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江湖走,哪能沒有個響噹噹的花名?

2019-04-10 07:40:12

不惑

一個人的名字可以起錯,但是外號絕對不會起錯!

在周星馳版的《唐伯虎點秋香》中,唐伯虎為了追求秋香,使出一招苦肉計混進華府做家奴。他一進華府,總管家便對他說:“從今天開始,你就是華府的低等下人,9527就是你的終身號碼!”自此,唐伯虎在華府里的花名就是“9527”了。

被人取外號、或者自己給自己安花名在現實生活中也很常見。如果你在杭州吃飯,聽到包間裡傳來“喬峰啊,我們找時間去和鐵木真、奔雷手、逍遙子一起碰一碰”這樣一句話,請一定不要震驚,這並不是哪個劇組在拍攝金庸群俠傳,而是阿里巴巴的員工在說話。眾所周知,阿里巴巴是一家花名文化很濃郁的公司,馬雲本身花名就叫風清揚。

不過,阿里巴巴現在已經幾萬人了,單單是武俠小說里的名字怕是早已不夠用了,所以如果你去阿里參觀,你大概就能隨時在《人民的名義》、《三生三生》、《古劍奇譚》等熱門電視劇的劇組之間穿越,還能進入《海賊王》、《銀魂》、《陰陽師》這些二次元世界。

花名,在中國古代是指人的姓名。中國古代在錄入戶口信息時,把人名叫做”花名“,戶叫做”花戶“。《元典章·聖政二·均賦役》有相關記載:“差科戶役先富強,後貧弱,貧富等者先多丁,後少丁,開具花戶姓名。”大學老師們最愛念叨的“下面我們來點個到”時手中張狂飛舞著的花名冊的“花名冊”這一名詞也是由此而來。

現在,”花名“多被理解為”綽號“(nickname),每個人寫在身份證件上的名字則為”姓名“(name)。綽號主要分為愛稱性質的和侮辱性質的,比如女性長輩很喜歡摟著小孩、親得小孩滿臉唾沫,嘴裡還寵溺地叫著的囡囡、崽崽等;活躍在你的社交媒體時間線上的“霉霉、卷福、小李子”,還有大學宿舍里互相嚷著的小姐姐、二狗子、小婊砸等。侮辱性的綽號多跟人身攻擊、膚色攻擊和地域攻擊有關。除此之外,像筆名(pseudonym)、藝名(stage name)、稱謂(title)、簡稱(short name)這些都可以算是綽號的一種。

自從人類會張口說話以來,綽號就開始存在了。美國貝爾維尤大學的一項研究表明,男人們把給別人起綽號當作表達喜愛的方式,而這種方式又不會有損他們的男子氣概。克利夫蘭教授肯特·埃文斯教授表示:“這是男性對於‘友誼’的一種詮釋方式。”所以在男性好友之間,經常能聽到他們給彼此取各種綽號,女性則以叫去掉姓氏、叫名的比較多。

明明都有個真實姓名了,人們為什麼還要不嫌麻煩地給別人再起個綽號呢。心理治療師西德尼·林奇認為給某人起一個綽號,意味著“我”與“某人”之間建立了一種關係,這個綽號就代表了“啊,我跟這個人很熟呀”。綽號更多時候代表的是非正式,真名則永遠帶著一股揮之不去的嚴肅和正經。很多情侶和夫婦之間通常會用“親愛的”、“寶貝兒”來稱呼彼此,即便不是綽號,也是簡稱。但一到生氣吵架等不和諧場景,誰還會叫你“親愛的,咱們來吵個架”,只會連名帶姓的直呼對方。就像當你的媽媽一字一頓地喊你姓名的時候,你最好做好挨罵的心理準備。

“一個人的名字可以起錯,但是外號絕對不會起錯!”這是古龍在小說《多情劍客無情劍》里的一句論斷。

大多數人的姓名是由父母、長輩起的,這個名字可能寄託了父母的期望,可能是家族意志的沿襲,也可能僅僅是幾個沒有意義的字元,姓名無法展現名字主人的個性。但花名不一樣,它凸顯了自我,是自我選擇的結果。

有些人的綽號甚至比本人的姓名更有傳播力,甚至會讓人誤以為綽號即他的真名。舒淇、劉德華、張國榮、成龍,這幾位明星中有誰是大家不知道的?70後應該都知道的吧。那林立慧、劉福榮、張發宗、陳港生,這幾位又有誰是大家知道的呢?如果不是親自查維基百科求證,我不敢相信天王劉德華的原名竟然如此的接地氣。不過比較一下,前者聽上去確實更適合做明星。又有誰知道約瑟夫·維薩里奧諾維奇·澤·朱加什維利和埃得森·阿蘭德斯·多·納西門托?(事實上,前者就是史達林,後者是球王貝利。)

出自《權力的遊戲》。馬丁大叔給龍媽的各種頭銜加在一起都能出本書了

在很多工作場合中,同事之間也更樂於稱呼彼此的花名,尤其是外企和網際網路公司。花名可以淡化公司里“領導—下屬”這種等級分明的職稱帶來的壓力。如果沒有花名,對於你的每一個上司,你在稱呼他的時候都要帶上職稱,比如“XX總”、“XX總監”、“XX主任”。這些一遍遍重複的職稱在無形之中給你做了心理暗示——對方是你的領導,凡事他說了算,你不能隨意違背他。但當統一使用花名時,不管是公司元老還是剛入職的實習生,他就只是John、Alice,只是茨木童子、河童,大家之間是平等的。對比一下,有沒有覺得“John”比“XX總”少了濃重的等級感?

花名跟綽號一樣,是親密、信任和友情的標誌。而在一個成功組織的構建中,這三者通常是缺一不可的關鍵屬性。花名能增進員工之間的凝聚力,拉近員工之間的距離,有時候還能給無聊的工作帶來點歡聲笑語。

花名還能帶來歸屬感,表示你是屬於某個群體。當你進入一個全是以百鬼作為花名的部門,為了融入這個部門,你一定也會取個“茨木”、“大天狗”、“河童”之類作為花名。整個部門出行的時候儼然一次百鬼夜行,聽著還蠻有氣勢的。花名還避免了重名帶來的尷尬。假如你有一個非常大眾化的姓名,那么在你入職的時候,員工證上的姓名後面還得加個編號,比如“王強09”、“張亮06”。日常同事打招呼也得說“王強一號你好”、“王強二號你好”,如果兩個王強都在現場,那豈不是很混亂。但如果把名字換成花名“梁朝偉”、“吳彥祖”這樣,稱呼上帶來的不便也就不存在了。

當然在某些時候,人們寧願叫對方的花名而不是姓名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根本叫不出或記不住對方的姓名。為了避免被人當作是文盲或者不尊重對方,叫花名明顯更安全。看到名片上寫著“杜瞐瞐”,就直接稱呼對方“杜晶晶女士”。可是,朋友,那字兒念“mo(第四聲)”好嗎?人家叫杜mo mo,不是杜六日。你看著“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愣了半天,嘴巴張了幾次,最後還是選擇默默閉上。你念不出這個拗口的名字,但你肯定知道“尼采”這兩字怎么念。

綜上所述,“王九”這個花名真·簡單易記,加在一起不過才六筆。

敢問閣下,可否留下自己的江湖名號?(記得在評論處留言喲)

—本期作者—

王九

人在江湖飄,一半靠名字

—編輯—

馬喬 的地得檢察官

我到底有多少個名字 我也不知道

專一如我,只有一個花名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