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聯考試卷調包子虛烏有,好戲落幕?不,才剛剛開場!

2019-02-22 23:41:43

河南高招,一出大戲正上演。

前幾天爆出的河南聯考試卷掉包門的後續精彩程度怕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一波接一波的高潮迭起,讓吃瓜民眾在這炎炎夏日大呼過癮。

聯考,就是中國公平的底線,不容突破。所以一則聯考試卷調包案瞬間引爆了整個網路。

正是因為案情過於匪夷所思:作案手段大費周章,暴露的可能性巨大,最後獲益的不確定性,都讓我覺得這十有八九是熊孩子沒考好編瞎話糊弄家長,結果家長當真了。

然後恰好某些家長有些能量,於是就掀起這么一波。

就在剛才,河南省紀委成立的專案調查組得出結論:調包案不存在。

似乎水落石出了。

然而,這場鬧劇在我看來,似乎剛剛開始。

首先,根據聯考查卷紀律,聯考查卷只能查是否核分出錯,家長是怎么看到試卷的掃描件的?難道就因為蘇琪的父親是檢察官么?那么蘇檢察官到底是通過什麼渠道查閱到自己女兒的試卷情況的呢?

這是從相關報導中截取的文字。河南省招辦是哪位工作人員拍的照片?是私人關係還是工作關係?如果是工作關係,這已經違反了相關規定,聯考查卷只查核分是否正確,不查寬嚴尺度,不提供考試卷面情況,這是鐵律;如果是私人關係,那么是不是應該查一查,這位“好心”的工作人員有沒有接受家長的意思意思?

每年想看到自己卷子的考生沒有一萬也有八千,憑什麼這四個孩子就能看見自己的卷子?這樣做,對其他想看卷子但是看不見卷子的考生公平么?

而且,蘇洪同志的職務有多高?就算是周口市檢察院的檢察長,也不過是個副局級幹部吧?一個副局級幹部就能這樣動聯考制度,請問河南聯考的嚴肅性何以保證?

那我是不是可以很合理地懷疑,比蘇洪同志職務更高的領導同志,有沒有插手過呢?

其次,就是網上曝出鄭州一中的蘇琪同學通過北師大自招初審是因為發表過論文,此文刊在《數碼世界》,題為《計算機網路技術在電子信息工程中的套用分析》的綜述,然而對比下不難看出,該綜述系全文抄襲自《科技與創新》2014年22期的《淺析計算機網路技術在電子信息工程中的實踐》。

面對愛女受到網上責難,蘇洪同志口不擇言:天下文章一大抄!不超過30%都正常!

如果說,一開始我們對蘇洪同志還有些同情,畢竟作為一個被熊孩子坑了的家長,我們不能苛責太多。但是這番言論一出,我們只能說:有其父必有其女啊!

我們可以對照著看看,小蘇同學的論文有沒有超過30%的相似。

不過話說,寫論文最重要的難道不是結論么?要低於30%的方法不要太多,網上搜搜有的是損招能讓你查重降低到30%以下。

對受過專業訓練的科研人員來說,看論文首先看摘要。因為摘要里就把你整篇文章最重要的結論點明了,可以說,整篇論文值不值得讀,值不值得精度,看完摘要心中就有數了——摘要,是論文的眼睛。

所以,摘要要是一樣的話,文章的詞句就是再不一樣,那也基本可以斷定是抄的。

好巧,這兩篇論文的摘要還是。。。

挺像的嘛!

身為一個檢察官,對於女兒這種行徑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羞愧,反而堂而皇之地說出天下文章一大抄的話來,真的是讓我嘆為觀止。

問題來了,這篇文章是抄的還是買的呢?

既然抄是可以理解的,而且從蘇小姐的聯考成績來看,我覺得她連抄的水平都不具備。畢竟某寶上買賣論文的服務還是可以提供的——只要錢到位,連大學的畢業設計都能買到,何況這種不入流期刊的一篇論文呢?

如果真的是購買論文的話,從撰寫到最後發表,花費估計是不菲。很多年前曾經有人托我寫篇核心期刊,開價4000,這還不包括版面費等其他費用。所以這樣一筆錢的支出,家長不知道是不可能的。面對學術造假,蘇檢察官不是制止,反而是縱容,讓這樣一名同志呆在檢察官的崗位上,實在是讓人毛骨悚然。

最後我們再來談談自主招生的事兒。

自主招生最初的目的,是為了讓所謂的偏才、怪才能進入一流的高校,所以要擴大高校的招生自主權,並且時常拿出民國和美國的例子來說事。

通過自主招生上好大學最有名的例子應該是某才女了。通過自主招生的政策,該才女進入了國內頂尖的T大。但是這位才女是個什麼人性呢?

黑材料太多,也就不一一列舉了。

很多人懷疑,該才女是有高人代其捉刀——高人正是她的母親。

自主招生的誘惑太大,最高能降60分錄取。60分,足夠甩開好幾萬的競爭對手,要知道,當年聯考的加分最多也只是加20分。

唐僧肉比之也許都要相形見絀。

應該說自主招生一定是選拔了不少優秀人才進入高校深造,但是這位才女反面典型樹的過於高大,以至於太多人對自主招生的印象“不太好。”

和學科競賽甚至體育競賽相比,自主招生的門檻似乎有些低。近些年,各種關於自主招生的加分內容也在一次次吸引我們的眼球,唱歌的跳舞的摺紙的應有盡有,至於發表學術論文的也不在少數。

聯考的實質是什麼?

智力篩選。

那么為什麼會有這么多和非智力因素相關的自主招生來擠占這個空間呢?

民國時候的高校自主招生,那是因為教育部很大程度上說了不算,沒有能力去組織統一的考試——何況民國年間,一般人家的孩子能上的起大學?要么天資特別聰穎,要么家境不錯,兩頭不靠你就呆著去吧。

至於美國,美國的大學招生已經淪為世家的遊戲。美國最富的1%的家庭的孩子進入常青藤的幾率是窮人子女的77倍;而父母是常青藤畢業的,子女進入常青藤聯盟高校的幾率也比普通人家子女要大的多——不過美國的高等教育資源實在是太豐富了,好學校比我們多的多,每年入學人數又比我們少的多,所以對高等教育資源的那種渴求不像我們這樣狂熱。

我不敢說現有的自主招生政策一定就是糟糕透頂,但是這當中操作的空間之巨,怕是已經有違當年的初衷。為了降分,蘇琪同學鋌而走險,她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單就鄭州一中,我們隨便上知網搜搜,就出來了這么多的結果:

不知道這些論文裡又有多少真的是考生自己的傑作呢?

自主招生除了利益過大之外,還進一步壓縮了貧寒學子的生存空間。在某些省份,清華北大等頂尖院校已經到了單靠裸分幾乎沒有考進的可能,但是自主招生的那些項目,哪個不花錢燒?

沒有錢,怎么學樂器?

沒有錢,怎么學美術?

沒有錢,怎么學奧數?

沒有資源,怎么做科研項目?

你跟我說,國家有專門的貧困地區的降分政策,那么我想請問一句:貧困地區的降分對象,就一定是貧困生么?

還有發達地區的貧困生怎么辦?

沒有自主招生的時候,聯考加分最開始也是給學科競賽成績優異的學子,考多少分就上什麼學校,心服口服。怎么越改讓人覺得公平性就越缺失了?這樣的政策是不是可以考慮做一些調整呢?

我們的教育事業,是人民的教育事業,是黨的教育事業,不是有錢人才能玩的起的遊戲。如果連高等教育這樣的上升通道都被徹底封殺了,人,還有什麼希望呢?

聯考,是中國教育公平的底線,一場試卷調包的風波,讓一些髒東西浮出了水面。儘管這樣,我仍然堅信這是中國最公平的考試,但是並不代表不存在問題。

為了朋友,可以置組織紀律不顧,拍攝試卷給朋友;

為了加分,可以置學術道德不顧,公然論文造假。

蘇洪同志乃至違規操作的同志如何處理,鄭州一中的自主招生背後隱藏的東西,我們拭目以待。

一出大戲的帷幕,似乎正在緩緩拉開。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