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男孩兒要賤養,女孩兒要貴養

2019-03-04 20:09:25

與女兒要貴養相比,兒子賤養就要利落得多,利落或不是簡單,因為記憶體依然很大,而且甚至要比女兒貴養的含義更加深刻。

所謂兒子賤養,不是真把他往賤里養,而是處處告訴他:沒那么多事兒!

什麼意思?比如兒子摔了一跤,就不能像對女兒似地“跑過去抱起來哄”,就算父母和老人再心疼,也不可馬上撲過去,那種情緒和行為對男孩子來說,就是過於關注。是的,男孩子在遇到挫折時,不可認為自己過於被關注與協助,他們必須依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如果實在有困難,父母可以協助,但要知道,父親要看到自己就是將來兒子的領導或合作夥伴,現在他摔倒了,等於將來在事業上遇到挫折,那么他自己如何處理困境,將來又需要領導和合作者怎樣的協助?

知道這一點,你再去提供協助,也就有方向和分寸了。

母親也要知道,你將來就是兒子將來的妻子(或女性領導),但多半是老婆,所以當他將來遇到挫折時,他希望的老婆是怎樣的人,或者他習慣老婆怎樣協助,你就如是操作。然而我相信,沒有一位母親希望兒子將來是吃軟飯的,但也很少有母親那么理智地想這么多兒子的將來。他們的心疼會占據一切,所以常常會不顧一切地撲上去……

可以,但不可代替太多,這裡就要說一說父親的作用。一方面,父親給兒子呈現陽剛之氣,另一方面,父親必須作母親和兒子之間的“第三者”,他不能讓母子之間毫無界限,任母親把自己的心疼和種種女性的情緒,一成不變地灌輸給兒子(一個男孩子)。

但父親又不能強行介入,只能利用他與母親的夫妻關係,來劃清這道界限,比如有事與妻子商量,常常與妻子說話,當妻子情緒化時,用自己的言行規範,但又不能冒犯妻子(我是指上等人的家庭)。總之,讓兒子感到父母關係的能量很大,自己不屬於那裡,卻又被那股能量包圍著。

看,兒子向父親學作男人——將來有事同妻子商量,常陪妻子說話,當妻子撒嬌或過分時,用自己的言行規範她,卻又不得罪她。這就是在無形中給兒子樹立榜樣。

母親為兒子創造的是將來的妻子,父親為兒子樹立的是自己,以及將來的領導與合作者。一個成家,一個立業,加起來就是成家立業。而父母之間的夫妻關係,則是兒子將來模仿的對象,他也會沿用這種關係來刻畫他將來的家庭模式。

兒子賤養,還有一點就是當兒子在問題需要處理時,儘量避免諄諄教導與威脅利誘。什麼意思?比如有一個男孩子無意中在看足球時說一個前鋒特面,有點瞧不起的意思,有位媽媽便上前開導他——

“兒子,如果你是他,當你聽到這種聲音時,會怎么想?是不是特別難受,所以呀,自己不想那樣,就別對別人那樣,這才是有禮貌的孩子,大家才會喜歡……”

我知道,這種母親已經很不簡單了,起碼她沒那么武斷或置之不理。可在我看來,這還不夠,有一次我兒子也這樣說前鋒,我開始沒理他,想讓她自己經歷一次轉折,於是不一會兒,那個前鋒破門了,於是他高呼“進啦,進啦,他真了不起,1:0”。

“不是他特面么?”我看了他一眼,“面瓜還能進球?”

兒子笑了,在他看業,我那不是譏諷,而是疑問,於是他回答:“他不面,剛才只是機會不好。”

好了,他自己否定剛才的判斷,是他自己的調整,我只是引導和暗示,沒有代替他改變。

另外,在飯桌上,有一個男孩子和我兒子坐在一起,那個男孩子本來想吃一塊肉,可遲遲不敢夾,一邊的老人開始給他夾,他當時就表示出特別焦慮的樣子:“別,別,我自己夾,不行,我不要,我要那個……”他手舞足蹈地,十分糾結,周圍的人看著他都累。

其實他的成績很好,就是性格上有點那個,有一次,我給他和兒子買了兩張電影票,讓他們一起去看,而我只是在旁邊辦事,等他們看完了在門口等我。

過一會兒,約莫他們看完了,我就存心等在馬路對面,此時,我看到他們出來,那孩子看看周圍,不見我,立即有點慌亂,開始四處尋找,我兒子叫住他,看得出,他正在勸那孩子冷靜地等待,因為他相信爸爸不會丟下他。

果然,這種自信發揮了作用,他冷靜地看著周圍,突然看到對面的我,但他並不跑過來,而是走上了一旁的過街天橋……

這是什麼?就是相信別人,特別是相信父親會給兒子提供自信的基礎,而自信的人不會慌亂,平時的經驗告訴他,爸爸不可能忽視他,對,我平時不會忽視他,相反,在我眼裡,他是我最重要的焦點,這不僅表現為一般性的關注和在乎,更主要的,是凡事陪他共度,協助其作主,供他選擇並提供意見……,總之,所有的交流都呈現給他,在生活中處處都有我的元素,但又不呈現出壓力,又讓他感到我們父子從未分開過。那么即使將來,我不在他身邊,那個自信仍停留在身上,這也會導致他冷靜地處理當下的事務。

而那個孩子的父親就因為忙而疏於陪伴,而總由母親來代替和承擔,包括教導和協助。但不管怎樣,母親給到兒子再健康的教育,也畢竟是女人的,那不是榜樣,而是代替和教條。後果就是在飯桌前的糾結,因為男孩子都想自己作主,如果連吃飯這么點小事都要由女人代替(作主),那他在成長的過程中勢必會糾結,理由很簡單:自尊心。

另外,就是不要輕易推翻兒子的決定,如果需要糾正他,一定要提供他幾種選擇方案,也就是和他商量。

比如兒子在星期天想去踢球,可作業還沒有寫完,我就說:“兒子,沒問題,你有兩種選擇,先踢球或是先寫作業,你決定。”說完,兒子看看我,“那好,我先寫作業(或者先踢球)”。此時,千萬別否定他的決定,千萬別!否則他會認為自己的意見沒用,說什麼都是廢話,那么將來,他也會沒話語權。再者,無論他選擇了什麼,都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如果他踢完球不寫作業,那么就不要再遷就他,男人,必須如此,就算母親再心疼,對不起,他是男人,將來一旦做出決定,就要負責。

但不能因他不寫作業就羞辱他或打擊他,只是采冷默,或用情緒表達出遺憾。相信所有的孩子都不會對此視而不見,即使他不情願,也必須打開作業本,只要他打開,下一步引導就一定要跟上——

“行呀,你看兒子,說到做到,真是個小男子漢,會合理分配時間了,了不起呀!”

可能兒子根本不懂什麼叫“了不起”和“合理分配時間”,家長利用這個機會告訴他,總比平時再講那些大道理強得多。

如果他作業有錯誤,也不要訓斥或瞧不起他,而是要先微笑,“你看,怎么樣,你丟了一個球!”當然,這種說法的前提,是兒子是球迷,可如果他平時下棋,你就要說:“怎么樣,你丟了一個子!”如果他是個遊戲迷,也可以說他被擊中了……,總之,用他的愛好說事,別說什麼“你怎么總不長記性”之類的話,就算兒子平時下棋時不那么用心,你這么一來,他會把下棋與作業聯繫到一起,那么他在改錯的同時,以後再下棋時也會注意。這就是事半功倍。

有一次,奶奶告訴他,別跟那些沒禮貌的孩子接觸……

兒子看看我,意在證明。可我沒說話,於是兒子為此產生懸念,等奶奶去做飯的時候,我問他:“兒子,你喜歡張飛嗎?”

兒子點點頭,“他武藝高強,對劉備忠心耿耿,很講義氣,當然是個好人!”

我笑笑,“他有禮貌嗎?”

兒子想了想,“他就是脾氣不好,對諸葛亮不尊敬。”

我笑了,“那你是不是為此就不再喜歡他了?”

兒子笑著搖搖頭。我知道,他已經從奶奶的結論中抽離出來,同時也明白了什麼叫從不同的角度看一個人。

這種引導是不間斷的,但如果父母不提供,他就有可能真的會按老人的指令“滑下去”,繼而為自己創造許多對立面。

引導兒子是一個艱巨的工程,但對於我來說,是最大的樂趣,比如這幾天我頭疼,就貼著他的小腦袋說:“來,給爸爸治治頭疼!”兒子用他的頭貼著我,認真地給我“醫治”,那時,他那特有的汗味與體味,全然地傳遞給我,讓我的全身充滿了說不出的溫馨與感動。之後我說,“寶貝兒,爸爸的頭疼好多了,你知道是為什麼嗎?用一個字表達出來!”

兒子想了想:“愛!”

是的,就是愛,他知道,爸爸愛他,常常地愛著他,可我的愛與他的不同,因為我有能力在物質和精神層面體現出愛的內容,可他只能以那小小的身體傳遞給我他力所能及的愛意。然而,這個愛是世界上最龐大的,任何東西都無法代替,任何語言也無法詮釋,那是一個孩子對父親的誠意,他是那么釋然地傳遞給我,相信他的小腦袋就足可以令我緩解頭疼。

在此,我讓他認為自己有足夠的能力提供給我,而只用他的方式就可以,不必透支,只是提供我的需求。那么他也會認為自己有能力幫到別人,當別人需要的時候。

那時,他是用著全部的身心,如果有儀器放在我們中間,一定能夠觀察得到那一股股童真的能量在輸入爸爸體內,這是絕對的信任和給予,承擔和付出,這是一個男孩子的親情基礎,如果沒有這個,那么將來他面對領導或同事時,基本的信任也不會存在,又怎么能夠吸引那么多合作夥伴與同道者呢?

我所表達的是讓兒子避免多疑,亂猜忌,如果做事,就全然地投入,沒有顧慮。但同時,父親的能量在身上,平時的互動,又教他如何與人交流,不是迎合,而是如何做一個領導者。

在同年級幾百個同學當中,兒子以各門拔尖的成績及同學和老師的最佳印象,被學校任命為唯一的大隊委候選人,那不是偶然的,而是平時的積累,我知道,那是我們合作的成果,可我從未讓兒子感到因有這樣的父親才會如此。而是用自己的行為告訴他,既靠別人的幫助,但最主要的是靠自己,而且即使做了付出,獲得了成績,也不必說出口,從事它就是了,這才是個男人。

今天天特別熱,兒子提出要出去踢球,我實在受不了,可還是陪著他在烈日下踢了幾腳,兒子是那么地投入,可他也有點兒受不了了,就提出要買冰棍兒。我自然會滿足他,於是我們一路吃著冰棍兒回到家……

這是一個簡單的過程,可其中是一種流動:天熱,運動,受不了,降溫,回家。

一切都是自己感受,但提出天熱的是我,他的興趣戰勝了氣溫,可事後,他也感到有時候興趣並不那么有樂趣,大人可能更有經驗。於是體驗後,為了降溫,他提出要買冰棍,這很合理,於是我提供(滿足)。一切都是那么地順然,沒有大道理,只有實踐與自我調整,對一個男孩子來說,簡單就是“賤養”,一切讓他自己去感受,之後得出結論,並得到滿足。可如果我沒陪他,他的運動能量便積壓在那裡,興趣未得到滿足;那么身體的能量就會轉變為多動特質,在其它地方釋放,比如寫作業的時候。如果我沒買冰棍兒,降溫的需求就沒得到緩解,那么,“我的需求未得到滿足”,“自然而合理的建立不會得到認可”,那么,這股能量積壓在那裡,就有可能發展出以後再想滿足自己就不與我商量,更嚴重些,就會去偷錢或占別人的便宜。

父愛無言,指的是這些,我在文章中可以解釋,但在生活中沒那么多廢話,一切都在告訴兒子:男人,想到什麼,去做就是了,如果有困難,自己想辦法調整或戰勝它。

養育男孩兒的內容實在太多,但總結起來不外乎幾點:

第一,不可以打罵,但要他自己承擔後果。

第二,不可以講大道理,但要他自己體會。

第三,不可以否定,但要他自己選擇。

第四,不可以離母親和老人太近(而沒有父親時常介入),否則他會慢慢地女性化

[ 以上是游涵所寫 心理專家,民主黨派,著作12部,北京電視台、北京人民廣播電台、內蒙古衛視等媒體特約心理專家,喜歡孩子,喜歡畫漫畫,屬羊]

==========================================

一個父親對高貴的定義 從來富貴多淑女,自古紈絝少偉男。女孩是天賜的公主,我們這裡的“富養”說的不是讓女孩嬌生慣養,而是如何培養出一個身心健康的女孩。使女孩見多識廣、獨立、有主見、明智。使她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什麼是自己真正值得追求的東西,從而能夠在這個花花世界裡堅守自己的信仰,有著“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心境。即便是在清貧的環境中,一樣可以培養出卓然的氣質。
女兒回北京探親,傍晚和父親一起在草坪旁坐著,竟然聊起了一個很成人的話題:一個女孩如何變得高貴?
父親對女兒說:一個男人要變得高貴,那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他要有成功的事業,要有尊貴的地位,要有足夠的錢財,要有良好的學識和修養……一個女孩要變得高貴則十分簡單——她並不一定要有公主的身份,豪門的背景,華麗的服飾,貴族的教育……她只需做一件事,那就是像花蕾一樣把自己嚴嚴的包裹起來。

女兒有些不解:爸爸,什麼意思呢?
父親想了想說:就是要和那些臭小子保持距離,永遠尊重自己的身體和心靈。不管什麼年代,不管東方還是西方,對於兩性來說,一個女孩只要凜然不可侵犯,她在男人心中一下就會高貴起來。這個跟什麼年代沒關係,跟什麼地域沒關係,所謂新潮的觀念都是暫時的,爸爸說的是一個永恆的道理。
過去女兒問父親:爸爸,我像不像一個小公主?父親說我不是國王,為此,他一直對女兒充滿歉意,但是他希望,女兒在未來的日子裡,能夠活得心性高潔,那樣的話,他相信女兒就擁有了公主的高貴、男人的仰視。

高貴是內心的富裕 曾經有一個女同學,在畢業3年後,開著賓士來參加同學會。對於許多人來說,畢業3年開好車是遙不可及的夢想,但對於她來說也許只是要不要接受被包養的一念之間。在同學會上,這個女孩並不認為被包養是可恥的事情,相反沾沾自喜,甚至認為那些資質勝過自己,卻依舊在奮鬥的女孩很傻很天真,不懂得所謂的社會交際。
這個社會把成功渲染得過於艱辛,一個女孩如果想成功似乎只要依附於他人才可能出人頭地。而現實中懶人偏偏那么多,許多女孩就一門心思以當“小三”、以被包養為捷徑。
富養並不是一定給她最好的物質條件。一次奢侈的生日派對,一條價值不菲的裙子所培養出來的很可能是暴發戶的女兒,最終並沒有讓她成為有高貴內心的人。富養是讓她有富裕的內心和豐富的見識。許多人之所以面對小小的誘惑就一頭栽進其中,關鍵在於面對大千世界,首先亂了分寸。
每一個女孩長大的終極目的不是和誰結婚,而是擁有自己的世界,父母要教會女兒的不是依附別人的能力,而是獨立自我的能力。
對一切事情都能夠處世不驚,臨危不亂。相信用年輕和容貌兌換的財富會隨著青春的逝去而打折。

別被一塊蛋糕哄走有的女孩同男友初次見面就約在某商場的咖啡廳,然後藉口邊聊邊逛,卻故意進每一家店都挪不動步子,嘴裡不說要,見到喜歡的東西就故作一副無比嚮往的白痴可憐狀,裝小裝嫩裝無助:總是不厭其煩地向男人強調自己喜歡什麼,不斷訴說別人的男朋友多大方,送了什麼東西;故作乖巧,把自己的任何付出都以“獎勵”的形式標價,做個家務要獎勵個包包,幫個小忙要獎勵件衣服:直接說自己缺什麼,讓男人送,不能得逞就要耍賴甚至不顧臉面的死纏爛打。
楊讕說,她三四歲寄居上海外婆家時,年輕的舅舅常在領了工資的周末帶她去最高級的紅房子餐廳吃西餐,去淮海路照相去看最新潮的立體電影。長輩責怪他為個小孩子亂花錢,他說,女孩子就要見世面,不然將來一塊蛋糕就把她哄走了。
家境好,不妨讓女兒多見識繁華世界,眼界的開闊讓女孩更聰明,注意和培養虛榮心區別開來。如果沒條件,那么讓她多看書,一本好書能讓女兒發現外面的世界多精彩。
當然最關鍵是言傳身教給予子女好榜樣,庸俗的父母很難教育出高貴的子女。進行良好的道德教育,樹立正確的人生價值觀。讓孩子知道,你越看重錢,別人就越看輕你。而一個人的品格是用多少金錢都換不來的終其一生的財富。自尊、自愛、自強、善良、平和、心懷寬廣——聽起來有點說教,但卻是一個優秀女人所必需的品質。

擁有感動世界的高貴 有一朋友,她的女兒留學紐西蘭,現在奧克蘭大學讀研究生。
這位朋友經常說:男孩子要賤養,要讓他吃點苦頭,要讓他懂得責任,要讓他懂得尊重他人,這樣他長大了才能成為一個男人,負責任的男人;女孩子要貴養,不是說是嬌養女孩子,是說要教育她懂得自尊自愛,這樣的女孩子,長大了才會贏得別人的尊重,才會教她的下一代懂得尊重與責任。
朋友半年前拿到了移民紐西蘭的簽證,很快就要去紐西蘭了,見了面開她的玩笑,問她是不是要升級做外婆,這次去要給女兒帶孩子了。她笑了:27、28歲生就好了,女兒才21歲,還有學業沒有完成呢。
我很詫異,她看了出來,解釋說:女兒到27、28歲生孩子就可以了,現在還是學業要緊呢。停了一下,又說:他們兩個人感情好,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覺得可以相互依賴,相互信任,是可以結婚的。
那為什麼這么早結婚(她女兒大學畢業就結婚了)?“因為我的女兒是給人家做妻子的,而不是做人家情人,當人家玩具的。人要自尊自愛別人才會尊重你。同居是什麼,能給孩子什麼?什麼也沒有!一個男人真的愛一個女人,自然會尊重她,給她一個婚姻,而不是選擇同居。”
我很贊同她的教育觀點,也經常和她聊一些教育的方法與教育的理念,總結起來不外乎那些最基本的:告訴孩子真實的世界,告訴孩子什麼是自尊、自愛,從生活小事情做起。比如聽音樂會時請保持安靜;請愛護自己的頭髮,不要將它染成五花八門的,要體現個性,不是從這些方面體現,而是從一個人內心的修養、知識的多少來體現;通過很多方面可以告訴孩子什麼是尊重自己,尊重他人的;告訴孩子飯後請收拾桌子椅子,告訴孩子出門時記得告訴父母一下……

相信那些老掉牙的字眼兒 人至賤則無敵——隨著“90賤女孩”的出現,賤,這個惡意的字眼兒,儼然成了“敢作敢為敢表現”的代名詞。
如果你和一個賤女孩談道德,她大約會笑——那是多么無用的東西!在“包容”的旗幟下,一切都變得理所當然。潛規則就是規則;不擇手段才是手段;性只是包速食麵……高貴,是像熊貓一樣稀缺的品質。這是多么可怕的誤會!20歲的時候,我們迷戀成功、金錢、奢侈、大牌……而溫暖、美好、信任、尊嚴,被認為是老掉牙的東西隨意拋棄。
其實,只有當你有了一定閱歷才會明白,前者只是錦上添花,真正讓我們抵禦人生寒冷的,往往都是老掉牙的東西。
相信善良——相信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看不見的磁場,總會吸引同類的東西。善待別人,其實就是對自己慈悲。
相信尊嚴|——沒有底線的女人是可恥的,總會有幾個人看你不順眼,但只要堅持,你會獲得另一些人的欣賞、感激甚至支持。
相信美好——只有那些保持著敏感、溫柔的愛的天賦的人,才看得見花開。那一點感動的微光,足以支撐我們走過人生的灰暗。
愛惜名譽——名譽就像一件老棉衫。年輕的時候你嫌它難看累贅,等年紀大了,才發現它的可貴。
你一定不知道《亂世佳人》里那段著名的比喻:當船進水的時候,你拋下了你認為無用的東西:道德、名譽、善良、友誼……你以為等你安全了,可以把他它們再撈起來。可是當你想起它們的時候,它們已經找不到了。
有些東西,是永遠不能拿來交換的!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