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照片都來自於擺拍

2019-02-12 22:58:12

文|袁小球

某日,朋友特別狼狽地跑完招聘會後,一手提著一隻高跟鞋,特別痛苦地問我,為什麼我覺得大家都過得如此幸福,有人忙著理財,有人忙著旅行,有人忙著學習,而我至今還奔波在各個招聘會中,連一個offer都拿不到?我有些好奇她為什麼會這么想,因為在我看來,朋友相貌端正,成績優秀,家境小康,雖然每一樣都算不得是最出眾的,但放在一個人的身上,還是很難得的。這樣一個姑娘,為什麼會認為自己過得不幸福?

我拿起自己的手機打開朋友圈,指著一個在喝咖啡的漂亮的姑娘的照片問,你覺得她幸福嗎?朋友想都不想就回答,我知道這個姑娘,據說這姑娘在金融行業薪資極高,長得又這么漂亮,真是羨慕。我笑著搖頭,你知道她怎么和我形容她的生活嗎?她說,每天都帶著上墳一樣的心情去上班。朋友驚訝了,怎么會?我和她解釋,照片看起來自然是輕鬆愜意,但你想像不出來她平日裡的工作壓力有多大。而且拍這張照片的時候,她和男朋友剛剛分手沒多久。

朋友驚訝了,我卻笑了。

我們這一代其實是伴著網際網路一起成長的。

從QQ空間到開心網,從人人網到朋友圈。如今想來,兜兜轉轉,我們似乎都繞了一個大圈,從企鵝帝國出發,看遍萬千風景,最終又回歸企鵝帝國的懷抱。閒來無事,翻閱用過的那些社交網路,滿滿都是青春的痕跡。隨筆、詩歌、日記、照片,那時候的自己似乎根本就不懼怕把自己的生活拿出來和大家分享,開心的,難過的,有趣的,無聊的,美好的,醜惡的。如今的自己,恐怕連分享一個連結到朋友圈也會想上一分鐘吧。長大後,我們更願意在社交網路中展現給別人的,是自己希望的樣子。

大學畢業以後,同學各奔東西,自己有自己的事情要忙。見面吧,山高水遠不知得走上多久;打電話吧,撥通號碼的一瞬間卻又不知從何說起。也唯有每天刷刷朋友圈,看看大家都在忙什麼。即使是代購,至少我也知道了人家現在在做什麼是不?

可是刷朋友圈似乎也是一件糟心的事情,因為你百分之百會發現,似乎大家都過得很幸福,除了你自己。深夜的時候不能刷朋友圈,因為會刷出一堆美食;過節的時候不能刷朋友圈,因為會刷出一批情侶。有時候看完朋友圈你會覺得這世界怎么就這么美好,似乎灰姑娘都丟了水晶鞋,白雪公主都吐出了毒蘋果,美人魚都不用天亮化作泡沫,美女遇到的野獸都變成了王子。而自己依然被貼上單身狗的標籤,連人都做不成。

只是,那些美好的圖片和文字背後藏著的真相,就一定是幸福嗎?

未必吧,因為我們早已喪失了真實的能力。

我無心窺探別人的生活,卻也不免心生涼薄。我們要多努力,才能展現給別人,我們希望別人看到的樣子?每每想到這兒,我真的很同情那些明星。縱然他們容貌天賜,日進斗金,但他們真的幸福嗎?當然,單純用幸不幸福去衡量,這不公正。拍一部好看的電影也許很幸福,唱一首好聽的歌也許很幸福,但這種幸福更多建立在自我價值實現的基礎上,而不是普通人可以輕易獲得的柴米油鹽的幸福。人生入戲,戲如人生。當公開戀情、舉辦婚禮、產房報喜等事情都需要刻意安排的時候,我想,他們也會累的吧。

我們參加婚禮的時候,總是會被婚禮的氣氛感動得淚流滿面。但只有親自籌備過婚禮的人才知道,一場婚禮舉行完畢,光是彩排就需要好幾遍。即使有感動,也被一遍一遍的彩排消耗得所剩無幾。至於那些漂亮的照片,夢幻的視頻,無一不是在攝影師的要求下,刻意擺拍出來的。新人也會抗議,覺得這樣太虛假,看某某某的照片多自然好看。攝影師卻似笑非笑地說了句:你以為好的照片都是擺拍出來的。

所有好照片都來自於擺拍,因為我們想要的只是一瞬間的精彩。這一瞬間的精彩,也許有幾分是給自己看的,但更多是給別人看的。成年以後,我們習慣於掩藏自己的難過與落寞,因為孤獨,也因為自尊。我們希望別人看到的都是我們人生中最精彩的時刻,或者說,別人看到的或許就是我們心底希望自己變成的那個樣子。

某一日,朋友圈裡一個不甚熟悉的本科校友,突然和我說,我很羨慕你。面對這樣坦誠直白的對話,我惶恐得不知道該如何應對,最後也只能弱弱地問一下為什麼。他回復很快,理由簡單而粗暴,因為他覺得我現在邊讀研邊寫作的狀態很好,學識上不斷豐富,經濟上自給自足,情感上得到宣洩,什麼也不用操心,每天只要開開心心地上上課,讀讀書,寫寫字,一切都那么完美。

我有些震驚,他說的真的是我嗎?那時候我正處於焦慮期。截稿日期將近,剩下的文章卻毫無思路;實習工作繁忙,占據了每周大部分的時間;畢業設計開題,報告改了又改生怕答辯被掛掉。沒有時間更沒有心情來讀書、聽音樂、看電影。買來的橡皮章只刻了一個便丟在一邊。每天清晨六點起床,凌晨三點睡覺,中午在單位為了能多睡一會兒,連飯都不去吃,醒了隨便啃一個蘋果。學習,寫稿,工作,每天都把自己累成狗。這樣的日子,我真的不覺得哪裡值得人羨慕。

後來想了想,也許,他羨慕的其實是活在朋友圈的那個我吧。朋友圈裡的我不需要寫稿,只需要曬新書領稿費就好;朋友圈裡的我不用上課不用寫論文,卻活在風景明媚的校園裡;朋友圈裡的我實習不用工作,只是隨便看看書寫寫書評就好……我也希望生活中我可以是朋友圈裡的那個我,可實際上,你所看到的這本書的作者,其實活得可能比你慘得多,因為她要每天六點起床,坐一個半小時的捷運去上班,下班之後唯一的活動就是跑步,然後就是深夜裡無邊無際地寫寫寫。我擺出我最美好的狀態曬給你看,不是因為虛榮,而是因為我希望那可以成為真實的我,儘管我現在還做不到。

妹妹談戀愛了,戀愛後時常給我打電話,於是總出現以下對話:

“為什麼別人的男朋友都比我的男朋友體貼?”

“因為別人的東西總是好的。”

“為什麼看別人談戀愛感情濃度都那么高?”

“因為你看的是朋友圈。”

“為什麼人家找的男朋友都那么好看?”

“因為長得醜的都藏在家裡不曬。”

“那我怎么才能既低調又明顯地在朋友圈秀恩愛?”

“曬你男朋友媽媽給你買的各種大小禮物,然後使勁誇他媽媽。”

“真的有用?”

“曬男朋友,只有男朋友高興;曬男朋友媽媽,男朋友和媽媽都高興。”

於是,第二天,我在朋友圈看到了妹妹和男朋友媽媽親密的合影,只是那笑容里或多或少顯露出來的有些生硬的緊張與討好。這就是生活,我們是導演,是編劇,是製片,是演員,最後連發行的工作也需要自己做。就像你可能不知道網路背後是人還是一隻狗,你可能也不知道美好背後究竟藏了多少真相。烏雲背後可能藏著一條幸福線,幸福背後誰知會不會藏著一塊大烏雲呢?

所以,沒必要去羨慕那些你不曾擁有的人生。因為得到和失去,總是成比例的。擁有多大的能力,就需要承擔多大的責任。往自己身上壓太多的擔子,遲早壓垮自己,無論身體還是精神,都是不值得的。或許,人就是這樣,別人的東西總是好的,我們似乎不可避免地會羨慕那些我們無法觸及的人生。只是,不經歷就永遠不會懂,乳酪下面說不定就是老鼠夾。

小時候在《讀者》上看過一篇印象極為深刻的文章《我奮鬥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文章轟動一時,後來有人讀過又寫了一篇《我奮鬥了18年不是為了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縱然兩篇文章都是寫農村孩子在城市裡奮鬥的故事,我更欣賞後一篇文章的豁達。文章結尾寫道:“無論貧窮富貴,百萬家資或顛沛流離,都要一樣地從容豁達。至此,喝不喝咖啡又有什麼打緊呢?生活姿態的優雅與否,不取決於你所坐的位置、所持的器皿、所付的茶資。它取決於你品茗的態度。”我想,這一段話值得所有活在臆想世界的人來讀一讀。畢竟網路是虛擬的,生活才是腳踏實地的。

所有好照片都來自於擺拍。這並不羞恥,亦不可笑。就像貓咪照鏡子,永遠都希望自己是老虎。嚮往美好的心情,任誰都可以理解。只是,很多時候,我們都太高估自己對於別人的重要性了。任何人都只是任何人生命中的配角,花太多時間去琢磨給別人呈現自己什麼樣的生活,坦白來講,真的沒人在乎。生旦淨末醜,生活這場戲缺了你還有別人。

當一個人拿起手機,打開朋友圈看到你,他不一定是真的關心你過得如何,只是,第一他很閒,第二他有WIFI,第三你恰巧發了條朋友圈,僅此而已。所以,請將時間花在更有趣的地方。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