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魏帝國:(二)拓跋燾

2019-03-01 20:30:56

北魏帝國:(二)拓跋燾
昨日說到清河王拓跋紹入宮弒父,使得雄才大略的一代雄主(雖說晚年行為有點怪異)拓跋矽橫死宮中。今天就來講講在他之後的那位內和外緝的仁德帝王--太宗明元帝拓跋嗣以及我們重點要講的那個一統北方的雄才霸略之主——太武帝拓跋燾。
這裡說的太武帝拓跋燾,絕非書中的那個林血楓化名的拓跋燾,只不過子小覺得此人很有才略,故此將其的姓名借用到書中一陣而已,以表示子小個人對他的遙敬。當然,我們的主人公也只不過是被刺姓了那么幾年拓跋而已,在這裡子小可以提前透露一些的是,在主角經歷了帝都一系列的劇變之後,還是會恢復到自己原來的姓氏——林血楓,而至於為什麼,賣個關子先:)。
好了,我們先來說說太宗明元帝拓跋嗣。道武帝末年,決定立當時為齊王的拓跋嗣為太子。按照代魏舊例,只要立嗣子就先殺其生母。於是,道武帝賜死拓跋嗣生母的貴人。然後召兒子入宮,當面訓諭:“漢武帝殺鉤弋夫人,就是提防母壯子弱,母后臨朝亂政,搞出呂后那樣的局面。現在準備立你為太子,我就效仿古人的作法,這樣也是為了國家長久之計。”拓跋嗣天性孝順,聞言哀泣不已,伏地痛哭。被“寒食散”折磨得本來就煩躁不安的道武帝大怒,怒斥兒子出宮。拓跋嗣回到自己住處,日夜號泣,拓跋珪聽此情形,又派人召他入宮訓話。左右宮人見狀,都勸他不要入宮。“皇上大怒,殿下您入宮說不定就被殺,不如先找個地方躲避起來,等皇上怒氣消解後再入宮不遲。”拔跋嗣聽勸,帶著兩個隨從跑出都城藏了起來。
不久,清河王拓跋紹入宮弒父。第二天中午,拔跋紹召集百官於端門,隔著大門,從門縫問百官:“我有叔父,也有哥哥,公卿眾人想擁立誰呢?”大家聞言都愕然失色,沒有答腔的。過了好久,南平公長孫嵩回答:“我們擁戴王爺您。”大家此時才知道武帝駕崩,但都不知死因,所以沒一個人敢出聲。散朝之後,傳聞紛紛,大家才知道武帝死因可疑,朝野洶洶,人懷異志。拓跋紹畢竟是個少年,又無人輔佐,聽說外面人情不安,只知道從府庫里搬出大批布帛賞賜王公。
齊王拓跋嗣聽說道武帝被弒,偷偷往都城奔返。拓跋紹派人尋找拓跋嗣想殺掉他,幾次未果。百姓和眾大臣得知拓跋嗣回城,奔走相告,欣然回響,爭出奉迎。拓跋嗣在城西一露面,宮裡的衛士就把拓跋紹抓住送給拓跋嗣論處。拓跋嗣論數罪惡,殺掉拓跋紹和他的母親賀蘭妃。同年,登基為帝,時年18歲。
明元帝拓跋嗣在位15年,禮愛儒生,好學史傳,採集經史,隆基固本,內和外輯,可以稱得上是北魏開國以來的一位仁厚的守成之主。
東晉權臣劉裕出身寒微,靠軍功步步升高,他滅了邪教頭子孫恩、盧循,又殺了自稱皇帝的桓玄,進而滅亡南燕,汲取前朝慕容宗族性喜反覆的前鑒,他殺了慕容宗族三千多人,基本上讓這一支活躍了上百年的顯赫宗族灰飛煙滅。劉裕本人也成為南朝第一位平滅北方國家的大英雄。接著,劉裕又滅西蜀,直逼曾經擊滅前秦的後秦。此時的後秦國王是仁弱儒雅的姚泓在位,加之內訌連連,落得只好向拓跋嗣求援。北魏大臣紛紛勸拓跋嗣出兵助後秦,想從中撿便宜,惟有大臣崔浩勸諫:“劉裕必克姚泓。陛下您雖有精兵,但沒有良將可使。不如安靜等待,查觀局勢。劉裕滅秦後,一定返回南方篡位,到時關中可盡為我有。”拓跋嗣大加讚賞,賜崔浩御灑及水晶鹽等奇物,然而他畢竟想從交戰雙方取利,仍派長孫嵩等將領隨時準備攻擊晉軍。晉軍不堪騷擾,在黃河北岸擺個卻月陣,以兩千七百士兵加上一百張可發尖槊的大弩,大敗魏軍,三萬騎兵被殺一萬,狼狽而還。拓跋嗣又慚又悔,忙向崔浩道歉。劉裕俘獲姚泓後,果然急忙回建康篡位,關中不久就被赫連勃勃奪占,其時為公元418年。留守關中的二十萬晉軍全部被殺。
明元帝拓跋嗣在位時,對內鞏固王朝統治,對外趁劉裕病死時進攻宋國,費了不少氣力,取得了河南一些地方,在付出相當的代價後,算得上是取得了南北朝戰爭的第一次勝利。由於長途攻戰勞頓,拓跋嗣回到平成就病死了。可以說他是北魏重要的但又是過渡性的皇帝。共在位15年,終年32歲。
好了,瞧一瞧看一看了啊,我們的主角太武帝拓跋燾要出場了啊。這個人很是了不起,不過具體怎么個牛法,且聽我一一道來:
要說這位太武帝拓跋燾的即位還是比較順利的。在漢臣崔浩建議下,他十二歲就被立為太子。同年就統兵遠赴大漠坑擊柔然的入侵。423年,明元帝病重,15歲的他受命鑒國,統駁臣下,聰明大度,已渾然有帝王之風。
拓跋燾剛繼位,柔然三萬大軍士大舉進攻,一度占領北魏舊都盛樂。拓跋燾怒不可遏,親自率兵,收復盛樂。他又組五路大軍,渡大漠追擊柔然,使對方大敗而去。
425年,夏國主赫連勃勃死。這位赫連勃勃就是曾幫助前秦大帝苻堅滅掉什翼犍代國的劉衛辰惟一跑掉的兒子。赫連勃勃身材魁偉,高8尺5寸,姿容秀麗,後秦的國主姚興一見就很喜歡他,讓高平公沒弈於收留他,沒奕於還把自己女兒嫁給勃勃做妻室。姚興派勃勃為安北將軍,配以鮮卑族兩萬餘戶幫助沒奕於鎮守方。沒幾年,這位貪暴無親的勃勃就殺掉老丈人,並領其眾,自稱大夏天王,自立為國。勃勃改姓為赫連,意思是家族顯赫與天相連,與自己有血源關係的部落均改姓為鐵伐,意思是剛銳似鐵,皆能伐人。劉裕攻滅後秦後,赫連勃勃乘劉裕回朝時大舉破晉,大敗劉義真,積數萬人頭為京觀,號為“骷髏台”。同年稱帝,定都統萬。赫連勃勃最出名的是他的兇殘暴虐,視民眾如草芥。他命工匠蒸土築統萬城,城牆完工一段,就以鐵錐試驗,扎進一寸,就立殺築牆匠人,並把屍體築進牆內再換一批工匠更築。製造兵器的匠人最慘,必死無疑。制弓的匠人獻弓,如果射甲不透,立殺;如果射甲透入,馬上把製作鎧甲的匠人殺頭。循環往復,反正難逃一死。他又常常喜歡坐在城上,置弓刀於側,隨便看誰不順眼就殺掉。統治末期,赫連勃勃諸子相殺,最後立赫連昌為太子。
魏帝撥跋燾親率大軍直撲夏國。到君子津,天寒冰結,他自率二萬輕騎渡河直襲統萬,夏主赫連昌出城迎戰即敗,退入城內。魏軍在周圍殺掠一番,獲牛馬十餘萬而去。同年夏天,拓跋珪又自率輕騎三萬倍道先行,再撲統萬。到了城下,魏人知道攻城最難,就把老弱殘兵繞城示弱,把精兵埋伏於深谷之間。夏兵中計,鼓譟出城追擊。正好當時有風雨從統萬城方向順風朝魏軍而來,拓跋燾的親信太監趙倪勸道:“現在天不助人,風雨方向正和我軍相逆,衝殺看不清,將士又饑渴,不如陛下您率兵躲躲,來日再戰。”崔浩一旁叱道:“我軍千里制勝,正是掩襲不意,怎能改變主意!”拓跋燾大聲說“好!”揮兵迎前。混戰中,拓跋燾身中流箭,馬中傷倒地差點為夏兵俘虜。換馬再戰,魏帝親手刺殺騎兵十餘人,又殺夏國大將一名。魏軍乘勝追夏主到城北,赫連昌來不及入城,奔逃上邽。拓跋珪只率少數幾個直追入城,夏兵發覺,緊閉四門。拓跋珪等幾人慌忙用婦人裙子系在槊上往下吊人,才勉強逃出。夏國無主,又值天色已黑,一會兒乘亂就被魏軍攻破,魏人盡俘夏國王公后妃,獲馬三十萬匹,牛羊數千萬頭,珍寶無數。天亮後魏主進城,看著窮極文采、雕樑畫棟的壯大台榭,再摸摸堅硬得可以磨礪刀斧的統萬城牆,拓跋燾嘆道:“蕞爾小國,使用民力至此地步,怎么能不亡國!”(看看,多深刻。呵呵)
431年,滅亡夏國後,拓跋燾又遠擊柔然。接著,在南朝宋國已占領黃河南岸的情況下,冒險西進,準備攻擊盤踞在青海、甘肅一帶的割據政權西涼。國主乞伏暮末聽見拓跋燾出兵的訊息就宣布投降,燒掉都城,自己帶著國人往魏國指定的平涼方向走。夏國赫連昌的弟弟赫連定此時逃奔在外,率眾襲殺乞伏暮末,沒幾天,他自己和十幾萬部屬又被青海的土谷渾部落在黃河邊打敗,人送到魏都平城,和哥哥一起被斬。這個號稱要一統天下萬城、皇族赫赫上與天連的國家,從赫連勃勃開始,滿打滿算才二十四年。更為可悲可笑的是,赫連定還順手幫魏國滅了西秦。
436年,北魏攻克北燕首都和龍,滅掉北燕。北燕源自後燕。407年,河北冀州人馮跋殺後燕帝慕容熙,擁立慕容雲(原名高雲,是高句麗人,為慕容寶養子,賜姓慕容)。不久,高雲被屬下離班殺害。馮跋平定叛亂,沒有再立慕容氏,他自稱天王,沿襲燕國國號,史稱北燕。馮跋當皇帝有22年,立國初年政治還算清明,430年病重,寵妾宋夫人不想太子馮翼繼位,想立自己的兒子,便把太子哄進宮內關起來。馮跋的弟弟馮宏聞信帶兵入宮,不僅把病危的哥哥活活嚇死,順手把太子侄子馮翼也殺掉,自己繼位天王。坐穩帝座,又把馮跋一百多個兒子統統誅殺乾淨。馮大哥真能生,馮小弟真能殺。兄弟折騰,國力日弱,才當了7年皇帝,北魏大軍殺到,馮宏一路逃跑,竄到自己的附庸國高麗。已是敗亡之君的馮宏還對從前的屬國國主高麗王喝叱擺譜,而北魏又派人來追索,高麗王乘人之危,派人把馮宏和子弟十餘人統統在北豐殺掉。439年,拓跋燾又親率兵馬包圍北涼,國王沮渠牧犍投降,北涼滅亡。至此,北中國已全為魏朝一統,結束了100多年以來十六國紛亂相爭、攻伐不已的局面。
450年,南朝宋國皇帝劉義隆自以為元嘉盛世近三十年,國力空前,大舉北伐,揭開魏宋第三次南北大戰的序幕。戰爭爆發前,太武帝剛剛族滅了漢族大臣崔浩。說起這位崔浩,是最令人嘆惋的一位知識分子。此人歷仕北魏道武帝、明元、太武三帝,無論是平定北方諸國還是對南朝作戰,崔浩的謀策都為北魏軍隊的勝利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其人纖研潔白,長相如美貌婦人,生性敏達,常以張良自比。平涼大勝後,太武帝在一次盛大宴會上手拉崔浩,向沮渠蒙遜的使者說:“所說的崔公,就是眼前這位。才略之美,當今無比。朕乾任何事情一定先徵詢崔公的意見,成敗在胸,沒有一點不符之處。”累積功勳,崔浩官至司徒。就這樣一個善於謀人的大家,卻不善自謀。他自己篤信道教,就諷喻太武帝滅佛。拓跋燾言聽計從,尋個機會在全國大殺和尚,毀滅佛寺,成為滅佛帝王“三武一宗”中很有名的一位。而當時北魏上至太子、公卿下至庶民百姓信佛的人不計其數,崔浩此舉正得罪了一大批鮮卑貴族。崔浩主修國史時,直抒其原,不避忌諱,內容涉及魏王朝先輩許多同族殺戮,荒暴淫亂的史實。文人喜功,崔浩又把國史銘刻於石碑上,費銀三百萬,方一百三十步,想使內容萬代流傳。鮮卑族王以及嫉恨崔浩的群臣紛紛上言,惹得太武帝拓跋珪怒不可遏,這位還未全開化的胡人武夫,畢竟不是英武神明的苻堅大帝,他不僅盡誅崔浩全族,又族誅與崔浩有姻親關係的范陽盧氏,河東柳氏以及太原郭氏。臨刑之前,崔浩被囚於城南木籠之內,兵士數十人,在台上嗷嗷大叫向他腦袋上小便,受盡污辱。這種遭遇,為幾千年文人功臣所未遇,以至於寫《魏書》的魏收發此感慨:“崔浩才藝博通,究覽天人,政事籌策,時莫之二,此其所以自比於子房也。屬太宗為政之秋,值世祖經營之日,言聽計從,寧廓區夏。遇既隆也,勤亦茂哉。謀雖蓋世,威未震主。末途邂逅,遂不自全。豈鳥盡弓藏,民惡其上?將器盈必概,陰害禍佑?何斯人而遭斯酷,悲夫!”北魏皇帝從道武帝開始就喜歡整族誅殺對手或者臣下,他攻克燕國都城中山後,就把出主意殺害弟弟拓跋觚的程同、傅高霸等人夷五族,用大刀慢慢挫死;討伐劉衛辰勝利後,把衛辰宗室五千多人全都弄死扔進黃河。到太武帝則更“發揚光大”,對魏國最有大功的崔浩竟連姻親都殺絕,慘絕人寰!而後到了北齊高洋滅魏後,魏國皇族幾千人全被誅殺無遺,大概也是他們先輩好殺的報應吧。不過,說到這裡,子小卻認為,成大事者,不拘一些小節,或者有些殺伐都是很正常的,而子孫的報應,那也是遲早的事,畢竟沒有一個帝國可以永朝萬世,而每一次權利的更替,都難免會出現一些大規模的對原皇族的屠殺。扯遠了,接著說。
450年4月誅殺崔浩等四姓數千人後,9月,拓跋燾自領大軍南征。滑台一役,連連上書北伐讓宋文帝劉義隆起了“封良居胥”意念的王玄漠十足草包,兵仗相接,即一敗塗地。魏軍以每日一、二百里的速度推進,連戰連捷,南朝將士百姓死傷無數。拓跋燾幾路大軍直指建康其間,宋國將軍薛安都,曾方平,劉康祖等人竭力死戰,救護了一些軍隊和城池,但總體上抵擋不住北魏大軍的功勢。魏軍很快攻打到長江邊上,大拆民房,砍伐蘆葦,聲言要造船渡江。建康城內居民驚駭,紛紛把家裡值錢東西放進籮筐里,荷擔而立,隨時準備城破時逃命。自招兵災的宋文帝劉義隆登上石頭城,憂色滿面,直後悔殺了能打仗的大將檀道濟。雙方相持許久,魏軍補給不濟,便在一天晚上沿江舉火以示威嚇後,遍燒民舍後退兵。415年春,魏軍回軍途中攻到盱眙城,宋國大臣臧質守城。拓跋燾在城外大大咧咧向臧質喊話,要嘗嘗南國美酒。臧質從城上吊下來兩大壇屎尿送給魏軍。拓跋燾大怒,一晚在城外築起長圍把城團團圍住,斷絕水陸交通,運東山土石填平護城河。他又寫信給臧質說:“現在攻城的兵士,都不是我鮮卑族人。城東北是丁零族和胡人,南面是氐族羌族。如果丁零兵士死掉,正可減少我大魏常山趙郡一帶的賊人(丁零族常依常山、趙郡的群山叛亂);胡族兵士死掉,并州賊就沒了(胡人愛占并州一帶反叛);氐人、羌人士兵死掉,關中賊可以滅掉(氐、羌兩族雖國家已滅,族屬繁盛,廣居關中)。愛卿你如果替朕殺光他們,倒幫了我大忙。”臧質覆信,凜然道:“我現在已完全知曉你的奸懷,童謠講‘虜馬飲江山,佛狸死卯年’,希望你有幸為亂兵所殺,不幸的話就被我俘虜後綁在驢上送鬧市問斬。如果天地無靈,我被你俘虜,殺剮隨意,足以報效本朝。現在春雨已降,軍隊四集,你別著急著往回跑,但請安心攻城。如果缺糧的話,我送你些軍糧。你送我做禮物的刀劍,等著我把它們向你身上劈砍吧。”拓跋燾大怒,派釣車、衝車攻城,均不能破城。術窮之後,拓跋珪不惜人命,派兵士輪番肉搏攻城,後面立有鮮卑督戰隊,士兵前後都是死。最後,殺傷萬計,死屍堆得與盱眙城牆一樣高,仍然被勇敢頑強的南朝軍民打退,堅城三旬不撥。春天疫病頻發,魏軍水土不服,又怕宋朝水軍自淮入海與彭城的軍隊匯合夾擊,拓跋珪便燒掉攻具退走。回師路上,魏軍殺傷當地人民不可勝計,中青壯年馬上殺掉,嬰兒貫穿在槊上揮舞盤鏇以為樂,所過郡縣,赤地無遺。而魏軍自己也人馬死傷過半,國人怨恨。
魏太武帝拓跋燾攻南朝時,太子拓跋晃監國,為人精察幹練,信任屬下仇尼道盛和任平城。拓跋燾的寵信太監宗愛本性險暴,冒皇帝名義幹了許多違法的事,他和道盛等人關係又緊張,於是“惡人先告狀”,拓跋燾一回來宗愛就捏造對方的罪名,太武帝大怒,處斬道盛等人,太子屬下多名官員連坐處死,太子拓跋晃很快就“以憂卒”,其實就是被殘暴的父皇活活嚇死的,時年二十四。過了不久,拓跋燾又追念起這位嫡子的好處,常常落淚思憶。天天伺候在他身邊的中常侍宗愛心中疑恨,害怕哪天這位性情暴躁的皇帝追究前事起太子死因推在自己身上。於是這位大太監先下手為強,夜裡帶人潛入永安宮弄死了這位威名卓著、不可一世的拓跋燾,時年四十五歲。
對於這位武功赫赫的北魏太武帝,史書上記載:“帝……性清率儉素,不好珍麗,食不二味;臨城對陣,親犯矢石,左右死傷相繼,神色自若;由是將土畏服,鹹盡死力。群臣請增峻京城及修宮室,帝曰:古人有言:“在德不在險”,勃勃蒸土築城而朕滅之。豈在城也?……聽察精敏,下無遁情,賞不違賤,罰不避貴,雖所甚愛之人,終無寬假。然性殘忍,果於殺戮,往往已殺而復悔之。”
時光再過二十年。拓跋晃的嫡長孫拓跋宏(元宏)繼位,全面漢化,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最大程度上加速了中華民族的大融合,奠定了以後隋唐盛世的牢固根基,而以純種胡人進主中原的鮮卑族,無論從相貌到文化,都融合併消失在中華大家族的滾滾血脈之中。
而所謂的白雲蒼狗,霎那芳華,也不過如此吧……(子小不禁又陷入無盡的感懷中,突然被家中之犬一口咬倒腳上,劇痛……看我不打!哼哼!動物保護組織不要找我啊,我打狗子是很輕的啊,比它咬我輕多了,真的)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