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彼得堡深秋漫記

2019-02-24 19:52:56

伏爾泰曾說:“聖彼得堡集中了歐洲各國建築的精華”。俄文版導遊手冊對聖彼得堡所做介紹的開篇第一句是:“聖彼得堡是一座第一流的城市,不僅是在俄羅斯,而且是在全世界……”

聖彼得堡1703年始建於芬蘭灣三角洲最深處的沼澤地上,市名源自耶穌的弟子聖徒彼得。從建築風格到自然景觀,無不彰顯出彼得一世建業時意欲稱雄的勃勃野心。自1712年彼得大帝遷都到彼得堡,一直到1918年的200多年時間裡,這裡都是俄羅斯文化、政治、經濟的中心。聖彼得堡至今仍被稱為俄羅斯最西方化的城市,是俄羅斯通往歐洲的視窗。

涅瓦河是聖彼得堡的母親河,主河道很寬,自東向西從古老城市中穿行而過,50多條分支深入大街小巷,使市內水道縱橫。700多座橋樑又把各個島嶼連線起來,其中的21座橋樑會在解凍季節的凌晨2至5點之間打開,讓輪船通過,如今每天的開橋時間也成為外來遊客慕名趕去圍觀的著名景致。

深秋時節沿涅瓦河畔漫步,就如同在十八九世紀的歐洲古典油畫中遊走。深藍色無遠弗界,遼闊凝重的水面上波光涌動,偶爾有肥大懶散的海鳥展翅掠過。遠處河對岸,是掩映在墨綠色叢林中的一樁樁色澤陳舊的古典建築。天空是永遠無法參透的飽滿藍色,大團濃郁厚重的雲朵牽牽絆絆地緩慢游移。天高氣爽的空曠肅穆中,秋水共長天一色。氣氛有時不是感受於當時,而是滲透於久遠的後日。一個人能夠獨自旅行的時間,在一生中並不如想像中那么長,這孤寂與寧靜共鳴到極致的體驗,也許以後是不一定能再次感受得到了。

路上人煙稀少,偶爾有行人擦肩而過。俄羅斯是天生富有藝術氣質的民族,傷感是俄國人天性的一部分,他們深愛的文學和藝術中,都深深滲透著一種無需言表的哀傷。沿途所遇,大部分俄羅斯人都有一雙冷冰冰如涅瓦河水般深不見底的碧藍色大眼睛,給人一種冷淡疏離的距離感,就像是瀰漫在四周連日不斷的陰鬱天氣,大概需要等到許久以後才能漸漸暖和起來。

如果城市是樹,它的歷史就是深埋在土裡的根。涅瓦河兩岸坐落著古典宮殿、教堂、學院,匯集了整個城市的精華。聖彼得堡是世界上古建築和文化遺產保護得最好的城市,雖然歷經多次毀滅性的戰火和持續不斷的政治動盪,但是大部分老建築和珍貴文物都奇蹟般地被完好保存至今,市區內沒有超過六層的新建建築。當地還流傳著一個耳熟能詳的段子,說是彼得大帝和葉卡捷琳娜女沙皇如果某天在墳墓中睜開眼,就能夠隨時找到走回宮殿的路和曾經睡過的床。

穿過藍白相間的東宮前的大廣場,首先映入眼帘的塔什大教堂巨大的褐色圓頂是涅瓦大街的標誌。徑直進入筆直寬闊的涅瓦大街,街道兩邊一座接著一座淺粉色,暗黃色,灰褐色的舊宮殿,老房屋,綿延好幾公里,大部分是十七世紀歐式建築。我此行的目的地是去涅瓦大街20號布洛克中心圖書館,尋找藝術家聯盟成員的作品展。深隱在沿途街巷中的有普希金故居,陀思妥耶夫斯基故居等名人故居,星羅棋布的教堂,每一座裡面都深藏有傳奇經典的咖啡館、酒店。當然大街主幹道兩側最多的還是不能免俗的大型百貨商店和購物中心。

瓦西里島一側的大學濱河路就是在大學區一側濱臨涅瓦河的大路,一字排開是列賓美術學院,緬希科夫宮,聖彼得堡大學東方文化系,民族民俗博物館,動物標本博物館,後面是聖彼得堡科學院,科學院圖書館,基本上都是沙俄時代的老宮殿。同國內占地廣闊的大學城不同,聖彼得堡的著名學府都分校區坐落在有著上百年歷史的不同老建築里,學校的大門就是這座古色古香建築的古舊房門。距列賓美術學院不遠處的交易所大樓對面,隔一條馬路,是朱紅色高聳入雲,雕有希臘神話中神怪的海神柱。

詩人和英雄至今還是俄羅斯人心底的偶像。涅瓦大街最南端的小黑河是普希金決鬥的地方。普希金那溫柔的憂鬱滲透在聖彼得堡甚至於俄羅斯的每一個角落,從華麗的殿堂到鄉村的小屋,孩子們仍然在讀“金魚與漁夫的故事”,年輕人仍然沉浸於“假如生活欺騙了你”的哲思,城市中到處都是普希金的畫像和雕塑,許多地方都能覓得普希金曾生活過的芳蹤,所有以普希金命名的廣場、車站、公園、博物館、街道都沒有因受世事變遷而更改。

深秋時節的高緯地區,夜晚降臨的特別早。寒霧中冰涼的雨絲,昏暗泛黃的街燈,敏感搖曳的光線里漂浮著塵埃般的記憶。幽暗中有一種寒氣逼人,清冷蕭瑟的格調,使人覺得有美麗而高貴的靈魂將會在越來越濃厚的夜色中彷徨。在這座紮根於厚重甚至沉重的歷史與文化底蘊而絕不缺少傳奇的古老都市中,生靈的時代替換和幾百年來的沉浮,那些說不盡道不完的前塵往事,經過時間的掩蓋後,反到在黑暗降臨時才更加清晰地展現於眼前。

明天會是晴朗溫暖的一天嗎!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