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老外眼中的中國人優缺點值得深思

2019-03-17 05:18:58


編者按:

編者按:1920年,英國著名哲學家伯特蘭·羅素應梁啓超邀請到中國講學一年。羅素在1922年出版《中國問題》中暢談他對中國的認識和所見所聞。百年變遷,於人於我,於好與壞,其中玄妙,各懷感慨。

外國人對中國人的“要面子”,覺得很可笑。殊不知只有這樣才能在社會上形成互相尊敬的風氣。每個人,都有面子,即使最卑賤的乞丐。如果你不想違反中國人的倫理準則.那就連乞丐也不能侮辱。如果你和中國人交談時違反了禮節,如果他不怪罪你,肯定會裡之一笑,把你的話當作戲言。

——羅素

與工業國家不同,中國人仍然保存著欣賞文明的能力,逗樂的閒暇,以及沐浴陽光進行哲學討論的快樂,中國人,所有階級的中國人,比我所知道的其他任何人種更愛逗樂,他們從世間萬事中都找到歡樂,一句笑話就能化干戈為玉帛。

我記得有一個熱天,我們一行人出遊,坐轎登山。山道崎嶇難行,轎夫十分辛苦。到了旅行的最高峰,我們休息十分鐘,讓轎夫也可休息一會兒。他們於是就坐成一排,取出煙管,互相取笑,仿佛世間萬事都已了無牽掛。如果在任何一個工於心計的國家,他們肯定會乘機抱怨酷暑難當,以求增加小費的。作為歐洲人,我們會用這段時間去擔心汽車是否在合適的地方等著。富有的中國人會開始討論類似天體的運行是圓是直之類的問題;他們也可能討論一個真君子是完全否定自我,還是也會有私字一閃念。

人們會碰到一些白人,他們往往不把中國視為文明國家,並受此.種錯覺之苦,這些人可能全然忘卻了文明的構成要素。的確,北京還沒有電車,電燈也少得可憐。的確,美景俯拾皆是,但歐洲人急切地開挖煤礦卻使它們可怕起來。的確,受過教育的中國人儘管記不住可從《惠塔克年鑑》查到的東西,卻善於作詩。一個歐洲人在介紹住所時,會對你說鐵路交通便利;他相信任何地方的最大優點就在於便於出人。但一個中國人不會提到關於火車的任何事情;你要是間他,他可能會答錯。他只會說有一個古代皇帝的皇宮,唐朝一位著名詩人造的湖心亭,適合隱居避世。正是由於這樣的人生觀,使得西方人把中國人視為野蠻人。

中國人,從上層社會到底層百姓,都有一種冷靜安詳的尊嚴,即使接受了歐洲的教育也不會毀掉。無論個人還是國家,他們都不啟我肯定;他們的驕傲過於深厚一,無需自我肯定。雖然也承認兵力上敵不過外國列強。但並不因此而認為先進的殺人方式是個人或國家所應重視的。我覺得這是因為他們都在心底里自信中國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國家,擁有最完美的文明。西方人無法接受這種觀點,因為這是基於各自完全不同的傳統。但人們會逐步認識到這個觀點無論如何不荒謬。事實上,.它是一脈相承的價值觀的邏輯結果。典型的西方人希望自己成為儘可能多地改變所處環境的原因,典型的中國人則希望儘可能多地享受自然環境之美。這個差別就是中國人和英語國家的人大相逕庭的深層原因。

中國人待我不薄,我不願意揭他們的短處。但出於對真理負責,也出於對中國人的考慮,隱諱不是好主意。只是我希望讀者記住,中國是我所接觸的國家中最好的之一,然而卻遭到如此的虐待,我要對世界上每一個強國發出更嚴重的聲討。在我離開中國之際,有一位著名的作家請我指出中國人主要的弱點,我推辭不過,說了三點:貪婪、怯懦、冷漠。他聽了之後,不但不生氣,還認為評判恰當。進而探討補救的方法,這是中國知識分子正直的一例,正直是中國的最大優點。

摘自:羅素《中國問題》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