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父母的和解在這個小年夜飯

2019-02-24 05:00:53

2019年的1月29日,是新年的小年,這個小年跟以前不一樣。

早上早早的起床,空氣迷漫著爆竹的氣味,很多人家已經開始放鞭炮了。洗漱完畢後,夾雜著一種複雜的心情,心裡在犯嘀咕,要不要回父母家過個小年。

各位可能很好奇,父母家小年肯定要回去的,可是我犯嘀咕的是,父母會不會又像往常一樣責備我。

從小到大,因為父親是老領導,所以家裡的家教特別嚴厲。小時候,家在農村的時候,也是過年的時候,村裡的一位阿姨給了我包花生,我也沒說謝謝,就拿起花生回家獨自吃了起來,後來父親知道了,把我打罵了一頓,說是不準隨便拿人家東西,末了,連個道謝也沒有,哪有這樣沒禮貌的事。

這是從我記事起的時候,那時大概五六歲的樣子,所以我對父親是很敬畏的,正因為如此,我跟父親的關係很緊張。

因為父母的嚴厲,我從小就很少跟父親說話,這個習性一直保持到學校畢業。因為我有時覺得父親不近人情,一位阿姨給了一個小孩子一包花生,這也是不應該的嗎?這個糾結成了我一個想不通的心病。

到了中學後,我因為學習壓力大,再加上用功過度,導致我的身體很差,每天上早晚自己,還要走四十分鐘的路程上學回家,這對於體弱多病的我來說,簡直是一大折磨。

但是我還是默默的承受著這一切,直到初三的時候,也是過年的時候,家裡正在籌備年夜飯,我實在受不了這惱人一切,終於跟父母說,我不想讀書了,壓力太大,身體又不好,快支撐不住了,父親第二次在年夜裡大發脾氣,說我怎么這么不爭氣,還剩下半年就中學畢業了,怎么受一點苦就退縮呢?那一晚,我吃的最難受的年夜飯,整個晚上眼淚就在眼眶裡打轉。

父親的大吼在我腦海里歷歷在目,我感受到了親人實在是冷酷無情,哪有病了還不醫治的道理。這個事也是在年夜裡,從此,我對年夜很恐懼,本來高高興興的事,總是搞得很不愉快。

後來,到高中,我徹底病了,而且病的很嚴重,直到住院,此時父母雖然是允許讓我住院,但是擔心我拉下了學業,以後怎么辦的問題,找不到工作等於沒了生計。

我苦苦的一笑......

高中整個三年,我讀了二年,又住院了一年,父親厚著臉皮讓學校里給我搞了個高中畢業證,搞到了畢業證,父親終於愁苦一生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為此,他還讓家裡人搞了個酒席,席間,父親又對我勉勵,說:只要有了這個證,還可以考個成人聯考,還是可以上個好大學的。

本來,我已經對讀書厭煩了,因為整箇中學階段,我因為學業的緊張,和父母的關係緊張,再加上生病,已經牽扯到對讀書的厭煩

但是,父親不是這樣想,他給我買來許多成人聯考的書,語數外各一大本,說叫我好好複習,爭取函授個好大學。

後來,沒辦法,待我身體好了一些,又開始沒日沒夜的複習那晦澀的複習書,經過半年的複習,在黃州參加了成人聯考,我比分數線高出二百多分的成績成功錄取到南京信息工程大學,於是我踏上行囊,去往了學習的征途。

也是在那一年的年夜裡,父親高興得像個孩子,喝了許多酒,說,這才是像他的孩子,老子英雄兒子就是好漢,扭扭捏捏的病秧子不是他的孩子。我心裡像打翻了五味雜陳,不是滋味。

但是好景不長,我在求學的征途中,又一次病倒了,這一次更嚴重,當我落敗的提著行囊回到家時,明顯得感受到父親的眼神里充滿了憤怒和失望,在這個年夜裡,父親一句話也沒說,我預感他要像往常一樣大發脾氣,但是沒有,他只是沒說一句話,空氣里迷漫著蕭殺的氣息,我感到恐懼。

後來,托父親的關係, 我進入到一家單位上班,在單位里,我儘量少說話,做事謹慎,但是因為性格軟弱,再加上涉世未深,我經常被別人算計,有時有苦倒不出,說實話,這個跟自己軟弱的性格有關係,可是我的性格也是父親嚴厲的管教下形成的,所以我把所有的怨恨都發在父親身上。

此時,我已經敢在父親面前發脾氣了,我嘗到了發泄情緒的快感,終於,當我數年前的年夜飯里,已經被單位逼得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我向家裡發出了想要辭職的信息,父母一言不發,最後終於,父親忍不住了,說了一句:你若是想要辭職,那我們就斷絕父子關係。

我徹底憤怒了,再也不是聽憑任人擺布的孩子了,而憤怒而大聲的大吼:別要挾我,要斷絕就斷絕。可能人長大了,好多事都有自己的主見,在前面的人生路上,雖然前路漫漫 ,但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為自己作主的勝利。

從此一發不可收拾,我辭職後,先後創辦了兩家公司,做了自己最喜歡幹的事,我的全身心都沉浸在快樂的創業當中,我的人際關係也變得好了許多,認識了許多大人物小人物,最關鍵的是我的性格變得開朗了許多,真正體會到了,改變心態,就會改變對世界的看法。

我再也不是那個一遇到麻煩就退縮的懵懂少年,再也不是不敢為自己主宰命運的懦夫,我能勇敢的活出了真我,在這辭職的幾年裡,我先後成為縣市作家協會會員,考取了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證,真正打破我的人生無用論。

最重要的是,我真正找到了屬於我的真愛,我和妻子很恩愛,還有兩個可愛的孩子,我也靠我們自己勤勞的雙手養活了一家。但是......

但是,我跟家裡的關係真的斷絕了,好多年沒有回去父母家過年了,在這些年裡,只是父親開車出了車禍我回去了一趟,其餘的時候真的沒有回去,父母都蒼老了許多。

昨天,是2019年的小年,按照我們當地人風俗,這一天子女是要回到父母家過小年的,我 心裡作了許多鬥爭,猶豫了良久,最後通情達理的妻子看出了我的心思,說:這么多年沒回家過年了,就回去吧,畢竟是你父母。

我默默的點了點頭。

當我提著大包小包回到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家時,父母的臉上露出一絲驚喜,雖然很微小,但是我能察覺到。

到吃年夜飯,父親喝著我拿來的茅台酒,感嘆酒的味道很純正,這點我表示贊同,因為他當領導有喝過純正的茅台酒。最後,父母關心的問起我這些年的情況如何,我都說出來了,說不好也不壞,基本上還是過得去的。

父親臉上一絲欣慰的表情,末了,他說了一句:以前是我的錯,我太好強了,總想什麼都比別人強,太要面子了,結果還壞了事。說完,默默了低著頭,一個勁的夾菜吃。

我心裡頓感一陣釋然,輕鬆暢快之後,又略感一陣心酸,可憐天下父母心,此時這話我才真正體會到是什麼意思。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