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一個人來到一座城

2019-03-13 00:03:34

【導讀】為了一個人愛上一座城,是那些文藝女青年們的陳詞濫調。而為了一個人來到一座城,是著著實實需要一些愛的勇氣和魄力。

我們彼此並沒有血緣關係,只是和姐夫是本科同學,這些年和他們夫妻二人處著處著就處成了「後天親人」。我姐的大學不在上海,是為了姐夫才來的。她扎著兩個小辮穿著一身藍格子裙坐在華理八教看書的模樣,像極了《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里那些青澀少女。如今回想起來像一張珍貴的照片鑲嵌在我大四畢業那年的青春歲月里。

為了一個人愛上一座城,是那些文藝女青年們的陳詞濫調。而為了一個人來到一座城,是著著實實需要一些愛的勇氣和魄力。來上海的前一天我姐買好了票才告訴姐夫的,那個時候臨近畢業但還沒有離校,我姐來上海以後的吃住問題都沒有解決,行動派的讓周全派的很是抓狂。兩個人在電話里吵到一度要分手的地步,我姐想想很委屈,就算分手也當面說說清楚吧,然後一個人坐著綠皮火車一路向南風塵僕僕地來了,沿途還把路過每一站的心情寫下來折成千紙鶴放在瓶子裡。

結果見面後的兩個人卻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只有久別重逢的喜悅和對未來人生的憧憬。那瓶千紙鶴被姐夫珍藏了很久,在日後三番五次的搬家中不小心遺失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姐在上海第一份工作的薪水就跟當今上海的最低工資差不多。以現在的眼光和生活水準回望,是要昏死過去的。真心佩服這姑娘當年如此的果敢與決絕,赤手空拳為愛闖天涯。她從一名小蝦米開始跳入汪洋的職場大海,十年來經歷了各種摔打卻一路蹦躂地逆流而上,如今職位和薪水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吵吵鬧鬧到白頭說的就是我姐和姐夫這樣的Couple吧。跟他們在一起,就像看情景劇似的,兩個人心平氣和的說不了幾句就開始吵吵。畢業沒多久那會有一次他們吵得厲害,少不更事又愛抱打不平的我不但不勸架,還攛掇我姐離家出走,振振有詞的對她說,「不要怕,跟我一起回家,我就是你的娘家人。」剛見了大包小包的我姐,姐夫就來電話了,問她在哪,他來接她回家。眼看著我姐猶豫了一小會就開心的答應了,屁顛屁顛的跟著姐夫走了。我非常無語的在那感慨了半天,「哎,哎,真是太沒出息了」。那時的我渾身上下散發的都是此種高傲的小心氣,不懂如何去經營愛,是一名典型的愛無能患者。

記不清是我姐還是姐夫告訴我,當年他們回老家辦完婚禮工作兩年的積蓄就全用完了,領證的時候兩個人的銀行卡里只剩下2000多塊,領完證在回家的路上還吵了一架。我怎么想都覺得是很神聖浪漫的人生時刻,真實的心路歷程和現實處境竟然是這般既心酸浪漫又盪氣迴腸的樣子。2000塊與現在商場裡一件像樣的衣服價格差不多,很多人買個包包後面還要再加個零不止,而這是他們當時全部的家當。

細細想來,婚禮的豪華程度、鑽戒克拉的大小、甚至房子的大小都與兩個人是否能同心同德同進同出完全不相關。瞬間覺得年輕真好,年輕使我們衝動,年輕讓我們勇敢,年輕的我們初生牛犢不怕虎。雖然目前還沒有任何跡象表明我姐和姐夫會成就一份彪炳史冊的偉業,但是他們卻依然可以底氣十足的將彼此攜手面對人生風風雨雨的那份勇氣傳給他們的子子孫孫。而年紀越大經歷越多的我們,在有了更多的能力和資本來面對未知的未來之後,卻越來越習慣於躲躲閃閃猶豫不決,「有一種心動叫你是我的soulmate,也有一種角色叫你是我的備胎」,男男女女整日沉淪在曖昧中徘徊不定也不知所措。是不是我們都太貪心了,總害怕失去又想要更多。

這些年,看著我姐和姐夫的生活不斷變遷,買房、生娃、升職、買車,像兩隻辛勤的小蜜蜂一樣忙忙碌碌地建設他們的小家,日子過得簡單、充實、快樂和平靜。不過用腳趾頭想想也能知道這樣的日子裡一定會有無數的壓力和爭吵,一定會有無數次愛到崩潰的邊緣。不知道是不是每一次當愛走到絕路往事會一幕幕浮現然後將他們一把摟住,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們沒有弄丟彼此,時光把這一切都記錄了下來,在歲月里滴水穿石刻成了一盤「因為愛情」的CD。

那天下午我姐在屋裡哄寶寶睡覺,姐夫在廚房擺弄他的大鴉片魚頭準備全家的晚飯,我在客廳和我姐的媽媽一起包水餃。我姐的媽媽望著姐夫忙碌的背影一臉的心滿意足,一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滿意的樣子。一位媽媽覺得自己女兒嫁得很好,從心底溢出的那種微笑真是迷人極了。我曾偷偷問過我姐到底喜歡姐夫哪裡,當時哪裡來的勇氣。她說,她只是覺得在同齡人里姐夫比較有內涵,又寫得一手好文章。然後就沒了。隨即她又笑著補充了一句,「可是現在他已經徹底淪落為一個奶爸了」。

讓我姐印象最深刻也最懷念的是那些年異地書信往來的日子,那會的愛情全是瓊瑤劇,純潔到一絲不染現實的塵埃。每周三周四是他們固定的收信和寫信日,偶遇停電,就點一根蠟燭坐在教室的一角靜靜地書寫一周的瑣碎。她說當時那種心情就像現在工作一周在疲憊不堪里渴望周末那般自然又充滿期待。那種情感早已勝過卿卿我我的你儂我儂,精神交流和心靈共鳴所建立起來的情感和信任足以支撐她守到未來的雲開和月明。

歲月還很長,我姐和姐夫的故事也遠未到結局,結局的樣子要在這一世夫妻緣份已盡的時間那頭才看得到。只是那個或許殘缺的宿命亦或遙遙無期的圓滿相對於際遇起伏中的精彩過程和相互陪伴,真的重要嗎?現實的兩面,一面溫情一面無情,愛情里的善男信女們每天都在上演「相識於微識,緣起不覺間;疏離於中途,緣落悄無聲;陌路於盛時,緣滅了無痕」的人生戲碼。雖說名人離我們很遠,可是名人過的也是人生,看看名人便可推算常人。不過我們依然要看到他們中有鬧得沸沸揚揚的一部分,也有歲月靜好的大多數。

作家六六有一個非常有名的段子,《蝸居》里宋思明的太太說,「我用蚌肉忍著疼磨出來的珍珠,最後被別人掛在脖子上炫耀」。而這些年我所看到的是我姐一直在忍著痛把自己磨成一顆獨立自顧的閃亮珍珠。她從來沒有放棄過自我的成長和涅槃,愛的有情有義又活的認真執著,在愛的蓮花寶座上不斷地蛻變。青澀女孩到職場麗人,裸奮過程中每一次的灼燒都很痛吧,承受這些疼痛後她以痂為鎧甲讓自己越來越強大,也坐實了獨立於婚姻的人生安全感,至於和姐夫那個所謂的結局究竟會怎樣也已不是那么有所謂了。

春節回來時去走親戚,本以為過一年長一歲,他們兩個的溝通方式也會成人化多少長進些吧。在逗外甥女玩的時候,他們不一會又吵吵起來了。哎,兩個人真是一對現世冤家…… 在這個現實勢力冷的城市,我姐和姐夫的故事就像一副徐徐展開的暖人心肺的畫卷,而我願在一旁做一名賞畫人。

愛情就是一個深淵,兩個人是手牽手義無反顧,縱身一躍,還是權衡利弊,猶豫不決?似乎沒有標準答案。縱身一躍,可以享受飛翔的刺激和快感,但也可能摔的遍體鱗傷。找條小路蜿蜒而下,遇到問題就撤回來,固然安全,但也可能會在反反覆覆中錯過幸福。這,就是多樣化的人生吧。-

文/一諾 評/華章

小編短評

家長里短的敘述中,有年輕時的激情,也有生活的諸多紛爭和磨難。文字構思時,會想著傳達出怎樣的一種畫面,或者一種思想,一種有方向的東西,順其自然還是方圓之間,尚有思考餘地。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