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形於色到底好不好?(12.6.12)

2019-02-28 12:46:08

不能把自己的負面情緒傳染給別人,你想一個人獨自承擔悲傷?這可不是個好主意!因為壓抑情緒會影響你和別人的溝通

經驗說:即使是內心波濤洶湧,外表上也要看起來波瀾不驚,這樣才是成熟的表現。

實驗說:克制情緒也是個費精力的事情,做別的事情可能就不給力了。

在和人溝通的時候,把自己的情緒表達出來好呢,還是壓抑住好呢?非常有聊的心理學家們做了一個實驗。

他們把一對萍水相逢的女士先大致作了相互的介紹,就請這對女士坐在了離一個隔板2米遠的兩端。實驗者解釋說,研究的目的是為了更好的了解對話的過程,告訴被試會測量她們的血壓,並錄下對話的視頻。其實這只是個幌子,你懂的。

參與者可以通過一個監視器看到和她溝通的對方,但不能直接看到對方本人。坐定以後,被試先看3分鐘的自然電影,這是為了能夠測到她們平時的血壓。為了產生一個雙方都有負性情緒體驗,被試看了一段16分鐘的戰爭紀錄片。這段影片記錄了在二次大戰中,日本被扔了兩顆核子彈後的情景。(在這之前,已經有預實驗的數據表明這段影片是可以引起大家厭惡,憤怒和悲傷這樣的負性情緒體驗,以及強烈的政治和宗教觀點。)

接下來,實驗者就把這一對對的參與者隨機分配到三種條件組裡去:情緒壓抑組,重新思考評價組,和控制組。

被分配到情緒壓抑的組裡去的人,接受的指令是:“在接下來的對話過程中,請不要表現出任何跡象,讓你的搭檔知道你的感受。”

被分配到重新思考評價組裡去的人,接受的指令是:“在接下來的對話過程中,想一下你所要的,應該是一個冷靜,沒有激情的情景。”這個指令跟情緒壓抑組的有本質區別嗎?當然了!上一組的參與者想的是如何抑制負面情緒,是採用“堵”的方式,情緒還在;而這一組的參與者則是試圖從內心中消除自己的負面情緒,讓自己想通了。

被分配到控制組裡去的人聽到的指令就是一段音樂片段。

然後,實驗者就移開了隔板,讓這幾對隔空討論的參與者開始面對面地討論他們對人類本性的想法和感受,以及他們的宗教政治信仰。參與者可以隨時自由結束對話,在對話結束以後,重新放上隔板,參與者在一個單獨的空間裡填寫關於情緒體驗的問卷。他們的對話被錄成視頻,由受過專業訓練的人對他們的行為表達進行編碼(具體怎么操作?參考美劇Lie To Me 吧)。

對比錄像就可以看出,情緒壓抑使得個體對對話有些心不在焉,在對話過程中的反應比開始時減少,血壓升高。所以說,情緒壓抑對於溝通是不利的,而且,在生理上也產生了壓力感。

這是這個研究中所作的一個實驗得到的結果,但情緒壓抑與情緒控制是兩回事,情緒壓抑對兩人之間的溝通來說似乎並不有利,但情緒控制卻未必如此。平常所說的“冷靜”,指的是一種情緒控制,不是情緒壓抑。一個成熟的個體需要修煉的是對自己極端情緒爆發的一種控制,而不是在與人溝通時對自己情緒體驗的刻意壓制。適當的負性情緒的表達也是有利於雙方的溝通的。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