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文帝漢化北魏是因為漢服好看嗎?

2018-09-07 03:36:29

原創漫畫 歡迎分享

編後語

北魏孝文帝改革,大致可以分為前後兩期,中間相隔大約十年時間。

第一次是在太和九年(485)前後,這次變法的實際主持者是馮太后,最終由孝文帝完成,主要內容有三項:班祿制、三長制、均田制。

這三項改革使北魏得以超越此前的五胡政權,在中原地區開創了一種嶄新的王朝模式。其中,班祿制推動了鮮卑軍事貴族的官僚化;三長制加強了中央對基層的控制,有效遏制了豪強的膨脹;均田制保證了財政輸入的穩定,緩和了階級矛盾,促進了農業發展。這三項制度一改魏晉舊制的頹靡和遊牧習俗的粗莽,建立起一套具有上升潛力的官僚政府體系,奠定了隋唐盛世的制度基礎。

第二次改革在孝文帝太和十七年(493)遷都洛陽之後,主要內容為全盤漢化。

這一次改革,實際上是前一次改革的延續。北魏通過第一次改革,其政權形式從軍事貴族政治轉變為官僚政治,原先文化水平較低的鮮卑貴族,就難以勝任官僚政府的職位。因此,新的官僚政府,必須大量吸收文化水平較高的漢人士族子弟,才能保證政府的正常運行。但是漢人士族又十分鄙視鮮卑貴族,二者社會地位懸殊,矛盾很深、難以共事。

因此,為了把鮮卑貴族儘快改造成合格的政府官僚,必須主動推行漢化;為了緩和胡漢矛盾,使鮮卑貴族取得與漢人士族相等的社會地位,必須建立門閥制度,鼓勵鮮卑貴族與漢人士族通婚。

然而門閥制度的建立,卻導致了鮮卑貴族內部的分裂。

中國歷史上的開國皇帝,一般只給他以上的幾代祖先追尊諡號,而北魏的實際建立者道武帝拓跋珪卻一直追謚了27代祖先。這樣做是為了更多地籠絡拓跋氏的遠支旁系,儘量將他們都納入貴族範圍內。

孝文帝南遷洛陽以後,北方代地和六鎮還有為數眾多的鮮卑貴族,這部分貴族漢化程度較低,主要負責武事,依然保留了軍事貴族和部落酋長的風氣。

而孝文帝評定鮮卑姓族高低時,又是以這些姓族當時的官爵大小為標準的,在洛陽中央朝廷擔任高官的八大姓,被評為第一等。而那些留守北方的鮮卑貴族,則完全被排斥在門閥之外,甚至淪為庶族,再也無法進入權力核心,因此不滿情緒日益滋生。

而那些南遷洛陽的鮮卑貴族,在門閥制度的保證下,獲得了極高的政治地位和社會地位。但是這些門閥貴族的文化水平又不可能得到驟然提升,他們由於缺乏“居安思危”的政治修養,在物質刺激下迅速腐化。

鮮卑門閥貴族的腐化體現在:生活腐化,聚斂財富、競奢鬥富;吏治腐敗,公開賣官鬻爵、大肆貪污;道德淪喪,昏聵無能,喪失治國領兵能力。

門閥貴族的腐化和六鎮鮮卑的不滿,最終引發了六鎮、河陰之亂及胡化運動,導致了北魏政權的分崩離析。

對於這段歷史,陳寅恪這樣總結道:“自六鎮、爾朱榮之亂起,北朝曾一度發生胡化的逆流。歷北齊、北周至隋朝,又恢復了漢化,直至於唐。胡化無疑是一種退化,但並非全為退化,而是胡漢民族又一次交混產生的一種新局面。假使一直漢化下去,也可能使北朝變得更腐敗。”

因此,如果沒有這次胡化對孝文帝漢化的糾偏,其門閥制度會導致北朝一直腐化下去,也就不會有後來的隋唐盛世。這也正如陳寅恪的著名論斷:“李唐一族之所以崛興,蓋取塞外野蠻精悍之血,注入中原文化頹廢之軀,舊染既除,新機重啟,遂能別創空前之世局。”

所以,隋唐盛世的形成,既建立在孝文帝改革所奠定的制度基礎之上,同時又離不開胡化運動對孝文帝全盤漢化的糾偏。

歷史遺蹟

位於山西大同的雲岡石窟,始建於北魏。圖為第六窟中的佛像,建於孝文帝時期。

(供圖:朱彥)

相關文章 更多類似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