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叫獸黏巴糖

2019-02-16 19:42:42

張弦

雖然還沒有成長到悲春傷秋的境界,世間帶給牠的幾個月薰染,饑飽冷暖愛憎乃至驚懼與恬適等各種貓生經歷已然林林總總,牠凝視窗外的眸子深邃、純淨,但偶爾已經會蒙上一層霧光。

圖一:初到我家,牠就像餓了很久很久,我釣來魚見到牠的“貪婪”

被我收留的時候,牠在一座商業街區里做一條不喜歡流浪的流浪貓已經差不多四個月了,駁雜的毛色讓牠不太討喜,在街區里遊走的時候,常被一些店家用掃把追打驅逐。不過,牠能活下來並長得頗為健康,除了牠盡心盡力捕鼠果腹,也是因為有些店家給了牠足夠的愛心,常把自己餐桌上的魚和肉分享給牠,甚至允許牠在店家自己午休的臥榻上小睡。

牠與我結緣,正是因為我去牠偶然小睡的那家店子裡購物。與女主人聊起貓來,她就熱情地向我推薦這只不知道來歷、不知道品種、不知道月齡、也沒有關注過性別的流浪貓來。她說,沒見過這么乾淨乖巧的流浪貓了,你領養牠,準沒錯!

說著,女主人就去街上把剛從她臥榻上離開的這隻流浪貓尋了來。我注意到牠毛色里有七成狸貓的黑色細紋,又有三成橘貓的橘黃色在短而濃密的毛叢里透射而出,就說,給牠起個名字叫“田七”吧,毛色三七開,用中藥三七的別名田七來叫牠,姓和名都有了,田七的田和甜蜜蜜的甜同音,也希望這隻出身微賤的流浪貓變身家貓之後,生活甜蜜,逐漸養成貓兒應有的矜貴與傲嬌,化去野性,學會溫良,做我生活中的一枚小友。

注射了疫苗再洗過澡,三斤八兩重的田七就成了我家的喵星人叫獸。

果然是流浪出身的底子,田七對食物幾乎百無禁忌,看見我吃什麼,牠就喵喵叫著蹭我的腿來問我要什麼,不管米飯、饅頭、油條、包子、餃子、麵條還是豬肉、雞肝、鴨骨、羊雜碎,就算幾天沒見過魚,牠也總能吃圓了肚子後獨自去陽台曬太陽,微眯雙眼看樓下老人打牌,孩子嬉戲;看遠處的路上車來車往,紅綠燈閃爍;看藍天上白棉花般的雲朵輕輕卷舒,隨風飄逝;偶爾一隻鳥從樓前飛過,田七的眼睛裡就會泛起野性的貪婪。

圖二:田七在陽台上看到鳥

許是從未有人這么盡心善待牠,上一秒鐘牠還在角落的貓舍里靜臥,一見到我出現在客廳,下一秒就喵喵輕叫著翹起尾巴跑來腳邊,抱一下,啃一下,然後就是頭和身體在腿邊各種蹭,是誰給牠起名“田七”的,簡直就是“甜漆”了,黏起人來,就不知道下限在哪裡……

相處的日子多起來,喵星人叫獸田七的黏人大法愈見豐富多彩。

你要是坐下了,牠一準會跳到你的大腿上,如果你“不識趣”地沒有撫摸牠,下一刻牠就跳上你的肩膀用鼻子拱你的臉,用舌頭舔你的耳朵甚至你的下巴和嘴唇,這隻雌性喵星人,上上上上輩子曾經是大名鼎鼎的妲己嗎?田七如此狐媚的功夫,是哪個師父教的?請你站出來,我絕不打死你!

不知道師父是誰,也許是無師自通吧。田七迎來送往的本事也讓我感到驚艷。

早晨上班出門的時候,只要走到門邊換鞋,牠哪怕正在吃東西甚至在扒貓砂,也會停下牠自己的事情,跑來腳邊,彎過尾巴來勾住你的小腿,然後半個身子貼上來,等你換好了鞋,牠就站著不動了,看著你開門、出門,就那么靜靜地站著,直到你關好了門進電梯下樓,總覺得田七的魂兒都跟了來。下班回家進門的時候,田七總能從門外的腳步聲分辨出自己的鏟屎官,用鑰匙開門進家的那一瞬間,牠就把一雙前爪搭上膝蓋,長長的尾巴左右擺動,一聲接一聲地輕輕叫著,各種嗲,各種糯,簡直酥到骨子裡,俯身抱起,田七就把頭用力地向臂彎裡邊拱,這番迎接的表現竟似久別戀人一般。

田七,我與你才是剛剛相識的新朋友,你的表現怎么像是我把你從襁褓里餵大的?難不成這是你在流浪的日子裡每日每夜不停幻想、深切渴盼的嗎?你這樣甜得發膩、黏得像漆,真的好嗎?

日子晃了幾晃,田七就任我家叫獸已經月余,終於多次領教了田七黏人的最高境界不在客廳里,不在沙發上,而是,而是在床頭……

早晨賴在床上將起未起的時候,田七總會覷個空檔從半掩的臥室門縫鑽進來,躡手躡腳走到床邊,輕輕躍上,一個不注意,牠就已經置身暖衾之下,俯臥在胸口和上臂之間,立即就鼾聲連連呼嚕不停,恍若做起“春秋大夢”,夢回唐朝變身唐高宗李治的那位“蛾眉不肯讓人,狐媚偏能惑主”的武媚娘。待掀起被子半坐穿衣,被驚醒“春夢”的田七立刻就柔身而上,團身趴在胸口中間,那份依依不捨,那份柔情似水,是不遑多讓的蜜月中的嬌妻。

喂喂喂,田七田七你真是一坨黏巴糖,趕快下去好不嘍?本官要起床給你鏟屎,要給你煮小魚,還要做事賺錢給你買貓糧……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