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追悼詞範文

2019-03-06 03:10:04

母親追悼詞範文

母親追悼詞

各位父老鄉親,各位親朋好友:

感謝你們踏著冰凝的積雪、冒著刺骨的寒風,親臨靈前,為我們的母親奠行。我受大哥委託,代表我全家人,向母親的神靈致悼詞。

從1996年起,母親患腦血管病,三次住院。今年十月,母親第三次犯病,住院後我們抱著百分之一的希望、百分之百的努力,終未挽救母親的生命。古歷二零零五年臘月十七日巳時(10點30分),母親永遠告別了父親和兒女,撒手西去,享年六十六歲。

母親生於古歷一九四零年十一月十七日。幼年家境貧寒,衣食不保。經家祖父與外祖父握手相約,母親與父親訂了娃娃親。一九五二年春荒,家祖父去外祖父家說:“我家的人,我領走!”十二歲的母親被家祖父領回撫養。夏收之後,母親又被大舅父送到杏樹凹家中,安然度過了饑寒交迫的秋冬。一九五六年春,家中遷蓋新房,懂事的母親與已過世的姑母、南坡大伯母一道繞著鍋台,忙前忙後,受到村人好評。一九五七年,十七歲的母親與父親結婚。不久,家祖父即將柜上鑰匙交給母親,說:“這個家你來當!”從此,母親成了張門的女頂樑柱。一九五八年,母親生下我大哥。此後,母親相繼生下我二哥、我大姐、我和我大妹、我小妹。可以說,母親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華都無償地奉獻給了自己的兒女。一九七四年、一九七五年,家族親戚多災多難。我們的祖父母、外祖母、小姨母相繼告別人間。這一連串的變故,給了母親精神以沉重的打擊。隨著兒女的長成,母親的身心健康才日漸恢復。一九八六年,母親隨父親農轉非。此後,長期住在縣城,大妹一直伺候在側,直到終老,又回到故里杏樹凹村。

母親前半生的勞苦,超出了常人的想像。那是低標準的年代,父親常年在外工作,祖父母俱已年邁,全家千斤重擔落在了十七八歲的母親身上。那年月,家家靠工分吃飯,家中就母親一個女勞力,一年到頭,多半的日子要帶著沉重身子去上工。放工回家,既要伺候祖父母,又要經管一群嗷嗷待哺的兒女。豬在叫,羊在叫,家裡家外、灶前灶後,都是乾不完的活。到地里上糞,到溝里擔水,到稠水河磨麵,給豬割草,給羊墊圈。一有空閒就織布,天天深夜要紡線。嗡嗡的紡線聲把我們送入夢鄉,咔嚓的織布聲又把我們從夢鄉驚醒。我們家是缺糧戶,為了補貼一家老小的口糧,母親冒著打擊投倒把活動的政治風險,把辛苦織成的布偷偷拿到集鎮上賣黑市,被市管會的人攆得東躲西藏。母親聽說四十里外的金山換糧划算,就帶著我大哥去販布,沒黑沒白,吃的是冷冷的苞谷面饃,喝的是討來的百家水,來去都要步行。母親自己挨過飢餓,所以絕不讓自己的兒女再挨飢餓!母親做到了!在我們的記憶里,我們沒有挨過飢餓!

生育加勞苦,透支著母親的健康;一連串的災難,雪上加霜,使母親一度不堪重負,精神恍惚。母親動不動就生氣、罵人、發脾氣,就是這種重負所致。我們曾經不理解母親,一些親鄰也不理解母親,我們甚至數落過母親。雖然我們得到了母親的寬容,雖然我們終於理解了母親,還向母親盡了應盡的孝心,但面對母親的靈柩,我們仍然愧悔不已!能被自己的母親呵斥、責罵,是多么幸運呵!可是媽呵,你還能醒來?你還能再罵一聲你的兒女嗎?唉,母親無言,只有放長聲哭,媽呵……

母親多半生爭強好勝,性格剛烈,心直口快,刀子嘴,豆腐心!她曾經與親戚鄉鄰有過這樣那樣的口角之爭,可她很少記仇,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絕無害人之心。她和北京我姨吵架後不歡而散,此後對北京我姨念念不忘。我們對大舅、小舅情意綿綿,那是因為母親對我們曾經殷殷教誨。提起早逝的小姨,母親總是長吁短嘆。對小姨遺下的倆表妹王亞莉、王小莉,母親一直操心有加,逢年過節,杏樹凹演戲,母親總要把倆表妹叫到跟前。母親移住縣城後,總是念叨劉家寨我姑,我說我去看我姑,母親就高興。記得我給母親買了件外衣,母親捨不得穿,我去看我姑時,母親命我將外衣帶給了我姑。親戚不論誰到縣上,母親都高興。母親最盼村里人去,誰去了總嘮個沒完。我每坐於母親膝前,她總愛講說杏樹凹的人和事。村里老了人,她落淚;村里誰病了,她擔憂;村里誰結婚了,她高興。母親患病的最後一年裡,經常說她要回杏樹凹呀。看見窗外的樓房,她指說是樑上頭,是立坡明。不了鄉情,溢於言表;思鄉之情,何其殷殷!現在,她老人家終於如願以償,回歸了故里,長眠在了杏樹凹的故土裡。

母親一生,是為他人活著,是為兒女活著。我大哥是頭生子,母親對大哥的用心最重。母親愛罵我二哥,可對我二哥最操心,吃的,穿的,總想著我二哥。母親最丟心不下的是我大姐。她老人家在世的時候,總念說:“蘆葉娃好長時間沒來了!”拳拳思女情,溢於言表。母親到縣上後,長期與大妹生活在一起,大妹伺候她老人家飲食起居無微不至,同時也蒙受過這樣那樣的委屈。母親能帶病延年到善終,多半的功勞要歸於大妹的殷勤孝心!母親最心疼的是小妹,後來得到最大安慰的也是小妹。小妹每回休假回縣伺候,臨走時母親總是拉著小妹的手不丟。如果說母親也偏心,母親最偏心的是她最不孝順的老三我。從小母親對我偏吃偏喝,出門總要帶著我。一九八四年秋,我回家看母親,正是雨後,路上、場上很難。母親給我炒了盤雞蛋,下了碗面,面里還窩著荷包蛋。我每次回縣,母親一看見我就去攤煎餅,因為我最愛吃煎餅。我能有今天,和母親的偏心偏愛是分不開的。和母親的愛相比,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我愧對母親的養育之恩!媽呀,你能原諒你的三兒嗎?

我們知道,世界上最寬容的是母親。我們相信母親在天之靈一定是欣慰的,因為她的每一位兒女都曾經以赤子之心侍奉自己的母親。母親每次住院,我大哥、我二哥、我大姐、倆妹總是爭著陪床。母親彌留人間的日子裡,明知道天命難違,大姐卻把母親抱在懷裡不肯鬆手,媽呀媽呀地叫個不停。兒女的孝順使母親離去的時候帶著安祥的微笑。這成了我們姊妹六人最大的安慰!

此時此刻,面對母親的靈柩,我代表我們六位子女發願起誓:我們將把自己對母親的愛和懷念化為加倍的孝心,奉獻給我們忠厚的父親!我們知道:母親在天之靈最惦念的一定是父親。母親和父親結為夫婦之後忠誠相待,恩愛有加,相依為命。母親患病之後,父親的照顧殷殷周到。對母親,父親盡了為夫之道,這將是母親在天之靈最大的安慰!我們將牢記母親的牽掛,全心全意地伺奉父親,不讓他老人家受半點委屈。我們謹記!我們一定做到!

母親!母親!您還有什麼丟心不下的呢?至愛彌天,大悲漫地。“玉山披雪念慈容,藍田吐寒懷大恩。”天地有情,化雪成淚;天地有恩,故示祥瑞。踏著潔白的雪路,母親呵您走好!您不會寂寞的,因為您的左右都長眠著善鄰友舍,他們將和您長期相伴;您的兒女孫子都會常來看望您的,您就安息吧!

願母親大人含笑九天!

難見的媽呵!

農曆二零零五年臘月二十二日晚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