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貧攻堅推進會講話,難得精品,不看後悔!

2018-09-05 11:34:24

在全市脫貧攻堅第四次推進會議上的講話

信陽市市長尚朝陽

同志們:

這是一次非常時期召開的一次非常重要的會議,不僅是一次脫貧攻堅整改推進會,更是一次講政治、講黨性、講大局、講紀律的大會,主要任務是動員全市上下貫徹落實全省脫貧攻堅第三次推進會精神,切實以脫貧攻堅統攬經濟社會發展大局,痛下決心,背水一戰,齊心協力打好脫貧攻堅的翻身仗。剛才,志強市長宣讀了考核整改的方案,建玲部長、方波部長和新會秘書長宣讀了我市成立脫貧攻堅督查巡查組等幾個檔案,這幾個檔案希望大家認真學習領會,這是下一步全市脫貧攻堅指導性的幾個檔案,稍後喬書記還要作重要講話,希望大家認真貫徹領會,抓好落實,下面,我講三個方面的意見。

一、端正態度,自覺扛起脫貧攻堅的政治責任。

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我們如期完成了年度脫貧目標,取得了一定成效,事實求是講,各縣區在工作中探索出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工作方法、工作路子和工作模式,同時全市上下尤其是廣大基層,也湧現出了一批先進典型和先進個人,對全市廣大幹部所作出的努力應該給予充分的肯定。開著門講優勢,關起門講不足,我們今天的會議是推進會、整改會,不是經驗總結會。從上級考核、第三方評估、以及我市自身考核的結果看,我們工作中還存在許多值得引起高度重視的問題和不足。這次反饋和暴露的問題,各級幹部都要端正態度,清醒認識形勢的嚴重性和緊迫性,從指導思想和內心深處高度警醒,化壓力為動力,通過扎紮實實的整改和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工作,儘快扭轉被動局面。

一要正視差距,直面問題。

今天的會議開到鄉、開到重點村,範圍比較大,不是對外宣傳成績,所以就當前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必須要找準、要講透,否則就談不上整改。昨天晚上我在考慮,今天的會議要把握一個什麼樣的基調呢?同志們確實很辛苦,不能總是批評,但是有問題不講,下一步整改就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從這一段了解和掌握的情況,以及我們下去暗訪的情況看,我覺得差距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指導思想出現偏差。沒有把脫貧攻堅當成第一件大事,沒有以脫貧攻堅統攬經濟社會發展大局,這個首先從市政府開始,市政府在這一點上沒有做到,包括我本人。我來信陽工作近一年時間了,應該說主要精力放在謀劃一些事、推動經濟發展上下得功夫比較大,而把脫貧攻堅放在了不應該放的位置,這個我已經在市委常委會上作了深刻的檢查,所以今天講這個,各縣同志、各鄉同志、各村同志不要感覺到委屈。還有就是我們抓典型、抓創新功夫下得比較大,忽視了基層基礎工作,或者說基層基礎工作用力很不夠。

二是責任體系不夠明確。表現在壓力傳導有層層衰減現象,而且在某些方面這種現象還比較嚴重。黨政主要負責同志和主管扶貧的同志,無論是在思想認識上,還是在工作力度上都印證了這個問題。昨天省里巡視巡查組給我們反饋,在會之後進行的臨時測驗,明確反映出我們主管領導和分管領導對本縣扶貧開發情況了解掌握得不夠,某一個縣委書記回答他的脫貧村數是50個,實際只有16個,這不是錯到姥姥家去了嗎?某一個縣委書記答他是12000戶脫貧任務,實際上是6900戶,某一個縣長答脫貧戶是13328戶,實際上是3717戶,某一個縣參加測試的5名同志答案參差不齊,沒有一個是正確的,而且離標準答案、離實際情況相距甚遠。“甚遠”是啥意思?大家去理解吧。

我們的縣委書記、縣長對貧困戶、脫貧戶都掌握的是這種情況,你說把脫貧攻堅擺在了應有的位置、抓工作的力度很大,誰能相信啊?再一個就是對形勢的判斷和把握不準確。這裡我不舉主要領導的例子,以分管領導為例。某一個縣的分管領導認為他們縣在考評中屬於較好位置,而實際上是比較差的位置,或者是在第三梯隊,要求他查找和分析一下本縣在脫貧攻堅中存在的突出問題,寫了一個字又劃掉了,後面一概答不上來。所以我們總是認為領導喜歡批評人,甚至認為領導批評的不準確,這些東西可是你自己考的啊?

三是政策宣傳不廣泛,理解不準確、不到位。我們在督查過程中發現這種問題非常突出。再給大家通報一下,這一次隨機測試涉及這樣幾個方面,一是習總書記脫貧攻堅系列講話,二是全省脫貧攻堅第三次推進會上書記、省長講話,三是前一段考核中信陽處在什麼位置,啥問題啥原因?四是你那個縣啥位置啥原因,五是你那個縣貧困村、貧困戶啥情況?六是貧戶的識別標準走什麼程式?七是貧困村、貧困縣識別和退出標準。

41份答卷平均得分81.73分,最高分是91分,最低分是62分,16位參會的縣區主要領導,最高是淮濱的曾輝90分,最低的得73分,我不用再說名字了,也給大家留點面子。16位分管領導中得分最高的是溮河區副區長廖偉91分,最低的是剛才認為他們縣應該處於較好位置的那位同志得了66分。我給大家透露一下,主要領導和主管領導得分最低的是同一個縣,這難道是偶然、是巧合嗎?9名縣區扶貧部門負責人中,得分最高的是羅山縣扶貧辦主任陳行志和光山縣扶貧辦主任陳猛91分,最低的62分,平均分77分。縣區之間,淮濱縣成績最好,5人都在80分以上,平均分85.6分,其次是光山縣,較差的是三個縣一個區,區就是我市兩個區其中一個,三個縣我也不再點名了,平均分最低的是75.2分。

我再剖析一下,相當一部分領導幹部包括扶貧部門負責人,對國家政策和標準掌握的不夠熟練、不夠精確。總書記關於脫貧攻堅的指示,只要答出三個要點就能得滿分,只有7個人達標,9名扶貧辦主任3人得分在70分以下。我知道扶貧辦主任都很辛苦,但你連總書記怎么講的你都不知道,怎么能當好扶貧辦主任呢?某一個縣扶貧辦主任對全省脫貧攻堅第三次推進會精神一無所知,得0分,這個縣還是一個比較大的縣。對貧困戶識別標準兩個要點答出來的只有四、五個人,占36.59%,對貧困村、貧困縣退出標準,能夠答出來的只有淮濱縣扶貧辦主任王海平,某兩個縣的縣委書記對貧困縣、貧困村退出標準不掌握,某一個區的區委書記、區長、副書記把貧困村脫貧標準、貧困戶脫貧標準搞混淆了,基本不得分。

給大家通報的這些情況,是一個什麼概念啊?這些都是我們的5大要員啊,對情況掌握的是這種程度,你工作怎么能做好?測試的卷子我和喬書記都翻了翻,有些簡直無法睜眼,犯了十分不應該犯的低級錯誤,縣委書記、縣長都答不出來貧困村的識別、退出標準,怎么指導工作呢?實事求是地給大家講,大前天我在縣裡暗訪,有些東西我也是現學的,比如搬遷扶貧,過去我理解也不準,對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理解不透,易地搬遷也理解不透,我過去理解人搬出去就叫搬遷了,所以我對搬遷扶貧政策理解也有偏差,今天就當說出來與大家共勉行不行?這是在領導幹部層面,同時相當一部分民眾對識別標準、扶貧政策、退出標準不了解,我在下面調研時問了一些人,當然要求老百姓能回答一套一套的也不可能,但最基本的一些東西應該知道。這一段時間,關於扶貧方面的信訪問題有所增加,這也很能說明問題。

四是基層基礎工作不紮實。我想從兩個方面講,一個是精準識別的問題,一個是搬遷扶貧的問題。

在精準識別上,我看了很多村,第一個問題是邏輯關係不對應。就是存在問題、幫扶措施、幫扶效果三個方面的對應關係不對。存在問題上不詳實、不準確、不清楚。比如我問一些基層幹部,某戶致貧原因是啥?回答是有病人,再問誰是病人,是戶主、配偶、還是孩子?就接不上話了,對因病致貧原因說不清楚。我就給一名基層幹部講,殘疾分為很多種,有些可以幫扶,有些只能兜底。比如說少一個手指頭是殘疾,有一個眼睛看不見是殘疾,有一個耳朵聽不見是殘疾,走路有點拐也是殘疾,這些跟癱瘓在床或精神障礙方面的殘疾是不一樣的。情況不一樣,幫扶的措施肯定也不一樣。

為什麼說幫扶措施不精準呢?首先是簡單,我看了看脫貧手冊,一般填的都是4個字:社會保障、到戶增收、教育扶貧。我們把電話問一個貧困戶,但這個村總體工作還算紮實的,問現在幹啥,回答在外打工,問掙多少錢,回答夠花了,一個月有兩三千,但脫貧手冊上就簡單填個務工,這就說明幫扶措施不清晰。其次是幫扶措施跟家庭存在的問題不對應,幫扶措施應該針對家庭缺的方面,瞄準短板來幫扶,而有的缺勞力,卻填的是另外一個幫扶措施,應該是雪中送炭,不應該是錦上添花。三是收入情況和幫扶效果、幫扶效果與幫扶措施不對應,收入表與填寫的幫扶措施基本對不上,最後是三不對,就是收入情況不是通過幫扶得來的,幫扶不是通過家裡存在的問題得來的,基本都有這個問題。大家可以對照著表仔細看一看,中間有沒有邏輯關係,如果說沒有針對貧困戶存在的問題制定幫扶措施,收入情況又跟幫扶措施沒有任何關係,那交叉考核的時候怎么判斷、怎么評分?

第二個問題是檔卡管理不規範不精細。有以下幾個方面:一是字跡了草,一個貧困戶表中填的名字,我看了半天,還把三個字看錯了兩個;二是內容簡單,家庭存在的問題都是兩個字:因病、因殘,幫扶都是四個字:社會保障、教育扶貧,等等;三是表述不準,我剛才說了,因病是因啥病?因殘是因啥殘,幫扶都有啥措施?沒有表述準確。四是數字取整,進入貧困戶算收入2600,退出貧困戶算收入3100,務工收入10000,基本都是整數,我問基層幹部,回答說基層這些數字很難算準,你就不能多跟老百姓座在一起好好聊聊天、仔細算一算,很難算準那10000又是從哪來的呢?五是塗改嚴重,基本我看到了三分之二都有塗改,這樣最後驗收的時候看到一個槍斃一個,這就是硬傷,有些同志解釋說,下一步我們再規範;六是缺項嚴重,就是很多表格沒有填,是不是參加了產業扶貧,是不是異地扶貧搬遷戶,都沒有填,嚴格來講表格設計的內容都要填寫,有內容要據實填寫,沒內容就寫無;七是幫扶人前後不一致,駐村幹部前後不一致,拿著一個表前後都不是一個人寫的,需要貧困戶本人簽字的地方空的也比較多,還有三分之一都是代簽的,這些檔卡的不規範是我們去年失分最多的地方,還有的第一責任人都不簽字。

第三個問題是軌跡不全。比如這次省長來暗訪,有些貧困戶抱怨,人家是一夜之間致富,我是一夜之間脫貧。當然裡面有民眾的心態問題。難道那些村幹部在脫貧上都沒有開會、公示?你的會議紀要在哪兒、公示的東西在哪兒?我也不相信我們駐村幹部就沒有到貧困戶家裡去,但你要有工作日誌、要有痕跡,而且痕跡管理要貫穿全過程,你開會、公示時要拿個手機拍下來。這些省長都講過了,都是工作要求,否則人家問你說不知道,這怎么行?

第四個問題是應知應會難。跟幹部的交談也發現了基本應知應會不會的問題,省長、書記暗訪時候,第一書記和村支部書記說到最後也沒說出來當年識別貧困戶的標準是什麼,喬書記在息縣,我在羅山、光山暗訪,也發現存在這個問題,第一書記回答嘟囔嘟囔,問到最後也是什麼都答不上來。再一個我們走訪貧困戶,發現一戶一檔都放在村里鄉里,貧困戶家裡沒有這一套檔案。

然後就是看搬遷扶貧,我們問一個搬遷戶,你是怎么搬的,都是什麼程式,除了你還有誰是搬遷戶?回答不出來。看安置點的時候檢查一下設計圖紙,一下就搬來一卷子,仔細看設計、戶型都不對,最後看施工圖紙,施工圖紙符合,設計不對施工對,這不都是改過的嗎?同志們確實都很辛苦,我首先肯定了同志們的辛苦,都想把事情做好,但是現實情況就是這樣。這些問題都是我在下面親眼所見、親耳所聞、親身感受,還不是一個兩個,如果是個例我也就不講這個問題了。再說搬遷扶貧,明天國家發改委和國務院扶貧辦就要來檢查我們光山縣、羅山縣,我們也下去看了,也發現了不少問題。一個是精準識別上,我們在理解上是有問題的,什麼叫搬遷扶貧,哪些人應該搬哪些人不應該搬?上級說“一方水土養不了一方人”的地方,這個詩一般的語言怎么去理解?比如房子倒了,沒地方住了,這應該叫危房改造,不應該是搬遷扶貧;再一個為什麼叫異地搬遷扶貧,從村東頭搬到村西頭,這能叫異地搬遷?村裡面養不活一方人,村頭邊就能養活了?再看看民眾寫的申請,一看就是提供的統一模板,這些老百姓的問題,還是折射出我們個人的問題;第二個是搬遷選址“四靠”的問題,現在大家基本上沒這個意識,我給基層幹部交流,包括縣處級的幹部,你搬遷點是靠縣城、靠鄉鎮、靠產業園區、還是靠旅遊景點,大家在匯報的時候,就沒有往這“四靠”上面說,你不“四靠”不就搬錯了地方嗎?即使“四靠”都靠不住,不還有主體功能區嗎?第三個是集中安置比例低,以光山縣為例,集中安置40%,分散安置將近60%。分散安置比例大,一方面是不符合規定,過不了關,另一方面集中安置一般都在村頭,覺得搬遠點眼不見心不煩,不叫民眾掏一分錢,房子蓋好民眾拎包入住,民眾與民眾之間收入差距能有多大?不用說民眾,就說幹部吧,大體生活水平都差不多?搬遷戶住的像賓館樣,非搬遷戶啥也沒有,肯定心裡不高興、不平衡。第四個是房屋設計,上面要求很清楚,嚴格按照人均25平方標準,不按標準沒辦法執行補貼政策?現在主要是要看超面積沒有、超標準沒有?有的地方一平方的造價高達一千七八百塊,那補貼能夠用嗎?同時房屋的造價高了,基礎設施配套費費不就壓縮了?這裡面出現了兩個極端的問題,一個是把廚房、衛生間都貼上瓷磚,這沒有必要,現在脫貧攻堅就是要保證“兩不愁三保障”,陳省長在全省會上給大家講的也很清楚,就是解決一個基本需求問題。另一個其他生活設施配套不完善,不能真正實現拎包入住?可能有的同志會說,搬遷安置剛開始沒有經驗,買地、挑地、打地基都投入很大,我也理解同志們出發點都是好的。第五個是舊房拆除,宅基地的上交和流轉問題,這也是普遍存在的問題,搬新房了拆不了舊房,宅基地交不上來,土地該流轉流轉不了,如果易地搬出來了,還又回去種地,這跟過去的新型農村社區有什麼區別?當然比較好的一種跡象是,有些縣區包括鄉鎮同志在這一點上,工作做得很細。我問過幾個地方,這邊東西給你搬過來,那邊立馬就給舊房拆除了。第六個是後期扶持問題。基層幹部在談到搬遷時候,很少談到後期扶持問題,從搬遷戶了解,他們腦子裡印象也不是很深刻。當然也有的同志說的比較好,但有的是沒有,有的比較巨觀,有的對效果說不上。第七是資金管理問題,現在搬遷扶貧上也存在資金滯留問題,搬遷安置有政策規定,屬於集中安置的,個人補貼部分要打到個人卡上,然後再打給施工單位。屬於分散安置的,這邊不交房,那邊一萬塊錢不給你,兩萬隻給你一萬還剩一萬。這是當時省里給我們推薦的外地先進經驗,但是現在按這個辦法,從資金管理上講,又違規了,這些東西都要引起我們高度重視。當然,除了我們個人的問題外,還有全省的政策設計問題。比如說,集中安置與分散安置的比例遲遲沒有一個硬性的說法,到現在沒有個檔案,75:25或70:30這是我們平常說的,沒有正式檔案規定;還有原來說每個搬遷戶,要按家庭人口每人交3000塊錢,後來又出了個政策,省市縣各負擔1000,不用貧困戶交了,這就又出現問題了?我到基層調研,基層也是這么說,剛開始給老百姓是這么說,每個人享受25平方,拎包入住,但是一個人要拿3000塊錢,有人願意享受這個政策,但是不願意或者確實拿不起那3000塊錢的就放棄了。現在又說這3000塊錢不要了,就找到村里鄉里,這也給我們帶了很多問題。這個搬遷安置當時說了沒有明確要求,現在分散安置比例過大,以後也是很大的問題。

五是資金管理不規範、不嚴格。這裡面一個是滯留問題,基本上每個縣都有,誰也別說誰,最多的是八百萬,占全省4000萬的五分之一;另外是違規使用問題,我不再一一講了;第三個是騙取套取的問題;第四個是非貧困縣,換句話說就是溮河、平橋兩個區,對脫貧攻堅財政投入不夠的問題。

六是脫貧的質量不高。已經脫貧的在去年驗收的時候,民眾滿意率低,退出不規範和錯退率高。這個問題要從兩個方面去看,我們都是農村出來的,也都是基層幹部出身,很難讓老百姓徹底滿意,滿口說你好話是不可能的。因為啥?不是貧困戶的願意進貧困戶,是貧困戶的不願意退出,這是普遍的心態。過去沒有精準扶貧的時候,政策是大水漫灌,攤到每一戶身上都不明顯。現在政策的含金量很高,貧困戶的含金量很高。我到下面去問,有些同志也講,去問那個人說,你算算一年給你補的三千塊錢是啥?他說那不能算是扶貧辦給的,我說不是給的就不是你的收入了?後來又問一戶,幫扶人來過沒有啊,他說沒有,啥都沒幹,我說聽別人說還給你買有小豬讓你養的嗎?他說那有。

上一次,省長來的時候對我們講,也對基層幹部講,老百姓的心態我們也要理解,毛主席也說過,最嚴重的問題是教育農民。但是退出不規範總是存在的吧,錯退率高總是存在的吧?這次一個直管縣為啥受處分?就是錯退率高了。你說滿意率低,前提就必須是精準,要有軌跡管理、痕跡管理。你說沒有,但我這裡有存檔,有痕跡管理,否則的話,用什麼去證明?這次陳省長來調研,我就不相信我們的基層幹部在民眾退出的時候連公示都沒有?但是你拿不出來東西啊,在一個村里,省長就問脫貧戶公示沒有,說公示了,開會沒有,開會了,有照片嗎,沒有。後來這個支部書記想起來了,說俺有記錄,就拿來一個本,上面記著今天干啥,明天干啥,研究這研究那都很清楚,說當時公示時怕不保險,又拿紅紙抄了一份,核對公示名單與脫貧名單是一樣的。這就是痕跡管理。有很多事兒不是我們的基層幹部沒做,而是沒有留下痕跡,在這方面我們可能失了很多分,吃了很多虧。

七是行業幫扶不到位,政策利用不好。我們在研究行業幫扶的時候,也在下面了解過,有些單位正派的第一書記,燃油費都是自己的,你這單位是幹啥的?當一把手的該不該給第一書記創造一個寬鬆的環境,該不該到一線去看一看,該不該利用自己和行業的優勢、單位優勢為貧困戶去做點什麼?最起碼不該讓第一書記自己在基層乾吧!另外是對政策的統籌利用不好,各級的督查巡查都給我們反饋了,就是有些政策,如新農合、大病保險、大病醫療補充保險是不是都用到們了,除了這還有社會救助、低保及企業捐助。最後一條是政策落實不公平,就是低保的問題。一個是人情保、關係保的問題,一個是拆分保的問題。在這兒不再細講,因為全省都是普遍現象,下一步省里還要專門出台政策,來解決“兩線合一”的問題。

二要正確對待,深刻反思

正像省委書記、省長講的,根子還是作風問題、擔當問題。這樣講有些同志可能不服氣,但是我告訴大家,你不要不服氣,我開始也不服氣,後來我很服氣。

省里跟我們約談了以後,我們回來跑到下面認真看了看,我說人家沒有虧說咱,無論是主觀原因還是客觀原因,無論是領導還是基層,首先我個人原來有委屈情緒、有埋怨情緒,現在沒有了,我服了,我希望大家都要服氣。不是說同志們不辛苦、不幹事兒,關鍵是認真的程度、紮實的程度、細緻的程度和最終的效果、與黨委政府的要求、與民眾的期盼有差距。首先從領導幹部身上講起,從我講起,我剛才已經說了,一個是精力擺放不夠;第二個是下去調研不夠,平常的調研次數少;第三是政策研究運用的不夠,不能光說基層幹部;第四個是調研不深入,我下去看的時候,縣裡安排哪兒就去哪兒,幾個點看了以後信心滿滿,我看檔案看的少看的不認真,在市委常委會上我已經做了深刻的檢討和剖析。

所以說大家都要認真對待,謝書記在第三次推進會上講要克服三種情緒,一個是畏難情緒,感覺從哪兒下手都不知道;一個是厭戰情緒,認為天天吆喝一件事兒;第三個是麻痹情緒,覺得自己差不多,自我感覺中等偏上。

我又加了三條情緒,第一個是急躁情緒,光想畢其功於一役,省長來調研,匯報的都是我的項目建設、我的基礎設施、我的國企改革,讓說說脫貧攻堅,就不做聲了;再一個是埋怨情緒,我有埋怨情緒,我相信大家都有埋怨情緒,去年全省抽了12個,凡是抽住的最後都約談了。再一個就是委屈心理,我在這兒我給大家舉個例子,就是李瑞環同志治理天津50件事的故事,其中有一個故事,講李瑞環同志搞電視問政,就有一個老太太問,我的燃氣灶老是一打就沒氣,結果這個公用事業局局長一口氣講了十五分鐘。

首先這是歷史原因造成的,第二是天津的經濟實力還很差,第三是我們著手做了規劃,大體上是五年的規劃,今年就落實。被李瑞環同志及時叫停了,他說這些東西老百姓聽嗎?她就是問一擰開關為啥沒氣,把這個問題解決了,你公用事業局局長就算合格了,否則的話,你說一百條,老百姓都不會認。

我們是幹啥的呢?我們是當幹部的、當領導的,我們是公僕,沒有什麼不好理解的,工作沒做好,老百姓不滿意,我們就該自責。我在會上曾經講過,知恥而後勇,在哪兒跌倒,在哪兒爬起來,多少攻堅克難的事情我們信陽沒幹過?而且乾的很好,脫貧攻堅就打不贏?不是有兩句老話嗎?一是只要精神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另外就是“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

所以說這一次,至少我跟喬書記班子裡面能夠正確對待。我覺得既是批評,又是鼓勵。市委市政府,市裡的四大班子都高度重視,我們的基層幹部也全都動起來了。這幾天在下面暗訪,幹部都在一線,這就是希望、就是指望。而有些地方受表彰了,發言了、麻痹了、自滿了,不見得是好事。考核結果出來之後,中間有幾個老同事和我通電話,說我們成績還不錯,也有洛陽的同志,結果今天謝書記就到欒川去了,今天就可以看到新聞。

我們老區就是和其他地方不一樣,老區精神是寧願苦幹決不苦熬,28年紅旗不倒靠的是什麼?靠的是擔當,靠的是能力,脫貧攻堅再難,比當年堅持28年紅旗不倒還難嗎?比起劉名榜《五更寒》還難嗎?我相信,只要我們上下同心,把路子走對,整改一定能達標,今年的目標一定能完成,脫貧攻堅這場硬仗也一定能打贏。

二、聚焦問題,全力抓好各項整改任務落實

剛才會上各項整改的方案,整改的要求,都給大家講了,下面就點個題。

一要深入認識問題。這次考核通報中,國家反饋問題有15類42項,省反饋的問題有10類173項;在此基礎上,我市又根據以往的考核、檢查,梳理出了全市存在的問題10類130項。對以上三級列出的345項問題,各縣區黨委、政府和市直各單位要照單全收,主動認領,將其列入重點整改內容,建立問題清單和整改台賬,限期完成任務並上報整改情況。在抓好重點整改的同時,各級各部門絕對不能只看問題“就事論事”,要舉一反三,對照自身實際,從嚴從實、緊抓不松、常抓不懈,下好“繡花”功夫,徹底把短板補齊。

二要精準查擺問題。對目前我們存在的問題和面臨的現狀,各級各部門都要認真反思、深入剖析,多從主觀上查找原因。要查查認識是不是到位,責任是不是落實,工作是不是精準,幫扶是不是有效,我給大家講,幫扶是重中之重,精準不僅僅是為了識別,而是為了幫扶。在這裡講這么多檔案上的事,不是為了應對檢查,而是通過規範檔案這種方式,使我們的識別更精準,問題更通透,方向弄得明確,幫扶的措施更具針對性和有效性,找對路拚命乾,找不對路幹了也白乾。此外,還要查查行業扶貧是不是盡責。

三要堅決整改問題。要緊盯重點整改,認真全面整改,落實系統整改。方案講的很清楚,各縣要在統一模板格式的基礎上,抓好四項工作,一是分級培訓,二是入戶填表,三是做到貧困戶、第一書記、村幹部、幫扶責任人四見面,四是要真實簽字。要強化檔案資料的規範化建設,按照規定動作一個不少,自選動作少而精的原則,統一標準和內容,建立縣鄉村三級脫貧檔案。這一次一定要一遍成,不能讓民眾認為老是去找他填表,你本來做的事兒他記得很清楚,天天找他填表,煩的把你做的好事都忘了,也就不給你說好話了,最後問他幫扶的啥,就只說是填表,沒幹啥事兒。再說,做到四見面很難嗎?好多問題不都是因為四個該見面沒見面嗎?想把表填規範,並不是把字要寫成仿宋字,關鍵是問題要弄清、弄透、弄到心中有數。下一步我們的精準幫扶、精準退出才有前提和基礎,否則的話你還是大水漫灌,你搞不清幫扶跟老百姓有多大關係,有的同志一說就是多少扶貧車間、產業龍頭,跟老百姓多大聯繫啊?我到一個地方,問今年脫貧多少戶,說60戶,你清楚嗎,清楚,最後一看16戶,剩下的呢,跑哪兒去了?什麼是系統整改呢?脫貧攻堅不是哪一個人、哪一個單位的工作,是所有部門的工作,特別是16個承擔脫貧攻堅任務的單位,要對照三精準的要求,在整改過程中不但要整改問題,而且要舉一反三,逐一列出清單,分析問題根源,制定整改方案,實行對賬消號。

三、落實責任,打好脫貧攻堅翻身仗

在脫貧攻堅這場硬戰中,我們信陽已經先失一局,當前沒有任何退路,必須全力推進整改工作,確保打好翻身仗,贏得主動權。這裡我想講這樣幾句話。

第一句話,黨政主官必須負主責。總書記講五級書記抓脫貧攻堅,黨政同責。縣鄉村三級黨委,黨政主要同志要親自上陣、親臨一線、親歷親為,要當好總指揮,要從精力上、調度上,協調上、工作擺布上放在第一位。要抓典型,要解剖麻雀,要剖析案例,發現個性和共性問題,總結經驗教訓,以點帶面推動工作。前一段下去看也發現這些問題,有些縣幾十個搬遷村,都是齊步走,我問有沒有建成的,說沒有,問搞到啥程度了,都是在建。我們難道就不能先搞三、五個,往前走一步探索探索,有哪些經驗,有哪些問題,有哪些值得注意的地方。不是讓領導看,其他搬遷村來看,好歹也能找到標桿吧。

第二句話,工作標準必須要嚴。這一次整改的要求就是“六個一”“三個零”“三個明顯提高”,尤其是民眾滿意度必須得到大幅提高,靠什麼?一個是要靠精準,精準是脫貧攻堅的核心要義。第二個是要靠實效,老百姓得真正得益。第三個就是檔卡的規範和痕跡的保留,現在農副產品都有質量溯源體系,何況脫貧攻堅這么艱巨的工作,只有做到這種程度,到年底驗收才能一次通過,否則的話非常麻煩。

第三句話,督導考核必須嚴格。市里督導組工作成效要與督導縣區的脫貧攻堅成效掛鈎,我們經常講,搞得好的要提拔,搞得不好的就換人,後備幹部也不給你提了,不能為了督查而督查,你督查的地方後進變先進才是你的成效。縣裡也要注意,按照省市的模式來做,一個是要整合督查資源,不要縣委也督查,政府也督查,指揮部也督查,欽差大臣滿天飛,搞得基層光顧著迎接督查去了;再一個是要注意方式方法,今天開了會,最近這一段市里督查組先不要下去,大家還要培訓,還有熟悉政策,還要完善檔案,一下去一群人,基層又不好開展工作了。

第四句話,工作過程必須留痕。領導幹部和承擔扶貧任務的同志要寫工作日誌,乾什麼東西都要留下個痕跡,組織部門要定期抽查,對不作為、不負責、不適應的要調整,對第一書記“派而不駐”“扶而不會”“幫而不力”“抓而不緊”的要督促派出單位召回,造成嚴重後果的要嚴肅追責,解決“重派輕管”問題。

第五句話,工作信息必須公開。貧困戶的基本情況,包括精準識別、精準退出,都要上牆公開,公示的方式要注意,有的地方用手機群發簡訊的方式就很好。該公開的一定要公開,越不公開別人就越好奇,越好奇就覺得越有貓膩。要敢公開,公開勝於雄辯。扶貧資金的使用也要公開,紀檢、財政、審計要加強對資金使用的監管,我們4月29號開了一次資金管理的整改會,下一步要建立長效機制。

第六句話,檢查暗訪要形成常態。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對我省的第三方評估和交叉考核,全部以抽樣到戶的方式進行,所以我們的工作方法也要從根本上轉變,各級督導檢查要以暗訪為主,直接入村、直接到戶,聽真話、查實情,精準掌握第一手資料,並把檢查暗訪作為一種常態化督導方式。

同志們,脫貧攻堅是一場幹部與民眾並肩作戰,向貧困宣戰的大決戰,脫掉的是貧困人口的大疾大苦,增進的是幹部民眾的血肉感情;脫貧攻堅也是一場去除作風頑疾,提振幹部激情的攻堅戰,打掉的是急躁症、懶惰症、扯皮症,收穫的將是一支能打硬仗、善打硬仗,鐵一般信仰、鐵一般信念、鐵一般紀律、鐵一般擔當的幹部隊伍;脫貧攻堅戰更是一場“奧運”比賽,比拼的是在這場的激烈競爭中,看誰能扭轉被動、贏得主動,進入先進行列。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