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潤發:江湖人未遠,英雄本色真

2019-03-10 20:15:35

江湖人未遠 英雄本色真

文:薺麥青青

浪奔浪流

萬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淘盡了世間事

混作滔滔一片潮流

........

愛你恨你 問君知否

似大江一發不收

轉千灣轉千灘

亦未平復此中爭鬥

......

很多時候,我們的記憶是難以饜足的,它柔軟又敏感,挑剔又流於健忘,但有些留存卻如此牢固而清晰,只需熟悉的鏇律一起,那些蟄伏於我們心底的諸多繾綣的情愫,便被逐一喚起。

而這首盪氣迴腸,愛恨交纏的主題歌隨著當年《上海灘》的熱映,便成為了傳唱不衰的金曲。劇中,那個俊朗飄逸的許文強,柔情似水的馮程程,是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人最念茲在茲的粉紅色回憶。當時有雜誌如此表達周潤發與趙雅芝無可替代的迷人魅力:“世間再無瀟灑二字,紅塵難覓一方佳人。

的確,因為他的存在,“瀟灑”再難旁落。周郎倜儻,別無分號。

1955年,周潤發出生於香港,在農村長大,清貧的童年缺乏一切優渥的享受,但窮人的孩子早當家。中學三年,周潤發每個暑假都去電子廠打工,惡劣的工作環境儘管養成了他無比堅忍的性格,但也影響了他的視力。

太多的人愛他穩重、銳利、冷峻卻又深情的眼神,卻鮮有人知,年少時的搏命養家讓他過早地成了近視。中學畢業,父親臥病在床,捉襟見肘的家境讓他毅然選擇了輟學,多年底層的打拚,讓周潤發感受世態炎涼的同時亦對人生有了更深刻的體會。最好的豐富從來不是物質,而是人生的況味與經驗,這對其日後成為一個以演技著稱的影視巨擘,裨益良多。

1973年,與朋友一同去應徵無線訓練班,起初並未被錄取,但考官鍾景輝看到了十八歲青年人身上璞玉待雕的潛質,於是推薦了他。日後周潤發果然沒有辜負伯樂的慧眼識才。僅僅一年後,他便從無線順利畢業,經過短暫的龍套生涯,便啟動了他開掛的演藝模式。

先是在《大江南北》中脫穎而出,然後在一系列與鄭裕玲合作的劇集中,皆有上佳的表現。和當時風頭正盛的鄭裕玲的搭檔可謂珠聯璧合,自此 ,周潤發在香江聲名鵲起。

其後《上海灘》的熱播在兩岸三地捲起收視的狂飆。大陸觀眾那個時候的觀影記憶是,每天晚上早早就守候在電視機旁,等待那個戴著禮帽與墨鏡,披著大衣,獵獵生風,倜儻不凡的許文強。他在戲中的酷裝與反骨,陰鷙與深情,刷新了一代人的審美觀,無論著裝與情感。最後許文強飲彈倒地的那一刻,讓多少少女痛哭流涕。那時的他憑藉《上海灘》引發了無數人對他宗教般的狂熱,絲毫不亞於現在的冬粉對於所喜歡的明星的瘋狂。眾望所歸,該片在香港無線電視舉辦“八十年代十大電視劇集”評選中榮膺榜首。

在出演電視劇名聲大振後,他又受邀在大銀幕嶄露頭角。1984年,周潤發在《等待黎明》中出演葉劍飛一角,獲亞太影展台灣金馬獎的最佳男主角獎。但那時在大螢幕立足未穩的他卻被人戲稱為票房毒藥。

讓周潤發在電影史上打了個漂亮的翻身仗並成其經典之作的莫過1986年,在吳宇森導演的電影《英雄本色》飾演Mark哥,那個義薄雲天,生死不渝但並非男一號的小馬哥卻成為了整部電影的情義化身,演技擔當。該片打破香港電影票房紀錄,並開創了黑幫英雄片的電影潮流。周潤發也因此拿到了首個香港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獎。當年,他穿著帥氣的夾克上台領獎,百感交集中說的最動情的一句話是:“這個獎,我等了三年!”

1988年的香港金像獎,周潤發更是以《秋天的童話》、《龍虎風雲》、《監獄風雲》三部電影同時提名影帝,以三個各不相同的角色自相角逐,所向披靡,無與爭鋒。這一年,由於他出色的表現,美國電影協會授予他亞洲最傑出演員。同年他在杜琪峯的喜劇電影《八星報喜》中嘗試了一個全新的角色,那個極盡插科打諢之能事的娘娘腔形象為他開拓了更寬的戲路。此片一舉拿下當年票房的冠軍。

他以無可辯駁的實力回擊了曾經所有唱衰他的人。

其後他的《賭神》系列,與開創“暴力美學”先河的《喋血雙雄》更是將他的演技推向了另一個高峰。

1995年,周潤發赴美好萊塢。赴美之前,周潤發將以往獲得的16樽獎座全部捐獻給了香港電影資料館。此舉表現出他一切從零開始的決心,為此他花了3年的時間學習英文,並且努力了解和接受好萊塢的拍片方式。

儘管在好萊塢的發展初期由於製作機制等原因,並未一展長才,但隨著《安娜與國王》與《臥虎藏龍》的上映,周潤發再一次名聲大噪,憑藉李慕白的角色拿到了第二樽亞美影視獎影帝獎座和法國杜維爾電影節的特別成就獎,被《人物》雜誌評選為全球最性感明星,並榮登《時代周刊》,成為了一位具有國際影響力的華人巨星。

2006年,周潤發正式回歸華語影壇,在《孔子》《讓子彈飛》《澳門風雲2》等片中的表演愈發老到精湛,渾然天成。

他被人封為“演技之神”,無論是江湖草莽還是一代賭王,無論是嘻哈市痞還是聖賢先哲,都被他演繹得入木三分。他在各種角色中自如遊走,駕輕就熟。他深邃剛毅的眼神,嘴角微微上挑的“壞笑”,還有持槍在手的英姿,喋血街頭的絕望......

盡展風采的一笑一顰,一招一式,成為了發哥獨有的標誌與招牌。他無與倫比的東方男性魅力不僅讓他在螢幕上熠熠生輝,更因此成為幾代人高山仰止的偶像。他是首位被寫進中學教科書的演藝界人士,在整個華娛圈,論影響與貢獻, 鮮有能望其項背者。

有人曾這樣總吉他的成功:“在戲裡的角色,他如果演出來一些東西導演不是很滿意,他就會說,我來用第二種方式演給你看,如果還不滿意,他還會再換另外的方式,這需要有很強的創作力,才能夠辦到。

演員通常可分為“重型”,適合演正劇和悲劇。“輕型”適合演喜劇,周潤發他屬於“中型”,他飾演兩種不同類型的戲劇角色都沒問題,所以他現在成為國際巨星都是有他的理由的。

從被拒到納悅、從如履薄冰到諳熟規則、從籍籍無名到萬眾矚目,縱是無限風光在險峰,也必然經歷跬步日積的過程。所以這個世上的任何遊刃有餘,登峰造極,都是不斷砥礪精進並與自己“鬥狠”的結果。

縱橫演藝界幾十載,擁躉無數,作為大眾情人,周潤發的情史雖不豐富,卻堪稱跌宕起伏。最令其刻骨銘心的當屬小龍女的扮演者陳玉蓮。

想當年蓮妹冰清玉潔,姿容盡妍,與周潤發情投意合,愛得無比痴纏。但據說周母並不中意陳玉蓮,竭力阻撓,孝順的周潤發在痛苦的兩難之中無所適從,兩人最終黯然分手。

分手後的發哥情殤難愈,絕望之中喝下家用清潔劑。陳玉蓮當時在醫院日夜守護,照顧發哥多日,待其好轉後,便含淚離去。初戀即遭重創的發哥一蹶不振,茶飯不思,一度暴瘦成紙片人。

1983年發哥與當紅藝人余安安結婚,九個月後離婚。對於第一次婚姻的慘澹收場,發哥一直三緘其口。其後的兩段緋聞亦無疾而終。

直至遇到另一個蓮妹—陳薈蓮,才讓他終得幸運女神的眷顧。他們相守卅年,恩愛不移。他生命中最愛的兩個女人,名字只差一字。周潤發將其歸結為“命運的安排。”

三毛說,“抗命不可能,順命太輕閒,遵命得認真。唯有樂命,樂命最是自由自在。

他曾抗命不得,在百轉千回後選擇樂天知命。這個蓮妹儘管相貌平平,但視他為天地。不僅在生活中對發哥體貼入微,更傾盡心血助力夫君事業的發展,尤其是跟隨發哥到好萊塢開疆拓土,能講一口流利英語的發嫂不僅貼心陪伴,更妥善處理契約,巧妙平衡各方關係。發哥能成為國際巨星,除卻本人的天賦異稟與鍥而不捨,作為賢內助的發嫂居功至偉。

但他們的婚姻也不無遺憾,發嫂曾懷孕,但臨產時卻因意外而使孩子夭折,猝遭打擊,讓還未來得及享受人母幸福的她瀕臨崩潰,用了整整七年的漫長時光,夫婦二人才走出痛苦的陰霾。所以,發哥寧願無子嗣,也不想再讓愛妻因此受苦受難。

轟轟烈烈的前緣,他拿命相挺;細水長流的今生,他傾心相惜。無論銀屏上, 還是生活中,他都為“情深義重”做出了最好的闡釋。

最近幾年,接戲不多的發哥很少曝光。偶爾有冬粉拍到他乘坐捷運面容清癯的照片,衣著素樸,笑容可掬,形如路人。

“泯然眾人”的小馬哥已經不再自帶光環,但遲暮的發仔在生活里續寫著他的精彩:酷愛攝影的他在變幻無窮,色彩繽紛的光影世界中找到了他的另一興趣所在。

作為演員,他被鏡頭聚焦與調動,方寸之地,難免困獸猶鬥;作為攝影師,他卻能坐擁萬千山河,與大千世界晤談。他同時熱心公益,全力推動環境保護。他還與發嫂達成一致:死後將捐出99%的財產,“所有的錢都不是我的,只是我賺回來的,並不代表我要永遠擁有!”

辛棄疾曾對人事代謝、世間興衰如此喟嘆:“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但歲月鎏金,他的氣宇軒昂,他營造的無數經典形象,不僅成就了一個影視黃金時代的輝煌,更讓無數人的記憶因他而葳蕤生輝,綿亘迤邐。

所謂英雄,不只是鐵血孤膽,奇勳卓著,而是賦得了傳奇,又溫暖得了歲月。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