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漸發達的北上廣,與陷入貧困陷阱的年輕人

2019-03-16 22:40:43

論壇君:

又是一年畢業季,根據最新數據顯示,2016年全國高校畢業生人數達765萬人,再創歷史新高。而隨著畢業生人數高漲的是越來越難找到工作的就業市場,以及越來越緊俏的租房市場。房租正在成為一個困擾年輕人生活質量的關鍵,今天就讓我們談談租房經濟學。

本文作者:江瀚,經管之家資深會員,個人公眾號:江瀚視野觀察(jianghanview)

本文為作者原創投稿。

相信每一個初入職場的年輕人都要經歷一個痛苦的過程,這就是租房。在發達的大城市,剛剛走出校門,稚氣未脫的年輕人,可謂是這個建造這個城市螞蟻軍團中必不可少的一員。但是,對於大部分的年輕人來說,除了少數的原生居民以外,剛剛工作的時候租房是一種必然的選擇,並且隨著一線、二線城市房價的不斷攀升,年輕職場人的租房時間也會呈現出不斷延長的趨勢。

又是一年畢業季,根據最新數據顯示,2016年全國高校畢業生人數達765萬人,再創歷史新高。而隨著畢業生人數高漲的是越來越難找到工作的就業市場,以及越來越緊俏的租房市場。房租正在成為一個困擾年輕人生活質量的關鍵,今天就讓我們談談租房經濟學。

房價、房租正在成為制約年輕人生活的重要因素

隨著今年房地產價格的一路飆升,你方唱罷我登場的一線城市房價,直接帶來的就是租房市場的水漲船高。根據中國房價行情平台發布的中國城市租金排行榜數據顯示,2016年上半年,北京的平均租金達到71.24元,也就是說在北京租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價格要超過7000元,當然在中心區域,則遠遠不止這一價格。緊隨其後的是上海和深圳,這兩個城市的平均租金超過66元/平方米。

在實際情況中,大學畢業生與大部分城市年輕人的平均住宿面積約在30平米左右,以上海的房價計算,一個剛畢業不久的城市年輕職場人每月所需要支付的月房租為1980元,如果是市中心城區的房租普遍在3000元以上。

而根據上海市2015屆高校畢業生就業狀況報告顯示,2015屆上海高校畢業生就業一年後平均月薪為5659元,房租所占大學畢業生的收入比例已經超過35%甚至53%以上,可以說扣除餐飲、水電、通訊等日常開銷之後,一個年輕人的工資收入基本將會不剩什麼,房租正在成為制約都市年輕人生活質量的重要要素。

為了尋求較為低廉的房租,不少年輕人普遍選擇捷運沿線,離上班地點較遠的老舊小區之中。這些小區不僅設施落後,安全狀況較差,但勝在房租相對低廉。以上海為例,由於房價的持續走高,較為高端的公寓房已經不太可能成為大部分年輕人租房的首選目標,那些有幾十年房齡的老公房往往是年輕職場人生活的首選。這種偏遠地區,租住低端住房的現象已經是大多數年輕人的普遍生活狀態。

在一線城市生活每天擠幾個小時的公交捷運通勤已經成為大部分年輕人的常態。

網上曾經有個段子:每天天不亮就從被窩中爬起,將自己打扮的西裝革履人模狗樣,花費幾個小時坐著擁擠的捷運或者公交去上班,當走在金融城中想像著自己是叱吒風雲的金融大亨,但卻默默的擠進混林土森林一般的辦公樓中,消耗著自己的青春,繼續搬磚的生涯。這樣的描述雖然有些誇張,但是從另一個側面正在反應著年輕人當下的生存方式。

房價、房租正在將年輕人的貧困加劇

高昂的房價,必然帶來高昂的房租,無論是買房還是租房年輕人的生活都不可避免的被房子所綁架。租房時,付出的租金已經占據了年輕人大部分的月收入,讓生活只剩下眼前的苟且,看不見任何詩和遠方。

而買房呢?對於大部分非一線城市土著的年輕人來說,在自己所在的城市買房,就往往意味著要付出老中青三代人的積蓄,並且讓自己背負起幾十年的房貸壓力。無論是租房還是買房,都日益成為年輕人頭頂上揮之不去的烏雲。

而這片烏雲甚至將會成為年輕人貧困的根源,具體的原因如下:

一是高昂的房價讓年輕人的生活碎片化。房價的日益高漲,讓年輕人所面臨的生活壓力日趨嚴重。網上最近在流傳著一篇被熱炒的文章叫《年輕人,為什麼不建議你擠捷運上下班?》文章雖然帶有了較多的感情色彩,甚至受到了一片的抨擊,但是卻揭示出一個現實,這個現實是因為房價的高昂,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正在將寶貴的青春花費在捷運等交通工具上,雖然網上有著五花八門的碎片時間利用方法,教你如何在捷運上看書,如何在公交上學習。

但是我們不得不承認,這樣的學習方式談何學習效率可言?而他揭示的深層顯示就是高房價的生活方式正在將年輕人的生活碎片化,對於一個人來說,唯一和他人一樣平等的就是時間,時間的碎片化,生活的碎片化讓年輕人同等時間的升值效率開始下降,從而壓縮了年輕人的發展空間,直接制約了年輕人的發展。

二是高昂的房價讓貧窮成為了死循環。在高房價的作用,年輕人大部分的收入都將貢獻給房子,從而引發了年輕人的貧困,而這些貧困有可能引發的是一連串的連鎖反應。

這些連鎖反應是:因為貧困,年輕人的繼續教育收到了極大的制約,引起了人力資本的退化;因為貧困,年輕人開始比他們的父輩更加缺少投資的機會,直接被房價綁架無法形成有效的投資;因為貧困,年輕人的生活範圍和自由因此受到壓縮,使其逐漸的被社會邊緣化;因為貧困,讓年輕人長期處於精神壓抑與負面情緒狀態,更從心理上造成了他們生存的不滿。這一系列的連鎖反應,形成了環環相扣的惡性循環,進一步讓年輕人陷入貧困陷阱無法自拔。

縱觀國際歷史,日本、歐洲的高房價直接導致的就是年輕一代的高失業,在極端地區例如西班牙年輕人的失業率高達57%,英國高達26.7%,我們的鄰國韓國和日本的年輕人失業率也在10%以上,這種高失業帶了社會的極度不穩定,也帶來了貧窮的惡性循環。

當下的年輕人正在被房價一步步的拖入貧困陷阱,該何去何從?需要我們進一步深思。

作者簡介:江瀚,戰略研究員,從事網際網路金融與產業經濟研究多年,兼任烽火台資本經濟觀察員,《理財》雜誌、《亞太日報》專欄作家,中信、華章等出版集團特約書評專家,財經記者圈等十餘家財經(新)媒體特約評論員與撰稿人。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