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月亮(五首) 詩畫(內蒙古)胡云琦

2019-02-26 06:34:19

一、虧

哈特茲哥翼龍去了哪裡?白堊紀

晚期、是不是神獸的腫瘤

一顆會變化體積的蛋,掛在空中

象徵滅絕物種消失的隱秘

人類稱它為月;彎刀、麥芽、玉盤或玉

就寄憂與消愁而言,是特效藥丸

在失眠之夜,滾動成愛的信使

吟詩譜曲,恨望遠鏡加長了我們的眼睛

天啊,它被推上去的素顏

還不如一口被石頭砸出坑坑窪窪的鋁鍋

二、盈

2019年·元宵節,我看到的血月

是色彩裡面最美的心臟,笑、發出光

鼓舞焰火幸福的聲浪

種麥子的老人,種土豆的老人

再次把月輝種在地上

親情的豐盈是最大的收穫

你用參與加盟那些糖漿的流淌,你是蜜蜂

自身的膨脹,翅膀永屬詩意的遠方

而善良留在險惡料峭的峰岩滾燙

那憫世的手,撫摸冰涼

三、小減

透過重霧的瞌睡,看月亮的麻臉

縹緲蒼穹,風、不知不覺就浸濕衣領

我好像在早晨離開樓頂,驚訝

那些春霜和掛滿一樹樹垂柳的粉條

河水伸長了舌頭,舔著刨冰

夢輝煌,猴子的打撈隊勞而無功

篩糠的流波,頻頻搖晃,我的孤影

殖民了他鄉的沙灘,坐等鯽魚紛跳上岸

回家烹,小飲,暗笑直鉤釣魚的太公

真笨,月尋來、我已酩酊,醉

四、大熊

騎士的歌聲在448的晚更將睡神喚醒

荒野的石頭比死亡寧靜,時間

紅色的燈籠被系列關停,朝向黑暗

更能看清九門口上空的魚白

邁動立影,欣賞斗柄之上鑲嵌的藍星

北方天空,晶鑽擺滿早春的街市

大熊在穹頂打開強光電筒,鄉下雞鳴

薄霧繚繞半個空城,打工人

已踏上月光匆匆遠行,憂思中

有文字的花香,在呼吸的內部落雪

五、神鷹

神鷹在樹上俯瞰低處的黑洞

樹在峰頂,一塊塊心力縫合的補丁

曲曲彎彎著大野的隱痛

透過夜霧,和高端的雲層,散發著

綠松石之光的月影,更像困獸確定的出口

爬、別怕壓抑的車輪在驚覺里滾動,眼睛

誓等、精神啟鎖的輕微聲響,你聽

翅膀與飛起的水珠明快的呼應

春天的雨點就要落下,所有困意

髒了的羽毛,都將被洗淨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