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第一情痴”元稹的詩與情

2019-02-16 00:59:35

元稹,中唐時期最偉大的詩人,也是最令人感傷的情人。他是《西廂記》里張生的原型,與鶯鶯有過一段纏綿繾倦的戀情。他和妻子韋叢的半緣情深也為人津津樂道。他和唐代兩大女詩人劉采春與薛濤都有過一段未了情。他的那句“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不知道感動了多少人。而多情才子元稹到底是千古第一情痴?還是一個負心人?

元稹的離思五首,都是為了追悼亡妻韋叢而作,韋叢20歲時下嫁元稹,其時元稹尚無功名,婚後頗受貧困之苦,而她無半分怨言,元稹與她兩情甚篤。七年後韋叢病逝,韋叢死後,元稹有不少悼亡之作,這是其中比較著名的一組詩。

離思五首·其四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元稹的《遣悲懷三首》是懷念妻子韋叢的詩作。此三詩重在傷悼,回顧了與韋叢婚後的艱苦生活,以明“貧賤夫妻”間深厚的感情,從而引出對妻子的愧疚之情,報答之意而反覆詠嘆。

遣悲懷三首·其二

昔日戲言身後意,今朝都到眼前來。

衣裳已施行看盡,針線猶存未忍開。
尚想舊情憐婢僕,也曾因夢送錢財。
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

元稹極富詩才,然而第一次與薛濤見面,便令他敬佩不已,並主動為薛捧持筆硯,薛濤賦詩作畫,筆走龍蛇,其不世之才華,使元稹大為吃驚,便引為知己。《寄贈薛濤》便是他後來寫的讚美薛濤的詩。元稹深愛薛濤,唱酬往來,情深意切。

寄贈薛濤

錦江滑膩蛾眉秀,幻出文君與薛濤。

言語巧偷鸚鵡舌,文章分得鳳凰毛。
紛紛辭客多停筆,個個公卿欲夢刀。
別後相思隔煙水,菖蒲花發五雲高。

元稹相識薛濤以後才認識劉采春的,一見鍾情,樂不思蜀,致使薛濤為此大為傷感。可見劉采春並不亞於薛濤。而《贈劉采春》是一首歌詠美女的詩。詩中歌頌了江南名媛劉采春的儀表和文采。

贈劉采春

新妝巧樣畫雙蛾,謾裹常州透額羅。

正面偷勻光滑笏,緩行輕踏破紋波。

言辭雅措風流足,舉止低回秀娟多。

更有惱人腸斷處,選詩能唱望夫歌。

歷代文人墨客愛菊者不乏其人,其中詠菊者也時有佳作。元稹的七絕《菊花》便是其中較有情韻的一首。

菊花

秋叢繞舍似陶家,遍繞籬邊日漸斜。

不是花中偏愛菊,此花開盡更無花。

元稹的《行宮》是一首抒發盛衰之感的詩,這首短小精悍的五絕具有深邃的意境,富有雋永的詩味,傾訴了宮女無窮的哀怨之情,寄託了詩人深沉的盛衰之感。這首小詩總共不過二十個字,能入選《唐詩三百首》,與那些長篇巨作比美,可謂短小精悍,字字珠璣。行宮

寥落古行宮,宮花寂寞紅。

白頭宮女在,閒坐說玄宗。

元稹和白居易有很深的友誼。元稹貶謫他鄉,又身患重病,心境本來就不佳。此時忽然聽到摯友白居易也蒙冤被貶,內心更是極度震驚,萬般怨苦,滿腹愁思一齊湧上心頭。所以寫下了這首《聞樂天授江州司馬》。

聞樂天授江州司馬

殘燈無焰影幢幢,此夕聞君謫九江。

垂死病中驚坐起,暗風吹雨入寒窗。

唐憲宗元和十二年,白居易和元稹同時遭貶。白居易寫了四句詩給元稹:“晨起臨風一惆悵,通川湓水斷相聞。不知憶我因何事,昨夜三更夢見君。” 元稹便和了這首《酬樂天頻夢微之》。

酬樂天頻夢微之

山水萬重書斷絕,念君憐我夢相聞。

我今因病魂顛倒,唯夢閒人不夢君。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