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中國抬進聯合國的,到底是不是非洲兄弟?

2018-09-07 08:33:28

執筆:妖刀妹

最近在網路上,刀妹看到一個“老謠帖”/“老闢謠帖”又回魂了。

大意就是,“非洲兄弟把中國抬進了聯合國”這句老話是在胡扯八道,因為1971年恢復中國聯合國合法席位提案投票的贊成票中,非洲國家雖然最多,但占非洲國家總數的比例還沒有歐洲國家高。

類似話題常炒常熱,這到底是一個振聾發聵的闢謠?還是一個闢謠式的造謠呢?

1971年10月25日,第二十六屆聯合國大會以76票贊成、35票反對、17票棄權的壓倒多數通過了阿爾巴尼亞、阿爾及利亞等23國提出的要求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一切合法權利,並立即把蔣介石集團的代表從聯合國一切機構中驅逐出去的提案。

中國代表團笑逐顏開。左為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喬冠華,右為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黃華

這個提案被簡稱為“兩阿提案”,76張贊成票的票型是這樣的。

支持中國進入聯合國贊成票:

亞洲19票:阿富汗、不丹、緬甸、斯里蘭卡,印度、伊朗、伊拉克、以色列、科威特、寮國、馬來西亞、蒙古、尼泊爾、巴基斯坦、葉門人民民主共和國、新加坡、敘利亞、土耳其、阿拉伯葉門共和國

歐洲23票:阿爾巴尼亞、奧地利、比利時、保加利亞、白俄羅斯,捷克斯洛伐克、丹麥、芬蘭、法國、匈牙利、冰島、愛爾蘭、義大利、荷蘭、挪威、波蘭、葡萄牙、羅馬尼亞、瑞典、南斯拉夫、烏克蘭、蘇聯、英國

非洲26票:阿爾及利亞、波札那、蒲隆地、喀麥隆、埃及、赤道幾內亞、衣索比亞、加納、幾內亞、肯亞、利比亞、馬里、茅利塔尼亞、摩洛哥、奈及利亞、剛果、盧安達、塞內加爾、獅子山、索馬里、蘇丹、多哥、突尼西亞、烏干達、坦尚尼亞、尚比亞。26

美洲8票:加拿大、智利、古巴、厄瓜多、蓋亞那、墨西哥、秘魯、特立尼達和多巴哥

反對中國進入聯合國反對票:

亞洲4票:日本、高棉、菲律賓、沙特

歐洲1票:馬爾他

非洲15票:中非、查德、剛果民主共和國、貝寧、加彭、甘比亞、象牙海岸、賴索托、賴比瑞亞、馬達加斯加、馬拉威、尼日、南非、史瓦濟蘭、布吉納法索

美洲13票:玻利維亞、巴西、哥斯大黎加、多米尼加共和國、薩爾瓦多、瓜地馬拉、海地、宏都拉斯、尼加拉瓜、巴拉圭、美國、烏拉圭、委內瑞拉

大洋洲2票:澳大利亞、紐西蘭

做一個簡單的算術,得到了以下結果:

亞洲:贊成是19,反對是4,贊成率82.6%

歐洲:贊成是23,反對是1,贊成率95.8%

非洲:贊成是26,反對是15,贊成率63.4%

美洲:贊成是8,反對是13,贊成率38.1%

這個提案的通過需要三分之二多數,也就是66.6%的國家點頭同意。非洲的贊成率不僅低於亞洲和歐洲,如果去掉非洲的投票,中國得到的贊成票數將仍然大於三分之二。

所以,很多網友得出結論,並不是非洲國家將中國抬進了聯合國,而事實上是歐洲和亞洲國家把中國抬進聯合國的。非洲人民只是沒有怎么搗亂而已。

用圖片表示可能更加直觀一些。這是非洲當時的投票情況,紅的是贊成,黃的是反對。

這是歐洲的情況。

這么看,非洲是西紅柿炒蛋,而歐洲是紅旗飄飄。

還有一些觀點認為,中國本來就是聯合國五常之一,恢復席位那是自然而然的,只是之前一直受到西方壓迫。另外,中國是靠自身實力上位,跟非洲國家沒有半毛錢關係。爆了核子彈的中國,是核大國,實力早已不容小覷了。

這些說法的確有一定道理。

不過,刀妹也覺得有些事情不能簡單地掰手指頭去計算。我們結合一下當時的具體情況來看。

這不是中國恢復聯合國席位的第一次投票表決。中國為此付出了長期的、巨大的努力。

1950年9月,在美國操縱下,第五屆聯大否決了蘇聯和印度分別提出的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合法權利的提案。

1951年,美國操縱第六屆聯大否決了蘇聯等國代表提出的將恢復中國合法席位問題列入聯大議程的提案,並通過了一個“延期審議”中國代表權問題的決議。從此至1960年,美國採用“延期審議”的手段阻撓相關提案的提案。

整個六十年代,投票支持恢復中國代表權的國家不斷增多。1970年,贊成恢復新中國在聯合國合法權利的票數首次超過了反對票。

1971年7月,美國同日本炮製“雙重代表權”,即接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表入聯合國,但保留“中華民國”的代表權。這個提案最終以59票反對(歐18亞16非19北美2南美5)、55票贊成、15票棄權被流產。

這個投票非常重要,如果不是該提案被否決,就不可能有後來的“兩阿提案”。該投票中,非洲國家反對票的數量也是最多的。

中國的國旗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大樓前升起

隨後,讓中國重獲席位的“兩阿提案”獲得通過。它是阿爾巴尼亞、阿爾及利亞聯合23個國家共同提出的,這些國家分別是:阿爾巴尼亞、阿爾及利亞、緬甸、錫蘭(現斯里蘭卡)、古巴、赤道幾內亞、幾內亞、伊拉克、馬里、茅利塔尼亞、尼泊爾、巴基斯坦、葉門民主人民共和國、剛果人民共和國、羅馬尼亞、獅子山、索馬里、蘇丹、敘利亞、坦尚尼亞聯合共和國、阿拉伯葉門共和國、南斯拉夫和尚比亞。

紅色的國家來自非洲,也就是說,“兩阿提案”提案國其中11個是非洲國家,占了幾乎半數。

沒有提案何談表決。中國恢復聯合國合法權益,的確有這些非洲國家的功勞。

這段歷程中,亞非拉地區的人民對新中國的支持其實也是一個動態增長的過程,60年代非洲國家的獨立潮開始後,越來越多的新生非洲國家成為中國的堅定支持者,不斷在聯合國提出議案。

他們雖然“比例”不是最高,但的確是政治相對獨立的、不受干擾的、堅定支持中國的“鐵票”。如果上文的一些計算看重“數量”,這些非洲國家對我們的意義更大的或許是“質量”。

據說,當時“兩阿提案”的現場,每當一個親美國家反水投贊成票後,底下的非洲代表都會鼓掌起鬨,提案通過以後坦尚尼亞代表更是跳起舞來。

所以刀妹的結論是,“中國是非洲兄弟抬進聯合國”這個說法,不能說全對,也不能說全錯。

不過刀妹倒是覺得,這事兒上咱沒必要當槓精,非要掰扯個清清楚楚。這句話背後的意思,其實就是不少非洲國家在當年中國恢復聯合國合法權益時給了我們很多幫助,跟中國在國際上是友好的。

國家之間,或許不能談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但咱們中非友好,的確應該互相感恩。

非洲支持新中國,並不是上嘴皮碰下嘴皮說說的事情。歷史上與新中國建交的第一個非洲國家埃及,惹得美國大怒,隨後撤走了對其所有經濟援助。

當時的埃及正在修亞斯文大壩,中國的國力根本不足以彌補這個窟窿,埃及由此將目光投向了國內的蘇伊士運河。蘇伊士運河的經營權當時還握在此前的殖民者英國人手裡,法國人也有點股份,埃及試圖將其收回國有的舉動,也成為了後來英法入侵埃及的導火索。

當然,刀妹不是說我們要背中東戰爭的鍋,畢竟埃及早晚是要收回運河的。但是埃及等一批反帝反殖民非洲國家率先同中國建交,給予我們的外交支持、帶給我們的國際空間和信心,也是需要被記住的。

當年國際形勢的確有複雜性,許多非洲國家除了處在自身的反帝反殖民鬥爭之中,也處在大國的戰略競爭當中。堅定支持新中國,對於非洲國家來說,不僅因為利益,還因為信念。

常任理事國中少了一個美國的小夥伴,多了一個開發中國家。中國恢復聯合國席位成為世界民族解放運動達到高潮的標誌性事件。而在民族解放運動之中,最典型的就是非洲國家。這個說法放在當時的背景下,“忽略”了華約國家等的努力,刀妹覺得,應該也有對此紀念的因素在吧。

當然,除了非洲國家,我們也對世界其他地區的國家一樣心存感激。或許抬我們進聯合國的,是新中國自己的堅定信念、心胸開闊、廣交朋友,這些可能跟大國間的實力角逐同樣重要。

相關文章 更多類似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