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男人寫詩,竟然也為撩漢? | 意外

2019-03-16 01:44:25

前幾天,意公子刷微博時,突然發現了一條很無厘頭的熱搜:

“李白太過分了”???

點開一看,原來是一張知乎截圖:

李白可能沒想到,千百年後,憑藉著“負心漢”的形象成為新晉網紅。

沒想你們是這樣的大李杜!

不過最讓人驚訝的是,在唐朝文人圈,這樣虐戀情深的基情故事時常上演,而且詩人之間的N角戀關係,混亂到令人髮指。

下面,咱們還就從這對“最虐CP組合”大李杜說起。

先別急著心疼杜甫,讓我們看看李白。

其實他不止《贈汪倫》,更中意浩然兄。

他曾經在《贈孟浩然》中寫下:吾愛孟夫子,風流天下聞。

之後多次寫詩以表愛意:

《黃鶴樓贈孟浩然之廣陵》

(這首你還背過)

《淮南對雪贈孟浩然》

《游溧陽北湖亭望瓦屋山懷古贈孟浩然》

然而,基情的小船,說翻就翻...

可惜,孟浩然心裡已經有了別人...別的男人。

看完之後,是不是有種之前的唐詩都白學了的感覺?

其實唐代也不全是這么虐的基情故事,也有很多為人稱道、一言不合就撒狗糧的CP。

比如下面這對“作死與共”的“牛柳”CP。

這兩人實在太有緣了。二十多年來,同登進士科、同在京兆府當官、同在御史台、一起升官,一起提倡古文運動…

之後,讓這兩人共同升官就罷了,就連被貶都要放他們纏纏綿綿到天涯。

要說到這兩人為何一同被貶,主要還是怪小劉同志作死,而且還是作死的最高級手法——以詩作死。

話說那年,在外搬磚多年的劉禹錫,好不容易被皇帝召回京城。恰逢帝都三月花開正濃,小劉一時興起,邀上好基友柳宗元一行在京都賞花。

賞花就賞花吧,還要裝X發個朋友圈。

結果被“微信治國”的皇帝看到,勃然大怒!

你這個劉禹錫,剛把你調回京城,你就蹬鼻子上臉,還敢說我不會用人,給老子滾犢子!還有這下麵點贊的都什麼意思!都給我一起滾!

因為這條忘了禁止皇帝的朋友圈,下麵點贊的韓泰被貶為漳州刺史,柳宗元貶為柳州刺史,韓曄貶為汀州刺史,陳諫貶為封州刺史。

而“罪魁禍首”劉禹錫被貶到最遠的播州。

被貶之後,柳宗元紛紛發了心情:

柳宗元聽說劉禹錫被貶到播州後,大怒:

“竟敢把我的錫錫發配到那種快遞都不到的地方!我...

可以代替他去嗎?”

柳宗元立馬就向朝廷申請讓自己發配到條件最差的播州。

最後,這兩人沒有白頭偕老,也沒有同生共死。柳宗元先走一步,而劉禹錫幫柳宗元帶大了孩子。

如果說他們的基情,只停留在精神上,那么下面這對可以說達到了“靈肉合一”的地步,是歷史上公認的最佳模範CP,好人關係極好,好到連兩人的妻子都可以共享...

也就是我們前2期微信中,提到的“元白”組合:

元稹和白居易二人放在現在,肯定是在朋友圈遭人討厭的那一類,因為這兩人秀恩愛秀得太頻繁了。

據考證,元稹寫給白居易的唱和詩有182首,白居易回給元稹的詩有212首。這個“秀恩愛”的次數之多,是名副其實的全唐之冠。

那年元稹23歲,白居易30,兩人被分配到同一個單位工作,初次相遇,基情一觸即發。

這兩人成為同事後,天天都黏在一起,攜手遊遍長安城,每到一處都要拿出自拍桿,發發朋友圈。

有一次,他們組織了一場盛(yin)大(luan)的趴體後,元稹寫了首詩,記錄下了當時的心情:

美人醉燈下,左右流橫波。

王孫醉床上,顛倒眠綺羅。

君今勸我醉,勸醉意如何?

——《酬樂天勸醉》節選

翻譯一下,這首詩大意是:

今晚的海天盛筵,你先把美人們灌醉,這些美人玉體橫陳,倒在燈下不省人事。

接著你又把各位王孫公子灌醉,公子哥們一個個都橫七豎八地抱著美人而眠。(這畫面太美我不敢看)

3P、4P都有了,而你白居易現在又來勸我喝醉,所以你到底是想對我做什麼?(我當你是朋友,而你卻想上我)

連意公子這樣的老司機看到這樣赤裸裸的約P詩,也不免老臉一紅。

宋朝吃瓜boy楊萬里都表示:

讀遍元詩與白詩,一生少傅重微之。再三不曉渠何意,半是交情半是私。

他說,看這兩人的詩,要說他們沒幹過,打死我都不信!

好景不長,領導看這元白二人天天只知道帶薪旅遊,還旁若無人地大秀恩愛,心中暗恨,於是棒打鴛鴦,硬生生拆散元白。於是苦逼的元白只能異地戀。

沒想到異地戀後,更是成天發私信、對情詩,一發不可收拾。

考慮到擔心通州太熱,這下給老白心疼得不行,趕緊給自己的好基友寄去衣物。

聽說元稹生病,老白又巴巴地寄去藥品。

如此刷屏秀恩愛持續了三十年,直到小元與世長辭。

白居易因此痛不欲生,甚至寫下“公雖不歸,我應繼往”。

這樣的句子,願追隨元稹的腳步,結束此生。

如此深情,實在難以讓人將他倆的感情歸為友情一類。就算是夫妻之情,恐也尚未至此。

話說回來,其實今天這些基情滿滿的“鐵證”,實際上都是當時文人相互交遊、唱和留下的詩句。正如白居易所言:“小通則以詩相戒,小窮則以詩相勉,索居則以詩相慰,同處則以詩相娛。”

不管是開頭混亂的虐戀組合,還是撒狗糧的CP,他們之所以被另一方吸引,絕大部分是出於對對方才情的認可與欣賞。詩文酬唱,成為他們神交的最好方式。

與其說他們是“好基友”,倒不如說他們是真正的soulmate,就像伯牙與鍾子期,在山水琴弦之間,“心事一言知,既為同心友”。

遇見知己不易,且行且珍惜。

* 還沒看過癮?關注“意外藝術”,在後台回復“藝術很難嗎”,意公子已經為你把視頻打包好啦~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