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矛盾,千古難題---難在同愛一個男人

2019-02-20 01:54:50

在這個世間,男女之間的矛盾最易化解,甚至除非重大的利益衝突或始亂終棄之類,男女之間根本不會產生不可調和的矛盾。

男人和男人之間的矛盾也易化解。要么金剛怒目,一決生死;要么不打不成交,化干戈為玉帛。

唯獨女人和女人之間的矛盾最難化解,形似兩根繩子結到了一起,打結處又被水浸泡,任是多靈巧的撥解也難以湊效。概因女人之間既缺乏男女之間的彈性包容,又缺乏男人之間的果斷乾脆。於是,女人一旦糾結一處,便相互纏繞,並會隨著時間發酵,形成貫穿一生的死結。

而女人與女人之間的矛盾尤難化解者,莫過於婆媳矛盾。

婆媳矛盾自古便是家庭矛盾的主線,表現這一主題的戲曲文藝作品層出不窮,並持續引起強烈的共鳴。現在,新婚夫婦紛紛選擇獨住單過,有的甚至不惜租房另住,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對於婆媳矛盾的忌憚。

只是,古代以“惡婆婆”居多,表明在封建禮教秩序的支撐下,過去婆婆往往處於強勢,媳婦處於弱勢。所謂“多年的媳婦熬成婆”,暗含的正是媳婦隱忍受屈的過程。而如今呢,則是“惡媳婦”居多,表明在封建禮教秩序土崩瓦解之後,媳婦一進門便獲得了強勢。

我想,發生這一歷史巨變的原因除了封建的那套綱常秩序不存之外還有二條:一是現在的媳婦大多擺脫了經濟上的依附地位,擁有了家庭事務的話語權。二是現在的丈夫沒有了休妻納妾的權利,為了安定團結大多對媳婦採取了忍讓寬容的態度。據說,現在離婚的有三分之一是因為婆媳矛盾。可見如果不忍讓媳婦,代價是很大的。一定還有很多是忍住了,沒有離婚。

雖然由於經濟條件的最佳化,現在的年輕人婚後大多能夠和婆婆分開居住,但是一旦有了孩子之後,還不免得讓婆婆前來相助,如此婆媳之間“距離產生美”的效應很快便消逝了,婆媳矛盾便再次成為家庭矛盾的主線。

婆媳矛盾的普遍性說明其具有相應的必然性,那么其根源是什麼呢?難在哪裡呢?我簡要分析。

婆媳矛盾,難在沒有血緣。中國在根子上是宗族社會,就是那怕有一丁點的血緣關係,就很管用,很牢靠,就可以伴隨很多的包容、理解和照顧。這也是在中國“關係”為什麼如此頂用的根源。即便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很多人,當了公務員之後,還不習慣為陌生人做應該做的事,而如果稍微有個熟人介紹一下,便會熱情相待。婆媳之間沒有任何血緣,卻要同在一個屋檐下,雖然是準媽媽和準女兒的關係,但是同在一個屋檐下的親近和血緣的上的疏遠產生了必然性的矛盾。這就是為什麼很多媳婦對自己的媽媽什麼問題都能包容,而對婆婆身上的丁點毛病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的根源。

婆媳矛盾,難在代溝。婆婆和媳婦在年齡上不在一代,在社會迅速發展的今天,彼此在生活觀念、日常習慣、審美趣味等方面的差異是很大的。同在一個屋檐下,磕磕碰碰便不可避免,一個秉持老經驗,一個號稱新時代,都缺乏讓步和改變的理由,慢慢地互看不順眼,矛盾便發酵起來。

婆媳矛盾,難在同愛一個男人。兩種愛迥然不同,但因為指向同一個男人,便難免衝撞。自己養育多年,昔日曾撒嬌膝下的兒子現在對他媳婦體貼愛撫,甜言蜜語,而對自己似乎沒有多少關心,做母親的難免感到失落甚至怨嫌,並可能把這種怨歸結到媳婦身上。另一方面,兒子孝順父母,有時不免說一些要求媳婦關懷母親體諒母親的話,甚至要求媳婦多乾一些家務之類,還不免對母親有金錢上的付出,媳婦便可能感到自己受到損害,自然把怨恨指向婆婆。

面對婆媳矛盾,最難的是夾在中間的兒子。如果明顯偏袒媽媽,晚上關上門睡覺時就不好過了;如果偏向媳婦,母親傷心的面容又如何能承受。所以,只好通過哄、騙、忍、撒謊、花錢、幹活等種種手段,以期息事寧人,和平共處,竭力保持家庭安定團結的局面。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