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害死劉備的十條妙計

2019-02-13 12:32:58

感而慨,論三國,作我歌,嘆爾懷,題諸葛煮備:
諸葛侯,選得魚。
劉氏魚,逢煮鍋。
劉魚備,諸葛煮。
魚有巴,方成鱉。
先主肥,後主瘦。
煮鴿水,流魚淚。
臥魚復,永安息。
既生備,何生亮。
孔明火,魚成熟。
蜀可食,亮可滅。
魏種草,馬兒食。
吳間筍,晉上炎。
煮備煮蜀,同為一醪。
水能助魚,亦能煮魚。
煮魚之水,爾亮葛燒。
煮備之火,照我孔明。
西江上,
諸葛亮水煮劉備,入蜀成熟。
一,水能助魚,亦能煮魚。
自劉備初見諸葛亮,如魚得水時,諸葛亮已定下諸葛煮備之計,諸葛亮有三分天下之圖,其意不為劉備三分天下,實圖諸葛亮之三分天下。攘平海內之志,亦不為劉漢復興,實欲諸葛稱帝。諸葛亮煮備煮蜀,先謀亮之三分天下,再求諸葛之一統三國。而劉備者,諸葛煮酒之魚也,不算英雄。劉氏之魚東躲西藏,北逃南亡,流竄作案,每行鷲占雀巢之計,屢敗,入蜀僥倖,終於得逞,乃成鱉,諸葛亮餵其肥而煮之。諸葛先拔魚翅,後煮劉魚。魚煮熟而諸葛亮欲食,不意早逝,而功虧一簣,使其志未遂。煮熟之魚,為魏晉食。
諸葛氏在內煮劉之家魚,司馬氏在外待其美味,熟而竊食。諸葛無福消受而司馬如願以嘗,諸葛煮蜀司馬食。諸葛亮食魚不成,不料卻煲得一鼎好湯,贏得一身香味,後人喝彩,諸葛亮流芳。從古至今,人們對諸葛亮多有好評,少有非議,為何?諸葛亮之野心,當時並非無人知道,諸葛亮之陰謀,不會無人議論,之所以史無對證,是因為諸葛亮專政時期實行一套比當時魏晉殺賢士更嚴重的焚書坑儒辦法,毀史滅跡,記載災禍異亂之書不得存,記載奇聞軼事之書,不得存,奇談怪論之書,不得存,有則毀之,無則禁之。游士學者盡被諸葛亮打擊封殺。
蜀書第五諸葛亮傳:游辭巧飾者雖輕必戮。
蜀書第三後主傳:又國不置史,註記無官,是以行事多遺,災異靡書。
諸葛亮與劉備之比較。
論貌,諸葛亮比劉備更具帝王之相。劉備一副狼狽之相,被罵作“大耳兒”,劉備者,流狽也。而諸葛亮氣宇玄昂,貌非常人。
蜀書第二先主傳:身長七尺五寸,垂手下膝,顧自見其耳。
蜀書第五諸葛亮傳:身長八尺,容貌甚偉,時人異焉。
論智,彭羕罵劉備“老革”,是老臭皮匠。孫權敬諸葛亮“奇雅”,乃大賢學士。劉備昏悖,諸葛亮賢達。諸葛亮有英霸之器,劉備胸無一策,遇事每嘆“計將安出?”劉無計,所以請諸葛出山,諸葛有器,所以亮出。劉魚備而請諸葛亮其器,共載而入蜀,進成都,流魚被煮割成熟食。
蜀書第五諸葛亮傳:亮少有逸群之才,英霸之器。
蜀書第五諸葛亮傳:劉備因屏人曰:“漢室傾頹,奸臣竊命,主上蒙塵。孤不度德量力,欲信大義於天下,而智術淺短,遂用猖,至於今日。然志猶未已,君謂計將安出?”
論志,二人皆欲稱帝自立,劉備似欲興漢而實為自立,諸葛亮似欲助劉而實為代劉。劉備小時候就樹立做皇帝之志,當時漢朝大一統,劉備稱帝之志,自然是出於自私之野心而非愛國之正義。
蜀書第二先主傳:先主少時,與宗中諸小兒於樹下戲,言:“吾必當乘此羽葆蓋車。”
諸葛亮號臥龍,以未來天子自居。自稱人中之龍者,絕非久居人下之輩。秦末陳勝自比鴻鵠,鴻鵠之志尚且稱王圖帝,何況諸葛亮臥龍之志不可一世。
蜀書第五諸葛亮傳:時先主屯新野。徐庶見先主,先主器之,謂先主曰:“諸葛孔明者,臥龍也,將軍豈原見之乎?”
襄陽記曰:劉備訪世事於司馬德操。德操曰:“儒生俗士,豈識時務?識時務者在乎俊傑。此間自有伏龍、鳳雛。”備問為誰,曰:“諸葛孔明、龐士元也。”
蜀書第五諸葛亮傳:亮之素志,進欲龍驤虎視,苞括四海,退欲跨陵邊疆,震盪宇內。
魏略曰:亮在荊州,以建安初與潁川石廣元、徐元直、汝南孟公威等俱遊學,三人務於精熟,而亮獨觀其大略。每晨夜從容,常抱膝長嘯,而謂三人曰:“卿三人仕進可至刺史郡守也。”三人問其所至,亮但笑而不言。
史記第十八陳涉世家:嘗與人傭耕,輟耕之壟上,悵恨久之,曰:“苟富貴,無相忘。”庸者笑而應曰:“若為庸耕,何富貴也?”陳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
論性,諸葛亮“好為梁父吟”,以深謀遠慮為其特長,是奇雅之士。劉備不學無術,好結交鬼混,是流氓無賴。
蜀書第五諸葛亮傳:亮躬耕隴畝,好為梁父吟。
魏略曰:備性好結毦,時適有人以髦牛尾與備者,備因手自結之。
蜀書第二先主傳:先主不甚樂讀書,喜狗馬、音樂、美衣服。少語言,善下人,喜怒不形於色。好交結豪俠,年少爭附之。
二,劉魚備,諸葛煮。
諸葛亮代劉自立之謀,乃長策,溫火慢熬,煮而行之。諸葛煮劉,欲擒故縱,不急於求成,行其深謀遠慮之道,穩紮穩打,步步為營。諸葛煮備,先餵其肥,令其昏,後除其四肢,去其皮毛,再慢慢煮之。煮備煮蜀,一策兩步。諸葛亮之大志,有一個中心,是一統三國而稱帝,有兩個基本點,是煮備煮蜀。既除老革,而留其膻,以劉之佐料,煮蜀之佳釀。
劉備以為己得諸葛亮,如魚得水。卻不知水能助魚,亦能煮魚。起初,諸葛亮還是個涼水,而諸葛亮蒸蒸日上天天做大,至丞相時,諸葛亮已經升溫成了開水,不再是魚能暢遊的水,而是煮鴿水。流狽浪得煮鴿水,福淺而禍熱。
蜀書第五諸葛亮傳:先主曰:“善!”於是與亮情好日密。關羽、張飛等不悅,先主解之曰:“孤之有孔明,猶魚之有水也。原諸君勿復言。”羽、飛乃止。
劉備早結關羽張飛為其羽翼,後認劉封為其爪牙,晚得諸葛亮為其謀士。諸葛亮與關羽張飛劉封之間因爭寵奪權而矛盾重重,懷恨在心。諸葛亮雖得劉備之寵,位極人臣,然其與劉備之親密關係,始終只能望關羽張飛劉封之項背,難以和這些人平起平坐。諸葛亮心藏大惡,晝夜思慮篡位大業,而關羽張飛劉封呈現三足鼎立之勢牢固團結在劉備周圍為其屏障,諸葛亮終難制御,於是設計除之。諸葛亮眉頭一皺,計上心頭:魚有翅,我拔之,魚有鱗,我刮之,魚才可煮。
凡劉備親如子弟者,皆奇才,為諸葛篡點陣圖謀之大患。越有才的人和劉備越親近的人,是諸葛亮越嫉恨的對象。劉備義子劉封之死,諸葛亮從中作梗很明顯。
蜀書第十劉封傳:封年二十餘,有武藝,氣力過人,將兵俱與諸葛亮、張飛等溯流西上,所在戰克。
蜀書第十劉封傳:諸葛亮慮封剛猛,易世之後終難制御,勸先主因此除之。於是賜封死,使自裁。封嘆曰:“恨不用孟子度之言!”先主為之流涕。
諸葛亮不能容忍有才之人親近劉備,最恨牢牢團結在劉備周圍的這些義子義弟之類張牙舞爪的人物,只有除去這些人,諸葛亮才可能篡位奪權。諸葛亮處心積慮地想早日設計剷除關羽張飛劉封等劉備結義子弟,更不能容忍新的劉義子冒出新,彭羕乃劉備親之如子者,諸葛亮讒言設計除之。
彭羕之死,與劉封之死,諸葛亮之心很明顯是在掃路。
劉備前後左右最親最重之三位猛士關羽張飛劉封被除,頗為大意,皆因受諸葛亮蠱惑所致。
蜀書第十彭羕傳:先主既敬信亮。
敬信之語,可見一斑。當時劉備對諸葛亮言聽計從,到了“敬信”的程度,可見在劉備心中諸葛亮確是神機妙算的化身。當時諸葛亮,已是劉備最寵信的謀臣,充當首席智囊。諸葛亮位至丞相,處人臣之極位,享主上之隆寵。
蜀書第五諸葛亮傳:益州既定,以亮為軍師將軍。備稱尊號,拜亮為丞相,錄尚書事。
關羽受魏吳夾擊,腹背受敵,乃至敗走麥城,而劉備遲遲未肯發兵相助,致使關羽在臨俎被殺。而劉備軍事行動的策略,受諸葛亮謀劃,劉備為何貽誤援助關羽之時機,自然是諸葛亮拖了劉備後腿,勸其先別著急,安靜觀其變而後動,再等等看。劉備做事總是優柔寡斷,而且不懂兵法,發兵援助關羽之意縱有,也會舉棋不定,既然敬信諸葛亮,定然聽從諸葛軍師審時度勢之說,而最終蜀方不出一兵一卒助關羽,定然是諸葛亮從中作梗,加以勸諫,在軍事策略上拍板叫停。使劉備坐失營救關羽之機。
關羽死訊傳來,劉備心中諸葛亮神機妙算的形象已經大打折扣,劉備欲興兵報仇,諸葛亮力勸,劉備再此舉棋不定,對諸葛亮半信疑,但還是同意再等等看,如坐針氈地坐了下來。
張飛一死,諸葛亮神機妙算的假象徹底毀損,其軍事才能在劉備心中不復存在,煙消雲散了。劉備頓然發現諸葛亮在帶兵打仗方面根本無才,不可信任,打仗的本領不如自己。蜀之謀士惟剩諸葛亮一人獨存,如此情況下,劉備與東吳決戰,竟不帶諸葛亮跟隨,可見劉備已經根本不把諸葛亮當軍師使了。劉備見自己聽信諸葛亮,致使損重兵折大將失大計,大悔大悟,乃知諸葛亮在兵法方面根本就是個白痴,靠諸葛亮還不如靠自己,劉備已經不相信諸葛亮的才能,且對其戒備存疑。既知諸葛亮並無軍事才能,劉備不任命諸葛亮為主帥去東伐,也不讓諸葛亮上前線出謀劃策,防止諸葛亮亂決戰之大略。
諸葛亮諫止劉備出軍營救關羽,致使關羽被殺。其後又將不援不救之不過失,歸罪於劉封而殺之,緊接著張飛遭內奸暗殺,在自己臥榻睡覺時竟被自己軍士偷偷了割去了首級,一石三鳥,正合春秋故事一桃殺三士之計。諸葛亮不善於攻城略地,出師每每不捷,顯有妙策。諸葛亮北伐時,魏延進言奇策,諸葛亮也是膽怯而不敢用。但在仕途上諸葛亮卻一直扶搖直上,大弄陰謀,得心應手,可見諸葛亮於勾心鬥角爭奪權勢之時,多有奇謀。
關羽劉封張飛先後除去,諸葛亮是最大受益人。關羽劉封張飛先後除去,兵權落於諸葛亮之掌。從此,諸葛亮獨攬軍政大權,實行獨裁,劉備死後,更無人可制。
蜀書第五諸葛亮傳:亮以丞相錄尚書事,假節。張飛卒後,領司隸校尉。
蜀書第五諸葛亮傳:及備殂沒,嗣子幼弱,事無巨細,亮皆專之。
劉備義弟關羽張飛,義子劉封,短期之內皆死,不能不令人驚呼。關羽張飛之子,年紀輕輕,猝然早逝之突然,使人驚疑。
蜀書第六關羽傳:子興嗣。興字安國,少有令問,丞相諸葛亮深器異之。弱冠為侍中、中監軍,數歲卒。
蜀書第六張飛傳:長子苞,早夭。
短期之內,劉備股肱盡失,高層成員不戰而喪生之事頻頻發生,其無陰謀耶?可以認為,諸葛亮一桃殺三士:借敵除關羽,見死不救,此其一。借劉備盛怒六神無主之情,火上澆油誣陷劉封,除劉封,順手牽羊,此其二。乘張飛仇外之心正切,防內之心正疏之際,暗殺張飛,除張飛,背後一槍,此其三。至此,諸葛亮已經挖空劉備心腹,掃除劉備親信。
諸葛亮之謀,講究從長計議,緩慢發展。此年蜀將多難,劉備最親信之子弟幕僚皆死,朝中再無人可與諸葛亮爭權奪寵,短期內掃除這么多的政治夙敵,非一日之計,實乃諸葛亮任重道遠,經營多年的結果。整個計謀的過程慢長而緩慢,不易被人發覺,而事情的結果終於十分萬全。這很符合諸葛亮的謀略性格。這是慢性陰謀。
關羽張飛劉封孟達之流,對諸葛亮而言“終難制御”,掃除這些人,孔明自有連環計,諸葛亮儘量壓制軍事情報,儘量在劉備跟前說關羽的戰鬥形式一片大好,不需要援助。即便關羽敗走麥城,諸葛亮也會以神機妙算的姿態對劉備說關羽會轉危為安。對之不利軍事情報一再掩飾,對重大敗局面儘量淡化,儘量牽制劉備出兵救助關羽的時間,說服劉備“待時而動”,而使劉備坐蜀觀望,失去營救關羽的時機。在諸葛亮天時之論的蠱惑下,大局為重的偽說下,劉備有了兩場巨大的百感焦急的情緒,而這情緒則可用嘆為觀止來做最好的形容。在諸葛亮一再阻止劉備出兵的情況下,劉備望洋興嘆。
劉備欲出兵援助關羽,諸葛亮說時機不到,劉備欲出兵為關羽張飛報仇,諸葛亮說時機不到。諸葛亮勸阻劉備出兵援助關羽,其情形可由諸葛亮勸阻劉備欲出兵為關羽張飛復仇之情形推而言之,諸葛亮都說時機不到,一再讓劉備先等等。可以揣知,諸葛亮大講經義,謬論天時,以靜制動,以待權變。諸葛亮說:“陛下以關羽之親何如先帝?荊州大小孰與海內?俱應仇疾,誰當先後?冒昧出動,不如坐等。”
劉備不通兵法,很容易被諸葛亮蒙蔽,因而坐蜀望羽,一等再等,今日不出兵,明日不出兵,以不出兵對待他人出兵,等到關羽快死了,諸葛亮說天時到了,可以出救兵了,劉備正要出兵,卻聞飛馬來報,關羽戰死了,想出兵已經遲了。
諸葛亮諫止劉備之語是我推說,並無史書記載,但諸葛亮之兄之語,大概如諸葛瑾所言,如下。
吳書第七諸葛瑾傳:劉備東伐吳,吳王求和,瑾與備箋曰:“奄聞旗鼓來至白帝,或恐議臣以吳王侵取此州,危害關羽,怨深禍大,不宜答和,此用心於小,未留意於大者也。試為陛下論其輕重,及其大小。陛下若抑威損忿,蹔省瑾言者,計可立決,不復咨之於群後也。陛下以關羽之親何如先帝?荊州大小孰與海內?俱應仇疾,誰當先後?若審此數,易於反掌。”
劉備欲援助關羽,諸葛亮諫止,欲為關羽復仇,諸葛亮諫止。劉備被諸葛亮勸阻出兵之後,所做的動作是,嘆,為,觀,止。一等再等,荊州是三國焦點,金三角地帶,兵家必爭之地,而劉備在關羽兵戈出動之時不出軍助關羽大戰於兩國之間,而袖手旁觀,坐以待斃,犯兵家大忌。劉備坐蜀,自守圖安,然紋絲不動者,劉魚得巴成蜀鱉,自守之賊也,劉表實屬同宗一類。
魏書第一武帝紀:曹公云:“我攻呂布,表不為寇,官渡之役,不救袁紹,此自守之賊也,宜為後圖。譚、尚狡猾,當乘其亂。縱譚挾詐,不終束手,使我破尚,偏收其地,利自多矣。”乃許之。
鱉行動遲緩,難免不敗。等到關羽張飛都死了,劉備眼看大勢已去,悔恨至極,再也坐不住了。誰諫也沒用了。諸葛亮見自己的目的已經基本達到,也不像以前那么執意諫阻了,又來了個假手於吳殺劉備。
蜀書第七法正傳:先主既即尊號,將東征孫權以復關羽之恥,群臣多諫,一不從。章武二年,大軍敗績,還住白帝。亮嘆曰:“法孝直若在,則能制主上,令不東行;就復東行,必不傾危矣。”
劉備不帶謀士,僅以自身鹵莽與東吳大戰,以老革之昏智,敵江東之英謀,自取其敗。劉備此戰,盛怒之下與東伍來了個魚死網破,劉備死於魚復城。劉備和諸葛亮合作的水煮魚終於釀成。諸葛亮這個水終於把劉備這個魚在魚復城給煮了。
蜀書第二先主傳:夏四月癸巳,先主殂於永安宮。五月,梓宮自永安還成都。
永安原名魚復,劉備敗走魚復城,改魚復為永安。劉備敗走魚復城,如關羽敗走麥城。魚復者,魚覆也,是魚覆亡之意。劉備以魚自稱,且備字形象魚,死於此地,真乃天意。龐統號鳳雛,攻打縣,雛城破而鳳雛亡。與此同。
蜀書第二先主傳:後十餘日,陸議大破先主軍於猇亭,將軍馮習、張南等皆沒。先主自猇亭還秭歸,收合離散兵,遂棄船舫,由步道還魚復,改魚復縣曰永安。
劉備敗走魚復,恍悟魚復地名不吉,改之,改為永安,以為可以永遠安寧,卻不知永安之名,亦非吉語,永遠安息之意,果然,劉魚閉目,永遠安息。乃知天命如斯,不可違也。
諸葛亮不救助關羽,假手魏吳殺關羽。諸葛亮讒言歸罪於劉封,殺劉封。此連環計也,劉封不出兵,是不是諸葛亮節制,也未可知。諸葛亮刑法苛刻,即使劉封擅自出兵,諸葛亮亦可歸罪其目無法紀,或污以起兵謀反之罪殺之。
諸葛亮不救關羽,假手於敵國而殺關羽,對諸葛亮而言,是以敵殺敵。此後,諸葛亮計除孟達,亦用此計。諸葛亮不救孟達,假手司馬懿殺孟達之情形,與此相同。
蜀書第十一費詩傳:亮欲誘達以為外援,竟與達書曰:“往年南征,歲未及還,適與李鴻會於漢陽,承知訊息,慨然永嘆,以存足下平素之志,豈徒空託名榮,貴為乖離乎!嗚呼孟子,斯實劉封侵陵足下,以傷先主待士之義。又鴻道王沖造作虛語,雲足下量度吾心,不受沖說。尋表明之言,追平生之好,依依東望,故遣有書。”達得亮書,數相交通,辭欲叛魏。魏遣司馬宣王征之,即斬滅達。亮亦以達無款誠之心,故不救助也。
關羽張飛劉封孟達之流,對諸葛亮而言“終難制御”,掃除這些人,孔明真的是用了一套嘆為觀止的連環計。
對諸葛亮而言,一桃殺三士,砍除劉備四肢。對劉備而言,中了諸葛亮上屋抽梯之計矣!諸葛亮宏圖大志之第一步,是代劉備而三分天下,先施上屋抽梯之計,使劉備饒樹三匝,無枝可依,劉氏變成空中樓閣,宮中府中俱為諸葛亮一提,獎罰臧否悉歸諸葛亮一統。劉氏被諸葛亮高高掛起,只成一副空架子,而諸葛亮掛劉氏而買蜀民,使天命在諸葛,其為諸葛文王矣。
蜀書第五諸葛亮傳:琦每欲與亮謀自安之術,亮輒拒塞,未與處畫。琦乃將亮游觀後園,共上高樓,飲宴之間,令人去梯,因謂亮曰:“今日上不至天,下不至地,言出子口,入於吾耳,可以言未?”
關羽張飛被害,劉備羽翅被拔。劉封被斬,劉備腳後跟被砍。三士一除,劉備上不能翻飛於天,下不能立足於地。關羽張飛被劉封,此三人,實乃劉備得以鼎身立命之三足。一時盡去,背後之陰謀,舍諸葛亮其誰?
劉備為弟復仇,舉蜀與吳決戰,敗績於夷陵,劉備將死之時,朝中空曠,劉備已經受制於人,劉為魚肉,諸葛為刀俎。劉備嘗言備得亮,如魚得水。劉備當年夢想馳騁於漢水。豈知蒸蒸日上之諸葛亮既為丞相,已然升溫,此時涼水已經升溫成了煮水了,成了水煮魚。
之前,彭羕曾罵劉備為“老革”,而流狽之老革終為水煮。革者,皮也,老革,即是賴皮之意。劉備這個賴皮之上,以前有關羽張飛為之皮毛,有劉封為之須毫。及備至魚復,老賴皮的毫毛被拔光了,正是被煮的時候。

三,子嗣難保,託孤讓州。
子嗣難保,託孤讓州。外有仇敵,內有權臣,內外交困,子嗣難保,託孤讓州,以為金蟬脫殼之計。其實劉備之受迫託孤於諸葛亮與當年陶謙受迫託孤於諸葛亮之情形相同,形式相似,目的相同。為保後代,州不能讓於外敵,只能讓於內臣。
諸葛亮能以劉備向自己託孤自稱,就能以益州之主自居。聯想之前陶謙託孤讓徐州於劉備,託孤讓州已有先例可循。
陶謙託孤讓徐州於劉備,劉備得心應手。劉備託孤讓益州於諸葛亮,諸葛亮未得其便。
劉備生時,沒有保護好關羽張飛劉封等結拜之親人,見己之義親皆蕩然無存,劉備懼怕下一批倒下的將是自己的嗣親。
劉備死時,己然不能念及漢家江山之存亡,只恐嗣子不能保。諸葛亮早已籠絡了民心,此時已經大面積地砍伐掉了異己,而劉備將死,諸葛亮已經專政。
蜀書第五諸葛亮傳:章武三年春,先主於永安病篤,召亮於成都,屬以後事,謂亮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國,終定大事。若嗣子可輔,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先主又為詔敕後主曰:“汝與丞相從事,事之如父。”
劉備對諸葛亮說:“若嗣子可輔,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之時已知諸葛亮久懷篡位之心,劉備此語,戳穿諸葛亮必然篡位之紙窗,但求諸葛亮活其子嗣。以主動請坐施恩,使諸葛亮奪位時和平過度,劉備請諸葛亮勿殺劉氏子嗣。而劉禪才於不才,都由諸葛亮說了算,劉備的意就挑明了說諸葛亮你要篡位就篡位吧,只是請你不要殺我子孫,只求你不要對我劉氏採取斬草除根的手段了。託孤讓州,子嗣難保,託孤讓州。
從馬謖之事可知,劉備是很能識人真面目的。
蜀書第九馬謖傳:好論軍計,丞相諸葛亮深加器異。先主臨薨謂亮曰:“馬謖言過其實,不可大用,君其察之!”亮猶謂不然,以謖為參軍,每引見談論,自晝達夜。
以劉備的經歷,在識人方面,經驗老道,諸葛亮嫩了點。劉備能識馬謖之真面目,自然也能識諸葛亮之真面目。既然對諸葛亮開誠布公地說“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國,終定大事”,可見劉備已經知道
諸葛亮篡位之心,劉備已知,乃有“君可自取”之語。只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蜀將易主,劉備無可奈何。生之劉備已然不能保手足弟子,況老革將死乎?
劉備仿效當年陶謙三讓徐州於劉備以保陶氏子嗣之計,劉備三讓益州於諸葛亮。對照兩者情形皆同:陶謙託孤於劉備,劉備託孤於諸葛亮,兩件託孤,都為保存子嗣之活命,以免因奪主易位之而滅族。一方都是老邁將死之主,一方都是血氣方剛之權臣。老主被迫,很是無奈,權臣假意恭敬,不肯受讓。必須讓者再三上之而受著再三辭,觀察各方反應之後再行交接。因為這是一個燙手山芋,不能保證自己能順利接收之前,不能輕易接受。交接儀式很可能便成斬首儀式。
劉備以陶謙臨終託孤之際受讓徐州,可謂順利過度,無人反對。而諸葛亮不在地從劉備臨終託孤之際接收益州,是因為當時蜀中還有魏延、李嚴等大將不服諸葛亮,非等閒之輩。諸葛亮此時接手,根本就把持不住,必定會被魏延斬殺。那就身敗名裂了。對劉備而言,魏延無反骨,對諸葛亮而言,魏延有反骨,魏延肯定會反對諸葛亮,諸葛亮嫉恨魏延。
其實諸葛亮做事很沉穩,不求速達,而求萬全。諸葛亮之篡位大計自然不可輕舉妄動,要循序漸進。遲緩,這是諸葛亮性格,諸葛亮往往因此錯失去良機。
裴注三國志:諸葛亮始出隴右,南安、天水、安定三郡人反應之,若亮速進,則三郡非中國之有也,而亮徐行不進;既而官兵上隴,三郡復,亮無尺寸之功,失此機。
袁子曰:亮治實而不治名,志大而所欲遠,非求近速者也。
魏略曰:夏侯楙為安西將軍,鎮長安,亮於南鄭與群下計議,延曰:“聞夏侯楙少,主婿也,怯而無謀。今假延精兵五千,負糧五千,直從褒中出,循秦嶺而東,當子午而北,不過十日可到長安。楙聞延奄至,必乘船逃走。長安中惟有御史、京兆太守耳,橫門邸閣與散民之谷足周食也。比東方相合聚,尚二十許日,而公從斜谷來,必足以達。如此,則一舉而鹹陽以西可定矣。”亮以為此縣危,不如安從坦道,可以平取隴右,十全必克而無虞,故不用延計。

四,無功之亮,一孔之明。
無功之亮,一孔之明,這是我對諸葛亮最好的妙論。
諸葛亮之軍功。綜觀諸葛亮一身武略,惟求援吳會之策,一顯孔明,也是逼急了求援,誰都會做的事情,何足言。時人言過其實,誇大其辭,過分吹捧諸葛亮之功。劉備入蜀大計,實龐統之策,法正彭羕之謀。諸葛亮在劉備入蜀時溯江分定郡縣,南蠻反叛時南征四郡,乃無謀小勝,而後北伐,連戰連敗,歷史上數一數二的常敗將軍。
龐統之才,“當南州士之冠冕”,高於諸葛亮。入蜀之策,出於龐統。
蜀書第七龐統傳:潁川司馬徽清雅有知人鑒,統弱冠往見徽,徽採桑於樹上,坐統在樹下,共語自晝至夜。徽甚異之,稱統當南州士之冠冕,由是漸顯。
蜀書第七龐統傳:亮留鎮荊州。統隨從入蜀。
九州春秋曰:統說備曰:“荊州荒殘,人物殫盡,東有吳孫,北有曹氏,鼎足之計,難以得志。今益州國富民強,戶口百萬,四部兵馬,所出必具,寶貨無求於外,今可權藉以定大事。”備曰:“今指與吾為水火者,曹操也,操以急,吾以寬;操以暴,吾以仁;操以譎,吾以忠;每與操反,事乃可成耳。今以小故而失信義於天下者,吾所不取也。”統曰:“權變之時,固非一道所能定也。兼弱攻昧,五伯之事。逆取順守,報之以義,事定之後,封以大國,何負於信?今日不取,終為人利耳。”備遂行。
蜀書第七龐統傳:益州牧劉璋與先主會涪,統進策曰:“今因此會,便可執之,則將軍無用兵之勞而坐定一州也。”先主曰:“初入他國,恩信未著,此不可也。”璋既還成都,先主當為璋北征漢中,統復說曰:“陰選精兵,晝夜兼道,徑襲成都;璋既不武,又素無預備,大軍卒至,一舉便定,此上計也。楊懷、高沛,璋之名將,各仗強兵,據守關頭,聞數有箋諫璋,使發遣將軍還荊州。將軍未至,遣與相聞,說荊州有急,欲還救之,並使裝束,外作歸形;此二子既服將軍英名,又喜將軍之去,計必乘輕騎來見,將軍因此執之,進取其兵,乃向成都,此中計也。退還白帝,連引荊州,徐還圖之,此下計也。若沈吟不去,將致大因,不可久矣。”先主然其中計,即斬懷、沛,還向成都,所過輒克。
蜀書第七法正傳:正既還,為松稱說先主有雄略,密謀協規,原共戴奉,而未有緣。後因璋聞曹公欲遣將征張魯之有懼心也,松遂說璋宜迎先主,使之討魯,復令正銜命。正既宣旨,陰獻策於先主曰:“以明將軍之英才,乘劉牧之懦弱;張松,州之股肱,以回響於內;然後資益州之殷富,馮天府之險阻,以此成業,猶反掌也。”先主然之,溯江而西,與璋會涪。北至葭萌,南還取璋。
蜀書第十彭羕傳:仆因法孝直自衒鬻,龐統斟酌其間,遂得詣公於葭萌,指掌而譚,論治世之務,講霸王之義,建取益州之策,公亦宿慮明定,即相然贊,遂舉事焉。
蜀書第七法正傳:或謂諸葛亮曰:“法正於蜀郡太縱橫,將軍宜啟主公,抑其威福。”亮答曰:“主公之在公安也,北畏曹公之強,東憚孫權之逼,近則懼孫夫人生變於肘腋之下;當斯之時,進退狼跋,法孝直為之輔翼,令翻然翱翔,不可複製,如何禁止法正使不得行其意邪!”

五,進可竊蜀,退可奔吳。
劉備是假英雄,諸葛亮是真漢奸。
聯吳是諸葛亮一生最重要的政治資本。諸葛亮初出茅廬,為劉備求援吳會而發跡,從此得意揚名,使劉備敬重而寵用,從此飛黃騰達。而此最初之孫劉抗曹聯盟,非諸葛亮之謀,實乃魯肅之策。其功,在肅而不在亮。
吳書第九周瑜傳:時劉備為曹公所破,欲引南渡江,與魯肅遇於當陽,遂共圖計,因進住夏口,遣諸葛亮詣權,權遂遣瑜及程普等與備併力逆曹公,遇於赤壁。
蜀書第二先主傳:江表傳曰:孫權遣魯肅吊劉表二子,並令與備相結。肅未至而曹公已濟漢津。肅故進前,與備相遇於當陽。因宣權旨,論天下事勢,致殷勤之意。且問備曰:“豫州今欲何至?”備曰:“與蒼梧太守吳巨有舊,欲往投之。”肅曰:“孫討虜聰明仁惠,敬賢禮士,江表英豪,鹹歸附之,已據有六郡,兵精糧多,足以立事。今為君計,莫若遣腹心使自結於東,崇連和之好,共濟世業,而雲欲投吳巨,巨是凡人,偏在遠郡,行將為人所並,豈足託乎?”備大喜,進住鄂縣,即遣諸葛亮隨肅詣孫權,結同盟誓。
然諸葛亮之聯吳,不為劉而為諸葛,孫吳只是諸葛亮個人之外援。諸葛亮之意,只在自重,且為其篡位成敗尋求進退之路。 因吳蜀聯合一事,諸葛亮在蜀則以有吳國外合而重,諸葛亮在吳則以其有蜀國里迎而重。一約兩國,裡應外合,使自己一身得重於兩國之間,進可篡劉蜀,退可奔孫吳。此乃兩重之計,其經典出自《戰國策》。
戰國策韓策一:大成午從趙來,謂申不害於韓曰:“子以韓重我於趙,請以趙重子於韓,是子有兩韓,而我有兩趙也。”
諸葛亮之聯吳,攻守同盟之敵方不是曹魏而是劉蜀。對劉氏而言,孫吳是敵國,對諸葛氏而言,孫吳是諸葛亮兄弟之國。蜀之諸葛亮與吳之諸葛瑾為親兄弟,在蜀在吳,裡應外合助孫擒劉。逐個金
吳書第七諸葛瑾傳:其先葛氏,本琅邪諸縣人,後徙陽都。陽都先有姓葛者,時人謂之諸葛,因以為氏。瑾少游京師,治毛詩、尚書、左氏春秋。遭母憂,居喪至孝,事繼母恭謹,甚得人子之道。風俗通曰:葛嬰為陳涉將軍,有功而誅,孝文帝追錄,封其孫諸縣侯,因並氏焉。此與吳書所說不同。
東吳擒殺關羽,諸葛瑾參與其中,因討關羽之功封侯,其功大矣,可知關羽死於諸葛兄弟之互助聯盟。
吳書第七諸葛瑾傳:後從討關羽,封宣城侯,以綏南將軍代呂蒙領南郡太守,住公安。
吳蜀之約,蜀方簽約者是諸葛亮,聯盟主要為其個人服務,是諸葛亮為政治篡位而尋求國際援助的外交手段。
蜀吳聯盟實質是諸葛氏於孫氏之聯合,而非氏劉氏與孫氏之聯合。蜀吳聯盟是諸葛亮自己的外援,而非劉蜀之國家聯盟,是諸葛亮個人與孫吳國簽定的盟約,主要是幫助自己得以篡位做蜀主。
此盟約,一方面諸葛亮以自己在蜀的身份地位以及謀略保證蜀吳之間不會發生對吳國不利的戰鬥,一方面,吳國向諸葛亮保證只要諸葛亮發出信號,吳國軍隊隨時為諸葛亮出兵,配合其政治行動,援助諸葛亮篡位之政變。
諸葛亮與孫勸結成葛孫聯盟,因而諸葛亮常借孫吳之手來解決自己的政治敵人。關羽張飛無不死於東吳之手,乃至劉備最終大敗於吳,走魚復而閉目。
蜀書第六張飛傳:先主伐吳,飛當率兵萬人,自閬中會江州。臨發,其帳下將張達、范強殺飛,持其首,順流而奔孫權。
在劉蜀與孫吳之間的外交關係上,諸葛亮實際上做了漢奸,蜀漢政權的內奸,對外則通信孫吳使吳過江襲關羽,對內則蒙蔽劉備拖延其進軍策略,使關羽求援無援而敗亡,使張飛防不勝防而暗殺。諸葛亮一再破壞劉備伐吳大業,乃至劉備報仇伐吳,諸葛亮一再諫阻。劉備伐吳時連營駐軍,犯兵家大計,諸葛亮並不進言,放任劉備敗亡。
劉備與孫權大戰,乃至敗死後,劉蜀與孫吳已經是死敵,毫無友誼可言。而諸葛亮與孫權之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始終未變。劉備死後,後主無權過問政治,更無法干涉外交事務,諸葛亮遣鄧芝往東吳,重修舊好,繼續葛孫東協之會晤。
蜀書第十五鄧芝傳:乃遣芝脩好於權。權果狐疑,不時見芝,芝乃自表請見權曰:“臣今來亦欲為吳,非但為蜀也。”權乃見之,語芝曰:“孤誠原與蜀和親,然恐蜀主幼弱,國小勢偪,為魏所乘,不自保全,以此猶豫耳。”芝對曰:“吳、蜀二國四州之地,大王命世之英,諸葛亮亦一時之傑也。”
諸葛亮有孫吳之援,進可竊蜀,退可奔吳。內丞我亮,外承吳顧。

六,虛委北伐,蛇行內篡。
諸葛亮北伐之意,不在北而在南,北伐者,南篡也。諸葛亮虛委北伐,蛇行內篡。南轅北轍者,蛇行也,道路是曲折的,意圖是孔明的。
蜀書第五諸葛亮傳:然連年動眾,未能成功,蓋應變將略,非其所長歟!
諸葛亮英才大志而北伐無能,為何?有人論其無謀略,我以為諸葛亮之志不在外而在內,不在伐魏,而在圖蜀。
北伐南圖,諸葛亮圖在南而北行,看似匪夷所思,實乃極其微妙,此中有機,其為大玄。諸葛亮連年聚集傾國之兵,進行北伐,用兵不戢,屢耀其武。領兵炫耀武力,名為北上伐魏,實乃南圖換位,向劉禪及其保主派炫耀武力以示威。向巴蜀民眾宣示自己的威嚴,巴之倒懸全由葛宰,蜀之正邪皆在我亮。假意北伐,真圖南篡。
蜀書第五諸葛亮傳:亮答曰:“君不見申生在內而危,重耳在外而安乎?”
諸葛亮深知“在內而危,在外而安”,是以假意北伐在外而安,擁兵自重枕戈待旦,以待天時,以待地利,以待人和。時與機皆萬全時,諸葛亮才會篡位。對蜀國乃至天下,諸葛亮追求完全占有,更追求安全占有,“十全必克而無虞”,諸葛亮才會一舉篡位。
諸葛亮假意北伐,所以每戰必不勝而退,雖勝而必退。諸葛身雖擁兵在外,以求自安,而謀中之意,常恐宮中有變。所以在軍營最關注的不是軍事而是政事,諸葛亮在北伐軍營中依然辦政治業務,宮中稍有不測,即可回師“靖亂”。在篡位大業上,諸葛亮學周文王,學曹操,學司馬懿。
蜀書第五諸葛亮傳:諸葛亮死後,劉禪致悼詞,詔策曰:“惟君體資文武,明叡篤誠,受遺託孤,匡輔朕躬,繼絕興微,志存靖亂;爰整六師,無歲不征,……”
窮兵黷武,屢戰屢敗,諸葛亮北伐,終不進尺寸之土,而劉蜀已空,人物殆盡,劉禪被剝奪政治權利,不能自由。在諸葛亮之世乃至死後十二年諸葛亮親定接班人蔣琬死前,劉禪終日上不至天,下不至地,政由葛琬,祭則寡人,言出臣口,不聞於君。蜀之境,劉名存而實亡。
諸葛亮用兵,進如山,何其慢!退如風,何其快!慢者,假意也,快者,畏變也。慢出而快回,諸葛亮意在內而不在外也,攘外必先安內,諸葛亮在真正篡位之前,不會真心北伐。使蜀易主換姓一歸諸葛,諸葛亮才會真心北伐。
蜀書第十李嚴傳:平聞軍退,乃更陽驚,說“軍糧饒足,何以便歸”!
諸葛亮北伐,動輒退兵,匪夷所思,並非其智不逮而力不足,其志將內篡故耳。諸葛亮身在外而心在內,恐朝中有不測之變,危及自身存亡,所以諸葛亮北伐,總是若即若離,不思進取。不論勝敗,必速退而回,其志在內而不在外,在蜀不在魏。北伐是假計,內顧是真圖。
如此情形,曹操也有過,曹操平定漢中時,本可一鼓氣進取巴蜀,而裹足不前,急速北還,其疑慮之心情,不在智力不足以撼蜀,而在後顧之憂慮,恐有內變。
蜀書第七法正傳:二十二年,正說先主曰:“曹操一舉而降張魯,定漢中,不因此勢以圖巴、蜀,而留夏侯淵、張郃屯守,身遽北還,此非其智不逮而力不足也,必將內有憂偪故耳。
曹操冒過兩次只顧伐外而不顧安內的險,一次是為父報仇伐徐州陶謙,不料自己老巢中有陳宮張邈等人乘機搞內變,引狼入室,使呂布占據曹操大本營,曹操查點因此而命喪黃泉。
魏書呂布傳第七:興平元年,太祖復征謙,邈弟超,與太祖將陳宮、從事中郎許汜、王楷共謀叛太祖。宮說邈曰:“今雄傑並起,天下分崩,君以千里之眾,當四戰之地,撫劍顧眄,亦足以為人豪,而反制於人,不以鄙乎!今州軍東征,其處空虛,呂布壯士,善戰無前,若權迎之,共牧兗州,觀天下形勢,俟時事之變通,此亦縱橫之一時也。”邈從之。太祖初使宮將兵留屯東郡,遂以其眾東迎布為兗州牧,據濮陽。
一次是平袁後,本當急速回許都以內顧,曹操卻冒險繼續遠征北方,攻打烏丸,滅袁氏殘餘勢力,此棋一著行之大險,遠征平北而內無變生,雖僥倖,曹操後來承認此舉危險,事情過後,曹操想起此中危機,才猛然嚇了一跳。
魏書第一武帝紀:將北征三郡烏丸,諸將皆曰:“袁尚,亡虜耳,夷狄貪而無親,豈能為尚用?今深入征之,劉備必說劉表以襲許。萬一為變,事不可悔。”惟郭嘉策表必不能任備,勸公行。
曹瞞傳曰:時寒且旱,二百里無復水,軍又乏食,殺馬數千匹以為糧,鑿地入三十餘丈乃得水。既還,科問前諫者,眾莫知其故,人人皆懼。公皆厚賞之,曰:“孤前行,乘危以徼幸,雖得之,天所佐也,故不可以為常。諸君之諫,萬安之計,是以相賞,後勿難言之。”
曹操冒過兩次只顧伐外而不顧安內的險,所以後來謹慎顧內,重操內而輕伐外,寧可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曹操吸取兩次出門外而內有險情的危險教訓,而蜀道難,行軍難,曹操若要一鼓而取蜀,需要千里迢迢,長途跋涉才能得到,這意味著曹操又要向遠征烏丸一樣長期在外出差,這樣自己本家都城內可能會有人乘機內變,像張迎呂布一樣自己在內部出現敵人,來一個挾持天子以令曹操那就麻煩了,對曹操無疑是致命的危險,所以曹操寧可失去吞蜀良機,也不能讓自己第三次冒險了,前兩次事時曹操年輕氣盛,年少輕狂,所以輕視後顧之憂,而曹操平定漢中時已經經歷了多次生命危險,曹操曾在張繡、呂布、馬超等人刀下死裡逃生多次,再不能捨本逐末去冒險了。所以此時並不急於伐蜀而是急於打道回府,其目的在於內顧,防止有人挾天子以令曹操。伐吳問題上,曹操也是同樣的憂慮,吳據長江天險,要硬攻,需要耗費許多時日,而內顧的問題曹操越老越重視,所以曹操的戰績自平取漢中後,再無進展,使三國鼎立的局面得以持續,要是拿出遠烏丸的勇氣,來個遠征蜀吳,曹操早就完成統一大業了,但也有可能在征蜀滅吳期間因有人在內部生變而使曹操無家可歸,無枝可依,伐蜀吞吳中道崩沮,半途而廢。
諸葛亮北伐,往往無功而返,速速退師,意外回朝,其原因主要是擔憂蜀內有人挾持劉禪而令諸葛。而諸葛亮假意北伐,在家門口出來又進去,進去又出來,來來回回地折騰,也是諸葛亮之謹慎,他是在試探別人舉動,看看誰有不對勁,一經發現,便扼殺在萌芽之中,事先靖亂。
諸葛亮北伐屢戰屢敗,毫無進展,反而使蜀國捉襟見肘,劉禪岌岌可危。北伐使劉禪沒得到一點好處,諸葛亮卻不但出盡風頭,而且大賺民心,大收民望,顯得眾望所歸。諸葛亮擁兵自重,劉禪常懷畏懼,寢食驚恐。臣尊而君卑,臣強而君弱,劉禪只好裝傻充嫩,以求自保。大智若愚。及蜀被魏攻破,劉禪投降,有樂不思蜀之狀,也是裝傻以求存活。
蜀書第五諸葛亮傳:及備殂沒,嗣子幼弱,事無巨細,亮皆專之。
魏略曰:及禪立,以亮為丞相,委以諸事,謂亮曰:“政由葛氏,祭則寡人。”亮亦以禪未閒於政,遂總內外。
即使有劉禪對諸葛亮委以諸事之情形,也屬被迫。畏懼諸葛亮的專橫勢力,劉禪只能隱忍,不問政治,才能保證自身安全。
當時署國之民,只知有諸葛亮而不知有劉禪。劉禪衣食起居都被諸葛亮以自己安插的心腹監視起來,劉禪舉止言行皆不自由。諸葛亮挾後主以令巴蜀,官吏之任免,軍事之進退,諸葛亮無不一意孤行。諸葛亮在朝則龍驤虎視,橫行霸道,在野則收買民心,以民主自居。
諸葛亮賣主買民心。諸葛亮執政,有功則據己之功,有過則推後主之過。功則諸葛孔明,過則劉禪昏庸。功則孔明,過則阿斗。蜀之民心向背,已然非劉,盡歸於諸葛。
蜀書第五諸葛瞻傳:每朝廷有一善政佳事,雖非瞻所建倡,百姓皆傳相告曰:“葛侯之所為也。”是以美聲溢譽,有過其實。
人們對待諸葛亮之子諸葛瞻猶如此,況乎諸葛亮?諸葛亮賣主買民,深得人心,為諸葛代劉受蜀打下了堅實的基業。若諸葛亮取蜀,很可能讓其子諸葛瞻得位。此計,曹操效法於周文王,司馬懿效法於曹操,取得成功,以諸葛亮的性格,走這條長遠安全的路線,正合其志。
蜀書第五諸葛亮傳:亮之素志,進欲龍驤虎視,苞括四海,退欲跨陵邊疆,震盪宇內。又自以為無身之日,則未有能蹈涉中原、抗衡上國者,是以用兵不戢,屢耀其武。然亮才,於治戎為長,奇謀為短,理民之幹,優於將略。
諸葛亮假意北伐,擁兵自重,耀武揚威,不意早逝,使其大志功虧一簣。諸葛亮“不求聞達”,“只求萬全”,事不成,而名千古,真乃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
諸葛亮死時,專門敲定接班人蔣琬接替自己實權,繼續挾持劉禪,使諸葛子嗣安然無恙,以免遭受劉禪打擊報復。蔣琬者,韁綰也,是諸葛亮為後主戴上的手銬,使劉禪依然受困。劉禪的政治權利依然被剝奪,照舊只管祭祀。但這個可憐巴巴的管祭祀的權力,給劉禪一個泄憤報復諸葛亮的機會。劉禪不許立諸葛亮之廟於成都,可知劉禪深恨諸葛亮之深。
魏略曰:劉禪曰:“政由葛氏,祭則寡人。”
襄陽記曰:亮初亡,所在各求為立廟,朝議以禮秩不聽,百姓遂因時節私祭之於道陌上。言事者或以為可聽立廟於成都者,後主不從。
蜀書第三後主傳:建興十二年秋八月,亮卒於渭濱。以丞相留府長史蔣琬為尚書令,總統國事。
蜀書第三後主傳:延熙九年冬十一月,大司馬蔣琬卒。
魏略曰:蔣琬卒,禪乃自攝國事。
諸葛亮死去十二年,堅持諸葛亮路線不動搖的蔣琬也死了之後,劉禪才得以解放,獲得政治權利自由。
一國之君不能享有政治權利,被挾持為傀儡,劉禪要獲得政治權利,須要等。劉禪不但要等到諸葛亮死後,更要等到諸葛亮接班人死後,可見諸葛亮專之根深,制之蒂固,可謂基礎堅實,牢不可拔,難以動搖。
劉禪正式掌權後,本想揭諸葛亮的短,但一方面諸葛亮黨羽已經根深蒂固,姜維等人把持兵權,劉禪投鼠忌器,不敢多言,另一方面蜀國人民已經被諸葛亮收買得心服口服,劉禪自然不能違背民意,說諸葛亮的壞話。劉禪當家做主日子不長,蜀國就被鄧艾鍾會等人給攻破了,所以諸葛亮篡位陰謀從此石沉大海,無有明言,難以明知。

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1/1/390839.shtml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