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話填詞四:詞的語言結構上的參差美與節奏表現方法

2019-02-08 22:39:58

一、詞的特徵美

1、詞是長短句,具有獨特的語言結構上的參差美

詞作為韻文,當初與音樂同在,發展到現在已經很少有人能再像當初那樣,把詞按照原來的曲子唱出來了。所以,詞主要還是用來朗讀,或進行所謂的“吟詠”。然而不管用什麼方法把詞表現出來,詞以長短句的語言結構方式,無論在結構形式上還是在語言節奏上,它的參差美是不可否認的。

拿詞來比較律詩,律詩的結構方式以及語言節奏略顯單一。如果用古體雜言詩來比,詞也有不同。古體雜言詩也是長短句。如李白的《蜀道難》,從三言到十一言都有出現,變化亦可謂多端。但長短句出現在詩里,只是作為風格形式而存在,不具有樂曲的聲律基礎,因此古體雜言詩一般只有題目,而沒有固定的格式名稱。另一方面,長短句的參差特點在古體雜言詩里起到的只是一種調劑作用,不像詞那樣把長短句當作主流結構方式而加以運用。在古體雜言詩里,詩句大部分還是整齊的,包括用韻的格式也和律詩相差無幾,試看這首李白的《蜀道難》: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蠶叢及魚鳧,開國何茫然!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西當太白有鳥道,可以橫絕峨眉巔。地崩山摧壯士死,然後天梯石棧相鉤連。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下有衝波逆折之回川。黃鶴之飛尚不過,猿猱欲度愁攀援。青泥何盤盤!百步九折縈岩巒。捫參歷井仰脅息,以手撫膺坐長嘆。問君西遊何時還?畏途巉岩不可攀。但見悲鳥號古木,雄飛雌從繞林間。又聞子規啼夜月,愁空山。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使人聽此雕朱顏。連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掛倚絕壁。飛湍瀑流相喧豗,砅崖轉石萬壑雷。其嶮也若此,嗟爾遠道之人胡為乎來哉?劍閣崢嶸而崔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所守或匪親,化為狼與豺。朝避猛虎夕避長蛇,磨牙吮血殺人如麻。錦城雖雲樂,不如早還家。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側身西望長咨嗟。

但詞,只有少量的小令受詩的影響較大,還保留著某些整齊的特點,

如詞牌《浣溪沙》:

長夜難明赤縣天,

百年魔怪舞翩躚。

人民五億不團圓。

一唱雄雞天下白,

萬方樂奏有于闐。

詩人興會更無前。(毛澤東,《浣溪沙,和柳亞子先生》)

從結構形式上看,這首詞好像因上下闋各缺少了一個句子,才沒有把它歸入詩里。又因為它整齊得太像詩,所以顯得一點參差都沒有。其實它還是有參差的,但不是句子長短的參差,而是句子多少的參差。

可是,大部分詞都不具有任何程度的整齊可言。從小令到中調及至長調,長短句的主流表現,讓詞的特徵美越來越呈現出異彩紛呈的局面。

試舉幾例,如:

①《十六字令》:亦稱《蒼梧謠》、《歸字謠》,單調,十六字,三平韻。

平。

(仄)仄平平仄仄平。

平平仄,

(仄)仄仄平平(或平平平仄平、仄平仄平平)。

例如:

天!

休使圓蟾照客眠。

人何在?

桂影自嬋娟。 (蔡伸)

這是一首僅僅十六個字的小令詞,卻雜有一字句、三字句、五字句和七字句,結構形式上長短變化大,讀起來節奏上跨度巨大,對比強烈,險峻拗絕。

②《小重山》:亦稱《小沖山》、《小重山令》。雙調,五十八字,上下闋各四平韻,一韻到底。

(平)仄平平(仄)仄平,

(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仄)平(平)仄仄平平,

平平平,(平)仄仄平平。

(平)仄仄平平,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仄)平(平)仄仄平平,

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例如:

春到長門春草青,

玉階華露滴,月朧明。

東風吹斷紫簫聲,

宮漏促,簾外曉啼鶯。

愁極夢難成,

紅妝流宿淚,不勝情。

手挼裙帶繞階行,

思君切,羅幌暗塵生。(薛昭蘊)

這是一首字數最多的小令,三言、五言、七言相雜,與五十六字的律詩相比,不僅多出了兩字而使參差盡顯,還在於通過三、五、七言的結構方式,使整首詞的節奏交織錯落,跌宕跳躍。

③《定風波》,亦稱《定風波令》,中調,雙調,六十二字,上闋三平韻,間兩仄韻,下闋兩平韻,間四仄韻。整首以平韻為主,間用仄韻,用韻方式為“AABBA,CCADDA”。

(仄)仄(平)平仄仄平,

(平)平(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

平仄,

(平)平(平)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

平仄,

(平)平(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

平仄,

(平)平(仄)仄仄平平。

例如:

莫聽穿林打葉聲,

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

誰怕?

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

微冷,

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

歸去,

也無風雨也無晴。 (蘇軾)

這是一首字數較少的中調,僅雜有七言和二言,如果去掉全詞的二字句,很像兩首不粘的七絕,上下闋因二言的嵌入,給人以破齊整為參差、於齊整中見著突兀之感,令人耳目成快。

2、詞善用雜言,變化豐富,充滿節奏美

所謂雜言,即詞句字數富於變化、詞句長短錯落有致。又由於不好將這樣的詩或詞用三言、四言、五言、六言、七言等來概括,所以統稱為雜言。雜言就是長短句。從上述知道,長短句是詞的主要特徵,但不是區別詞與詩的本質特徵。詞里有的沒有長短句,詩里有的卻有長短句。正因為詞以長短句為特徵而又不局限於此類特徵的這個現象,詞對雜言的運用才是最豐富的。

但是,詞不是對雜言漫無邊際地運用,而是依照詞的內在規律進行的,這個規律就是節奏美。如:

①《更漏子》,又稱《翻翠袖》、《無漏子》、《付金釵》、《獨倚樓》,小令,雙調,四十六字,上闋兩仄韻、兩平韻,下闋三仄韻,兩平韻,四次換韻,格式為“ABCD”式。詞中三字句要用對仗。

仄平平,平仄仄,

(仄)仄(平)平(仄)仄。

平仄仄,仄平平,

仄平平仄平。

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仄)仄。

平仄仄,仄平平,

仄平平仄平。

例如:

玉爐香,紅燭淚,

偏照畫堂秋思。

眉翠薄,鬢雲殘,

夜長衾枕寒。

梧桐樹,三更雨,

不道離情正苦。

一葉葉,一聲聲,

空階滴到明。 (溫庭筠)

這是一首小令。分別運用了三言、五言、六言,在形成長短錯落的參差美的同時,又通過兩對三言對仗偶句分別引出一個六言和一個五言,僅僅二十三字就形成了六個節奏梯階,於對稱中見著錯落,又於平仄交替中見著和婉,節奏美呼之欲出。

②《南鄉子》,又稱《蕉葉怨》、《好離鄉》,小令,雙調,五十六字,上下闋各四平韻,一韻到底。一體為單調。

(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仄平。

例如:

回首亂山橫,

不見居人只見城。

誰似臨平山上塔,亭亭。

迎客西來送客行?

歸路晚風清,

一枕初寒夢不成。

今夜殘燈斜照處,熒熒。

秋雨晴時淚不晴。 (蘇軾)

如果試著將這首詞改一改,並對照一下:

“回首亂山橫亭亭,

不見居人只見城。

誰似臨平山上塔,

迎客西來送客行?

歸路晚風清熒熒,

一枕初寒夢不成。

今夜殘燈斜照處,

秋雨晴時淚不晴”。

改後的內容,顯然像是兩首失粘七絕的疊加,讀一讀便可發現詞與詩的節奏美的不同。詩的節奏美在於整齊中含有變化,而詞則是變化中不失整齊。詞的這一節奏美,完全是運用雜言才得以表現出來的。

③《一剪梅》,又稱《臘梅香》,屬中調,雙調,六十字,上下闋各三平韻,一韻到底,亦可句句用韻。其中四字句一般用對仗。

(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平)平(平)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例如:

紅藕香殘玉簟秋,

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

一種相思,兩處閒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

才下眉頭,卻上心頭。(李清照)

再改一下,以繼續對照:

紅藕香殘玉簟秋。

輕解羅裳獨上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

雁字回時月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

一種相思兩處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

才下眉頭上心頭。

這么一改又發現,詞的節奏美除了有“變化中不失整齊”的特徵外,還具有結句(組織詞句)自由、雜言變化豐富的特徵,一會兒三言結句一會兒四言結句,這讓詞家可根據自己的表達需求,任意選擇適宜的詞牌格式,從而與個人的情感節奏結合起來而表現豐富多彩的語言情感內涵。

二、詞的節奏表現方法

這裡說的節奏,不是對詞的語句朗讀上的一般節奏,如把上面分成“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等多個小節奏,而是以長短句作為結構形式的特殊節奏。

①《臨江仙》,又名《瑞鶴仙令》、《畫屏春》、《玉連環》、《謝新恩》、《雁後歸》、《鴛鴦夢》、《採蓮回》、《想娉婷》,別稱較多,屬中調,雙調,六十字,上下闋各三平韻,一韻到底。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例如:

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仿佛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鳴。

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

夜闌風靜縠紋平。

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 (蘇軾)

《臨江仙》,屬中調詞牌。按此牌格式上下闋字數相同、格式相同、韻腳相同,如果能夠知道其中一片的結構方式,全詞的結構便信手可得。

此詞,首先以兩個平仄對仗的七言句子插入一個六言句子(平仄亦與首句對仗,只是去掉中間一個仄聲)的結構形式開頭,然後用一對五言對仗偶句結尾。下片同此。此詞包容了五言、六言和七言,總的結構方式為“七/六/七/五/五”,節奏參差有序,錯落而且和諧。

再看《臨江仙》詞的另一變體:

夢後樓台高鎖,酒醒簾幕低垂。

去年春恨卻來時。

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

琵琶弦上說相思。

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晏幾道)

雖然此詞將首句的七言改為六言,但通過去掉句尾一個仄聲的方法,使前三句的平仄格式仍保持了相當和諧的程度,並以“六/六/七/五/五”的結構方式,保留了此牌調的節奏美。如果硬要說出它們在節奏上的區別,也只是一個參差些、一個勻稱些而已。

當然,詞的特殊節奏也是建立在它的一般節奏上的,這個一般節奏與詞牌格式有直接關係。

②《六州歌頭》,長調,雙調,一百四十三字,上下闋各八平韻。一體為平仄韻互押。

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韻)。

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韻),

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韻)。

仄平平(韻)。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韻)。

(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韻),

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韻)。

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韻)。

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韻)。

例如:

長淮望斷,關塞莽然平。

征塵暗,霜風勁,悄邊聲,

黯銷凝。

追想當年事,殆天數,非人力,洙泗上,弦歌地,亦膻腥。

隔水氈鄉,落日牛羊下,區脫縱橫。

看名王宵獵,騎火一川明,

笳鼓悲鳴,

遣人驚。

念腰間箭,匣中劍,空埃蠹,竟何成!

時易失,心徒壯,歲將零,

渺神京。

乾羽方懷遠,靜烽燧,且休兵。

冠蓋使,紛馳騖,若為情。

聞道中原遺老,常南望、翠葆霓旌。

使行人到此,忠憤氣填膺,

有淚如傾。 (張孝祥)

這首長調詞,雜三言、四言、五言、六言,並以三言居多,節奏短促,顯示了鏗鏘有力、激憤悲壯的情感和心理情緒。但其中“看名王宵獵,騎火一川明,笳鼓悲鳴,遣人驚”和“念腰間箭,匣中劍,空埃蠹,竟何成”真的就是“五五四三”和“四三三三”的節奏嗎?其實不是,這兩句應看作“一/四/五/四/三”和“一/三/三/三/三”的節奏。因為此牌調要求用領字,領字又因為意義的緣故不好作為一字句出現,故把這兩句看作“一/四/五/四/三”和“一/三/三/三/三”的節奏才是正確的。所以在填詞牌時,不應只照顧字數和平仄而忽略詞牌格式對整體節奏的要求。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