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抓出了一隻大老虎,引發大規模遊行示威!

2019-02-19 05:42:33

紐西蘭抓出了一隻大老虎,引發大規模遊行示威!

yongxin5398於 2014/10/10 7:19:48 發布在凱迪社區?>貓眼看人

目前,紐西蘭房價在整個太平洋地區是最低的,吸引了許多歐美國家的人前來購房投資,帶動了紐西蘭經濟的發展。這些成績的取得,和紐西蘭房屋部長希特利的出色工作是分不開的。他是資深的內閣高官,作風果敢,有魄力。多年來,他一直致力於紐西蘭的住房改革,一方面,打擊開發商囤積土地哄抬房價;另一方面,大力開發平價房,使紐西蘭房價一直維持在低水平上。最新民意調查顯示,希特利是下屆總理最熱門的競選人之一,被人們普遍看好。希特利本人也雄心勃勃,準備好好大幹一場,並已著手籌備競選班子。今年2月5日,他約好了幾個同事和朋友到自己家共進晚餐。希特利下班後,路過一家超市,想到家裡的酒沒有了,便進去買酒。他掏錢包時,發現錢包沒有帶在身邊,猶豫了一下,從口袋裡掏出一張信用卡。這是一張政府專用的信用卡,主要用於公務招待。希特利手裡拿著信用卡,仿佛在做賊。他用眼睛向四周一瞟,迅速地將這張卡遞給超市收銀員,刷了約1000紐西蘭元,購買了兩瓶酒。當收銀員將這張卡遞還給希特利時,不經意地發現他好像有點古怪,手在微微發抖,臉漲得通紅,額頭還滲出絲絲汗珠,眼睛不敢正視別人。看著希特利拎著兩瓶酒匆匆離去的背影,收銀員心裡直犯嘀咕,這人怎么啦,慌慌張張的,像做賊似的。第二天,希特利回到部里,在去報銷前,他拿著賬單思前想後了好一番,才來到財務部門。對這兩瓶酒的用處,他謊稱是上次參加會議的餐費,是用於公務接待的。出了財務辦公室,希特利長長吐了一口氣,掏出手絹,不停地擦拭著額角。有人從旁邊走過,發現希特利臉色蒼白,虛汗直冒,就關切地詢問他,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希特利連忙擺手說沒事,然後匆匆離開。過了一個多星期,政府的審計員對希特利的報銷賬單作審計,發現那張購買兩瓶酒的賬單好像有些問題。於是,審計員立刻把這一重大發現向審計長作了匯報。審計長聽了,感到事態嚴重,心想,如果這是公款私用,將是一起十分嚴重的腐敗事件,直接影響到政府的信用。他立刻成立了以自己為組長的調查組,對希特利購酒的事立案調查。很快,調查組就掌握了希特利購酒的整個過程和用途。於是,立刻向內閣會議作了報告。事情很快被媒體獲知,被連篇累牘地報導出來。希特利,馬上退還了兩瓶酒的錢,還通過媒體向公眾做出深刻的道歉和反省,並向總理遞交了辭呈,總理約翰·基隨即接受了他的辭職請求。隨後,檢察機關向法院提出訴訟,追究希特利的法律責任。根據紐西蘭的法律,希特利的行徑,很有可能被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希特利的腐敗醜聞,在惠靈頓、奧克蘭、漢密爾頓等地引起了人民大規模的遊行示威。有媒體猜測,這件事很可能導致這屆政府提前解散。在紐西蘭老百姓看來,兩瓶酒的腐敗就是天大的腐敗,如果不依法追究政府的瀆職和監管責任,這件事就沒完。
網摘

丹麥女大臣辭職

www.xawb.com 2005-02-18

丹麥社會事務大臣亨麗埃特·凱16日宣布辭職,原因是她和丈夫沒能及時支付所購買家具的款項。“我不想被貼上‘購物狂大臣’的標籤而繼續在這個職位上工作下去了,”凱說:“我要負起應負的責任,不過我要強調,我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情,也沒有犯任何政治上的錯誤。我感到抱歉是因為我對自己的財務狀況太過被動。”

丹麥首相安諾斯·福格·拉斯穆森在一份聲明中說,他對凱辭職感到十分難過。“不過我相信亨麗埃特·凱做出了正確的決定。”目前政府還沒有公布接替凱的人選。

根據丹麥國家廣播電視2台的報導,凱和她丈夫埃里克·斯科烏·彼澤森曾經於去年10月以2.2萬克朗(約合3800美元)的價格購買了兩張沙發,並在12月購買了價值3.5萬克朗(約合6030美元)的遮陽篷。他們當時以支票的形式支付了賬單,但是被銀行退票。

直到零售公司向相關部門提出申訴之後,凱才支付了欠款。她說,她的丈夫應該負責付款,她本人沒有注意到這件事。“沒有人告訴我,這破壞了我的信用。我和他談過了這件事,”凱說:“我們還產生了一些家庭衝突。”

根據過去3年來進行的民意測驗結果,現年39歲的凱曾經是政府中最受歡迎的大臣。(新華)

瑞典副首相因花公款買了幾十元錢東西便引咎辭職

hub7於 2010-1-5 19:57:44發布在凱迪社區?>貓眼看人

關鍵摘要:
利德曼告訴記者,很早以前,瑞典也有過腐敗多發期。後來瑞典人發現,依靠體制內的監督來遏制腐敗是遠遠不夠的。因此,瑞典下決心公開政務,把所有的官員都放在老百姓的眾目睽睽之下,構想一個瑞典官員就有全國900萬人的監督,他想不透明也是不可能的。
================
轉自12月28日的《羊城晚報》(羊城就是廣州),電子版《羊城晚報》如下這個網址的頁面也登了此文:
早在1766年時,瑞典議會就通過了一項《出版自由法》,其中最主要的條款就是“公開所有非涉密的公共檔案”,瑞典也因此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實行政務公開的國家。目前在瑞典,政府或公共機構的書面公務資料、公函、財務報告等,只要不屬國家機密,都必須向公眾和媒體開放。而任何一個瑞典公民,也有權查閱任何官員、企業高層管理人員,甚至王室成員的資產和納稅情況。
既然法律賦予了瑞典公眾及媒體如此大的權力,瑞典人也是毫不客氣地“照單全收”。不僅政府更迭、新官上任要被媒體或公眾查個“底掉”,就是在職官員,如果被目擊甚至被懷疑有什麼不當行為,也有可能要接受公開調查。例如在1995年10月,時任瑞典副首相薩林用公務信用卡購買了幾盒朱古力,就被一個瑞典記者一直追查到銀行,並調出薩林的全部刷卡消費記錄,有根有據地指責薩林“挪用公款”,迫使這位前程看好的年輕副首相引咎辭職。此外在2006年,瑞典首相新提名的幾位大臣,因先後被鄰居、家電銷售商、記者等舉報有偷漏僱主稅、不繳納電視費等行為,而先後遞交辭呈。
瑞典政府高官與普通公務人員,都要按法律規定將購買房屋等大宗家庭資產的情況“廣而告知”。
根據瑞典“不動產登記制度”,任何人在當地買房子,都必須刊登廣告,包括房屋所在地點、交易時間、買賣雙方的姓名、交易價格、房屋面積及修建情況等等。這樣的廣告沒有任何商業目的,只是公開這條信息,以備當前或今後有興趣了解購房者財產狀況的人查詢。
除了房屋交易這樣的“大買賣”,作為瑞典的公務人員,連聘請保姆、繳納電視費這樣“花小錢”的事情也必須要接受監督。例如3年前,被稱為“美女大臣”的博雷柳斯剛剛擔任瑞典政府貿易大臣不到一周,她僱傭保姆卻不繳僱主稅、連續幾年滯納電視費、出售股票未及時向金融監督部門報告、隱瞞住宅所有權等事情先後被舉報者曝光。
而為防止惡意舉報等行為的出現,瑞典還制定了一系列相關政策法規與信息公開制度相配合。例如根據瑞典法律,凡有惡意舉報者,一經發現就將給予其“最低信用級別”,而這樣的信用級別擁有者,今後若想在銀行貸款、找到理想工作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瑞典的政務公開制度實行200多年來,時不時有人質疑這些法令是不是太苛刻了?例如年輕有為的副首相被迫辭職,只是因為價值幾十克朗的朱古力而已(據2010年1月3日的匯率,1克朗=0.95元人民幣。1995年10月,瑞典《快報》披露,本國的“二把手”——副首相薩林用公務信用卡購買了朱古力等食品。雖然薩林事後辯解說,她當時只是把公家和個人的信用卡用混了而已,並且事後也及時還了款,但在巨大的輿論壓力下,薩林還是被迫辭職。詳情見此文後面所附的另一篇文章。——樓主批註)。還有2006年因漏繳電視費而辭職的大臣,她從政前的月收入高達十幾萬瑞典克朗,漏繳每月幾十克朗的電視費只是一時疏忽。
不過,瑞典人對這樣的辯解一點也不買賬。斯德哥爾摩大學政治學教授尼爾森說,瑞典人可以容忍普通人的錯誤,甚至原諒政府的失誤,但如果官員以權謀私,哪怕只有1個克郎,也是不能接受的。
附:瑞典官員很像“透明人”[轉載]
轉自06年11月17日的《環球時報》,新華網“國際”頻道“國際掃描”分頻道如下這個網址的頁面也登了此文:
時值歲末,各種國際機構推出的年度排名五花八門,諸如“最適宜人類居住國家”、“清廉指數”、“環保成效”等等,在這些“正面”排行榜中,北歐小國瑞典多是名列前茅。不過,當地媒體對此卻不以為然,反而打趣地說,如果今年有“最不好乾的政府官員”排名,瑞典沒準也會排在前面。為什麼會有這種說法呢?
兩位大臣因逃稅引咎辭職
今年9月,由瑞典溫和聯合黨等4個政黨組成的中右聯盟贏得大選,時隔12年後重新取得執政地位。誰也沒有料到,新內閣組建剛剛十幾天,就有兩位大臣引咎辭職,還有多位不光彩歷史被曝光的內閣成員正在接受調查。
第一個“倒下”的是瑞典貿易大臣博雷柳斯,她在上任僅一周后便遞交了辭呈,這創下本屆瑞典政府閣員中“任期最短”紀錄。原來,瑞典媒體在她剛上任的幾天之內就接連揭露出四條“罪狀”:一是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博雷柳斯在雇保姆時未按規定繳納僱主稅;二是多年來她一直沒有繳納電視收視費(瑞典法律規定,每戶擁有電視機的家庭須繳納一年約合200美元的公共電視收視費);三是博雷柳斯在今年9月出售股票時,未按規定及時向瑞典金融監督局報告;四是她涉嫌隱藏住宅所有權以逃避納稅。
在博雷柳斯辭職兩天后,瑞典文化大臣基洛也提出辭職。瑞典媒體開玩笑說,基洛與博雷柳斯堪稱是“患難姊妹”,因為她們不僅辭職時間相近,連理由也幾乎相同——都是雇黑工和未繳納電視收視費的問題。雖然基洛的“罪狀”比博雷柳斯少了兩條,但瑞典媒體卻指出,“作為瑞典公民不納稅是不可原諒的,作為負責管轄公共電視的文化大臣不繳納電視收視費更不能被容忍”。
新內閣成員中還有一對“難兄難弟”也因逃稅被媒體曝光,包括瑞典新政府中最年輕的閣員、年僅33歲的移民大臣比爾斯特倫,和扎著馬尾辮顯得有些特立獨行的財政大臣博里。前者被瑞典電視台指控未繳納電視收視費;後者則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承認,他曾雇過沒有勞動許可證的波蘭保姆,並且未向稅務部門報告。另據瑞典《每日新聞》報導,財政部司法專員近日正在對瑞典市政和金融市場大臣奧德爾展開調查,因為他目前仍持有某公司的股份,這“可能會與其負責的領域相衝突”。就連曾擔任過瑞典首相、現任新政府外交大臣的比爾特,也因曾入股一家與俄羅斯有經濟關聯的投資公司,而被媒體和反對黨懷疑其“不能客觀地執行對俄外交政策”。
以權謀私,1個克朗也不行
瑞典新政府成員的醜聞被曝光後,不少人感到惋惜。他們認為,為了十幾年前的錯誤,就迫使博雷柳斯這樣一個才貌雙全的女大臣辭職,對瑞典來說是個損失。但斯德哥爾摩大學政治學教授尼爾森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卻堅決批評了這些說法。他說,作為政府公務人員,操守必須成為楷模,甚至要求他們“一塵不染”也不為過。
“一塵不染”究竟是個什麼境界?尼爾森首先給記者講述了發生在11年前,曾轟動全瑞典的“朱古力事件”。當時,擔任副首相的薩林年僅38歲,輿論對其政治前途一致看好,認為她不僅將成為社會民主黨未來領袖,而且還會作為瑞典女首相在國際政治舞台上大展拳腳。可在1995年10月,瑞典《快報》卻披露,薩林用公務信用卡購買了朱古力等食品。雖然薩林事後辯解說,她當時只是把公家和個人的信用卡用混了而已,並且事後也及時還了款,但在巨大的輿論壓力下,薩林還是被迫辭職。
剛剛卸任的瑞典前首相佩爾松也曾因為“貪嘴”被抓住過“小辮子”。尼爾森說,在今年大選前幾天,他曾看到過報紙上刊登的一張大幅照片,是佩爾松在商店裡正在品嘗一塊糖,沒想到卻被人拍下了照片,並捅到媒體上發表,還配有一篇短評:“老百姓買糖前可以先嘗嘗味道,但首相這么做就不太好了。”尼爾森說,瑞典人可以容忍普通人的錯誤,甚至還可以原諒政府的無能,但如果是官員以權謀私,哪怕只有1個克朗(瑞典克朗和人民幣基本等價),也是不能被接受的,甚至還可能因此徹底喪失政治前途。
非涉密檔案必須公開
無論是“朱古力事件”,還是“糖果照片”,都反映出這樣一個事實,在瑞典當官不容易。“在瑞典,官員都是透明的水晶人。”尼爾森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如果一個人有了當官的想法,他就必須從做老百姓時便開始準備,例如在財產申報、納稅等各方面做到行為檢點,以經得起上任後,媒體以及反對黨對其的考量。對於任何可能在今後成為政府公務人員的普通人,法律也規定他們要將房屋等大宗家庭資產“廣而告之”。
根據瑞典“不動產登記制度”,任何人在當地買房子,都必須刊登廣告,包括房屋所在地點、交易時間、買賣雙方的姓名、交易價格、房屋面積及修建情況等等,可謂一應俱全。這樣的廣告沒有任何商業目的,只是以備當前或今後有興趣了解購房者財產狀況的人查詢。如果說真的有什麼“廣告效應”,大概就是主人喬遷新居時,不用發邀請,親戚朋友便都知道了,而且還省去了介紹地址、購買過程等麻煩。
尼爾森告訴記者,早在1766年,瑞典議會就通過了一項法律,其中最主要的條款就是“公開所有非涉密的公共檔案”,瑞典因此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執行政務公開的國家。目前在瑞典,政府或公共機構的書面公務資料、公函、財務報告等,只要不屬國家機密,都必須向公眾和媒體開放。任何一個瑞典公民有權查閱任何官員、企業高層管理人員,甚至王室成員的資產和納稅情況。為了限制政府對信息的自由裁量權,瑞典還專門制定了《保密法》,極為詳細地列舉了哪些信息屬於國家機密,哪些信息可以公開,這就避免了相關部門以國家安全為由,有意隱瞞非涉密信息。
所以,不僅是瑞典的記者,任何一個瑞典公民想獲得某個官員的信息,都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比如像這次瑞典新政府官員被曝出不光彩的歷史,就是有人事先到稅務局了解了他們納稅、投資等信息。薩林當年用公務信用卡消費,也是瑞典《快報》記者直接到政府及銀行索取了她的刷卡記錄。在這些過程中,各部門是沒有任何理由對相關信息予以保密的。尼爾森說,除了一些受到普遍尊重的生活隱私外,其他的特別是經濟隱私,對官員來說是絕對不允許有的,因為這是做政府公務人員必須付出的代價。這不僅是法律的規定,也被所有的瑞典人認為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就連外國政要也曾領教過瑞典一切透明化的厲害。幾年前,瑞典通過全民投票否決了加入歐元區的提案,法國總統席哈克為此寫了一封“私信”給當時的瑞典首相佩爾松,指責那些投反對票的瑞典人是“固執的笨蛋”,可沒想到這封信很快就被瑞典各大報紙所轉載,並引發了許多瑞典人向法國政府提出抗議。席哈克得知這一訊息後非常惱火,就再次致函佩爾松,質問他為什麼把信的內容透露給媒體,結果沒多久這第二封信也被登出來了。自此以後,席哈克再與瑞典官員對話總是加倍小心,很怕哪句話又被曝光了。佩爾松也是有苦說不出,因為不但這種所謂的“私信”需要公開,就連他請客吃飯的選單,瑞典公眾也是有權查詢的。
百姓認為理所應當
記者了解到,瑞典首相的月薪約為12萬克朗,大臣一個月能掙到近9萬—10萬克朗,不過扣除瑞典比例極高的收入所得稅(最高超過50%),他們的工資其實所剩不多,和瑞典最低收入人群比起來,實際收入差距也就是3倍左右。他們掙的這點錢可能比其從政前的收入少很多。就拿剛剛下台的博雷柳斯來說,僅她所擁有的夏季別墅就價值680萬克朗,而這是她當官無論如何也掙不出來的。
此外,瑞典的官員沒有什麼特權,無論多大的幹部,一切家務都要自理,國家是不會給他們提供公勤人員的;除了在工作時可乘坐公車外,下班後也只能用私家車或像普通百姓一樣去乘公車。所以,在瑞典如果乘公車時發現一個高官,千萬不要以為他是在體察民情,多數情況下,他只是和大家一樣上下班。記者曾經一直納悶,既然這么多限制,而且掙錢也不多,瑞典人為什麼還要當官。在瑞典生活了這么久,記者只找到一個答案:就是他們確實是憑藉政治熱情去從政的,正是在這種純粹的政治熱情的驅使下,這些官員才能甘居清廉,接受如此嚴格的監督。
不過,瑞典百姓卻一點也不因為當官是個苦差事,就給他們以任何的同情。記者的朋友利德曼就向記者表示,在瑞典,要求政府以及官員做到誠實、透明是一個基本原則,因為他們的工資甚至一張紙這樣的辦公用品都是靠納稅人的錢供養的,所以這本來就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利德曼甚至反問記者說,百姓給官員發工資,那么我們自然就是“老闆”,官員是“打工仔”,出於這樣的身份定位,“打工仔”難道可以侵占或是浪費“老闆”的錢財嗎?
利德曼告訴記者,很早以前,瑞典也有過腐敗多發期。後來瑞典人發現,依靠體制內的監督來遏制腐敗是遠遠不夠的。因此,瑞典下決心公開政務,把所有的官員都放在老百姓的眾目睽睽之下,構想一個瑞典官員就有全國900萬人的監督,他想不透明也是不可能的。在此次瑞典新政府出現醜聞後,現任首相賴因費爾特就表示,一方面他會在下次任命內閣大臣時“更加謹慎”;另一方面,會考慮建立對參選議員的任前審議制度,從而在源頭上避免政府組建時,挑選有污點的議員進入內閣。十幾年前也是因為薩林的“朱古力事件”,使瑞典政府改革了公務信用卡制度,規定政府人員在公務活動中的支出先由個人墊付,然後再持單據報銷,從而徹底克服了使用公務信用卡的弊端。
瑞典職業雇員聯盟主席諾德先生告訴記者,在最近的民意測驗中,執政的中右聯盟並沒有因醜聞而影響支持率。多數瑞典人認為,出現醜聞並不可怕,只要政府能有勇氣去接受輿論的監督並且改正不足,都是可以原諒的。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