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巨觀數據“報警”:固定資產投資、消費增速超預期下滑,意味什麼

2019-02-23 01:48:21

繼凌晨美聯儲確定加息後,又一項影響國內資本市場的重要信息:5月國內巨觀數據今日上午新鮮出爐。從最終公布數據看,喜憂參半,業內關注焦點集中在固定資產投資和消費增速的超預期下滑。穩增長壓力陡增,讓各方對於貨幣政策微調的期待升溫。

穩中向好卻凸現隱憂

國家統計局今日公布5月國民經濟數據,統計局定調“持續穩中向好”。然而在業內人士看來,其中卻凸顯兩大隱憂。

先看六大數據要點:

一、 5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實際增長6.8%,增速比上月回落0.2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月加快0.3個百分點。

二、 5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30359億元,同比增長8.5%,增速比上月回落0.9個百分點。

三、 1-5月份,全國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216043億元,同比增長6.1%,增速比1-4月份回落0.9個百分點。

四、 1-5月份,全國房地產開發投資41420億元,同比增長10.2%。全國商品房銷售面積56409萬平方米,同比增長2.9%。全國商品房銷售額48778億元,同比增長11.8%。

五、 5月份,全國居民消費價格同比上漲1.8%,漲幅與上月持平,環比下降0.2%。

六、 5月份,進出口總額25260億元,同比增長8.6%,增速比上月加快1.5個百分點。貿易順差1565億元,比上月收窄232億元。

國家統計局指出,總的來看,5月份國民經濟運行繼續保持穩中有進、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但也要看到,外部環境不穩定不確定性有所增加,國內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仍較突出,經濟持續向好基礎仍需進一步鞏固。

長江證券研究所巨觀部負責人趙偉認為,5月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6.8%,較前值7%小幅回落,經濟景氣仍維持較高水平。主要門類來看,5月採礦業和電力熱力燃氣較上月改善,製造業增加值回落0.8個百分點。結合高爐開工率等中觀高頻指標來看,2季度生產性需求總體較前期明顯修復,工業生產行為和經濟景氣度較1季度環比改善。“新經濟”產業持續發力,表現繼續亮眼。5月高技術產業和裝備製造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2.3%和9.4%,高於全部工增5.5和2.6個百分點。具有代表性的“新經濟”產業中,新能源汽車產量同比增長56.7%,積體電路增長17.2%,工業機器人增長35.1%,均維持較高增速。

儘管工業利潤仍維持較高水平,但固定資產投資(尤其基建投資)和消費增速的超預期下滑成為最大隱憂。

“5月投資累計同比6.1%,明顯低於市場預期值和前值7%。主要分項來看,5月製造業投資較上月回升0.4個百分點至5.2%,連續第2個月回升;地產投資較上月微幅回落0.1個百分點至10.2%。基建投資是5月投資下滑的主要拖累項,全口徑基建投資增速較上月再次大幅回落2.6個百分點至5.0%,三大基建分項均現回落,單月基建投資增速已跌至負區間。”趙偉指出。

消費增速下滑則更加令人擔心。

華泰證券巨觀首席分析師李超表示,5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8.5%,前值9.4%,數據超預期走低,主因是汽車消費拖累,汽車消費增速5月回落4.5個百分點至-1%,降為負值,量-價兩方面均有負面影響,受降低進口汽車關稅政策擾動,5月國內多家廠商提前降價,銷售淡季+等待關稅政策的因素也直接拖累銷量。5月最後一周汽車銷量較高體現了廠商月末沖銷量,但由於最後一周跨5、6月,銷售數據在5月整體數據中體現不明顯。其他項目來看,文化辦公用品較前值下行10.2個百分點至8.1%,主因等待6月網路購物節的觀望情緒。

鄧海清認為,5月經濟數據再次上演“生產平穩、需求大跌”,官方數據出現了“生產穩、需求弱、金融弱”格局,反映出2018年經濟下行壓力巨大,同時,我們認為,工業增加值高位與數據失真有關。從需求端來看,5月社會消費數據、1-5月固定資產投資數據均出現明顯下滑,需求端開始上演崩盤。

機構期待定向降準

綜合分析5月數據,李超認為,受消費穩健增長、政策扶持新經濟發展、地產投資表現不弱等邏輯支撐,同時從增長結構來看,大中型企業、國有企業的生產和盈利表現相對較強,未來GDP增速快速回落的可能性較低。但受社融表外融資下滑較快、實體經濟融資成本較高等因素影響,1-5月份固定資產投資增速下滑到+6.1%、是近十年來的最低點,需求層面未來仍有下行壓力。

“我們認為貨幣政策已從穩健中性轉向穩健靈活適度,人民銀行在4月25號進行了定向降準,符合我們對於央行貨幣政策轉向的趨勢判斷,我們判斷如果經濟數據下行壓力繼續體現,在6-7月很可能再次進行定向降準。4月底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要擴大內需,體現了政策的前瞻性。我們認為擴內需的先導將是刺激居民消費升級、以及支持高新製造業發展。 ”李超說。

趙偉解讀5月數據認為,總體來看,信用收縮影響顯現,終端需求承壓。防風險、去槓桿將是一場“持久戰”,信用收縮尚未結束、對經濟的拖累或將持續體現。5月貨幣金融數據中,非標融資繼續收縮、債券融資大幅下降、社融增速加快回落,即是驗證。隨著信用收縮的影響逐漸顯現,2018年全年經濟或呈“倒U型”走勢,經濟成長中樞較去年回落。

貨幣政策似乎再次出現微調跡象,中國日報今日稱,政府已向國有銀行發放額外的信貸配額,在本月底前部署到非金融部門,旨在相對較緊的貨幣環境中緩解資金短缺壓力。昨日央行公布的數據顯示,5月金融數據全線趨弱。新增人民幣貸款11500億,不及預期的12000億,也不急前值(11800億)。用於權衡信貸和流動性的更廣義指標社融更是遭遇“腰斬”,僅7608億,遠不及13000億的預期及前值(15605億)。

在5月經濟數據出爐的背景下,鄧海清提出了六項政策建議:

第一,不要被工業增加值同比、工業企業利潤同比數據誤導,應當認識到當前中國經濟的嚴峻性,這是政策決策的基礎。

第二,貨幣政策保持中性貨幣政策,保持2018年以來的貨幣市場利率在合理水平的基本穩定,對應DR007在2.8%左右,這是穩定中國利率基準的壓艙石。

第三,不要被“中美利差”誤導,而應當降低國債為代表的無風險利率水平,這是在信用利差必然擴大的背景下,政府降低融資成本最為合理的方式。

第四,“精準去槓桿”、打破剛性兌付要繼續推進,不要因中美經濟短期表現差異而感到恐慌,要保持戰略定力,不能用國家信用為借錢不還的小部分企業買單。

第五,加快中國評級體系建設,加強銀行內部評級制度,引導金融機構不要“望民企而生畏”,而要辨別金子和沙子。

第六,加快國企去槓桿,加快打破國有企業剛性兌付,減少“軟約束”導致的國企對民企的擠出效應。

有一種美好習慣,叫做閱後點讚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