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吐槽:9萬一桌的燒餅,吃出了人傻錢多的味道?

2019-03-16 14:57:48

2018-09-11 17:55 | 搜狐網新聞

冬粉集資為自家偶像辦活動,在現在的“飯圈”,太稀鬆平常了。不過,9萬集資款,只換來一桌土味燒餅,這事可不常見。

說的是當紅小生鄧倫的冬粉後援會。

不知道鄧倫是誰?沒關係,前段時間熱播的《香蜜》看過么,他就是男主。沒看過也沒關係,你只需明白他是位小鮮肉,最近很火很火就行了。

講真,冬粉經濟爭奇鬥豔,論豪華程度,“海陸空”三棲應援見過不少。鄧倫雖不是大牌,但好歹憑著《香蜜》正當紅,新劇殺青宴,不說奢華,至少弄個體面。

結果倒好,9萬集資換來一桌燒餅不說,裝燒餅的盤子都是破的,桌子還是用一次性桌布包裹起來。如此土味的應援場面還真是少見,粉底都傻眼了,紛紛要求公布賬目明細。

國內消費降級都如此慘烈了嗎?當然不是。最大的可能,錢都給中間商吃掉了。

其實集資的冬粉該感到欣慰了,728位冬粉,9萬集資,平均每人123元,好歹上了一桌“硬菜”。要說滿腔熱血被忽悠,還有嚴重得多的——

比如《創造101》決賽後,有網友發帖稱,吳宣儀“粉頭”偷吃應援費,拿著冬粉集資的巨款“喜提”海景房

儘管賽後有人分析,它只是得票數與募資金額不匹配的一種猜測,但至始至終有關資金的流向都是糊塗賬,沒能梳理得一清二楚。

花錢應援不像做公益,後者有明確的平台監管,不過哪怕資金不透明,也絲毫不妨礙冬粉出手闊綽,花錢為愛豆投票打榜、接機慶生,包下LED屏或者公車身廣告。

回想當年超女時代,萬人空巷的盛景,不過是刷手機簡訊投票而已。追愛豆,更多是買專輯反覆聽,買來海報掛在床頭YY。今天的應援手段,已經千奇百怪,星星的冠名權都可以眾籌下來。時髦的說法,追星都不叫追星,叫偶像養成,冬粉和偶像一同成長。

當然成長的代價是燒錢。縱覽所有行業,沒有比冬粉經濟最能體現消費升級的領域了。

以網綜《創造101》為例,截至決賽當日,公開集資總金額已超過4000萬元;而在《偶像練習生》中,因為附贈投票權,某品牌的維他命水,線上銷售額增長500倍!

所謂偶像養成,就是一台燒錢機器。拼投票、拼曝光,燒得起錢,才有C位出道的可能。而且出道的代價可以直接量化——有偶像經紀公司提到,打造一個男團一年要1000萬。

錢從哪裡來,羊毛去哪裡薅?

網際網路時代的追星法則是,應援燒錢靠眾籌,群策群力,分工嚴謹,高度產業化。據說作為娛樂工業流水線的聖地,湖南廣電外面都發展出了應援一條街。

冬粉出錢,投資愛豆,也是投資自己跟愛豆一起成長的心理滿足感。因此,鮮肉少女們的演技歌喉不重要,自己的微薄之力,也能左右偶像未來的命運,想想看是不是很激動?

冬粉經濟的產業泡沫才會越吹越大。所以,跟那些動輒上百萬的應援相比,9萬一桌燒餅,除了畫風清奇點,真的算不上什麼,頂多是一場應援屆的“奇葩說”。

不過它倒是赤裸裸地說明,在冬粉經濟向“錢”看的過程中,因資金不透明,涓滴之水,也難逃被剋扣的命運。可見,冬粉眾籌容易變成收智商稅,9萬一桌的燒餅,這才吃出了人傻錢多的味道。

對冬粉來說,收上去的智商稅,恐怕很難吐出來——雖然口頭上也叫集資,但出於自願的應援,跟有明確本息回報目的的集資,有本質區別,自然也不被會被依法從嚴管理。

於是冬粉眾籌應援,為愛豆打call,成了一個全靠道德自覺的領域。只要不是捲款而逃,上升為詐欺罪,在混亂的財務監管規則下,粉頭或者後援會的組織者可以不公開,或者選擇性公開集資的款項,以此作為鑽營食利的契機,揩油剋扣。

還有一些平台,做起了冬粉集資的生意,不過審核門檻也很低,不能確保資金透明。總的來說,這是個冬粉大手筆追星,中間商大手筆收割的場面。

站在鄙視鏈高地,指責人傻錢多沒多少意義。既然應援的規模,動輒上百萬,那它就不僅是娛樂話題,更是社會問題。

法律及時補漏,對冬粉集資有明確界定和管理,理所當然。否則那些智商稅的收割者,搖身一變,還會去坑害別人。

至於流量鮮肉少女們,冬粉集資,固然是決定自己能否C為出道的因素,但吃相不好看,放任粉頭賺黑錢,早晚把自己的人設摧垮。

在這點上,真不妨學學人胡歌,旗幟鮮明地反對冬粉集資慶祝生日。

(熊熊)

社會 公司 手機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