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經病及帶下病提要

2019-03-08 06:01:36
正文:

中醫婦科學以其對婦科疾病的獨特診療方法及卓著的療效而深受廣大患者的歡迎,因此中醫婦科學是高等中醫藥院校學生必修的一門主要臨床課程。由於婦女具有經、帶、胎、產的生理特點,所以由婦女生理功能失常而導致的婦科疾病,一般分為月經病、帶下病、妊娠病、產後病和婦科雜病(簡稱“經、帶、胎、產、雜”)5大門類。中醫婦科學就是專門講述這5大門類婦科疾病的病因病機、診斷要點和辨證論治的課程。

就本門課程的學習方法而言,關鍵是要掌握4個方面:一是概念明確。每種疾病都有其各自的概念,只有首先明確其概念,才能進一步深入學習。二是抓住主症。每個證候都有許多症狀,但只要抓住主症,就可以掌握該證候的特點。三是橫向比較。即每個病種各類證候之間的比較,特別是其主症之間的比較,有比較才有鑑別。四是掌握每個病種的診斷要點。只有掌握診斷要點,才能與其它相關的病種進行縱向比較,即所謂鑑別診斷。這4個方面既是學習中的主要內容,也是考核的重點。筆者謹就這5大門類婦科疾病的學習方法和要點進行簡要提示,以供同學們參考。

月經病是指以月經的周期、經期、經量、經色、經質出現異常,或伴隨月經周期而出現局部或全身症狀為臨床特徵的病變。究其病因,總的來說,不外乎外感與內傷兩個方面。外感者因於六淫邪氣外襲。內傷者或因於先天不足,或因於房勞過度,或因於產多乳眾,或因於七情所傷,或因於飲食不節。其病機則為髒氣受損,功能失常,氣血失調,殃及沖任。其病變臟腑主要涉及腎、肝、脾三髒。

月經病的診斷應重點掌握月經的期、量、色、質的異常改變,其中尤以經期和經量更為重要。由此而抓住主症作為診斷依據。由於月經病中,期、量、色、質的改變往往同時出現,或伴有其它病變,故如何抓住主症而作出鑑別診斷亦應高度重視。

月經病的辨證重點在於依據月經的期、量、色、質的改變及全身症狀與體徵,判定其寒、熱、虛、實之屬性及臟腑部位。

月經病的治療須以調經為大法,針對病性及病位,分別採取調理氣血、補腎、扶脾、疏肝、調固沖任等具體措施。本文將月經病分為月經周期失常、月經經期失常、月經經量失常、痛經、經行前後諸病、絕經前後諸症6個方面提要介紹。

健康婦女一般14歲左右月經初潮,至49歲左右絕經,一生中月經來潮大約持續35年左右。每兩次月經的間隔時間稱為月經周期,正常月經周期為28天,最少不少於21天,最多不超過35天。也就是說,凡月經周期在21~35天之間,又無所苦者,可視為周期正常。月經周期失常的病變臨床常見者有月經先期、月經後期、月經先後無定期、經間期出血、崩漏和閉經等。

月經先期是指月經周期提前7天以上,甚至1月兩潮,連續兩個月經周期以上者。亦稱經期超前、經行先期、經早。臨床常見氣虛、血熱兩類證候。

氣虛證乃因於脾氣虛弱,統攝失權,沖任不固。其主症是經血量多、色淡、質稀,兼見氣虛諸症(神疲肢倦,氣短懶言,小腹空墜,納少便溏,舌淡紅,苔薄白,脈緩弱。)。治當補氣攝血,固沖調經,方用補中益氣湯。

血熱證乃因於熱擾沖任,迫血妄行,臨床又有實熱證與虛熱證之分。①實熱證因於陽盛火熾,迫血妄行。其主症是經血量多、色深紅或紫、質稠,兼見熱盛諸症(心胸煩悶,渴喜冷飲,大便燥結,小便短赤,面色紅赤,舌紅,苔黃,脈滑數。)。治當清熱涼血,固沖調經,方用清經散(丹皮、地骨皮、白芍、熟地、青蒿、黃柏、茯苓,若月經過多者,去茯苓,酌加地榆、茜草根以涼血止血;若經行腹痛,經血夾瘀塊者,酌加炒蒲黃、三七以化瘀止血。)。若因肝鬱化熱而致血熱妄行者,則每兼胸脅、少腹、乳房脹痛,治當疏肝解郁,涼血調經,方用丹梔逍遙散加減(若月經過多者,經時去當歸,酌加牡蠣、茜草、炒地榆以固沖止血;經行不暢,夾有血塊者,酌加澤蘭、益母草以活血化瘀;經行乳房脹痛甚者,酌加瓜蔞、王不留行、鬱金以解郁行滯止痛)。②虛熱證因於陰虛內熱,擾及沖任而致血海不寧。其主症是經血量少、色紅、質稍稠,兼見陰虛內熱諸症(顴赤唇紅,手足心熱,咽乾口燥,舌紅,苔少,脈細數。)。治當養陰清熱,固沖調經,方用兩地湯(生地、玄參、地骨皮、麥冬、阿膠、白芍,若月經量少者,酌加山藥、枸杞子、何首烏滋腎以生精血;手足心熱甚者,酌加白薇、生龜板育陰潛陽以清虛熱)。

月經先期的診斷要點是月經周期提前7天以上,或連續兩個月經周期以上,注意與月經過多、月經過少、經間期出血、崩漏相鑑別。

月經後期是指月經周期推遲7天以上,甚至40~50天一潮,連續兩個月經周期以上者,亦稱經行後期、經期錯後、經遲。臨床常見血寒、血虛、氣滯3類證候。

血寒證乃因於寒凝血瘀,阻於沖任,血行不暢。臨床又有實寒證與虛寒證之分。①實寒證因於陰寒凝滯,血行瘀阻。其主症是經血量少,色黯,有瘀塊,兼見實寒諸症(小腹冷痛拒按,得熱痛減,畏寒肢冷,舌黯,苔白,脈沉緊或沉遲)。治當溫經散寒,活血調經,方用溫經湯(《校注婦人良方》)。②虛寒證因於陽氣不足,溫煦失權,血行瘀澀。其主症是經血量少,色淡,質清稀,兼見虛寒諸症(小腹隱痛,喜熱喜按.腰酸無力,小便清長,面色眥白,舌淡,苔白,脈沉遲無力)。治當扶陽祛寒,養血調經,方用艾附暖宮丸。

血虛證乃因於營血不足,沖任虧虛,血海不能按時滿溢。其主症是經血量少,色淡,質稀,無血塊,兼見血虛諸症(小腹空痛,頭暈眼花,心悸失眠,皮膚不潤,面色蒼白或萎黃,舌淡,苔薄,脈細無力)。治當補血調經,方用大補元煎(人參、山藥、熟地、杜仲、當歸、山茱萸、枸杞子、炙甘草,若月經量少者,酌加紫河車、肉蓯蓉、丹參養精血以行經;帶下量多者,酌加鹿角霜、金櫻子、芡實固澀止帶;若月經錯後過久者,酌加肉桂、牛膝以溫經活血,引血下行。)。(人參養榮湯亦可用之,若月經過少者,去五味子,酌加丹參、雞血藤;若經行小腹隱隱作痛者,重用白芍,酌加阿膠、香附。)

氣滯證乃因於氣機不暢,血行艱澀,阻滯沖任。其主症是經血量少,色黯或有血塊,兼見肝鬱氣滯諸症(經前乳房、胸脅、少腹脹痛;氣機不暢,則煩躁易怒,肝經鬱熱,故口苦咽乾。舌紅,苔黃,脈弦數,為肝鬱化熱之象。)。治當理氣調經,方用烏藥湯加味(烏藥、香附、木香、當歸、甘草,若小腹脹痛甚者,酌加莪術、延胡索;乳房脹痛明顯者,酌加柴胡、川棟子、王不留行;月經過少者,酌加雞血藤、川芎、丹參)。

月經後期的診斷要點是月經周期推遲7天以上,若連續兩個月經周期以上應與妊娠、妊娠出血、月經過少相鑑別。

月經先後無定期是指月經周期嚴重紊亂,或提前、或推遲7天以上,或連續3個月經周期以上,亦稱經水先後無定期、經水無定、經行或前或後、經亂。臨床常見肝鬱、腎虛兩類證候。

肝鬱證乃因於情志不遂,肝失疏泄,氣血失調。血海蓄溢失司,疏泄太過,則經血提前而至;疏泄不及,則經血推遲而來,周期紊亂。其主症是經血量或多或少,色紫紅,有血塊,經行不暢,兼見肝氣鬱結諸症(或經行不暢,胸脅、乳房、少腹脹痛,精神鬱悶,時欲太息,噯氣食少,舌質正常,苔薄,脈弦)。治當疏肝解郁,理氣調經,方用逍遙散(若經來腹痛者,酌加香附、延胡索;夾有血塊者,酌加澤蘭、益母草;有熱者,加牡丹皮、梔子;脘悶納呆者,酌加枳殼、厚朴、陳皮;兼腎虛者,酌加菟絲子、熟地、續斷。)。

腎虛證乃因於腎氣不足,沖任失調,血海蓄溢失司,封藏溢泄紊亂。其主症是經血量少,色淡或淡黯,質清,兼見腎虛諸症(頭暈耳鳴,腰酸腿軟,小便頻數,舌淡,苔薄,脈沉細。)。治當補腎調經,方用固陰煎(若腰骶酸痛者,酌加杜仲、巴戟天;帶下量多者,酌加鹿角霜、沙苑子、金櫻子)。(若肝鬱腎虛者,症見月經先後無定期,經量或多或少,平時腰痛膝酸,經前乳房脹痛,心煩易怒,舌黯紅,苔白,脈弦細。治宜補腎舒肝,方用定經湯。(當歸、白芍、熟地、柴胡、山藥、茯苓、菟絲子、炒荊芥,方中柴胡、炒荊芥疏肝解郁;當歸、白芍養血柔肝;熟地、菟絲子補腎而益精血;山藥、茯苓健脾生血。全方舒肝腎之鬱氣,補肝腎之精血,肝氣舒而腎精旺,氣血疏泄有度,血海蓄溢正常,月經自無先後不調之虞。)

月經先後無定期的診斷要點是月經周期嚴重紊亂,或提前、或推遲均在7天以上,若連續3個月經周期以上,應與崩漏相鑑別。

經間期出血是指在兩次月經之間,(糹因)緼之時,陰道出血,血量少於正常月經量,持續2~3天,周期性發作。臨床常見腎陰虛、濕熱和血瘀3類證候。

腎陰虛證乃因於腎陰素虧,(糹因)緼之時,陽氣內動,損傷陰絡,沖任不固,而致出血。其主症是經間期出血,量少或稍多,色紅,無血塊,兼見陰虛內熱諸症(頭暈耳鳴,腰腿酸軟,手足心熱,夜寐不寧,舌紅,苔少,脈細數。)。治當養陰清熱,固沖止血,方用兩地湯。(加減一貫煎亦可用之,生地、白芍、麥冬、熟地、甘草、知母、地骨皮)

濕熱證乃因於肝鬱乘脾,聚濕蘊熱,(糹因)緼之時,陽氣內動,引動內熱,損傷沖任,而致出血。其主症是經間期出血,量或少或多,色紅,質粘稠,無血塊,或如赤白帶、赤帶,兼見濕熱內蘊諸症(平時帶下量多色黃,小腹時痛,心煩口渴,口苦咽乾,舌紅,苔黃膩,脈滑數)。治當清利濕熱,方用清肝止淋湯加減(白芍、生地、當歸、阿膠、丹皮、黃柏、牛膝、香附、紅棗、小黑豆,加茯苓、炒地榆,出血期間,去當歸、香附、牛膝,酌加茜草根、烏賊骨;帶下量多者,酌加馬齒莧、土茯苓;食欲不振或食後腹脹者;去生地、白芍,酌加厚朴、麥芽;大便不爽者,去當歸、生地,酌加薏苡仁、白扁豆。)。

血瘀證乃因於素有瘀血,(糹因)緼時,陽氣內動,擾動瘀血,而致出血。其主症是經間期出血,量少或多,色紫黑,有血塊,兼見瘀血諸症。治當化瘀止血,方用逐瘀止血湯。

經間期出血的診斷要點是兩次月經之間,(糹因)緼之時,周期性陰道出血,持續2~3天,應與月經先期、月經過少、赤白帶、赤帶、經漏相鑑別。

崩漏“崩”是指經血非時暴下不止,稱為“崩中”或“經崩”;“漏”是指經血淋漓不盡,稱為“漏下”或“經漏”。“崩”與“漏”兩者出血情況雖不同,但常交替出現,故統稱“崩中漏下”,簡稱“崩漏”。臨床常見血熱、腎虛、脾虛、血瘀4類證候。

血熱證乃因於熱擾沖任,迫血妄行,臨床又有實熱證與虛熱證之分。①實熱證因於熱盛於內,迫血妄行。其主症是經血非時暴下,量多勢急,或淋漓日久不淨,色深紅,質稠,兼見熱盛諸症。治當清熱涼血,止血調經,方用清熱固經湯加味。②虛熱證因於陰虛內熱,擾及沖任,迫血妄行。其主症是經血非時突下,量多勢急,或量少淋漓,色鮮紅,質稠,兼見陰虛內熱諸症。治當滋陰清熱,止血調經,方用保陰煎加味。

腎虛證乃因於腎失封藏,沖任不固,以致經血失制,臨床又有偏於陽虛與偏於陰虛之分。

(1)腎陽虛證因於陽氣不足,封藏不固,沖任失約。其主症是經亂無期,忽然大下,或淋漓不淨,色淡,質清,兼見腎陽虛諸症。治當溫腎固沖,止血調經,方用右歸丸加減。

(2)腎陰虛證因於精血不足,沖任失養,經血失制。其主症是經亂無期,淋漓不淨,又忽然暴下,色鮮紅,質略稠,兼見腎虛精虧諸症。治當滋陰補腎,止血調經,方用左歸丸合二至丸加減。應當注意鑑別的是,腎陰虛證與虛熱證雖均有陰虛,但虛熱證有熱象,故其治療滋陰與清熱並施;腎陰虛證以精血不足為特點,無明顯熱象,故其治療以滋補為務。

脾虛證乃因於氣不攝血,沖任不固。其主症是經血非時而至,崩中漏下,色淡,質稀薄,兼見脾虛諸症。治當補氣攝血,養血調經,方用固本止崩湯加減。

血瘀證乃因於瘀阻沖任,而致血不歸經。其主症是經血非時而至,時下時止,或淋漓不淨,或停閉日久又突然崩中下血,繼則淋漓不止,色紫黑,有血塊,兼見血瘀諸症。治當活血化瘀,止血調經,方用四物湯合失笑散加味。

崩漏的診斷要點是月經的期與量嚴重紊亂。經亂無期,或暴崩量多,或淋漓不止,甚至屢月不淨,或停閉數月後又崩中漏下。在月經病中,應與月經先期、月經先後無定期、經期延長、月經過多相鑑別。此外,還應與胎漏、異位妊娠、赤帶、癥瘕、外傷等病變所致的陰道出血相鑑別。

崩漏的主症是出血,因此治療時應針對發病的緩急,出血的久暫,本著“急則治其標,緩則治其本”的原則,靈活選用塞流、澄源、復舊3法。

(1)塞流是指止血,適用於暴崩之際,採用補氣攝血法,以止血固脫。

(2)澄源是指正本清源,即求因以治本,用於止血法後,待出血稍緩,即根據不同病情辨證論治。

(3)復舊即固本善後,其治法,或補腎,或調肝,或扶脾,但崩漏之病本在腎,故復舊之法總以益腎固沖調經為主。在臨床實踐中,塞流、澄源、復舊3法又不可截然分開,應在辨證的基礎上結合使用。

閉經亦稱女子不月、月事不來,是指女子年逾18周歲月經尚未初潮,或已行經而又連續停閉3個月以上者。前者稱“原發性閉經”,後者稱“繼發性閉經”。臨床常見肝腎不足、氣血虛弱、陰虛血燥、氣滯血瘀、痰濕阻滯5類證候。

肝腎不足證乃因於肝血腎精虧虛,而致源竭流斷。其主症是年逾18周歲尚未行經,或由月經後期,量少,漸致月經停閉,兼見肝腎陰虛諸症。治當補益肝腎,養血調經,方用歸腎丸加減。

氣血虛弱證乃因於心脾兩虛,氣血不足,血海空乏。其主症是月經逐漸延後,量少,色淡,質稀,繼而停閉不行,兼見氣血兩虛諸症。治當補氣養血調經,方用人參養榮湯。

陰虛血燥證乃因於陰血虧耗,血海燥澀乾涸。其主症是經血量少而漸至停閉,兼見陰虛燥熱諸症。治當養陰潤燥,清熱調經,方用加減一陰煎。

氣滯血瘀證乃因於氣血瘀滯,沖任瘀阻,胞脈壅滯,經水阻隔。其主症是月經後期,量少,色紫黯,有血塊,漸至經閉,或驟然停閉,兼見氣滯血瘀諸症。治當理氣活血,祛瘀通經,方用血府逐瘀湯。

痰濕阻滯證乃因於痰濕阻滯沖任,胞脈閉阻。其主症是形體肥胖,月經後期,漸至經閉,帶下量多,兼見痰濕壅阻諸症。治當化痰除濕,調氣活血通經,方用蒼附導痰丸合佛手散。

閉經的診斷要點是女子年逾18周歲而月經尚未初潮,或已行經而又連續停閉3個月以上,應與生理性停經如妊娠期、哺乳期的暫時性停經、絕經期的絕經等相鑑別,特別應與早孕相鑑別。

月經經期亦稱帶經期,是指每次月經來潮持續的時間,正常情況下一般為3~7天。經期失常的病變,臨床常見的主要是經期延長。

經期延長是指月經周期基本正常,經期超過7天以上,甚或淋漓半月方淨者,亦稱月水不斷、月水不絕、經事延長。臨床常見血瘀、陰虛血熱兩類證候。

血瘀證乃因於瘀血阻滯胞脈,致血不歸經而妄行。其主症是經血量少、色黯,有血塊,兼見血瘀諸症。治當活血袪瘀,養血止血,方用桃紅四物湯合失笑散加味。

陰虛血熱證乃因於虛熱內擾,沖任不固。其主症是經血量少,色紅,質稠,兼見陰虛內熱諸症。治當養陰清熱,涼血止血,方用兩地湯合二至丸加味。

經期延長的診斷要點是月經周期基本正常而經期超過7天以上,甚或淋漓半月方淨,應與漏下及赤帶相鑑別。

正文:

月經的經量是指每次行經排出的經血總量,正常情況下約50~80ml,最多不超過100ml。其經量一般第一天較少,第二、三天較多,第四天后逐漸減少。經量失常的病變,臨床常見者有月經過多與月經過少。

月經過多是指月經周期基本正常,經量較以前明顯增多者,臨床常見氣虛、血熱、血瘀3類證候。

氣虛證乃因於氣不攝血,沖任不固。其主症是經血量多、色淡紅、質清稀,兼見氣虛諸症。治當補氣攝血固沖,方用舉元煎。

血熱證乃因於熱伏沖任,迫血妄行。其主症是經血量多、色鮮紅或深紅、質粘稠或有小血塊,兼見里熱盛諸症。治當清熱涼血止血,方用保陰煎加味。

血瘀證乃因於瘀積沖任,血不歸經。其主症是經血量多或持續難淨、色紫黑、有血塊,兼見血瘀諸症。治當活血化瘀止血,方用失笑散加味。

月經過多的診斷要點是月經量多,但周期基本正常。因其常與月經先期、月經後期同時並見,如月經先期量多、月經後期量多,故應予鑑別。若經量特多,暴下涌急,或伴周期紊亂者,則為崩中,應注意鑑別。

月經過少是指月經周期基本正常,經量明顯減少,甚或點滴即淨;或經期縮短,不足兩天,經量亦少者,亦稱經水澀少。臨床常見血虛、腎虛、血瘀、痰濕4類證候。

血虛證乃因於營血不足,血海不充。其主症是經血量少或點滴即淨、色淡、無血塊,兼見血虛諸症。治當養血調經,方用滋血湯。

腎虛證乃因於腎氣不足,精血虧乏,血海不盈。其主症是經血量少、色淡紅或黯紅、質稀薄,兼見腎中精氣不足諸症。治當補腎養血調經,方用歸腎丸。

血瘀證乃因於瘀阻沖任,血行不暢。其主症是經血量少、色紫黑、有血塊,兼見血瘀諸症。治當活血化瘀調經,方用桃紅四物湯。

痰濕證乃因於痰阻經脈,血行不暢。其主症是經血量少、色淡紅、質粘膩,兼見痰濕內停諸症。治當燥濕化痰調經,方用蒼附導痰丸。

月經過少的診斷要點是月經周期基本正常,但經量很少,或點滴即淨;或經期縮短,不足兩天。已婚育齡婦女服用避孕藥也可導致月經量少,應予鑑別。另外,還須與早孕婦女而有激經者相鑑別。

痛經是指婦女正值經期或經行前後,出現周期性小腹疼痛,或痛引腰骶,甚或劇痛昏厥者,亦稱經行腹痛。本病可歸屬於經行前後諸病的範疇,但因其以經行前後小腹疼痛為主症,病位在沖任二脈與胞宮,故單獨講述。痛經臨床常見氣滯血瘀、寒凝胞中、濕熱下注、氣血虛弱、肝腎虧損5類證候。

氣滯血瘀證乃因於情志所傷,氣機不暢,血行瘀阻,沖任不利而經血瘀阻胞宮,不通則痛。其主症是經前或經期小腹脹痛,拒按,經行不暢或量少、色紫黯、有血塊,塊下痛減,經淨則疼痛消失,兼見氣滯血瘀諸症。治當理氣化瘀止痛,方用膈下逐瘀湯。

寒凝胞中證有虛證與實證之別。虛證為陽虛內寒,實證乃寒濕凝滯。陽虛內寒證因於素體陽虛,寒從中生,沖任、胞脈失煦,經脈收引,血行澀滯,不通則痛。其主症是經期或經後小腹冷痛,喜按,得熱則舒,經量少、色淡黯,兼見陽虛內寒諸症。治當溫經暖宮止痛,方用溫經湯(《金匱要略》)加味。寒濕凝滯證因於寒濕之邪客於沖任、胞中,寒凝血瘀,不通則痛。其主症是經前或經期小腹冷痛,拒按,得熱痛減,經量少、色黯黑、有血塊,兼見寒濕內停諸症。治當溫經散寒除濕,化瘀止痛,方用少腹逐瘀湯加味。

濕熱下注證乃因於濕熱流注沖任,蘊結胞中,阻滯氣血,不通則痛。其主症是經前小腹疼痛,拒按,有灼熱感,或伴腰骶脹痛,經色黯紅、質稠、有血塊,帶下黃稠,兼見濕熱內蘊諸症。治當清熱除濕,化瘀止痛,方用清熱調血湯加味。

氣血虛弱證乃因於氣血素虧,經行後血海空虛,沖任、胞脈失養,虛滯作痛。其主症是經期或經後小腹隱痛,喜按,經量少、色淡、質稀薄,兼見氣血不足諸症。治當益氣補血,調經止痛,方用聖愈湯加減。

肝腎虧損證乃因於肝腎虧損,精血不足,經行之後,虧損更甚,沖任、胞脈失養而痛。其主症是經期或經後小腹綿綿而痛,經量少、色淡黯、質稀薄,兼見肝腎虧損諸症。治當補益肝腎,調經止痛,方用調肝湯。

痛經的診斷要點是經期或經行前後,出現周期性小腹疼痛,疼痛可引及全腹或腰骶部,或外陰、肛門墜痛。就痛經發生的時間而言,一般實證之痛多發於經前或經期,虛證之痛多發於經期或經後,可供臨床辨證參酌。其疼痛程度有輕有重,但一般無腹肌緊張或反跳痛,應與內、外科疾病導致的腹痛相鑑別。

經行前後諸病是指伴隨經期或經行前、後而出現的一類病變。臨床常見的有經行乳房脹痛、經行發熱、經行頭痛、經行身痛、經行泄瀉、經行吐衄、經行口糜、經行風疹塊、經行眩暈、經行浮腫、經行情誌異常等。上述病變與內科疾病中的相應病變,既有相同點,又有所不同。所不同者,就在於這類疾病的臨床特點是隨月經來潮而呈周期性發作,故其辨證與論治,除遵循內科學中相應病變的辨治原則外,還應針對其與月經周期的相應關係而注意調理月經。一般來說,這類病變中的實證多發於經前或經期;虛證多發於經期或經後。這是因為經前、經期經血欲行,而實者阻礙其行故病發;經期、經後經血已出,使虛者更增其虛故病發。以此為參照,對這類病變的掌握並不困難。

絕經前後諸證是指部分婦女在絕經期前後,出現與絕經有關的證候,如眩暈耳鳴,烘熱汗出,心悸失眠,煩躁易怒,潮熱面紅;或面目、下肢浮腫,納呆便溏;或月經紊亂,情志不寧等等。這些證候往往因人而異,輕重不一,參差出現,持續時間或長或短,短者數月、半年,長者可遷延數年,亦稱經斷前後諸證、更年期綜合徵。腎為先天之本,婦女到49歲左右,腎氣漸衰,天癸漸竭,沖任脈虛,即將進入絕經期,此時易於出現陰陽失調。一些婦女由於各種原因不能適應這種生理變化,就會在絕經前後發生病變。

絕經前後諸證臨床常見腎陰虛、腎陽虛兩類證候,並可涉及心、肝、脾三髒。

腎陰虛證乃因於素體陰虛,到這一時期,腎中精氣漸衰,以至陰虛更甚,陰陽失調而發病。其主症是月經先期或先後不定期、色鮮紅、量或多或少,或已絕經,兼見眩暈耳鳴,烘熱汗出,五心煩熱,腰膝痠痛,或皮膚乾燥瘙癢,口乾便秘,尿少色黃,舌紅少苔,脈細數等陰虛陽亢火旺諸症。治當滋腎養陰,佐以潛陽,方用左歸飲加味。若屬肝腎陰虛,肝陽上亢之證,則兼見煩躁易怒,脅痛口苦,失眠多夢。治當滋腎柔肝,育陰潛陽,方用左歸飲合二至丸加味。若因腎水不能上濟於心,而致心腎不交之證,則兼見心悸怔忡,失眠多夢,健忘,甚或神志失常。治當滋腎寧心安神,方用左歸飲合補心丹。

腎陽虛證乃因於素體陽虛,至絕經前後,腎中精氣漸衰,致陽虛更甚,陰陽失調而發病。其主症是經血量多或崩中漏下、色淡、質稀、或色黯、有血塊,或已絕經,兼見面浮肢腫,精神萎靡,形寒肢冷,腰膝痠冷,納呆腹脹,便溏尿頻,帶下清稀,舌淡胖嫩邊有齒痕,苔薄白水滑,脈沉細無力。治當溫腎扶陽,佐以溫中健脾,方用右歸丸合理中丸加減。若腎陰腎陽俱虛,則症狀錯雜,時而畏寒,時而烘熱汗出,頭暈耳鳴,腰痠乏力。治當滋陰扶陽,調補沖任,方用二仙湯合二至丸加味。

絕經前後諸證的診斷要點是婦女正值絕經前後,年齡在45~55歲之間,多發於49歲左右,出現月經紊亂,或已絕經,伴隨多種症狀,其臨床表現較為複雜,應與內科疾病中的眩暈、心悸、水腫等相鑑別。應特別注意的是,絕經期前後的年齡亦為癥瘕好發之期,二者應詳加鑑別。

帶下是婦女生而即有的一種液態物質。在正常生理狀態下,腎氣充盛,脾氣健旺,由任、帶二脈約束,陰道內有少量無色、無氣味的液體泌出,即為帶下,其對陰道有潤澤作用。在月經期前後及經間期,其量稍多,但色、質、氣味無異常,此屬正常生理現象。

帶下病有廣義與狹義之分。廣義帶下病是泛指經、帶、胎、產、雜等所有婦科疾病。狹義帶下病是指婦女帶下量明顯增多、色、質、氣味異常,或伴有其它全身或局部症狀者。本文所述者,是狹義帶下病。帶下病的病因主要是濕邪,或為外感濕熱邪毒,或為內生之濕。其病機則為濕邪下注,帶脈失約,任脈不固,以致帶下量多。其病變臟腑主要涉及脾、腎兩髒。其治療以調補脾腎為主,治脾宜升、宜燥;治腎宜補、宜澀。至於外感濕熱邪毒,則宜清熱解毒除濕。帶下病臨床常見脾虛、腎虛、濕熱、濕熱邪毒4類證候。

脾虛證乃因於脾不健運,水濕下注,傷及任、帶。其主症是帶下綿綿不斷、色白、質較粘、無臭,兼見脾氣虛諸症。治當健脾益氣,除濕止帶,方用完帶湯。

腎虛證臨床有腎陽虛證與腎陰虛證之分。

腎陽虛證因於腎失封藏,任、帶失約,故滑脫而下。其主症是帶下清冷量多、淋漓不斷、色白、質稀薄、無臭,兼見腎陽虛諸症。治當溫腎培元,固澀止帶,方用內補丸。

腎陰虛證因於陰虛內熱,損傷血絡,任、帶不固,致津血混下。其主症是帶下赤白、質稍粘、無臭,陰部灼熱,兼見陰虛內熱諸症。治當益腎滋陰,清熱止帶,方用知柏地黃湯加味。

濕熱證乃因於濕熱下注,損傷任、帶。其主症是帶下量多、色黃或黃白、質粘膩、有臭味,或帶下色黃白、質粘如豆腐渣狀,兼見濕熱內蘊諸症。治當清熱利濕,方用止帶方加味。若屬肝經濕熱下注之證,其主症是帶下量多、色黃或黃綠、質粘或呈泡沫狀、有臭味,陰部癢痛,兼見肝經濕熱諸症。治當清肝利濕,方用龍膽瀉肝湯。

濕熱邪毒證乃因於外感濕熱邪毒,侵襲陰部,傷及任、帶。其主症是帶下量多、色黃或黃綠、或五色雜下、質粘膩或如膿樣、臭穢難聞,兼見濕熱邪毒內蘊諸症。治當清熱解毒除濕,方用五味消毒飲加味。

帶下病的診斷要點是婦女帶下量明顯增多,且色、質、氣味異常。一般來說,色白、質稀、無臭者多屬虛寒;色赤白相兼、質稍粘、無臭者多屬虛熱;色黃、質粘膩、有臭味者多屬濕熱;色黃或黃綠、或五色雜下、質粘膩或如膿樣、臭穢難聞者,多屬外感濕熱邪毒。赤帶應與經間期出血、經漏相鑑別;膿濁帶下應與陰瘡排出的膿液相鑑別;五色帶膿血雜下,臭穢難聞者,應提防婦科癌變。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