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說】別給孩子一眼望得到頭的人生

2019-02-20 14:11:40

館友“長沙7喜”:
您好!您的館藏文章“【教育說】別給孩子一眼望得到頭的人生”深受廣大館友的喜愛,於2016年10月1日進入“閱覽室”頻道的“教育”下“親子”類別的精華區。四方文章網代表全體館友感謝您的辛勤勞動和慷慨分享!
────四方文章網個人圖書館

教育不是工業,把產品以固定的模式和流程批量生產出來;教育是農業,給予作物適當的土壤、養分和陽光,它們就能自己成長

——葉聖陶

教育上的錯誤比別的錯誤更不可輕犯。教育上的錯誤正和錯配了藥一樣,第一次弄錯了,決不能借第二次、第三次去補救,它們的影響是終身洗刷不掉的。

——英國教育家洛克

教育的誤區

電影《後悔無期》的宣傳海報上,有句話令人印象深刻——“聽過很多道理,依然過不好這一生”。這句話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鳴:我們整天看勵志書,卻依然心情低落,動力不足;我們整天學習,讀碩士博士,卻依然覺得很無知。如果換到教育中,想必很多家長會感到“聽過很多道理,卻依然不懂教育”

心理學上有一種現象叫做“投射”,指一個人會不自覺地、無意識地把自己的思想、態度、願望反應於外界事物或者他人身上。這種投射是隱性的、不易察覺的,但也是瀰漫性的,會體現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作為家長,我們可以仔細思考一下,在日常教育過程中,是否將不太恰當的教育方式投射在了孩子的身上。

1

“攀比”式家長

“不要輸在起跑線上”,這句話在基礎教育中流傳甚廣,也往往成為家長給孩子加壓的“理論依據”。雖然沒有明確指向某個人,但是“輸贏”之中,自然是“自家孩子”與“別人家的孩子”的比較。

“別人家孩子”5歲就會背幾百首唐詩了,“別人家孩子”鋼琴都10級了,“別人家的孩子”都能畫油畫了......不少家長在與“別人家的孩子”的攀比中,焦慮緊張,不得不用“連軸轉”的輔導班來緩解這種焦慮,仿佛上了輔導班,就可以從此一路領先。我們應該好好想想,上輔導班,是為了孩子的興趣、知識、快樂,還是為了自己那點不想被比下去的好勝心?

2

“彌補遺憾”式家長

“彌補”心理就是指:“我未實現的夢想,你要替我去實現,來彌補我的遺憾。”這種解讀聽起來好像太過於自我。但不少家長恰恰存在這種心理,比如沒有考上的大學,就讓孩子去考;沒有實現的畫家夢,就讓孩子實現;沒有走上仕途,就讓孩子去考公務員。儘管我們意識上不願承認,但在行動上總會有意無意地影響孩子。孩子究竟在為誰的夢想努力?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很少去問問孩子真正喜歡的是什麼,為什麼不讓他們的童年更加快樂,更加自由?

3

“真理”式家長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很多人會以“過來人”自居,同孩子講這個不能做,那個不能碰。我們想做一個“護花使者”,卻不知道只有經歷過暴風雨的花朵,根莖才能更牢固。法國教育家盧梭提倡的“自然主義”教育,強調讓孩子“從實踐中學”,我國教育家陶行知強調“從做中學”,只有經歷過、嘗試過的事情,才是最深刻的。

我們能理解家長的愛子心切,但這種權威性的教育,容易磨滅孩子的天性,使他們失去自主思考的能力。小到教育界人士抱怨大學生缺乏獨立思考能力,大到錢學森之問“為什麼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傑出人才”,根源都在於此。

孩子從小生活在處處是權威的環境下,服從父母、服從老師。在種種限制中變得唯唯諾諾,瞻前顧後。待他踏入社會,突然所有人都要求他獨立、創新,這根本就是在求取“無源之水”。

所以,在保證孩子安全的前提下,給孩子一些“試錯”的機會吧!

“我寧願從未在

這個世界上出現過”

“從小我爺爺奶奶說的,考一次100分或者得一次A+就獎勵一塊錢,然後作業本上滿滿的A+,後來雖然沒有給了。但我從學習成績好做一個學霸中找到了優越感,差不多就從這時候起,就被打上了學霸的標籤。後來三年級語文考試開始寫作文了,我平時內向,表達能力不好,而且相對於之前寫的,字數很多,讓我感到害怕。而且由於作文或多或少的會扣分,我就考不了滿分了。還有一些其他的原因,反正我不愛寫作文大概就是從這時候開始的。”

“考98分都被打......”“第一次月考全校73名,我媽說才73名,呵呵。”

“我寧願從未在這個世界上出現過。”

這些都是高三學生小斯在結束自己生命前,寫下的文字。讀起來令人心痛。當學霸並不容易,你要緊緊繃著那根弦,不讓自己退步。在極度努力後,仍然得不到家人的認可,感受不到他們的愛和尊重,他像一片樹葉,毫無留戀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不知從何時開始,自從孩子踏入學校以後,分數就是他們的標籤。學習好,就可以集萬千寵愛於一身,;成績差,就要被當作批評的對象,當作與人對比的綠葉。我們往往把很多責任推到聯考制度上,聯考也許真的有問題。但在當前來看,聯考是相對公平、成熟的測試方式,而且也在不斷地改革。錯不在聯考,錯在我們的教育觀念。

當一個人心中只有一個希望,那火苗破滅了,生的希望也破滅了。看到聯考後,不少孩子想不開,有人會說:“至於嗎?這孩子心理也太脆弱了!”

心理承受能力差確實是原因之一,但我們應該換位思考一下,當一個孩子只能用分數體現自己的價值,只能用分數博得家人的歡心,聯考失敗就徹底否定了他的存在的意義。

我們有沒有告訴孩子成功不止有一種,除了成績、分數,他還有很多閃光點,人生並不是獨木橋,會有很多路可以走,會有很多選擇可以選。不要讓你的孩子上了大學才知道,成績不是一個人的一切,也不代表一個人全部。

別給孩子一眼望得到頭的人生

我們該如何定義孩子的成功

說到這裡,也許很多家長會覺得無奈和委屈,我們並不想這樣,是各種升學考試逼得我們這樣。我們固執地以為如果讓孩子從小上最好的國小、國中、高中、大學,最好出國再留個學,那么他就會有一個一帆風順、金光閃閃的人生。

這種思維方式,將學校的好壞與孩子的人生緊密聯繫在一起,始終沒有把孩子當做一個獨立的、有價值、有思想的個體來看待。然而,學校僅僅只能伴隨孩子一陣子,而孩子自身的能力和個人價值將伴隨他一輩子。

學校是一個平台,我們當然希望孩子去更大更好的平台,但更重要的是要鍛鍊他離開平台後,依然“光芒萬丈”的核心能力。這種能力是價值觀、心理健康、人際交往等多方面的綜合。

我們習慣於周密的計畫,計畫著孩子什麼時候上學,上哪一類的學校,要不要去陪讀。你有沒有一瞬間會害怕,這樣周密計畫下會培養出一個完全聽從父母決策的“媽寶”?

當有一天,需要他自己單槍匹馬面對這個世界的時候,他要去依靠誰?

別給孩子一眼望得到頭的人生,要讓他在探索、嘗試、體驗中尋找自己,親手把握未來。

人生不是非此即彼

現在的父母有一個通病,就是“焦慮”。孩子成績不好,焦慮;孩子不上興趣班,焦慮;孩子性格內向,焦慮。似乎只要有一丟丟的不完美,就可能落後一大截。

請告訴孩子,人生不是非此即彼,非黑即白,而是一種適當和過渡和多元的融合。

前段日子科幻小說《三體》引起了人們的廣泛關注,這一作品獲得了雨果獎。而它的作者劉慈欣本職是一名工程師。工程師和作家,看起來八竿子打不著的角色,就這么恰到好處地融合在了一起。他在中規中矩的現實生活中,尋找到了未來時空的美妙。

錘子科技CEO羅永浩,30歲之前幾乎一事無成,是失敗的。在他的書中,他提到,過年回家都會覺得難為情,因為三十而立了,還是一個逛來逛去的無業游民。後來到了新東方,將自己的才識和幽默發揮得淋漓盡致,成為最優秀的老師之一,也成了英語培訓界的“紅人”。他不斷地探索,又轉戰文化界,《羅輯思維》成為眾人皆知的知識分享型節目;在科技界,研發生產錘子手機,賦予產品以情懷,以極高的性價比和完美主義的設計理念,受到廣大消費者的認可。

你看,他們或在主業中發展出自己的興趣,享譽世界,或是在人生低谷奮起直追,不斷突破新的可能。

人生本來就是這樣,不是非此即彼,沒有什麼可以把一個人的一生“釘”死,除非你甘願如此。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