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知否》,重現宋人最美生活

2019-02-10 20:42:19

物道君語:

近來最火的劇應該是《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它把只能從詩詞中讀到的,宋畫中看到的“宋式風雅”鮮活地呈現在我們眼前。

汴京城繁華的御街、車水馬龍的州橋夜市,還有深宅大院裡的竹簾紗帳、花牆影壁......

宋朝的生活就像是一場夢!一桌一幾、一花一木、一酒一茶,詩意風雅地讓人迷戀。

吳曉波說:“宋代是一個不太強大但有幸福感的朝代”。

是的,它雖不比唐代富貴艷麗,但美好得讓人舒心,尤其是宋人四般閒事,點茶、掛畫、插花、焚香。

案几上擺一個小香爐,燃一片上好的沉水香,在裊裊青煙里給紅男綠女伴讀,或是伴著一家幾口人敘敘家長里短......

或者拿出點茶的工具,炭火燒水、注湯點茶,悠悠地做,慢慢地喝。

宋朝人的生活便是這樣,“像宋瓷一樣的精緻”,處處都值得玩味。

不過,宋朝的精緻不是只屬於文人,還屬於那些在汴京十字街頭說書的、飲茶的、雜耍的“藝人”;文人的風雅不止流連於廟堂之高,也活躍在城市的街頭巷尾、茶樓酒肆......

擇日不如撞日,今日就讓我們一起夢回大宋,追憶千年前北宋的風雅韻事。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在宋人眼中,每個時間都需要好好相待,每一個景致都需要好好欣賞。

每日晨光未至,北宋的坊巷市井已經開始傳出打更的敲打聲“卯時正刻,新日換舊月,積雪未化 ,注意添衣……”

人們的一天,從僧人的報時中醒來,在報告中注意時下的天氣冷暖、晴霜雨雪,依時序生活勞作,是宋人的時間感。

常說春有百花秋有菊,循季節出遊,生活才能夠過得精緻而具體,所以宋時無論是文人雅士,還是市井民婦,都喜歡出門溜達。

尤其是春暖花開時節,各處春景撩得人們滿心歡喜,皇家園林和私家園林也紛紛開放給百姓,每逢此時幾乎是全城出動,踏春賞花。

不得閒的人就只能趁著寒食節、清明節這些“放假”的日子,出門掃墓之餘盡情遊山玩水。

宋人愛菊,每逢九月九重陽節,汴京全城菊花盛開,約好了似到郊外遊玩賞菊。

當時的文人雅士還喜歡在家裡種菊,菊花開便來做菊花茶、菊花酒、菊花餅,或打吃菊花火鍋......

受交通限制,宋人沒能去遠地方觀賞,每逢好時節大家也都珍惜每一個出遊的機會,珍惜自己眼前看到的每一處風景。

一食一飯藏至味,一餐一飲有閒情

宋人不僅愛吃,也能把吃吃出名堂。

曲水流觴原本是文人墨客詩酒唱酬的一種雅玩,酒觴斟滿美酒,順著水流在水面緩緩遊蕩,這一隻只小船在誰面前停下,誰就吟詩一首。

宋人則把菜餚裝在漂木上,順著水流流經每位客人,既讓桌上每人都能吃上每道菜,又風雅有趣。

記得《風味人間》一道蟹釀橙,是宋時流行的美食。

等到橙熟蟹肥,宋人將黃橙挖中空,填入蟹黃蟹肉,入瓮蒸熟。等待橙香蟹鮮,取來一壺熱酒,便是一道十分講究的時令菜餚。

不光是正宴,宋式小點心也足足地吊起我們的饞癮:櫻桃煎、頂皮酥、琉球塘、玫瑰酥餅、菱角、蜜浮酥柰花、碧玉糕、瓊葉糕......名兒好聽,做的更是小巧精細。

這些花花綠綠的吃食,其實原料都簡單常見,只是在宋人手裡再普通平常的食物,都能精緻起來。

一食一飯,一餐一飲都包含著宋人對美食的講究,對生活的熱愛。

月上古城頭,夜市燈如晝

生活在北宋汴京城,一到夜晚不用早早關燈睡覺,可以好好體驗一把“夜生活”。

那時的汴京城,夜間不宵禁不戒嚴,入了夜小吃店、酒樓、賭坊的燈籠全都亮著,坊巷街市間也都聚滿了人,不論寒暑晴陰,日日總要熱鬧到半夜三更。

夜市上逛累了可以在街上叫碗茶喝,有興致可以吃著果子喝酒划拳,或者站在路邊看雜耍,若是可以一定要去附近的“瓦舍勾欄”逛逛。

這是汴京城的娛樂中心,也是夜生活最精彩的部分,有各種文娛活動。

若是平常百姓,白天忙著勞作,夜晚便可蹭著做回“文藝青年”,看看聽聽曲兒、聽聽評書。

若是文人雅士來玩,可好好放鬆體會生活,看看魔術表演,或者玩玩相撲,讀書娛樂兩相宜。

夢回千年北宋很值得,平時的生活雅致舒適,娛樂活動又豐富自在。

電視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的片名,是出自宋代詞人李清照的一首詩: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昨天夜裡的雨點看似稀疏,風卻是勁吹個不停,詞人趁著酒勁酣睡了一夜。第二日醒來,酒意還未消盡,揉著太陽穴,問了身旁正在捲簾的侍女:“外面現在如何?”。

她小聲說道:“只有海棠花依舊如故”。

有人問:我們這個時代還有沒有“宋式風雅”?

有!因為這個時代也正在回歸我們的內心,人們正在從浮躁里沉澱下來,看花,聽雨,聞香,品茶,吃不求飽的點心,過講究而有品味的中國精緻生活。

文字由物道原創,圖片來源於網路,圖片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