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的官員不好當

2019-03-05 07:10:03

瑞典的官員不好當

2011年9月30日 10:01 中國紀檢監察報

【字型】 大 中 小

權力公開透明,官員的行為時刻處於監督之下,每一個公民都能對腐敗說“不”,就可以有效阻止腐敗的蔓延。

瑞典的官員不好當
高榮偉

近年,在一些國際組織清廉指數排行榜中,瑞典一直名列前茅。與此同時,瑞典也得到了諸如“最適宜人類居住國家”、“全球環保成效最優國家”等多個國際機構的正面肯定。不過,瑞典媒體對此卻不以為意,打趣說,如果有“最不好乾的政府官員”排名,瑞典沒準也會排在前面。
沒有“特權”
在瑞典,政府官員沒有任何“特權”。瑞典的法律規定,只有議長、首相、外交部長、國防部長等少數幾位高官,才配公務專車。所以瑞典的高級官員都和普通人一樣,乘公車、私車或徒步上班。
瑞典每輛公車上安裝帶雙按鈕的計程器和代碼發射器,一個按鈕上刻著“公務”,另一個按鈕上刻著“私用”。任何人用車時,必須先按下兩個按鈕中的一個,車才能啟動。是公幹還是私事,經核實後,據此對開車者收費。
瑞典首相的年薪與一般工人相比,大致為2:1。首相住在居民區,沒有保鏢,家中無公務員和廚師。瑞典前首相費爾丁出身農民,任職時還抽時間回家務農。
1988年,瑞典首相、社民黨主席帕爾梅在一天晚上看完電影步行回家途中不幸遇刺身亡。自此以後,瑞典才補充規定首相外出時可帶警衛。帕爾梅不僅在國內威望高,在歐洲和世界都有重要影響。但去世後,被葬於被刺街道附近的公墓,墓地只有四平方米,豎立一塊約一米高的有帕爾梅簽字的鵝卵石,以便後人憑弔。
在瑞典人看來,政府官員的工資及辦公用品都是靠納稅人的錢供養的。那么納稅人理所當然就是他們的“老闆”,官員就是“打工仔”。“打工仔”怎么可以侵占或是浪費“老闆”的錢財呢?所以,公務員廉潔奉公是其本分。
權力公開
很早以前,瑞典也有過腐敗多發期,後來瑞典人發現,依靠體制內的監督來遏制腐敗是遠遠不夠的。因此,瑞典政府下決心,把所有的行政權力都公開、透明化。
早在1766年時,瑞典議會就通過了一項《出版自由法》,其中最主要的條款就是“公開所有非涉密的公共檔案”,瑞典也因此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實行政務公開的國家。
目前,在瑞典,政府或公共機構的書面公務資料、公函、財務報告等,只要不屬國家機密,都必須向公眾和媒體開放。根據這項原則,任何一位瑞典公民都可以到任何一個政府部門要求查閱該部門的檔案,包括財務方面的檔案。如果他懷疑某位官員公款私用或揮霍公共資金,他可以向有關部門或媒體舉報,隨後,就會有人來調查這位官員。
為限制政府對信息的自由裁量權,瑞典還專門制定了《保密法》,極為詳細地列舉了哪些信息屬於國家機密,哪些信息可以公開,這就避免了相關部門以國家安全為由,有意向公眾隱瞞非涉密信息。
瑞典前議會監察總長克勞茲·埃克倫德說:“在瑞典,暗箱操作是非常不能接受的事情。”
沒有“隱私”
根據瑞典“不動產登記制度”,所有公民包括各級官員,在當地買房子,都必須刊登廣告,包括房屋所在地點、交易時間、買賣雙方的姓名、交易價格、房屋面積及修建情況等等,可謂一應俱全。這樣的廣告沒有任何商業目的,只是以備當前或今後有興趣了解購房者財產狀況的人查詢。
不僅如此,瑞典政府官員的一切與行政權力可能有關的“隱私”都得被公開。
幾年前,瑞典通過全民投票否決了加入歐元區的提案,法國總統席哈克為此寫了一封“私信”給當時的瑞典首相佩爾松,指責那些投反對票的瑞典人是“固執的笨蛋”。可沒想到這封信很快就被瑞典各大報紙所轉載,並引發了許多瑞典人向法國政府提出抗議。席哈克得知這一訊息後非常惱火,就再次致函佩爾松,質問他為什麼把信的內容透露給媒體。結果沒多久,這第二封信也被登出來了。自此以後,席哈克再與瑞典官員對話總是加倍小心,生怕哪句話又被曝了光。其實,佩爾松也是有苦說不出,因為不但這種所謂的“私信”需要公開,就連他請客吃飯的選單,瑞典公眾也是有權查詢的。
懲治苛刻
瑞典的民眾和媒體都有很強的監督意識。如果一個官員的生活水平高出他的收入水平,那么很快就會有人舉報他,然後稅務部門就會派人來查他是否有額外的收入。如果有,他就必須向有關部門報告。埃克倫德說,這種調查雖然不是查腐敗犯罪的,但它是發現腐敗的一個很好的途徑。
1995年10月,時任瑞典副首相薩林年僅38歲,輿論對其政治前途一致看好,認為她不僅將成為社會民主黨未來領袖,還會作為瑞典女首相在國際政治舞台上大展拳腳。但是,當年的瑞典《快報》披露說,薩林用公務信用卡購買了朱古力等食品。雖然薩林事後辯解說,她當時只是把公家和個人的信用卡用混了而已,並且事後也及時還了款,但輿論仍然窮追不捨,於是,一位年輕有為的副首相就這樣只因為價值幾十克朗(1克朗約等於0.97元人民幣)的朱古力被迫辭職。
無獨有偶。2006年9月,由瑞典溫和聯合黨等4個政黨組成的中右聯盟贏得大選,時隔12年後重新取得執政地位。誰也沒有料到,新內閣組建剛剛十幾天,就有兩位大臣引咎辭職,還有多位內閣成員因為不光彩歷史被曝光接受調查。
第一個“倒下”的是瑞典貿易大臣博雷柳斯,她在上任僅一周后便遞交了辭呈,創下瑞典政府內閣成員中“任期最短”紀錄。原來,瑞典媒體在她剛上任的幾天之內就接連揭露出兩大主要“罪狀”:一是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博雷柳斯在雇保姆時未按規定繳納僱主稅;二是多年來她一直沒有繳納電視收視費(瑞典法律規定,每戶擁有電視機的家庭須繳納一年約合200美元的公共電視收視費)。
由此可見,瑞典對官員腐敗行為的懲治可謂苛刻。當然,為了防止惡意舉報,瑞典也制定了一系列相關政策法規與信息公開制度相結合,凡有惡意舉報者,一經發現就將給予其“最低信用級別”,而擁有這樣信用級別者,今後若想在銀行貸款、找到理想工作,等等,幾乎是不可能的。
埃克倫德說:“在瑞典,要想用賄賂讓法官作出不公正的判決,那是不可能的,還從未聽說過法官受賄的事;我當了16年的議會監察總長,從未遇到一起官員腐敗案件。”
聯合國毒品與犯罪問題辦公室高級顧問吉勒曼說過,反腐需要形成強大的“零容忍”的社會壓力。瑞典的實踐也同樣說明,權力公開透明,官員的行為時刻處於監督之下,每一個公民都能對腐敗說“不”,就可以有效阻止腐敗的蔓延。

(責任編輯:於潔秋)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