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涼軍團如何將漢王朝送入墳墓

2019-03-14 00:43:13

董卓於桓帝末年先後擔任并州刺史,河東太守,利用漢末戰亂和朝廷勢弱占據京城,廢立挾持漢獻帝,東漢政權從此名存實亡。而且他生性兇殘,犯下諸多罪行,引致全國其它割據軍閥發動董卓討伐戰,後來聯軍發生內哄,轉而成為了各軍閥互相爭戰的情況,董卓本人則被朝內大臣聯合其部下設計誅殺,死後部下李傕和郭汜兩人為了把持朝政互相火拚,皇帝與朝廷流離失所,各地州牧、刺史、太守、占據屬地完全脫離中央控制,開啟三國時代。

董卓的執政與敗亡

中平六年(189年)四月,漢靈帝病故,漢少帝立,何太后臨朝。大將軍何進(何太后異母兄)等人,與十常侍一夥的宦官勢力,衝突驟起,何進召四鎮外兵進駐京畿,以為外援。八月,何進被宦官張讓等謀殺,部將吳匡懷疑其弟何苗與宦官通謀也被殺,宮中大亂。

并州牧董卓是四鎮之一,借混亂之機,進入洛陽,當時他只帶三千步騎軍,為了顯示武力,每隔幾日,將兵馬夜出晝進,揚言涼州軍復至,藉以虛張聲勢迷惑世人。為了擴充軍隊,董卓併吞何進、何苗的部曲(私人組成的軍兵),接著,收買丁原部將呂布,呂布襲殺丁原,董卓再併吞丁原所部。由於董卓兵勢的崛起,其後帶來的災難,歷史也為之扭曲。

李傕郭汜對東漢王朝的摧殘

董卓死後,涼州軍隊沒有了領頭人,大家像沒頭的蒼蠅。李傕等人想既無赦書,又聽說長安中欲盡誅涼州人,要四散奔逃。而當時的屬牛輔的討虜校尉賈詡卻說:“如果大家逃了,一個小小的亭長就能把你們解決掉。還不如聚集軍隊進攻長安,先打一仗再逃也不遲。”於是涼州軍又攻回長安,打敗了呂布。這場軍閥混戰使漢帝國徹底走向衰退,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人才趨向朝廷,而是各投地方軍閥。很多人才都避亂荊州,荀攸、毛玠等,這些都是中央或地方的官員,大家看個人傳時都會看到“避亂”的字樣。(我覺得這應是三國亂世的開始)。

在涼州軍進攻長安的戰爭中,被亂兵所殺的官吏不計其數。太僕魯馗、大鴻臚周奐、城門校尉崔烈、越騎校尉王頎包括司徒王允,再加上後來李傕、郭汜互相爭鬥更是死人無數,當時出主意殺董卓的尚書僕射士孫瑞也死在亂兵中。

涼州兵團四大將領之後——張繡

張繡此人,在漢末諸侯當中,實力並不算強勁。張繡本是董卓部下張濟之侄,董卓敗亡之後,李傕、郭汜在長安爭權,互相攻殺,張濟不甘寂寞,也想來分一杯羹。不想有同樣想法的“聰明人”實在太多,可是漢獻帝這塊肥肉就是一個。於是,一番狂咬之後,張濟傷痕累累,洛陽被最後出手的曹操霸占,漢獻帝也被挾持。張濟在關中已經不可能有立足之地,於是黯然退出中央霸權爭奪戰。可是天下之大,已經沒有一塊可以立足的地方。當時北方有袁紹、公孫瓚,東方有曹操和呂布、劉備,南方有劉表、袁術。相比之下,劉表距離關中最近,相對也比較弱小,於是張濟選擇猛攻荊州的南陽,渴望在荊州一展拳腳。沒想到張濟時運不濟,在進攻之時,竟然被流箭射中(龐統老先生也是這么倒霉)。於是,張濟的族子張繡閃亮登場,接管了張濟的殘餘部隊。

西涼鐵騎最後的表演——渭南之戰

建安16年(公元211年),曹操和關中軍閥(以韓遂、馬超為首)在渭南一決勝負,以關中為賭注。

建安16年3月,曹操有意挑發戰爭,關中軍閥以及羌胡在馬超的煽動下,共十部軍隊,屯據潼關,而曹操也命令曹仁都督諸將在潼關禦敵。

7月,曹操率軍親往平叛,與敵“夾關而軍”,計畫了“三渡黃河”行動,並且得以實施、成功。

緊接著,曹操謀士賈詡進獻妙計——離間計,成功離間了馬超與韓遂之間的關係,並最終,曹操看準時機大破了關中聯軍,各軍閥相互潰逃,曹軍一戰大勝。

涼州兵團在三國史上的地位

總結自東漢靈帝中平六年(公元189年)董卓應召入洛陽,到東漢獻帝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劉備自立為漢中王,涼州兵團這三十年在關洛華北的爭戰起伏消長,可以劃分為四個階段:一,董卓;二,李,郭,樊;三,張繡;四,馬,韓。在軍政局面上,前兩個階段是涼州兵團對東漢朝廷的摧殘,後兩個階段是涼州兵團的強悍作戰力被曹,劉所用,而成就其霸業。

涼州兵團有暴力摧殘關洛精華地區與東漢帝國中樞,有強悍難御的作戰力,卻沒有能力建立政權或長期掌握所踞地盤。這是因為在文化上受胡風影響的反覆無常多疑易叛個性,其本身內部團隊結構更是羌胡式的“莫相歸服,軍無適主”,所以暴起暴落,與中亞的草原民族性及生存方式很類似,難以穩固持久。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