰中取出粉末,混合到牛皮膠裡面,得了幾條手指頭粗細的黑條。

東坡響指一打:“墨水解鎖+1。”

沒有醫生,就自己給自己看病。

老蘇病了,蘇過在旁邊哭哭啼啼:“老爸,我對不起你。你不能有事啊,我跟兩個哥哥怎么交代啊。”

東坡轉過身來:“小女兒作態。那么多人死在掛號都難的京城名醫手上,我才慶幸呢,哪裡就輪到我阿彌陀佛了。”

不是沒有藥嗎?他還研究起中藥來,發現了蕁麻治風濕的辦法。得了痔瘡,自己琢磨食療,竟不藥而愈。

他還是個資深愛狗人士。在密州的時候,寫《江城子·密州出獵》: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

聽起來很豪氣吧?其實啥也沒獵到。就是牽著黃狗,提著大鳥,去城郊散了一圈步。

兒子撓頭:“我也不知道,他從哪裡找來一條黑狗,取名叫烏嘴,每天溜著它到處玩。”

當地原住民很野蠻,但很喜歡老蘇,經常深夜獵完鹿,一大早就敲門送坨好肉給他。他和烏嘴舉手同慶。

這等環境中,他竟然還不忘自己的文學追求,完成了《東坡志林》的整理,校注了《易經》《論語》《尚書》,最了不起的還作成了“和陶詩124首”。

把死了很久的陶淵明給激復活了:“天天315哇?我要投訴一個人。你們宋朝的著作權法太不完善了,沒經過我同意就拿我的詩去和,翻唱把原版捧紅了,我覺得有點憋屈。什麼?他不在服務區不受理?”

終於,平庸的哲宗24歲就死了,天意。宋徽宗繼位,大赦天下,老蘇終於可以返回內地了,兒子攙著他,他牽著烏嘴,兩男一狗愉快地渡海還鄉。

但此時他的生命,只剩下不到半年。

02

/倒計時1500天·惠州/

吃在別人那是基礎享樂,在他這是人活一世的逍遙自在。人生沒有什麼煩惱是一頓飯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兩頓。

他年輕的時候,喜歡喝薑茶,吃瓜子,炒蠶豆。

中年寫了一篇《老饕賦》,大意是說:

世上最頂級的一頓飯,要最好的刀具、餐具、水源、柴火;最新鮮的肉、螃蟹、櫻桃蜜、杏仁糕、半熟蛤蜊;最美的美女彈琴悟道;最精釀的葡萄美酒和雪花茶。

海闊天空,人間真值得!

蘇東坡請客,不聽夫人勸阻,去嘗半發酵的酒,客人飯都吃完了,他還沒上來。直接醉倒在了酒窖里。

“我保守估計,是想嘗一口,結果一口,好喝,再嘗一口,不錯,再品一口……”食友徐某這樣猜測。

到了貧瘠短食的地方,他都能變著法子找吃的。

在密州,他寫日記說:“我當官九年了,啷個越來越窮?只想吃的飽飽的,但是米海空空。有天我和老劉去古城廢圃,找到枸杞和菊花吃,甜滋滋,吃完捧著肚皮笑,滿足滿足。”

在黃州,他寫《豬肉頌》。跟當地人苦口婆心地說:“你們太不會吃了,應該淨洗鍋,少著水,用文火慢燉幾小時,放上醬油。”這就是東坡肉。

在惠州,作為顯性貧困人口,他買不起全羊,於是發明了窮吃法烤羊脊,還竊喜地@子由:“我親愛的弟弟,我告訴你個秘密,用灑點酒在羊骨髓上,微微烤焦再吃,有螃蟹的味道。一天到晚我剔牙都遭不住,回味無窮,就是旁邊等著啃骨頭的狗很不高興的樣子。”

嶺南在當時是蛇蟲鼠蟻瘴氣之地,他還能優哉游哉地感慨:“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變成了媲美“鑽石恆久遠,一顆永流傳”的廣告文案。

生活再不足,只要有發現美食的慧眼,還是可以樂不思蜀。

而他自從二十歲離開四川老家,已在天南海北打滾四十年。

03

/倒計時7000天·黃州/

蘇夫人(王弗):“我先生,有段黑歷史,以為大家不知道,我必須要講。她們兩個認識比我早,沒辦法,初戀嘛,白月光。那個女的,是她堂妹,人家都嫁人了,他還念念不忘。有次路過靖江,特地跑去堂妹家拜訪,不識趣的一住就是三個月,還寫了兩首詩給他,全篇一字不提堂妹夫。”

說到老蘇吃醋,對象不是自己,蘇夫人嘆氣了片刻。面對狗仔隊拿出的八卦頭條的醒目標題:

蘇東坡和妙齡女子深夜共游江蘇鐘樓!

號外號外!蘇東坡上演廊橋魂斷,疑似近親畸戀?!

蘇夫人笑了笑:“你們這些媒體,老是想搞個大新聞。他什麼人品,我清楚的很。不過五十多歲的人了,聽說堂妹死了,還悄悄給兒子寫信,說‘兒啊,你老爸心如刀割’氣的我差點還魂。我以為她是敬我,怕我,但我才發現,我錯了。”

那一年,蘇東坡寫了一首《江城子》悼念亡妻: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蘇夫人繼續說:“這首詞其實我也沒想到,我就是託了個夢給他而已,結果他醒來哭的一臉花。”

“老蘇就是這樣,很純情,一派天真。”

東坡的第二任妻子叫王閏之,是王弗堂妹,續弦給東坡。她比東坡小12歲,陪他輾轉12個州,風裡來雨里去,從不抱怨。

蘇二夫人(王閏之):“我老公,才不是油膩的中年男人。雖然經常晚上跑出去玩,但是從來不撩妹。雖然經常喝的醉醺醺的,翻牆進城,翻牆回來,比較笨拙,但我就是覺得他可愛極了。有一次喝到半夜沒人開門,他很委屈。一委屈又回到江邊,放話說自己跑了“小舟從此逝、滄海寄餘生’去了。”

當時他還在緩刑期,這首詩把分管領導簡直嚇一跳,急忙趕來查實情況,到蘇宅一看,原來是騙人的,熬了一夜他在家補覺呢。

人人都說他寫《定風波》豪放,豁達,下暴雨別人叫他停步,他卻說: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蘇二夫人噗嗤一聲笑出來:“其實老蘇是去找光滑的竹筍殼,送我我編草鞋用。”

他幼稚,跑去別人宴席失態,只因為看到朋友兒子的情人,是另一個老朋友的小老婆,老朋友死了,這女的馬上就投奔下家了。世風日下,人心不古,還是不要納妾的好。

蘇夫人激動地說:“這不是打臉嗎?我已經決定把杭州買來的侍女朝雲,挪來照顧他了。”

後來,二老婆也病亡了,只留下朝雲。

於國,於家,蘇東坡的感情都不幸。

被貶惠州,他們坐在院落里,顯得那么落寞,朝雲說:“我唱歌給你聽吧。”

她就將他剛剛填的《蝶戀花》唱一遍: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牆裡鞦韆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消,多情卻被無情惱。

他們的四兒子早夭,他安慰朝云:“沒關係,生不了,那我們就丁克吧,你不要有壓力。”

朝雲死後,他終生不再聽《蝶戀花》。

做人丈夫,他沒的挑,沒有狗血的緋聞艷情,對妓女們多是出於場合禮節,不像白居易還戲小妾“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也不像柳永、李煜,詩才脫離不開脂粉氣,美矣悲慨,卻格局受限。

但朝雲曾說:“老蘇,對我們都不是最真的。對他弟弟才是用情至深。”

在杭州調離的時候,想弟弟了,他寫《沁園春·孤館燈青》道:世路無窮,勞生有限,似此區區長鮮歡。

想當年,我們一起在長安,那是談笑風生,揮斥方遒,筆頭有千字,胸中有萬卷,行藏在我。

到了密州,想跟弟弟過節,可惜他不在身邊,又寫道: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為弟弟,他總能寫出最好的詞。《水調歌頭》一出,以後以中秋為題的詞都棄之不足惜了。

可以說,東坡是難得脫離了低級趣味的男人。

但他們還要忍受骨肉離散之苦,長達24年。

04

/倒計時9000天·京都/

通報:蘇軾,男,國家社科院研究員,被民眾舉報妄議中央,現今被逮捕歸案,以待核實。——烏台派出所。

警長李定和舒覃接受《十二邀》訪談:“蘇東坡!亂臣賊子!擾亂民心!不要以為是第一網紅博主就自我膨脹,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可以逃出我們的手心?”

被捕時東坡說:“好了,我涼涼了。讓我跟家裡人道個別吧?”

皇差說:“沒有那么嚴重啦。”

蘇東坡回到家,大家知道這個訊息哭作一團。他現編了一個故事哄的她們,最後模仿太太的女聲哼唧:“今日捉將宮裡去,這回斷送老頭皮。你快去從實招來,我帶兒子回弟家去。”

蘇夫人聽到這裡,破涕為笑。

皇帝打過招呼,不動刑,好生盤問。並派去了人肉監視器去遠程望風。

太監回來報告皇帝:沒有異常情況。只有一次,好像送餐的人變了,送去了魚肉(暗號危險),他嚇壞了。也怕死,沒傳說那么英武。平常倒是吃的好,睡的香。

皇帝釋懷了:“我就知道他問心無愧。”

但這事沒完,當權派容不下他,他被貶去黃州。正是“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此時的蘇軾,才正式變身成了躬耕東山之上的東坡居士。

很快困難來了,沒有食物,他必須學會務農,才能養活一大家子。

他寫詩說給朋友:我當拾荒匠撿了好多瓦礫,種了桑樹三百畝,又割草蓋了雪堂,勞動使我快樂。哎呀,就是風吹日曬,黑的跟鬼一樣。

他累了就睡在草叢中直到天黑,牧民怕牛羊踩到他把他叫醒,他還把這個事寫成了《黃泥坂詞》。

仕途無望,那就自得其樂吧。

此時的東坡,終於從尖銳的政治鬥爭中淡出,渾身散發出 詼諧的光芒。他享受這種生活,才能給天下貢獻出三篇偉大的作品《念奴嬌·赤壁懷古》《前赤壁賦》《後赤壁賦》。

寥寥數百字,情韻深致、瀟灑夷曠,失落中閃耀著豁達,出塵絕俗,如乘雲御風而立乎九霄之上。

就憑他能寫出這些作品,被同行嫉妒報復也太說得通了。

這是老蘇在中國文化史上真正誕生的時刻,那一年他44歲。

05

/倒計時10000天·開封/

蘇東坡喜歡“捉弄”朋友,沒有他不敢開的玩笑。

外交部長呂大防說:“哼~蘇子瞻,多等我一會兒就繞著法子編排我,笑我能睡是烏龜。烏龜怎么了,烏龜長壽。”

總理司馬光說:“國事有爭議可以商榷嘛,地方政府債務性問題,我們正在採取有針對性的措施,有序防範和化解。可以有把握地說,總體是安全可控的。但你在背後給我改外號,幼稚,別人聽到不好。”

金山寺方丈佛印說:“我們出家人慈悲為懷,六根清淨。想著他愛吃肉,我讓弟子去菜市場割了幾斤肉親自下廚做給他吃,可能被齋堂誤當做施主們的飯食了,他來了瞧我著急反而揣著手看笑話,為誰辛苦為誰甜?站著說話不腰疼。”

忘年之交陳慥說:“我兩在黃州的時候,經常在地里聊天。我老婆偶爾聲音大嘛,我鋤頭沒拿穩掉在地上,真的不是我耙耳朵喲。他還寫打油詩笑我,結果大家都知道‘河東獅吼’這個典故了,臉都丟光了。”

輪到他當科舉考試的主考官。幾個同僚都忙著閱卷,他偏偏到各個屋裡打轉,閒談笑噱,搞得大家沒辦法專心工作。

然而,當採訪到蘇東坡的時候,問他有什麼煩惱。

他推了推他的孔明帽:“煩惱就是——太紅了。”

確實,大家吐槽他,也都心甘情願為他付出,哪怕冒著掉烏紗帽的風險也要結交他。不止因為他有才,還因為他實在太有趣了。

一千年後余光中還說:旅行選搭檔,不要選李白,他不負責任,可能一會兒就萍蹤無影了;不選杜甫,太苦大仇深了;要選就選蘇東坡,好玩。

無論他到哪兒,哪兒都有迷弟。普通人見到他就跟看到愛豆一樣,聲嘶力竭的歡呼。

比如馬夢得,放著官不做,非要當他經紀人,美其名曰: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職業終身制,千金不換。

巢谷,非要給他孩子做早教,就為了能接近他。他的朋友圈應該是這樣子:鳳生鳳,龍生龍,當他兒子的老師很光榮。

拜訪的人踏平了門檻,有個老考生千辛萬苦找到他,把自己的詩作給他看。朗誦的抑揚頓挫、鏗鏘有力,念完頗為自得問:“大人,不知拙作如何?”

東坡覺得他有些可憐,不好戳破他的夢幻泡影,只好說:“100分兒!”

那人正高興,東坡委婉的補充:“朗誦70分兒!”

東坡就是這么不留情面的體面人。

這是他入朝第14個年頭,當時人們都不知道,他馬上就要從高處跌落。

06

/倒計時16000天·初出茅廬/

林語堂也是他的冬粉,為他寫了傳記,又是實地考察,又是星盤算掛,開頭就得出微妙的結論:蘇東坡,天蠍男,後背還有七顆大痣,連成北斗七星狀。奇人異相,比自稱黃道吉日降生的屈原還霸道。

他爸在二十七歲那年生了他以後,突然發憤讀書,準備聯考。據說主要就是為了做蘇軾的榜樣。

古時候聯考沒有理科,但是語文考得很細,什麼政論、古籍、詩賦、策論,但考得細未必就容易。

孟郊為了考科舉,家具都賣光了,五十多歲才中進士,費盡力氣得到,惡狠狠的揚眉吐氣,坐在寶馬跑車裡,看兩邊美女如雲,意氣風發第二春。

而蘇東坡呢,一出手就是一篇滿分作文。

當時的主考官是歐陽修,看蘇軾應試文章看得連連冒汗,跟左右的人說,我要退役啦,這小子才是未來三十年的MVP。

蘇東坡是火命,當官之後,一生都撲騰在水裡。最著名的詩詞,是在江河邊寫成。新建運河,水井開鑿,發明浮馬插秧,徐州抗洪救災建黃樓,蘇堤春曉增加了西湖的美景,發明竹筒自來水解決民生用淡水問題。

即便被貶謫到汪洋大海中的小島上,也不能阻擋他的含淚微笑。

鳳翔久旱,他向神靈求雨,天降甘露,他跟老百姓手拉手跳起舞來。

在潁州的時候,逢災年鬧饑荒,老百姓吃不起東西的時候,他加急給朝廷上書。半夜都睡不著,把同僚叫起來說:我們要不要從官倉偷偷弄點麥子,烙餅給他們吃?

這是杯水車薪的行動,但是他就是肯去精衛填海。

王國維說過這樣一句話,翻譯過來就是:三代以下的詩人,屈原、陶淵明、杜甫,蘇軾這四個人,即便不是文學天才,單憑人格的光芒也能流芳千古!

他遭難,他苦中作樂,他看破人生,還仍然熱愛自然生靈。

他的才、他的純、他的趣,實在太超前,是時代配不上他。

他的審美趣味影響到明清以後的浪漫主義思潮,而《紅樓夢》中“悲涼之霧,遍布華林”之感,正是他的先驅策動而產生。

樂兮,悲之所倚。

遙想當年他高中狀元,那一天他21歲,正處在他人身中最好的年紀,他有滿腔的抱負,滿腔的銳氣。

殿試過後,宋仁宗對皇后說:我為我們大宋挑選了兩任宰相。尤其是蘇東坡,是個人才,一定能挑未來的大梁。

很多人說,如果你覺得不快樂,那應該去看看蘇東坡。

他在宋朝那樣一個要求人人盡力做成一個聖人的時代里,完滿地活出了一個人的模樣。有情有義,有欲有私,大可兼濟天下,小又很孩子氣,有鮮明的有點和缺點,能接受人生的起起伏伏與意外,允許自己某種程度上出格的行為。

這些,才是一個人真正的模樣,人,正是因為不完美,所以完美。蘇東坡的完美,就在於他的不完美。

餘生很短,如果你也被世俗,被工作,被利益,被瑣事捆綁得喘不過氣來,不如放下,索性做個渣男,罵就罵吧,不認可就不認可吧。

活得混蛋一點,更像一個人的模樣。

/今日作者/

圖片來源於紀錄片《蘇東坡》|《歷史那些事》,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國館原創,轉載請註明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