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艷詞選

2019-02-14 08:12:10

【秋風詞李白(701—762)
秋風清,秋月明。落葉聚還散,寒鴉棲復驚。相知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時莫相識!
【清平樂李白
煙深水闊,音信無由達。唯有碧天雲外月,偏照懸懸離別。
盡日感事傷懷,愁眉似鎖難開。夜夜長留半被,待君魂夢歸來。
【竹枝詞劉禹錫(772—842)
楊柳青青江水平,聞郎江上唱歌聲。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晴。
【長相思白居易(772—846)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頭,吳山點點愁。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歸時方始休,月明人倚樓。
【採蓮子皇甫松(?)
船動湖光灩灩秋,貪看年少信船流。無端隔水拋蓮子,遙被人知半日羞。
【南歌子三首溫庭筠(812—866)
手裡金鸚鵡,胸前繡鳳凰。偷眼暗形相。不如從嫁與,作鴛鴦。
轉眄如波眼,娉婷似柳腰。花里暗相招。憶君腸欲斷,恨春宵。
懶拂鴛鴦枕,休縫翡翠裙。羅帳罷爐熏。近來心更切,為思君。
【思帝鄉】韋莊(836─910)
春日游,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女冠子】韋莊
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別君時。忍淚佯低面,含羞半斂眉。不知魂已斷,空有夢相隨。除卻天邊月,沒人知。
【江城子】張泌(?)
浣花溪上見卿卿,眼波明,黛眉輕。綠雲高綰,金簇小蜻蜓。好是問他來得么,和笑道,莫多情。
【清平樂】孫光憲(901-968)
愁腸欲斷,正是青春半。連理分枝鸞失伴,又是一場離散。
掩鏡無語眉低,思隨芳草萋萋。憑仗東風吹夢,與郎終日東西。
【慶佳節】張先(990—1078)
莫風流,莫風流,風流後有閒愁。花滿南園月滿樓,偏使我憶歡游。
我憶歡游無計奈,除卻且醉金甌。醉了醒來春復秋,我心事幾時休。
【訴衷情】張先
花前月下暫相逢,苦恨阻從容。何況酒醒夢斷,花謝月朦朧。
花不盡,月無窮,兩心同。此時願作楊柳千絲,絆惹春風。
【一叢花令】張先
傷高懷遠幾時窮,無物似情濃。離愁正引千絲亂,更東陌飛絮蒙蒙。嘶騎漸遙,征塵不斷,何處認郎蹤。
雙鴛池沼水溶溶,南北小橈通。梯橫畫閣黃昏後,又還是斜月簾櫳。沉恨細思,不如桃杏,猶解嫁東風。
【生查子】歐陽修(1007—1072)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滿春衫袖。
【蝶戀花三首】歐陽修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玉勒雕鞍遊冶處,樓高不見章台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

獨倚危樓風細細,望極離愁,黯黯生天際。草色山光殘照里,無人會得憑闌意。
也擬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飲還無味。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銷得人憔悴。

百種相思千種恨,早是傷春,那更春醪困。薄倖辜人終不憤,何時枕畔分明問?
懊惱風流心一寸,強醉偷眠,也即依前悶。此意為君君不信,淚珠滴盡愁難盡。
【玉樓春二首】歐陽修
尊前擬把歸期說,未語春容先慘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
離歌且莫翻新闋,一曲能教腸寸結。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春風容易別。

別後不知君遠近,觸目淒涼多少悶。漸行漸遠漸無書,水闊魚沉何處問。
夜深風竹敲秋韻,萬葉千聲皆是恨。故攲單枕夢中尋,夢又不成燈又燼。
【阮郎歸】歐陽修
去年今日落花時,依前又見伊。淡勻雙臉淺勻眉,青衫透玉肌。
才會面,便相思,相思無盡期。這回相見好相知,相知已是遲。
【南歌子】歐陽修
鳳髻金泥帶,龍紋玉掌梳。走來窗下笑相扶,愛道畫眉深淺入時無。
弄筆偎人久,描花試手初。等閒妨了繡功夫,笑問雙鴛鴦字怎生書。
【西江月】司馬光(1019—1086)
寶髻松松挽就,鉛華淡淡妝成。青煙翠霧罩輕盈,飛絮遊絲無定。
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笙歌散後酒初醒,深院月斜人靜。
【臨江仙】晏幾道(1038—1110)
鬥草階前初見,穿針樓上曾逢。羅裙香露玉釵風。靚妝眉沁綠,羞臉粉生紅。
流水便隨春遠,行雲終與誰同。酒醒長恨錦屏空。相尋夢裡路,飛雨落花中。
【鷓鴣天】晏幾道
彩袖殷勤捧玉鍾,當年拚卻醉顏紅。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影風。
從別後,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今宵剩把銀釭照,猶恐相逢是夢中。
【生查子】晏幾道
關山魂夢長,魚雁音塵少。兩鬢可憐青,只為相思老。
歸夢碧紗窗,說與人人道。真箇別離難,不似相逢好。
【點絳唇】晏幾道
花信來時,恨無人似花依舊。又成春瘦,折斷門前柳。
天與多情,不與長相守。分飛後,淚痕和酒,占了雙羅袖。
【卜運算元】李之儀(1038?—1117)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江城子】秦觀(1049—1100)
西城楊柳弄春柔,動離憂,淚難收。猶記多情曾為系歸舟。碧野朱橋當日事,人不見,水空流。
韶華不為少年留,恨悠悠,幾時休。飛絮落花時候一登樓。便做春江都是淚,流不盡,許多愁。
【江神子】蘇軾(1036—1101)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岡。
【摸魚兒?雁丘詞元好問(1190—1257)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痴兒女。君應有語:渺萬裡層雲,千山暮雪,隻影為誰去?
橫汾路,寂寞當年簫鼓。荒煙依舊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自啼風雨。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千秋萬古。為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丘處。
【點絳唇】無名氏
蹴罷鞦韆,起來慵整纖縴手。露濃花瘦,薄汗輕衣透。
見客入來,襪剗金釵溜。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
【轉調賀聖朝】無名氏
漸覺一日濃如一日,不比尋常。若知人為伊瘦損,成病又何妨?
相思到了,不成模樣,收淚千行。把從前淚來做水,流也流到伊行!
詞可以說是一種俗體的詩。它產生於唐代,直到北宋前期,數百年中,都被看成是雕蟲小技。文人只是偶爾戲作幾首,並不把它當作一種嚴肅的文學體裁。詩莊詞艷,這是二者明顯的界線。直至蘇軾以詩為詞,詞才漸漸變得和詩一樣高雅。除了民間詞和調笑令以外,早期詞大都訴說男歡女愛,顯得輕艷而又纏綿。本篇選唐宋艷詞,集中出在蘇軾以前,之後就難尋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