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心人命運悲歡父女情,猝死40分又獲新生(附主人翁和他的小女兒)

2019-02-12 04:10:01

采寫/紀廣洋

在山東省濟寧市吉祥小區的早點攤旁,一名前來吃早點的青年男子,突然間就倒在餐桌旁,臉色鐵青、昏死過去。在一旁吃早點的其他市民,見此情景,趕忙撥打120急救電話。

濟寧醫學院附屬醫院接到120急救電話後,迅速趕到現場,當急救人員急匆匆地走近現場時,他們馬上認出患者居然是七年前在本院換過心臟的侯明義。救護人員不免大吃一驚——“換心人”一旦發生猝死,搶救過來的希望就十分渺茫了!不過,哪能見死不救呢?對侯明義的病情非常了解的醫護人員們,立即對他採取救治措施,並通知急診室啟動緊急預案。

在急診人員的全力搶救之下,侯明義猝死40分鐘之後,奇蹟終於出現了,他的心臟再次恢復了自主跳動,他眨巴著惺松的雙眼,嘴裡不停地喊叫著:“纖纖、纖纖……”

1、年紀輕輕心先衰,換心成功愛情來了

1972年9月,侯明義出生於濟寧市中區前鋪居委,19歲那年,他得了一次重感冒,引發擴張性心肌炎,久治不愈,越來越嚴重。他的父親侯端傑愛子如命,幾年間,帶著兒子北京、上海的求醫問藥,光住院治病的錢就花了10多萬,跑運輸的車也賣了,還欠了不少的債,就是不見好轉。

1999年春天,侯明義的病情再次加重,他全身浮腫,臉腫得像個皮球,動不動就喘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再不能勝任任何體力活動,生活上已不能自理,生命已是岌岌可危。抱著一線希望,父親又帶他來到濟寧醫學院附屬醫院,經檢查,他的心臟兩側已嚴重擴大,是正常心臟的四倍左右,二、三尖瓣返流,嚴重心律失常。他的肝、腎等器官也因服用大量的藥物等原因受到嚴重損傷,腹腔也出現了大量腹水。

面對如此嚴重的病情,附屬醫院院長、心胸外科專家武廣華教授親自出馬,為他診治和搶救,經過嚴謹而科學的一系列醫療鑑定,武教授斷定,侯明義的病情,藥物和其他手術都無濟於事了,心臟移植是他最後的一條活路。

於是,武教授親自掛帥,抓緊時間聯繫心臟供體。當供體有了保障後,他又請來了濟寧籍的心胸外科專家陳忠堂教授和宋惠民教授,決定由他們三人主刀,為侯明義實施作為山東省首例的同種異體原位心臟移植手術。

1999年5月27日,在濟寧醫學院附屬醫院,經過一百多名專業技術人員和保障人員連續十多小時的通力協作和精心操作,侯明義的心臟移植手術獲得成功。手術後各相關科室的醫護人員又針對侯明義一系列比較複雜的併發症,準確處置,及時應對,使他的生命體徵恢復正常,心功能穩定,肝、腎等重要器官功能也恢復良好。手術後不久,他就能像正常人一樣,爬樓梯、抬東西、騎車、拎水,什麼都可以自理、可以幹了。

不過,由於人體對移植器官往往存在排異性,如不及時通過藥物抑制和免除排異,一旦出現排異現象,侯明義仍將存在生命危險。附屬醫院為了便於對侯明義進行長期的照顧和免疫治療,也為了給侯明義找份自食其力的工作,在他出院後,就安排他在附屬醫院收發室工作。也就是在這裡,他認識了來自本市魚台縣魚城鎮的打工妹汪春梅。

汪春梅比侯明義小兩歲,在附屬醫院做臨時工,她儘管出生在農村,卻出落得清秀靚麗、婀娜多姿,一雙又明又亮的大眼睛流溢著善意的柔光,她性情活潑、腿腳勤快,深得同事和院領導的讚賞。她同情侯明義的不幸遭遇,更欣賞他的人品和毅力。侯明義儘管得過大病,換過心臟,他依然性格開朗、樂觀豁達,談吐幽默、樂於助人,時刻表現出一種不屈不撓、積極向上的人生觀。二人工作上相互支持,生活中相互照顧,有了想法也樂於向對方訴說和交流,有什麼困難和疑惑時,二人更是相互鼓勵和安慰。熱心的同事們看他倆挺合得來的,就做紅娘、牽紅線,在大家的撮合下,他們二人很快發展成心心相印的戀人。

2001年7月28日,侯明義與汪春梅終於喜結良緣,走進了婚姻的殿堂。這門婚事,受到附屬醫院幹部職工的關注和支持,院領導特意為兩位員工、兩位新人安排了新房,在該院外塘子街宿舍樓的四樓上。

婚禮舉辦的隆重而熱鬧,不僅武廣華院長和其他院領導都參加了他倆的婚禮,山東醫科大學(現山東大學)的心胸外科專家宋惠民和陳忠堂教授也專程從濟南趕來參加了他倆的婚禮。

看著救命恩人們一一前來參加他倆的婚禮,英俊的新郎攜美麗的新娘,非常激動地再三端起酒杯向他們致以誠摯的謝意。

大半生從事心胸外科研究的宋惠民教授一邊喝喜酒,一邊拉著侯明義的手,深情而殷切地說:“手術的成功,不僅是你生命的轉折,也是全省器官移植的里程碑。我希望一年之後能來吃你們的喜面!”

2004年1月11日,汪春梅在濟寧醫學院附屬醫院順產重達3600克的女嬰,取名纖纖,全家人都喜得合不攏嘴。纖纖的出生,不僅是侯明義一家的喜事,也是醫療界的一大喜事,因為在纖纖出生之前,世界上還沒有換心人結婚生子的報導。而纖纖對於侯明義來說,就更非同尋常了,他大難不死已屬萬幸,換心之後又得千金,就更是難能可貴了。

小纖纖長得漫圓臉、大眼睛,沒滿月的時候一引就會笑,特別的討人喜愛。侯明義對自己的女兒喜愛得不得了,左邊看了右邊看、這樣看了那樣看,一會兒握握她的小手、一會兒摸摸她的小臉,就像欣賞美妙絕倫的稀世珍寶。

整個妊褥期,侯明義都守在她們娘倆身邊,時而樂呵呵地坐在床邊,時而美滋滋地轉來轉去,時而忘形地逗逗小纖纖,時而哼著小曲樂不可支。看他如此喜歡孩子,有一天,王四美對他說:“我看你愛孩子愛得超過了一切!”

“孩子是你生的,愛孩子也等於愛你嘛!”侯明義嘻嘻哈哈地說。

汪春梅半是玩笑半是認真地說:“那可不一樣,孩子是你的心肝,我算個啥啊……”

“是啊,孩子是我的心肝,你也是我的心肝啊!你們娘倆就如同我的左肝右肺!”侯明義真心實意地說。

誰知,汪春梅聽到這裡,突然努起朱唇說:“哼,左肝右肺?心裡沒我吧?我看你娶媳婦的目的就是要孩子,你心裡只有你的孩子,我早晚被你廢了……”說著說著她還哭了,而且哭得很傷心。

無意中談及心肺的,也難免觸及侯明義哪根敏感的神經,他的眼底、心底掠過絲絲不被人覺察的陰影。他更想不明白,本來通情達理、善解人意的汪春梅,在生下小纖纖之後,怎么變得如此的絮叨和難以理喻了。

2、嬌女可人婚卻離了,相依為命父女倆

看著小纖纖一天天長大,侯明義的心裡像灌了蜜,女兒是他的生命延續和希望所在。可是,就連父女相親、相逗的天倫之樂,也會引起汪春梅的不愉快,她認為女兒剝奪了她的愛,她認為丈夫在有了寶貝女兒之後,對她變得漠不關心了。

妊娠之後的汪春梅簡直像變了個人兒,她由原來的愛說愛笑變得沉默寡言了,她有原來的大方活脫變得多愁善感了,性格越來越古怪,脾氣越來越暴躁。她變得情緒波動、過度敏感,整天悶悶不樂、唉聲嘆氣的,她的笑聲越來越少,飯量越來越小,還經常性地失眠。更令侯明義莫名其妙、手足無措的是,她正好好的,說流淚就流淚,說發脾氣就發脾氣,還淨說一些傷害感情、影響和睦的狠話和狂話。

再後來,她變得乖戾多疑、煩躁不安,對家庭、對生活充滿了厭倦情緒。動不動就咋咋呼呼、大吵大鬧,把侯明義弄得無所適從、哭笑不得。

又一次,未滿白天的小纖纖拉在了褥子上,這本是稀鬆平常的事情,她卻氣得咬牙切齒、罵罵咧咧的。見此情景,侯明義一邊趕緊擦拭褥子,一邊勸說她不要為這樣的小事動真氣,誰知,她不但不聽勸,還暴跳如雷地把侯明義罵了一陣。說他不知道乾淨,生養的孩子才這個樣子。侯明義剛想爭辯幾句,她就把污物劈頭蓋臉地超侯明義砸去。於是,二人大鬧一場,把左鄰右舍的鄰居都驚動了,人們(多是附屬醫院的大夫)紛紛過來勸架。

這樣一來,汪春梅又覺得很沒面子,傷了自尊,一氣之下,丟下小纖纖回了娘家。一去好多天,任憑侯明義怎么打電話,怎么勸說,怎么賠不是,她就是不回來。忽然斷奶的小纖纖啼哭不已,白天黑夜的都得抱著。纏得侯明義焦頭爛額,班也沒法上了。

後來,婦產科的一位大夫,聽說了小兩口的爭吵和矛盾,就主動找到侯明義,告訴他,汪春梅產後的一系列變化,是因為產後焦慮症和產後抑鬱症引起的,她不是故意所為,是一種常見的產婦綜合徵引起的。產婦在分娩之後到產後1年的這段時間裡,其大腦將遭受諸多因素的衝擊,包括激素波動、心理影響和分娩結局等等,尤其是在產後2-3個月的時候,最為明顯,這一時期為特殊易感期。在生命中的各個時期,從來都沒有象產後這—段時間那樣能夠將如此多的危險因子集中在一起。因此,在這一期間,各種業已存在的情緒問題出現復發或加重的現象不足為奇。統計資料表明,平均每十位甚至更少的產婦中就會有一位產婦有產後情緒和焦慮障礙。可以這么說,在目前的臨床表現上,產後情緒和焦慮障礙是分娩後的最大併發症,這類疾病的發病率特別高。但是,這類疾病又往往引不起人們的足夠重視,患者(產婦)得不到應有的理解和呵護,她們的症狀不但得不到緩解,還容易造成刺激和傷害,促使她們病情惡化、情緒激變,甚至於造成嚴重的破壞性和悲劇得發生。

對醫療和婦產知識茫然無知的侯明義聽得雲裡霧裡,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就問大夫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大夫又耐心地告訴他,導致產後抑鬱症的原因,目前尚未完全明確,一般認為,可能過去就曾心理素質較差,加上長時間對妊娠、分娩、育兒的不安甚至是恐懼,積累成無法排解的精神壓力。另外,妊娠、分娩所引起的內分泌急劇變化,以及分娩帶來的陣痛、不安和體力消耗,也可能使產婦的身心暫時無法承受,而出現異常。

侯明義不無擔心的問大夫:這種病能看好嗎?怎么去看呢?

大夫告訴他:對大多數產婦來說,產後抑鬱症只是一時的症狀,不必治療,會自行恢復和痊癒的。但其中也有多次發作的例子,甚至能持續1-2年的時間,發展成嚴重的抑鬱症、精神疾病。不過,這樣的例子極少,而且接受治療後通常可以康復。若症狀持續,妨礙到日常生活的,就應該儘早向婦科醫生或心理醫生諮詢、診治。最後,大夫還告訴侯明義,女性在產後往往體力消耗和精神刺激過大,尤其需要丈夫的照料和體貼,夫妻應和和睦睦,共同分享育兒的樂趣。

聽到這裡,侯明義似乎明白了大夫的良苦用心,他趕緊把小纖纖送給母親看著,起身去魚台接回了相去多日的汪春梅。

誰知,當侯明義按大夫說的,勸她去看婦產科或心理治療時,她卻誤解了他的一片好心。她為此大發雷霆,氣勢洶洶地說:“我什麼病都沒有!更沒有精神病!都是被你氣的!”

無論侯明義如何解釋她都聽不進去,一口認定是侯明義變心了,故意說她有精神病,想陷害她。她鬧的更凶了,甚至要死要活的。

侯明義一看這陣勢,就趕緊走出家門,去找那個婦產科的大夫,想讓她過來勸說勸說汪春梅。

誰知,當他剛剛走下樓梯時,就聽到咣噹一聲,循聲一看,是汪春梅從自家四樓的視窗跳下來了……侯明義的心一緊,馬上感到天鏇地轉的,他想撲過去摟抱汪春梅,可是,他的腿已經不聽使喚了,軟軟的就像抽去了筋骨。當他終於連滾帶爬地摟住汪春梅時,聞聲而來的醫生們已經趕到了。

經過緊急搶救,汪春梅終於醒過來了,可是,她的頸部受到了嚴重的創傷。住了幾個月的院,花費了兩萬多元才得以康復出院。她過了一次鬼門關,侯明義也跟著過了一次鬼門關——換心人最怕的就是這種突發事件的刺激,萬幸的是,他居然挺過來了,沒有被揪心的切膚之痛而打倒。

可是,生死事件之後的日子並不平靜,汪春梅的妊娠後遺症依然沒有得到抑制和轉變,她依然情緒異常、焦慮不安,三天兩頭的吵吵鬧鬧、哭哭啼啼。最可怕的是,她對侯明義失去了信任,對這個家也失去了關切和依賴。她多次提出離婚,不離就出走。一個本該平靜而祥和的家庭,因為她的妊娠綜合徵而變得風雨飄搖。

2005年深冬的一個飄雪的日子,二人的姻緣終於走到了盡頭。當侯明義從結(離)婚登記處走回那個四層樓上的曾經的家園時,他欲哭無淚、心如死灰——一個從生死線上闖過來的換心人,接二連三地遭受如此的打擊和挫折,沒有人能真正體會到他心裡的苦、他意念里的命運悲歡!

就在他茶飯不思、痛苦不已,甚至是悲觀絕望、尋死尋活之際,他想到了自己的寶貝女兒小纖纖——孩子是無辜的,在幼小的年齡,她就失去了母愛,絕對不能再失去父愛了!想到這裡,他馬上來了精神,渾身也有了勁頭和力量,他馬不停蹄地趕到母親家裡,一把攬過小纖纖,任憑淚水恣肆流淌……

直到這時,他的父母才知道自己的兒子已經離婚了。可是,一切都晚了,誰也無法挽回這場不同尋常的婚姻的悲劇結果了。

侯明義執意要把孩子接回他那個附屬醫院宿舍的家,他只有與孩子相依為命、苦度餘生了。可是,父母考慮到孩子還小,會直接影響他的工作,就勸說把孩子先留在爺爺奶奶身邊,待她能上學、能自理生活時,再與爸爸一起去住。

從此,侯明義三天兩頭的往父母家裡跑,他惦記自己的女兒啊!每次來看望自己的女兒,他都特意帶來好吃好玩的,抱著女兒就不想撒手,與女兒說了又說、親了又親,一種無以言表的難捨難分。這時的小纖纖已經快兩歲了,她長得乖巧可人、既聽話又董事,小小年紀就知道寬大人的心,有一天,他對侯明義說:“爸爸,我知道你忙,你不用天天來看我,你身體又不好,得注意休息……其實,我經常在夢裡遇見爸爸的,我是爸爸的乖女兒,我不會惹爺爺奶奶生氣的,你可要照顧好自己啊!我還小,不能照顧你……”

聽到這裡,侯明義的淚水奪眶而出,他摟緊自己的女兒說:“好孩子,爸爸一定要把你拉扯大、陪你成長……”

3、心力憔悴街頭猝死,起死回生創奇蹟

2006年1月11日,是纖纖的兩周歲生日,這一天,侯明義特意請了假,專門陪孩子過生日。他為孩子提前定製了蛋糕,還買了兩套玩具和一套新衣服。這一天,他終於有機會與女兒好好相聚了,他帶孩子到兒童樂園玩了整個上午,陪孩子騎木馬、滑懸梯、捉迷藏,看著孩子天真無邪的笑臉、聽著孩子咯咯的笑聲,他的心底溫暖無比、欣慰無比。

在兒童樂園一角的連椅上休息時,纖纖一邊往他嘴裡塞食物一邊問他:“爸爸,我今天兩歲了,你今天幾歲了?你的生日是哪一天?到那天我也給你買蛋糕……”

“爸爸今天快七歲了,爸爸的生日是5月27日。”侯明義不無感動地說。

小纖纖會心地一笑,小聲說:“我知道爸爸說的是換心臟的年齡,如果爸爸還需要再換心臟的話,就換我的吧,小孩的心臟好……”

侯明義凝視著女兒的眼睛,不無驚訝地說:“你什麼都知道啊?寶貝!你真是爸爸的好女兒!不過,爸爸不用再換心臟了,爸爸的心裡已經裝著女兒了!”

2006年的春節假期里,侯明義又陪女兒玩了幾天,他還帶女兒到書店買了《看圖識字》等書籍。幾天的時間裡,他教會女兒幾十個漢字,會背了十幾首古詩。他為女兒的聰明伶俐感到自豪和欣慰。

除夕這天,他為女兒買了大紅燈籠,買了一頂漂亮的絨帽。大年初一的一整天,小纖纖幾乎都是在爸爸的懷抱里度過的,爺倆親密無間、難捨難分的情景,連做爺爺奶奶的看了,都覺得感動。

也許是跳樓、離異等一系列家庭不幸的刺激和磨難,再加上他一直牽掛著小纖纖,近一兩年來,侯明義的身體狀況明顯的不如前幾年。時常出現胸悶氣短等症狀,精神上也大不如前。在接疊而至的壓力和挫折中,他時常有一種心不從力、甚至是心力交瘁的感覺……可怕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2006年7月22日早上7時30分左右,當他照例來到附屬醫院附近的吉祥小區吃早點時,他忽然感到心悸、氣短、一陣暈眩,接著就什麼都不知道了,溘然跌倒在餐桌的旁邊。

附屬醫院的值班人員在接到120急救電話後,迅速趕到現場,當他們看到需要急救的病號居然是侯明義時,所有醫護人員馬上緊張起來,他們對侯明義的情況太了解了。

面對臉色鐵青、四肢癱軟,已失去脈搏和心跳的侯明義,急救人員立即對他進行心臟復甦按壓,並就地採取人工呼吸和輕微電擊,接著以超常規的速度帶他來到醫院的急診室。這時,急診室人員接到急救電話後,已經同步做好了接診準備,啟動了有針對性的緊急預案。全院的心胸外科專家都及時趕到,全力投入到搶救之中……

緊張而漫長的30分鐘過後,奇蹟出現了,侯明義的心臟終於恢復了自主跳動。從侯明義倒地到恢復心跳,一共間隔了40多分鐘,這是怎樣的一分一秒啊!

令醫務人員感動和吃驚的是,就在侯明義的心臟再次起死回生片刻之後,他慢慢掙開了惺松的雙眼,嘴裡開始嘟嚕著什麼。後來,醫務人員終於聽清了,他是在聲聲呼喚著寶貝女兒小纖纖的名字!在他命懸一線的特定時刻,他念念不忘的是他的女兒,他放不下她啊,令人感慨、令人揪心的一對命運多舛的父女啊!

見此情景,醫務人員馬上派車接來了小纖纖。在來醫院的路上,小纖纖還一遍遍地問:“我爸爸是不是又犯病了?他不要緊吧?你們可要救活他啊!”感動得幾個護士熱淚盈眶。

當侯明義在急診室的病床上看到自己的女兒時,他一把抓住女兒的小手,恐怕女兒從自己身邊溜走似的。兩顆清淚在他的眼角久久打鏇,他語氣堅定地說:“孩子,爸爸離不開你呀!爸爸不會丟下你不管的……”

附屬醫院重症監護室的楊海衛主任介紹說,在正常情況下,心臟移植手術後,病人排斥反應都很強烈,極可能出現心內膜、冠狀動脈內膜增殖病變而導致猝死,並且“換心人”一旦發生猝死,搶救將是十分困難的,康復程度也不樂觀。不過,由於我院急救人員採取了積極有效的搶救措施,目前,侯明義身體恢復情況非常好,呼吸已經完全恢復正常,心臟功能已基本恢復正常。

楊海衛主任還說,就連他們也覺著侯明義的再次獲救是一個奇蹟,這種換心人猝死再生的病例在國際醫療史上也不多見。侯明義的生命力非常的頑強,他用自己的起死回生再次奏響了人類的生命之歌!

中國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聯播節目播發了有關侯明義再次獲救的喜訊,這是患者的喜訊,更是全人類的喜訊。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