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辛 | 時局險惡 迎難而上

2019-03-07 08:19:27

普京:“護佑俄羅斯”重託的履約人

2016年歲末的俄羅斯,可謂年關難過。經濟的結構性調整未見起色、國際油氣價格低迷、西方制裁雪上加霜、巨觀指標頻亮紅燈、預算入不敷出,政府不得不對國有的俄羅斯石油公司進行私有化。

“伊斯蘭國”組織負隅頑抗,西方各國在反恐問題上各有盤算,俄軍在敘利亞的軍事行動注定會是一場持久戰。美歐因烏克蘭問題而對俄施加的經濟制裁和政治孤立在短期內恐難緩和。

但這並不妨礙普京在國內的支持率突破八成,且第四次被《福布斯》雜誌評為“全球最具影響力人物”,理由是他“要風得風”、“不受全球常規束縛”,向“全球幾乎所有角落”投射俄羅斯的影響力。

64歲的普京,是華盛頓和布魯塞爾最為忌憚的對手。他似乎已意識到國際舞台上的關鍵玩家不再將表面上的俗套規矩奉為圭臬,而是從本國地緣政治利益出發行事,所以早就認定“俄羅斯唯一現實的選擇就是做強國”。

他下令改造老邁但卻象徵著俄海軍百年光榮與夢想的航母“庫茲涅佐夫海軍元帥”號,編隊遠征敘利亞,昭告莫斯科誓言反恐的堅定決心。此次直接出手也為俄在中東問題的大國談判桌上贏得了至關重要的影響力。

因美國的若干挑釁之舉,他簽署法令,暫停履行俄美於2000年簽署的、旨在削減武器級鈽的《鈽管理和處置協定》;因與法國總統奧朗德在敘利亞問題上出現分歧,他果斷取消訪問巴黎;因國際刑事法院在克里米亞問題上的立場,他馬上籤署總統令,退出設在荷蘭海牙的國際刑事法院;在訪問日本前夕,南千島群島的擇捉和國後兩島上卻出現了“舞會”和“棱堡”岸防飛彈系統,他支持兩國經濟合作,但重申不會拿領土做交易。

他是“治大國如烹小鮮”的博弈高手。他清楚國家目前的經濟體量只能充當西方爭端中的“輔幣”,並無強勢的談判立場,唯有通過在國際事務中縱橫捭闔,震懾敵國,才能抵禦外部威脅。能源、外交和軍隊則是他的傳統王牌。

如今,他手中新添若干新殺手鐧,以外國客群為對象的“今日俄羅斯”國際新聞通訊社成為國家的外宣航母,跟若干智庫、東正教會一道,將普京和俄羅斯的聲音放大,用獨家素材傳播“俄式”觀點。

跟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交往中,普京沒有魯莽地以牙還牙,大規模報復俄戰機遭擊落一事,只是暫停了能源合作、實施經濟制裁,深謀遠慮布下閒棋冷子,最後,埃爾多安主動道歉,雙方化敵為友,使俄擁有了與西方抗衡的資本,突破了國際孤立。

在杭州的G20峰會上,遠道而來的普京將俄羅斯冰激凌作為心意送給中國領導人,讓俄羅斯食品在中國有了小小的熱潮。

他是葉爾欽欽定的接班人、“護佑俄羅斯”重託的履約人。他說自己像“划槳奴隸,從早到晚”,勉力苦撐,在不同場合為國民打氣,鼓勵大家共度時艱。他坦言自己“不是救世主”,愛國主義才是復興國家的唯一支柱。他曾經勾勒出自己心中的“俄羅斯夢”:國家務實、獨立、強大、高效、現代化、面向未來,人們能在其中舒適、愉快、體面地生活。

蒙上天眷顧,俄自然資源豐富、外交和軍隊從未迷失傳統,雖面臨難關,但國家並未陷入困境。然而,要實現16年前履新總統時 “給我20年,還你一個奇蹟般的俄羅斯” 這個擲地有聲的承諾,對普京而言絕非易事。(童師群)

默克爾:豐富經驗助其化險為夷

“你們得,你們得,你們得幫幫我!”2016年12月6日,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基民盟黨代會上如是說。電視上的她講這句話時神情一如既往地鎮定。但正在看電視的記者卻在剎那間有些恍惚,懷疑是信號不好,才讓女總理的聲音變得磕磕巴巴。

重播的電視新聞打消了我的疑問。儘管默克爾當日以89.5%的選票自2000年來第9次當選基民盟主席,但這也是她自2005年擔任總理來最差的黨內選舉成績。對於在三周前才宣布將在2017年聯邦議院選舉中競選連任的默克爾來說,這絕對算不上好的開頭。畢竟,這位率先吹響選戰號角的黨主席也清楚,自己將面臨“德國統一後空前艱難的選戰”。而她在當選後卻似乎只能用“重要的事說三遍”這種“土辦法”來敦促黨代表們團結在自己身邊。

默克爾原本期望一場成功的黨代會為自己助選,但最終局面大概是她始料不及的。畢竟就在不到一個月前,來訪的美國總統歐巴馬還曾盛讚默克爾的國際影響力,說在自己執政的8年間沒見過比她“還要優秀、還要堅定的盟友”,大有將西方世界領導權移交默克爾的意味。

默克爾在德國政壇鮮有對手。目前其支持率在50%上下。2016年12月初的一份民調顯示,假如現在舉行總理直選,那么57%的人會投票給默克爾,只有19%的人會投票給德國第二大黨社民黨的主席加布里爾。但另一方面,基民盟的對手卻變強了。

從2015年夏末難民危機爆發至今,德國已經接收了100多萬難民。難民湧入給德國帶來了一系列社會問題。其中尤以安全問題最為敏感。儘管統計數據表明德國犯罪率並未因難民湧入而增加,但民眾的不安和不滿都在加劇。

2016年7月底,默克爾中斷休假,就前一段發生的多起惡性暴力傷人案件舉行新聞發布會,強調“難民政策不會改變”,但承認2015年政府沒有及時對難民危機做好準備。

其實,默克爾早已為緩解難民問題採取了行動。2016年3月,歐盟與土耳其在經過數輪討價還價後,就難民安置問題達成了協定。難民的安置和避難申請的審批也都步入正軌。另一方面,很多德國人仍然在一如既往地幫助難民融入德國社會,努力踐行那句“我們辦得到”。

不久前,默克爾在聯邦議會說:“德國人的生活從沒有像現在這么好。”的確,近年來德國經濟向好,失業率降至25年來最低,就業人數則達到冷戰後最高水平,就連百萬難民湧入也並未妨礙國家財政在2016年上半年實現高額盈餘。在危機頻仍的時代,人心思穩。儘管默克爾當前面臨空前艱難的政治局面,但這位女總理執政11年的政治經驗或許能夠幫助她化險為夷。(王勍)

馬杜羅:破解危機使出渾身解數

2016年的聖誕節來臨之際,委內瑞拉很多為人父母者告訴孩子們:今年聖誕老人不來了!小朋友們可以洗洗睡了。越來越嚴重的經濟危機,讓無數個家庭買不到或買不起食物,沒錢裝飾自己的家,甚至無力舉辦一個像模像樣的聖誕晚餐。

馬杜羅上台三年來,一次又一次向國民推銷“美麗的人生”:人人安居樂業,汽車加油比加水便宜,家家有免費的房子住,“21世紀社會主義”的大同世界就要在委內瑞拉實現。

但現實是:這個擁有龐大石油儲量的國家,2016年卻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物資嚴重短缺,治安狀況嚴重惡化,人們晚上不敢隨便出門,商店門前從凌晨開始就排起長隊,居民只能憑身份證每周購買一次商品,甚至收銀台也安裝了指紋識別系統,防止人們鑽空子多買商品。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說:委內瑞拉去年的通貨膨脹率高達約275%,今年全年將達到720%。

馬杜羅的工作不可謂不努力。執政三年來,他殫精竭慮,忠實繼承查維茲衣缽,繼續高舉“21世紀社會主義”旗幟,實行國有化政策,用賣石油的錢慷慨救助貧困者,關乎民生的大量用品幾乎是半賣半送,贏取了大量底層人民的支持。但事與願違的是,他的激進經濟政策的弊端開始顯現,國家財力已難以支持。

但在馬杜羅看來:“這場危機是反對黨與美國勾結起來發動的經濟戰爭。”

在委內瑞拉外匯收入中,每100元錢有96元是原油銷售收入,現在外匯因原油價格下跌而嚴重短缺。再加上政府實行限價政策,企業缺乏生產積極性,物資日益缺乏,導致其國內極度依賴進口商品,通貨膨脹日趨嚴重。

面對不容樂觀的現狀,委內瑞拉反對黨坐不住了。對外,反對黨聯盟以“國家民主和法治受嚴重侵犯”為由向美洲國家組織提出正式申請,要求該組織立即對委內瑞拉採取干預措施。對內,它們出手阻止馬杜羅的進一步國有化計畫,要求回歸私有,並持續發起大規模的徵集公投活動,力求罷黜馬杜羅。反對黨甚至劍走偏鋒,想辦法向鄰國哥倫比亞查證馬杜羅是否出生在該國。如果馬杜羅被確認生於哥倫比亞,他將自動失去做總統的資格。

在一波又一波的反對聲浪中,馬杜羅不甘示弱,拒絕提前舉行大選,並一再聲稱這是“資產階級”反對派發起的經濟戰的一部分。他不但下令對市一級的市場實施軍事接管,還以“電荒”為由,將政府部門每周工作日縮減至兩天,並將那些在公投申請上籤字的政府和國企員工除名。他強硬表示:誰破壞國家穩定,誰就應被逮捕並被送進監獄。

對外,馬杜羅則是“軟硬兩手抓”。一方面,他強調美國正陰謀入侵及干涉委內政,國家正面臨最嚴峻威脅。另一方面,又向美國伸出橄欖枝,在首都與美國副國務卿香農舉行會談,試圖恢復兩國自2010年至今的冷淡關係。

雖然面臨各種問題,但馬杜羅近期仍表示:“委內瑞拉不會屈服,不會下跪,我們要拿出17年來對付政變和所有干涉行動的勁頭展開鬥爭。”(操鳳琴)

埃爾多安:轉危為安走向實權總統

雷傑普·埃爾多安,這是近一年多來在國際新聞中頻頻出現的名字。從2016年土軍擊落俄羅斯戰機,到貫穿全年的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和最大城市伊斯坦堡頻發的恐怖攻擊,再到7月15日導致240多人死亡的未遂軍事政變,再到12月19日晚的俄羅斯大使在安卡拉遇刺身亡,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名字頻頻出現在國際媒體的頭條新聞之中。

2016年7月15日晚,埃爾多安還在位於土耳其愛琴海馬爾馬里斯的酒店度假,這是一年中他難得的放鬆時光,卻也差一點成為他擔任總統最後的時光。部分土耳其軍方高層7月15日晚以維護世俗憲法和共和國體制為由發動了軍事政變,要逮捕埃爾多安,並推翻土耳其正義發展黨政府。埃爾多安的專機被政變軍人的F-16戰機跟隨,一度難以降落。但最終,在支持正發黨政府的軍人和警察的努力下,在部分民眾的幫助下,他得以平息了這次政變。

這次政變成為促使土耳其進入“國家緊急狀態”的契機。藉助打擊其認定的未遂政變主謀居倫勢力的機會,埃爾多安大規模清洗軍隊、警察、司法、教育、媒體等領域的嫌疑分子和異見人士,撤換正發黨黨首及政府總理,走上其執政後的權力巔峰,距離土耳其憲法認可的實權總統僅剩下修改憲法的一步之遙。目前,正發黨已經向議會正式遞交了包括總統制改革在內的憲法修正案草案,並有望在2017年通過全民公投修改憲法,使埃爾多安的實權總統合法化。

土耳其國內的權力集中趨勢明顯,埃爾多安已成為實際上土耳其內政外交的決策者,並對社會具有相當影響。在面對強勢的美元時,憑藉著埃爾多安“請把美元換成里拉”的呼籲,土耳其里拉跌而復升。不過,里拉的持續貶值也反映出土耳其在經濟上面臨的艱難局面,這也是埃爾多安和正發黨政府需要在2017年著力解決的問題。

從2015年10月開始,土耳其首都安卡拉、最大城市伊斯坦堡、中部省份開賽利等均發生過多次恐怖攻擊。在埃爾多安的授意下,土耳其軍警與庫爾德工人黨、“伊斯蘭國”、“居倫組織”等頻頻對戰。各種襲擊也讓土耳其國內安全局勢不斷惡化,但埃爾多安多次表態不會向襲擊屈服,不少民眾也期待著這位政治強人能給土耳其帶來安全和穩定。

如果埃爾多安出現在與土耳其有關的國際新聞里,很多時候都離不開土歐、土美、土俄關係、反恐及敘利亞問題。鄰國敘利亞和伊拉克的動盪,讓這個亞歐大陸橋上的國家成為解決難民問題、打擊恐怖主義問題和敘利亞問題的重要角色。

用難民問題和入歐問題與歐洲斡鏇,為土耳其爭取入歐免簽及經濟支持;因庫爾德和居倫問題和美國直接叫板;在俄駐土大使被土警察槍殺後,努力保持土俄關係的上升勢頭。這些背後都有埃爾多安積極斡鏇的因素。他促成了土俄關係的回暖和土以恢復互派大使,讓土耳其在一度面臨窘境後得到了喘息之機。

展望2017,埃爾多安在外交領域面臨的問題和困難依然不少,而在國內安全局勢和經濟發展等方面也會遭遇很多困難。同時,如果獲得憲法認可的實權總統地位,埃爾多安也許還會給新聞界帶來更多看點。他將把土耳其帶往哪個方向,值得持續關注。(鄒樂)

打開參考訊息客戶端看更多外媒資訊>>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